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09节第109章
“伟名,你现在在哪啊?”金倩问道。()·首·发
“我啊,现在正在钢管厂呢,估计这几天是有的忙了。金书记在家吗?”刘伟名问道。
“在,你等一下,我去叫他。”金倩没有像刘伟名想象中的那样怪他不去陪她,而是很体谅地直接去叫金清平了,这让刘伟名顿时觉得轻松多了。其实金倩现在的表现更像一个t恤丈夫的妻子,这不知不觉中的改变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伟名啊,还在钢管厂吧?”金清平的声音传来。
“是的,金书记。现在在钢管厂的招待所里。”刘伟名如实道。
“今天有什么发现?”金清平问道。
“今天已经审查出了一部分的账目,但是却没有查出来什么。账目都对的上号。”刘伟名组织了一下语言后道。
“嗯,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这么容易就查出问题了那钢管厂也早在几年前就出问题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了。不过虽然不一定能够查出结果,但是还是必须查下去,而且你得给审计组的人加点压力,让他们加大审查的力度。说说你的看法。”金清平笑着道。这结果他早就意料到了,但是他还是要坚持审查钢管厂的账目自有他的道理所在。
“我觉得这问题还是出在江南上钢管厂的领导班子身上,今天一直是钢管厂的党组书记徐勇在配合审查,从头到尾厂长曾进都没有出现,而且徐勇也没有听到过曾进,这有些反常,当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最让我有怀疑的是徐勇的态度,他的态度非常的暧昧,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人际‘交’往的限度。所以我觉得他肯定有问题。”刘伟名将自己的一些想法都说了出来。
“你的观察力不错,但是这些都只是你的想法而已,没有证据那都是没有用的。你明天再多留意留意,尽量给我挖出一些有用的来。”金清平加重了语气。
“好的,金书记,我会的。”刘伟名肯定的答复者。
“嗯,记得随时和我联系。晚了,你早点睡吧。”金清平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
刘伟名暗自摇头,要挖出一些有用的东西谈何容易,这徐勇一看就是一个‘挺’厉害的角‘色’,从账面上就可以看得出这人做事滴水不漏。()不过心里突然又有了一个疑问,既然这账目上真的做的滴水不漏的话那徐勇为何还要这般的讨好审计组的人?这不是矛盾吗?以徐勇的心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矛盾的事情。难道这账面上真的有问题?刘伟名提出了疑问,但是账面上有没有问题这不是刘伟名说了算的,他对这个不懂。
刘伟名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了,最近确实比较的忙,很难得找个时间休息,这下刚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晚上了。刘伟名洗了个澡,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把空调打开看着电视。
就在刘伟名‘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传来敲‘门’声,刘伟名很是郁闷,但是还是喊道:“谁啊?”
“刘秘书,我是小王。方便开下‘门’吗?我有点事情要找你一下。”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小王?刘伟名很是郁闷哪来了个小王,不过随即想起,今天徐勇的秘书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是王娇凤,刘伟名那是心里还笑说差一个字就是王熙凤了,所以记下了这个名字。她来找自己干嘛?虽然有点不情愿,不过刘伟名还是穿好衣服过去打开了‘门’。()
“刘秘书,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没有打扰你休息吧?”王娇凤带着三分歉意气氛妩媚的眼神对刘伟名道。
因为刘伟名比王娇凤要高出一截,所以从刘伟名的高度往下看,刚好可以将王娇凤‘胸’前那‘挺’拔高耸的‘胸’部从衣领口往下看的一清二楚,刘伟名发出感叹:妈的,还真大!
“没有没有,你有什么事情吗?”刘伟名并没有要请王娇凤进去的意思,这深更半夜又是孤男寡‘女’的,刘伟名觉得还是避嫌的好。
“进去谈吧,这里不方便,我能进去吗?”王娇凤嗲声嗲气的道。
既然王娇凤都这么说了刘伟名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唯有说了声:“请进。”然后自己到了‘床’沿边坐下。
王娇凤嘴角发出一丝的冷笑,然后关上‘门’。又换着了一副妩媚的‘摸’样面对着刘伟名,然后不用刘伟名招呼便坐在了刘伟名对面的椅子上。
“不知王小姐这么晚了来找我是有为了事情?”刘伟名掏出一根烟点上,也没有顾及有王娇凤的在场,对于这种一看就‘浪’‘荡’的‘女’人他没什么好感。()
“刘秘书,你今年多大了?应该没有二十五岁吧?”王娇凤完全没有理会刘伟名的提问,自顾自地问着刘伟名一个与刘伟名的问题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事。
“确实没有,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刘伟名完全没有搞懂王娇凤问这个问题的意思。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刘秘书这么年轻就担任了这么重要的职位这前途当真是不可限量啊!。”王娇凤笑着‘花’枝‘乱’颤,特别是职业群下的双‘腿’竟然翘了个二郎‘腿’,这让正对着她的刘伟名可大饱了眼福,就连红‘色’的内‘裤’都看了清楚。不过现在的刘伟名早已经不是一年前的初哥了,而且经过金倩和江映雪两位美‘女’的训练定力也早非以前能够相比的,这点‘诱’‘惑’还动摇不来刘伟名,而且刘伟名本来就对这种风‘骚’的‘女’人有点讨厌。
“那就多谢王小姐的夸奖了。”刘伟名吐出一口烟后淡淡的道,他知道,王娇凤这么晚来找他不可能没有事情,她不急着说刘伟名也没有急着问的想法。
“不知刘伟名对于今天的账目有什么看法呢?”王熙凤见刘伟名沉着的态度有点惊讶,她原本不就是一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以她王娇凤的魅力还不手到擒来,结果没想到这人却这么的沉稳。
“目前来看没有什么问题,希望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刘伟名说着没有丝毫营养的话。
“我们厂的账目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知道刘秘书在审查完了之后会怎样向金书记报告这件事情呢?”王娇凤又问了一个问题。
刘伟名最讨厌这种语气了,不过还是回答道:“该怎么报告就怎么报告,而且有审计组的审核报告我说什么也没什么意义。”
“刘秘书,我们听说金书记对我们厂有些不满,我们徐书记也知道是因为我们厂年年亏损的原因。其实我们徐书记也不想这样,只不过他也有难处,厂里的生产设备过于老化,而且技术人员的技术也过关导致我们的产品根本就无法和同行竞争,所以才导致了年年的亏损。这是我们徐书记的一点小意思,希望刘秘书在金书记面前替我买多多美言几句。我们徐书记保证,今年将集中所有的资金引进一条新的生产线和技术,保证在明年使厂子扭亏为盈。”王娇凤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刘伟名。
刘伟名笑了笑,伸手接过信封,拿出一截看了看,‘挺’厚的一叠百元大钞,起码有三万。刘伟名把钱又装进了信封,还给王娇凤然后道:“徐书记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只是一个秘书罢了,我可没有权利去干涉金书记的想法。徐书记的这个忙我可帮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怎么啊?您嫌少?”王娇凤根本没有想到刘伟名会是这个态度,当即惊讶的说了出来。说了之后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用词很不妥。
刘伟名冷笑了一声后道:“这不是少不少的问题,你应该也知道,我是国家的公务员,假如我收了这笔钱那就是受贿,而受贿可是犯法的。再者,我如果收了徐书记的好意却帮不了徐书记的忙岂不更加令徐书记难堪嘛!所以还是请王小姐回去转告徐书记,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确实是人微言轻,这个忙我帮不了啊!。”
“对不起,刘秘书,我刚刚说错话了。您大人就不要和我小‘女’子计较了。”王娇凤脸‘色’突变,然后一脸妩媚的站起身来走到‘床’边挨着刘伟名坐下,嗲声嗲气地道,还抱住刘伟名的一只手臂,用自己那雄伟的‘胸’部不停地磨蹭着刘伟名的手臂,异常的风‘骚’。
确实‘挺’‘诱’人的,这是刘伟名的感受。虽然刘伟名有点厌恶这样的‘女’人。但是基于生理上的原因,一个男人碰到一个这么风‘骚’的‘女’人主动gou引首先都会使用下半身考虑问题的,而王娇凤确实是有她风‘骚’的资本,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当然,这是包括高跟鞋在内的),完美的身体曲线,以及娇‘艳’妩媚的脸蛋,这都是可以让男人疯狂的资本。不过刘伟名见过的美‘女’实在太多了,每天和她朝夕相处的‘女’人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美‘女’。金倩、江映雪、张云佳还有李梦晴,就连上次遇见的许岚姿‘色’都不在这个王娇凤之下,甚至于远超过她。人就是这样,假如一件东西见多了也就没什么吸引力了,刘伟名就是这样,虽然生理上被王娇凤挑逗的有一点反应了,但是刘伟名的心神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时他反而有了戏‘弄’这个王娇凤的心,他想看看这个王娇凤到底会怎么gou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