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02节第102章
“映雪,我可进不了啊,这保安把我给押住了。()”刘伟名苦笑着道。
“对不起哦,伟名,我没想到这个。你让你身边的‘门’卫来说下话吧。”江映雪带着歉意的道。
刘伟名对身边的保安道:“你过去。”
“江‘女’士,您好。”可以见到‘门’卫的素质很好,从一开始对刘伟名就很客气一直都没有动手动脚,到‘门’卫处都是请刘伟名进去的,而现在对江映雪的态度就更好了,可以知道这里的‘门’卫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你好,这位刘先生是我这栋房子的男主人,以后只要是他你们就直接方形,你让他签个字就行了。”江映雪说着。
“好的,对不起,打扰您了。”保安客气的道。
“刘先生,对不起,刚刚耽误了您的时间。”保安回过头来带着歉意对刘伟名道。www.rgstt.com
“没事,你们也是为了小区业主的安全着想嘛,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刘伟名也没介意。
“可以,但是为了小区的安全和以后您出行进入的方便您在这儿签个字。”小区拿出一份文件,要刘伟名在底下签个字,而刘伟名注意到,旁边就是江映雪的名字。刘伟名没有犹豫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走出了‘门’卫处。根据保安所指的江映雪房子的方向往里面走,小区很大,整个一个‘花’园,刘伟名这下后悔自己在‘门’口下车的决定了,几乎每一栋房子和下一栋房子之间都隔着近五百米的距离,刘伟名走了将近三分钟才走到江映雪所在的房子前,而江映雪正站在院子‘门’口等着刘伟名。
“你这可不是房子啊,这是高档的别墅啊。从进‘门’到这儿都走了三分钟,我在想你这栋房子要多少钱。”刘伟名苦笑着对江映雪道。
“我先也不知道,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江映雪就像一个等着丈夫回家的小妻子一样挽着刘伟名的手往院子里面走。
“傻瓜,我就开玩笑,没有怪你的意思。”刘伟名在江映雪的脸上亲了一下之后一把抱起江映雪走进了房子。
进去之后刘伟名更是惊呆了,一楼正中是一个大厅里面。里面一个中央空调,一套非常高贵的沙发,对面是一套电视强还有组合的音响。()餐厅在隔壁,还有厨房等等,足有三百平方,在拐角处是楼梯间,楼梯是很复古的木楼梯。
“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啊。”刘伟名自嘲的看着房子,然后放下江映雪道。
“不要惊讶,你以后就是这房子的男主人了,这里一切都是你说了算。”江映雪非常温柔的接过刘伟名手中的公文包放在一边后道。
“还是别了,这房子是别人送给你的,等我以后有钱再买一栋给你吧,但是我不敢保证比这好。”虽然江映雪这么说,但是刘伟名不可能接受这句话,他自尊受不了。更因为在刘伟名的猜想中这个房子应该就是江映雪的丈夫买给江映雪的,这让江映雪觉得更加的别扭。
“怎么啊?吃醋了?傻瓜,这房子是我自己的,钱完全是我自己出的,只不过是别人代付一下而已,我在家族的生意里面占有股份。但是每年的红利我都没有去拿,这些虽然是他们替我买的,但是我会在我应得的红利之中把这钱扣个给他们。我等着你买房子给我,即使是一间平房我也会马上搬过去住。”江映雪看出了刘伟名的小心思,三两句就把刘伟名的心里的纠结给解散了。
“你傻啊,放着这么豪华的房子不住去住平房。()”刘伟名笑着道。
“我就是傻,我也愿意一辈子做你的傻情人,你等一下,浑身酒气的,我煲了汤,你坐这我给你盛过来。”江映雪很‘肉’麻地说完之后去了厨房。
刘伟名拿过面前的烟灰缸,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点了根烟。
这套房子给他的震撼太多了,刘伟名在心里下定决心,早晚有一天,自己也要凭自己的实力买一栋这样的房子,这才是成功男人该享受的生活。
“怎么又‘抽’烟了,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江映雪把汤盛好放在刘伟名的面前娇嗔着道。
“我是被这房子给‘弄’的有着巨大的压力才愁的啊,这是什么汤啊?”刘伟名把烟摁灭,然后端起汤问江映雪。
“乌‘鸡’汤。哦,对了,有件事情我得和你商量一下。”江映雪想了一事后道。
“什么事?”刘伟名边喝着‘鸡’汤边问。
“我准备把你的那份关于新农村建设的报告寄给《半月谈》。()《半月谈》的主编是我的熟人,在加上你的这篇报告确实言之有物而且很有质量,现在国家也正在大力的开展新农村建设的工作,我可以保证只要寄去就肯定可以发表。”江映雪说着,本来她想直接就寄过去的,但是刘伟名今天下午的话提醒了她,所以先来和刘伟名商量商量,听听刘伟名的意见。
“《半月谈》?真的可以发表到那上面去吗?”刘伟名很是震惊,连忙放下手中的‘鸡’汤问道。能在《半月谈》发表自己的文章这代表着什么刘伟名非常清楚,《半月谈》,是中宣部根据新时期加强基层思想政治工作的需要,委托新华社主办的、面向广大基层读者的重要党刊,创刊于1980年5月。自1985年起,《半月谈》的发行量(360多万份)和影响力一直雄踞全国时政报刊之首,被誉为“中华第一刊。”2009年,《半月谈》入选中国世界纪录协会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的时政期刊,创造了报刊业的又一项中国之最。凡是能在半月谈上发表文章的无一不是重点培养的干部,而且这个《半月谈》也是中央领导人内定要看的杂志,一些中央领导人的言论和文章也经常在这个杂志上刊登。这个杂志在政界的影响力那是无与伦比啊,一般来说,要是能在《半月谈》上面发表一篇文章的这个履历和政绩要比领导gdp翻三番还来的重要。只不过但凡能在这个杂志上发表文章的人都是上面内定要提拔的的官员。刘伟名一听有这样的机会哪能不震惊啊!
“是的,应该可以发表,那个主编和我的关系不浅,我打个招呼估计问题不大,不过排在哪一期发表就不好说了,你知道,这个杂志上的事情他也不是完全能够决定的。”江映雪点了点头道。
“映雪,真的谢谢你,你为我付出太多了。”刘伟名感动的道。
“别这么说,我不帮你难道帮别人啊?你我都知道,在我们国家现行的体制下,你要想在仕途上走的远只有实力而没有关系和手段是不行的。我只不过是给你创造了一个平台而已,去决定作用的是你自己的能力,而且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走的很远很远。”江映雪笑着接过刘伟名手中的额碗又为刘伟名盛了一碗‘鸡’汤。
刘伟名一口气便将碗里的‘鸡’汤喝掉,然后一把抱起江映雪往楼上走。
“伟名,你要干嘛啊?”江映雪被刘伟名的突然袭击‘弄’的有点惊慌失措。
“你说呢?卧室在哪?”刘伟名一脸的笑。
“你又准备干坏事了,我偏不告诉你。”江映雪害羞地捶了一下刘伟名的‘胸’膛,脸红红地被刘伟名抱住,把脸埋在刘伟名的臂弯里。
“不告诉我也没关系,这种事情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进行的,而且老在‘床’上做也没有新意,要不咱们今天进取一下,到外面院子里面去做吧。听说野战很有情趣,要不要试一试。”刘伟名一脸笑地威胁着江映雪。
“你个魔鬼,我可没你脸皮厚,卧室在那间。”江映雪不知是真的怕刘伟名把她抱到院子里去做还是有别的原因,一手指向卧室的方向。
“宝贝,还是你乖。现在这次就先在这里做。下次咱们再去院子。我今天刚刚想到一个新的姿势,我们试试,保证让你舒服。”刘伟名嘿嘿地笑着,然后抱着江映雪往卧室里去。
“嗯……。”江映雪轻轻地推着,但她说不出来话。一个长‘吻’。刘伟名又将嘴轻轻‘吻’到她的脸上,‘吻’她长长的睫‘毛’,‘吻’去她的泪珠。然后轻轻‘吻’着她的耳朵,江映雪的呼吸变得急了。刘伟名的双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
“宝贝,舒服吗?”刘伟名依旧压在江映雪的身上问着江映雪。
“舒服,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我前三十多年从来没有尝过。”江映雪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出,她紧闭着双眼好像还在的余味中没有醒过来一样,双手紧紧抱住刘伟名的身体说道。
“我以后保证让你天天都享受到这种‘欲’仙‘欲’死的滋味,直到你求饶为止。”刘伟名笑则会道。
“你就知道这事。”江映雪推了刘伟名一下娇嗔着道。
“你啊,真恶心,不跟你说你,我洗澡去了。”江映雪没有刘伟名的脸皮厚,擦拭完之后便下‘床’往卧室里面的浴室而去。
“等我一下,我们一起洗个鸳鸯浴吧。”刘伟名对着江映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