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1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18节第118章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看着江映雪,半响后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道:“没想到你还是个行家啊。()”刘伟名确实没有想到江映雪竟然这么厉害,不但说出了市场价而且连成‘色’规格都看出来了。刘伟名想着那个导购员说市场价要二十多万真的不是骗人的。
“我再没眼力劲这点水准还是有的,伟名,老实‘交’代,今天是从谁哪里诈了这么多钱来了啊?”江映雪看着刘伟名尴尬的‘摸’样笑着问道。
“还能有谁,不就是上次跟你说的谢建国嘛,我可是真心实意地想帮他的,结果他硬塞给我这笔钱。当然,他比我赚的更多,一个市长怎么着也不值这么点钱吧?”刘伟名知道自己在江映雪边上是耍不了什么心眼的。
“你啊,以后行事小心点,不是说你收钱这事,收钱这事全国大小辟员都在收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你不应该给我去买这么贵的项链,要是被有心人看到了你就麻烦了。()而且你还没告诉我,这项链到底多少钱?”江映雪面上说着刘伟名,其实心里一直是甜蜜蜜的。
“怎么来是说钱?我看的时候根本就没看钱,我只觉得这条项链很适合你就买了,至于多少钱那都不重要。”刘伟名又抱起江映雪转了一圈。
江映雪听完刘伟名的话后想起来一句话,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花’钱并不一定就代表他爱你,而是看他看他怎么‘花’。假如一个男人身上只有一百块钱她愿意为你‘花’九十块这就是真的爱你。假如一个男人身上有一千万愿意为你‘花’九十万他也不一定是爱你的。而刘伟名的经济实力是怎样的江映雪知道,而他得到一笔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为她买礼物而且是这么贵的,江映雪可以肯定刘伟名是真的爱她,江映雪现在是真的很感动。
“伟名,我爱你。()”江映雪感动的道。
“我也爱你,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做啊?”刘伟名若有所指的道。
“什么事?”江映雪疑‘惑’的问道。
“就在三分钟之前,好像我们打了一个赌来着,说是假如你看了之后不高兴那我今晚什么也不做,假如你高兴那么你今天晚上必须完全听我的,不准反抗。还记得吗?”刘伟名‘奸’计得逞后得意地笑着道。
“我不记得了,也不高兴。”江映雪听完后快速地说着,然后挣脱开刘伟名的怀抱准备逃到‘床’上去。
“你往哪里逃,现在听我的命令,脱衣服,陪我去洗澡,这叫鸳鸯浴。”刘伟名伸出手一把抓住江映雪的手把江映雪拖回自己的怀抱然后直接抱着江映雪去了浴室。()接着浴室里便是水‘花’声撞击声呻‘吟’声,声不绝耳。当夜,刘伟名为了尽最大可能地享受战果,把自己能想到的姿势都用了一遍,这里就有许多以前江映雪害羞而不肯做的姿势。而江映雪不知道是因为愿赌服输还是因为心里对刘伟名感动,反正一切都依着刘伟名,这让刘伟名度过最爽的一个晚上。而结果便是第二天早上刘伟名赶着回去接金清平时双‘腿’发软,而江映雪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冰块敷眼睛。这都是昨夜的一夜荒唐所致。
事情又过了一周,这一周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多的让刘伟名手忙脚‘乱’。在刘伟名向金清平汇报自己的猜想的第三天,刘伟名得到消息,江南省爸管厂党组书记徐勇被纪委给叫了去接受审查,而华徳公司的老板也就是金倩的前任男友钱友亮直接被警察带走。而与此同时,准备逃走的省委副书记林永泉在机场被纪委的人给带了回来,而且来的人是中ji委的,这三人从此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事情经过调查已经全部水落石出了,三年前,在江南省党组书记职位空缺的时候,时任华阳市林道县县委书记的徐勇通过一个朋友的关系找到主管组织工作的江南省省委副书记林永泉,林永泉答应帮徐勇‘弄’到江南省爸管厂党组书记的职位,在这之前,徐勇给林永泉一个秘密账号汇了一百万,而当时徐勇是上届省委shu记阳林天的人,而阳林天在常委会上掌握着多数的票数,经过徐勇的推荐阳林天的同意,徐勇顺利的当上了江南上钢管厂的党组书记。()而在徐勇当上江南省爸管厂后不久发现钢管厂有着巨大的油水,于是开始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首先开始在钢管厂的领导位上排挤异类,把他自己的人全部安‘插’到了主要领导岗位上。然后把钢管厂厂长曾进权利全部架空,但是由于曾进的存在对于徐勇的计划永远都是个障碍,于是徐勇便把自己的计划向曾进说了,希望能拉拢曾进入伙,但是遭到曾进的剧烈发对,曾进是钢管厂几十年的老员工了,可是说他早就已经把钢管厂当做自己的家了,他绝对不容许这种危害钢管厂的事发生,而后徐勇见不进曾进便恼羞成怒,找了一群黑谁会绑架了曾进的家人用来威胁曾进,曾进迫于无奈便只有向徐勇妥协,但是曾进还是拒绝了徐勇给他分红的的提议,只见回了家再也不管钢管厂的事只留下一个厂长的虚职,至此徐勇计划所需要的条件全部具备,但是徐勇还是想到了最关键的一环,那就是没有保护伞。徐勇又找到了林永泉,并且把自己的计划和林永泉说了,林永泉当即答应了入伙,而当时刚好林永泉的外甥钱友亮大学毕业游手好闲呆在家里,于是林永泉便以钱友亮的名义注册了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就是华德公司。而后徐勇把工厂里完好的设备以报废品处理,全部以低价卖了华德公司,而另一边徐勇又以自己一个假身份证注册了一个公司,当钢管厂引进新设备时徐勇又把买给了华德公司的“报废。”设备重新刷一层油漆后以自己假省份证注册的公司的名义卖给钢管厂,而且是高价,一年都有好几次。同一件设备,通过徐勇这样倒来倒去之后,钢管厂的钱就进了徐勇和林永泉几人的腰包。而这事终于引起了上面的注意,于是便有了几年前的那几次查账,而这时候林永泉利用自己在省委政fu里的人脉和影响为徐勇保驾护航,而且由于几次审查都只是查账,而徐勇的账目又做的非常干净,所以一直没查出什么来。直到刘伟名发现了这一点后事情才在金清平的强势手段之下‘弄’了一个水落石出。
而金清平当初极力要解决钢管厂的事第一是因为江南省爸管厂已经成为了省财政的一个沉重负担,另外一个原因是金清平通过一些关系直到林永泉和徐勇有所勾结。可以说金清平极力要查江南省爸管厂的事第二个原因占了多数。在安排刘伟名开始动作的那天早上,叫纪委书记廖长元过去便是要廖长元开始秘密地调查林永泉掌握证据,在证据掌握之后立即通知中ji委,因为部级干部是需要上一级纪委机构才有能力审查的。廖长元早就已经开始留意林永泉了,根据廖长元掌握的证据,有直接证据表明的廖长元贪污八百万元,不明资产达到二千多万元,这还是明面上的,廖长元直接把证据发给了中ji委,中ji委迅速派人下来在机场逮捕了正准备逃出境的林永泉,后来在中ji委的审查中又查出了林永泉还拥有两处大约价值六百多万元的的别墅。最后林永泉的处分是怎样的暂时没有公布,不过刘伟名估计林永泉不是死刑也是无期,刘伟名不得不佩服金清平手段之毒辣凶狠,一招制敌,林永泉在金清平手上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在这件事情上最无辜的是省委组织部长罗开山,徐勇被铺后‘交’代当年为了能十拿九稳的当上江南上钢管厂党组书记,徐勇向组织部长罗开始送过五十万,需用不是‘交’给罗开山而是‘交’到了罗开山老婆手上了。而罗开山老婆却一直没跟罗开山说这事,虽然事后调查罗开山确实不知情,但是罗开山还是被罢免了组织部长一职,得了一个留党察看的处分。当然,事情的牵涉不止这么一点点大,这次事情影响很不好,中ji委高度重视,结果这次受到罢职的江南省辟远达到了十三人,这算的上是江南省辟场的一个地震了。如果是在平时,金清平这个省委shu记将会有大的责任,但是由于事情是在前任省委shu记阳林天手上发生的,而金清平刚刚接手,而且由于整个事情都是金清平一手促成的,最后金清平还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口头奖励。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受影响的官员已经包括了金清平周长雄和李向阳三个派系,当然,金清平受到的损失最小,于是从这件事情之后,金清平的势力增加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