101.好奇心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01节\哈哈\
“怎么啊,你也走了?”刘伟名笑着问道。()
“嗯,我会宿舍去,这地方的房子睡的让我觉得恶心。”许岚道。
刘伟名想了想也是,睡在这地方的‘床’上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张‘床’上曾经有多少人在上面睡过,亦或者在上面做过上面苟且的事。甚至于着‘床’上可能曾经流过多少龌龊的液体,刘伟名笑了笑后道:“的观点和我一样,我也有同感。”
“对了,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只知道你姓刘却不知道你的名字。”许岚问着。
“我叫刘伟名,日月明,弓虽强。”刘伟名很随意的说着。
许岚听完后拿出手机掏出一副口袋里的那张电话号码,对着上面的号码把刘伟名的姓名和电话号码给输入了进去。
“刘伟名,好了,有时间我可以打电话找你玩吗?”许岚仰着头道,现在对刘伟名的态度和两个小时前就完全是判若两人。()
“当然可以,只不过我一直都比较忙,有没有时间那就不一定了,好了,你去哪?我叫个车顺你一程吧。”刘伟名在酒店‘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后道。
“那好,谢谢你了。”许岚也不客气的道。
“没事,你上车吧。”等许岚上了车刘伟名也上了车然后关好‘门’问许岚:“你住哪?”
“我就住在省拌舞剧团的宿舍。”许岚道。
“师傅,去省拌舞剧团。”刘伟名对司机说了声,然后便自顾自的掏出手机拨了江映雪的电话号码,结婚前一个月都算做蜜月,而假如刘伟名和江映雪算是在一起的话那么他俩现在正处在蜜月期里面。两人现在都是每一秒钟都恨不得和对方在一起,这是很正常的情况。这也就是一般刚谈恋爱的情侣为什么会天天腻在一起的原因。
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江映雪的声音:“喂。”
“喂,宝贝,睡了吗?”刘伟名一点也不顾及旁边的许岚和前面的司机,亲密的道。
“刚睡,你呢?”江映雪说道。()
“我今天晚上有个应酬,马上就回去了,你在家等我。你是住在新房里面吗?”刘伟名问了一下道。
“嗯,好的,路上自己小心点,我给煲了点汤,你肯定喝了酒,酒后喝点汤对身体好。”江映雪关心的道。
“谢谢你,宝贝,我马上就回去了,先挂了。”刘伟名挂了电话,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你老婆吗?”许岚脸上有点尴尬的问着刘伟名。
“不是,我还没结婚。”刘伟名笑着道。
“那就是你‘女’朋友了。”许岚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也不是,是我的情人你相不相信?”刘伟名是可儿非地笑着反问了一句许岚。
“我不相信,有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说情人的嘛。”许岚摇着头道。
“不信就算了。”刘伟名无语,自己说真话倒没人相信了,看来这世界还真的是个虚伪的世界。()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今年多大了?”许岚对于刘伟名很好奇,同时对于电话外的那一个‘女’人也很好奇。
“我啊?今年二十三岁了,我看应该和你一般大吧。”刘伟名无所谓的道。
“和我一样大,其实我前面还以为你有三十岁了呢。”许岚很惊讶的道。
“我有这么老吗?”刘伟名反问着。
“不是,只是你说话的神情还有语气就让人觉得你很成熟,就像个老头子一样,所以让你觉得你很大了。”许岚说出自己对刘伟名感觉。
“你前面不是说我们这类人都很虚伪吗?这就是一种虚伪的表现,假如你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别人就会觉得你这人不稳重不可以担当重任,我这也是训练出来的。”
“对不起哦,我前面对你的态度很恶劣,我向你道歉。其实你和我见过所有当官的都不一样,我以前也出来陪过酒陪过歌,也都是一些当官的,但好似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肥’头大耳,说话时的眼神都是‘色’‘迷’‘迷’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总是一副为国为民的样子,看了就让人觉得反胃。()”许岚一副不屑的样子说着。
“呵呵,你遇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不管是当官的还是不当官的,看见美‘女’都是这个样子的嘛!你经常出来陪酒吗?”刘伟名问道。
“不经常,只是偶尔,歌舞剧团的薪水太低,而且我和团长有过节所以上场费拿的也不多,家里也急需钱,所以有时候我就出去陪酒陪唱,偶尔也会去酒吧唱歌赚些外快。”许岚很诚实的说着。
“今天你答应谢建国的条件是什么?”刘伟名很好奇的问,他想问的是谢建国是不是要她陪自己上g。
“这个…,今天早上谢建国就找过我了,给了我三万,要我陪你吃饭、唱歌然后…然后睡觉。我实在是家里急需用钱,而且这笔钱也比较多,我是没有办法才答应的,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很下贱?”许岚难于启齿的道。
“没有,你为家而不顾自己的‘精’神我很敬佩,但是你的做法是错的。再怎么困难也不能以自己当做商品来‘交’易。相信就算你家人知道了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以后记得别这样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也最好不要和那些人走的太近了。你前面说你和你们歌舞剧团的团长有过节所以他可以的雪藏你,这个问题我帮你想下办法。明天早上谢建国肯定会打电话给你问今晚的情况,你就告诉他咱们两什么都做了,而且我很满意。然后你就跟他说说我请他帮下忙打个电话给你团长,让他帮着调节一下你和你们团长之间的关系,他一定认识你们团长。”刘伟名想了个办法道。他对许岚有着好感,所以也随便出手帮助一下,这是刘伟名在官场‘混’久了之后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个好人,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
“真的,那太谢谢你了,伟名。”许岚一听之后非常的高兴,兴奋拉着刘伟名的手摇晃,然后突然觉得自己的称呼有问题,连忙道:“对不起,我能这样称呼你吗?”
“可以,我们两是同龄,这样称呼再正常不过了。相信有谢建国打招呼你团长以后会对你很好,以你的歌唱水平和相貌相信会很快就红起来的,你们演员都一个样,就像娱乐圈里面,只要出场的机会多,自身条件还可以就可以出名,那么身价就会搞起来,同时报酬就多了。以后就别再进这个圈子来了。好了,你到了,下车吧,我就不送你进去了。以后有时间的话再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直接打我电话。”刘伟名看着司机把车停在省拌舞剧团前便对许岚道。
“真的很谢谢你,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许岚推开‘门’下了车队刘伟名道。
“我帮你也就是举手之劳,没想过要你报答。你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我只是不想毁了你而已,我和你是同样的出身,所以知道过穷日子的苦楚。以后自己好好的过日子。我先走了,有空联系。”刘伟名关上‘门’向许岚挥了挥手招呼司机继续开车。
许岚看着刘伟名的车慢慢的走远,直到最后消失在夜‘色’里再也看不见,才转身,嘴里还嘟喃着:“刘伟名,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刘伟名并不知道他今天的所作所为除了让这个叫许岚的‘女’孩子对他产生了感‘激’之外还产生浓厚的好奇心,殊不知一个‘女’人如果一个男人产生了好奇心那就是一件值得琢磨的事情了,往往来说,好奇心之后跟着便是喜爱了。可以这么说,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最先都是从对这个的好奇心开始的。
刘伟名从自己公文包里取出了字条,看了看上面的地址,然后要司机往那开。到地一看,吓了一跳,这让是房子啊,这是别墅。车停在了一个别墅小区的‘门’外,刘明前打开地址确认是这个地方后才下了车,付了司机的钱后才看来看这个地方。整个小区都是一栋栋独立的三层小洋房,而且装修一看就是格外的高档。整个小区就是一个‘花’园,鲜‘花’绿树,甚至于还有假山湖泊,刘伟名远看都看到呆了,心里对江映雪背后的实力也有了几分好奇。按江映雪说的,这房子是她在来明阳之前就有人替她买了的,很明显,肯定是家里的人为她在明阳安排的住所。刘伟名心都不禁为之一抖。这该是多么大的手笔啊。而且像这个省里的官调动都是很经常的,特别是像江映雪这种中央空降而来,几乎都是当几年捞足了政绩之后要么直接去中央要么调到别的省人一把手,意思也就是说要不了几年这房子也就空了,就为了住几年而买下这么贵的一套房子,这钱估计是烧的慌了。
刘伟名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然后准备走进去,却被两个保安给拦住,不让刘伟名进去,理由是从来没见过刘伟名,刘伟名说是来访友的。保安就把刘伟名带到‘门’口的‘门’卫处,在一台可视对讲机前面要刘伟名按楼号,刘伟名拿出字条一看,然后按了号码再按确定,接着不久可视对讲机前面出现了江映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