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03节第103章
“不要。()”江映雪一溜烟跑进了浴室并把浴室的‘门’关上。
刘伟名躺在‘床’上笑了笑,继续‘抽’着烟。看着江映雪和这房子,他觉得这一切都有如南柯一梦。半年前他浑身就一个包来到这个城市,孤独一人开始打拼。那时他在夜幕之下看着这个城市明亮的灯光也彷徨也‘迷’茫甚至于孤独,常常觉得自己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觉得自己可能一生也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了。可是才过了大半年,形势就与前面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的他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可以看着车在城市转悠,身边有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且还是两个。刘伟名觉得现在很满足,满足的有点自己都不太相信。
刘伟名在烟灰缸里摁灭点烟头,听着浴室里传来的一阵阵水流声心里又起来涟漪,随即笑了笑下来‘床’,走到浴室‘门’口,用手转转了浴室的‘门’把,‘门’开了,很显然江映雪并没有要阻止刘伟名进去的意思,甚至于还可能希望刘伟名进去。()刘伟名一点也没有迟疑,推开‘门’一闪身就进了浴室,随即关上了浴室的‘门’。
江映雪依旧还个小‘女’孩一样枕在刘伟名的臂弯里,一脸甜蜜幸福。
而刘伟名却瞪着眼睛看着房子像在想着什么心事。
半响后刘伟名开始道:“映雪,我知道你背后的家世可能实力非常强大,这个在你林阳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但是那个时候我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能知道的,但是现在我想我必须知道。不然我会心里很焦急。你知道吗?”
江映雪用手抚‘摸’这刘伟名刚毅的脸庞,想了会儿后才道:“伟名,我和你在一起是自愿的,与我背后的家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个家甚至于不能称为家或许叫做一个利益的联盟更加的准确。对于那个利益联盟我没有任何的感情,我结婚了十几年,我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就像是一个寡‘妇’一样。我也很想告诉你那些情况,但是现在你知道了对你并没有好处,等到你可以触‘摸’到那个高度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好吗?而且那个家欠我的太多,如果你真的有一天到了能够抗衡它的时候,我要你代我把我应该得到的都从它那拿过来!。”
刘伟名点了点头,是啊,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正如江映雪所说的,知道了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刘伟名叹了一声气后,倒头便睡了。
早上六点半的闹铃把刘伟名给震醒,刘伟名穿好衣服洗漱了之后便在依旧睡在‘床’上的额江映雪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道:“宝贝,我先走了。晚上我再回来。”说完走向‘门’口。
“伟名,等等。”江映雪突然叫住刘伟名,然后不顾自己光着白‘花’‘花’的身子下来‘床’,跑到旁边的‘抽’屉里翻出一串钥匙递给刘伟名道:“这边这么早是没有计程车的。这是我车的钥匙,车停在车库里,车库的钥匙也在这,这车以后就给你开吧,来去也方便点。”
“什么车?”刘伟名有过上次的心里‘阴’影,为了不让自己受打击这次决定先问了。
“放心,给你开的这辆只是一般的车罢了,就一辆丰田。()这是我在北京的车,开了几年。而车库里面还有一辆,那是和这房子一起送给我的。那辆车不适合你开,和你的那辆奥迪r8一样,你去单位就开这一两吧,不会惹人怀疑的。”江映雪笑着对刘伟名道。她考虑的都很周全。
“宝贝,还是你考虑的周全,那我先走了,晚上再回。”刘伟名在江映雪额头上亲了一下之后然后拿着车钥匙下了楼。
“路上记得小心点。”江映雪没忘了嘱咐一句。看着刘伟名的背影,江映雪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然后甜蜜地继续回到房间睡觉,闻着‘床’上残留的刘伟名身上的味道,她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幸福。
刘伟名推开‘门’,找了一下,在院子里面的‘花’园后面找到了车库,打开车库的‘门’,里面停着两辆车,一辆正如江映雪所说的,就是她在北京时的座驾,一辆丰田。而另一天则是一来那个红的‘色’跑车,全身的流线完美的让刘伟名‘迷’醉。而车身前面的那一个一匹马的标志格外让刘伟名心动,不过刘伟名对这种车的了解并不多,并不知道这是那一款。()在车身上‘摸’了‘摸’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打开丰田车的‘门’,坐了进去,一坐进去就有一阵幽香传来,这种味道和江映雪身上的味道很像。刘伟名看了看车里的结构,觉得很满意,发动车子,冲出了小区。直接把车开到了自己的宿舍前面,等着老王的车,然后跟着老王车去接金清平。
接下来便人大的召开,刘伟名要做事也并不多,这几天里得到了很多消息,李梦晴和赵振国的‘交’易终于尘埃落定,赵振国让李梦晴的建安集团中标、介个是5000万,二切实行的是分期拨付建设款,这让李梦晴很是高兴,连打几次电话要找刘伟名出去。可是现在是人大的关键时候,刘伟名就算没什么事做也出不去啊,浴室刘明前只有推迟,这让李梦晴很是不满意。第二便是江映雪把刘伟名的报告修改成了文章发到了《半月谈》杂志上去了,准信暂时还没有,不过江映雪告诉刘伟名,肯定可以发表,只是发表的时间就不确定了,这让刘伟名稍微兴奋了一把。这几天晚上‘抽’了一天晚上陪金倩出去逛街,直接逛的刘伟名双‘腿’发软,金倩就像个小‘女’生一样,除了衣服,还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小物品,多数是饰品和公仔,刘伟名暗想,这以后要是生了孩子,这当年娘的倒是可以和孩子有共同爱好了。不过这话他也不敢说出来,只得在心里嘀咕嘀咕。还有就是第二天晚上许岚打了个电话给刘伟名,告诉刘伟名谢建国和他团长说了她的事,今天她团长就找她谈了话,说以后会把她重点培养,给她更多的出场机会,这让许岚很高兴,这才立即打电话给刘伟名表示感谢。刘伟名对这个‘女’孩子并不是很熟悉,虽然很有好感,但是暂时还说不上喜欢或者要霸占她的意思,于是敷衍了一番就挂了电话。晚上刘伟名当然是回到江映雪那,两人过的很是甜蜜。这种日子让刘伟名过的很顺心,不过刘伟名知道,这种顺心日子不会过的太久的了。
在人大会议结束后的第三天,金清平把刘伟名叫到了办公室,刘伟名已经知道了应该是什么事了。
“伟名啊,人大已经完了,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上次我‘交’给你的任务你开始实施吧。”金清平微笑着道。
“好的,金书记,我会尽快把事情办妥。”刘伟名点头答应。
“另外问你一件事情,你愿意外调出去吗?”金清平喝了一口茶后道。
“我听您的安排。”刘伟名很诚恳的说道,心里却在说,这不是废话吗,谁不想外调出去。只是刘伟名当然不能说,说想去和不想去都有失妥当。
“你小子,和我也来耍滑头啊。等你把这件事情办好之后,我会找机会把你外调出去。当然,这事不可能很快完成,你先现在先把这件事情把好,然后再在工作组做出点成绩出来,到时候名正言顺的把你外调出去,谁也不敢说什么。”金清平看着刘伟名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其实也差不多,刘伟名现在本来就是他的准‘女’婿了,‘女’婿和儿子本也就差不多,要是别人金清平就算是再喜欢也不一定会这么快就把他给外放出去,毕竟这么顺手的一个秘书可遇而不可求。
“多谢金书记的栽培。”刘伟名很感‘激’的说道。
“这里没外人,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了。关于外调的地方和职位我会为你安排好,当然,这个也要等机会。好了,你出去工作吧。”金清平说完完笑了笑。
刘伟名喜滋滋的走了出来,谁都清楚,在这省委省政fu里面,一个处级干部只不过是个小角‘色’,但是外调到了地方,那这可就是个地方大员了,绝非现在的情况能够相比的。
其实关于江南省钢管厂的事情他早就有了想法了,调查取证的事不需要他来做,他要做的无非就是引导一个舆论,然后在旁边引导罢了,说难不难,说简单也绝不简单。舆论很容易制造,在有影响力的报道写几篇文章就够了,可问题是不能暴‘露’自己。所以得找个是自己人的记者,可是眼下刘伟名想来想去合适的人选就只有金倩一个,可是金倩还是负责经济专栏的,刘伟名不禁为这事犯了难,最后还是打了电话约了金倩一起吃晚饭,决定先和金倩谈一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