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24节第124章
“原来你我的这个主意啊,行啊,下次等我回来找个时间我开车带你去兜一天,想去哪玩去哪玩。()”刘伟名想了一下后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不准耍赖。”张云佳指着刘伟名道。
“我刘伟名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兑现过,你就把心收到肚子里去吧。”刘伟名一副很大气的样子说着。
“貌似你放我鸽子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张云佳斜着眼道,好像在思索一样。
刘伟名也是一思索,好像自己确实自己放张云佳鸽子不是一次两次,然后嬉笑了一下,看着一辆车经过,赶紧拦下然后道:“车来了,赶紧上车。”
刘伟名和张云佳在省委食堂简单的吃了点早餐,便直接去了小会议室,这个小会议室是专‘门’为工作组腾出来的。()虽然张云佳不是工作组的人,但是她今天确实代表江映雪去大塘村视察的,便也坐在了会议室的椅子上。
其余六人都是工作组的的组员,职位都不高。刘伟名是副组长,所以这次就是他带队。
“各位,这次咱们视察的任务有点重。要视察五个市,保守估计也得五天,虽然辛苦了点,但是希望大家都坚持下来,好好的完成任务。有几点我必须‘交’代一下,我想各位关于视察的任务也不会第一干,以前肯定干过,而且你们中的一位同志上次去明阳调研也在,不过我现在要说的是这次的视察和你们以前的视察完全‘性’质不同,这次真格的去视察,不是做面上功夫的,要是做面上功夫就不只我们这几个人去了。我希望你们在视察的途中认真的看,发现什么问题直接和我反应,把各地新农村建设工作的落实情况都‘弄’清楚,而且也必须得好好的看看各市关于新农村建设下一步的规划做的怎么样。这位张云佳同志我想你们都认识吧,对,她就是江书记的秘书,这次江书记派她去大塘村视察代表了什么我想你们心里都清楚了就不用我说了。我就说一点,新农村建设的工作现在是省里面的第一要务,不只是江书记,金书记也多次做个指示,新农村建设的这场饱坚战我们只能赢不能输。省里领导这么重视我想大家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希望各位在接下来的几天工作中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认真的看,认真的听。()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要负责,你们也要负责。好了,就说到这,各位有没有什么问题?”刘伟名看了看在场的几人道。
“没问题。”几人都是先后说着。
“好了,既然没问题那就散会,各位赶紧上车。”刘伟名说着提着自己的公文包起身率先走了出去。走在最后的张云佳看着刘伟名威严的‘摸’样笑了笑,至于这个笑的含义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其实不止是张云佳觉得刘伟名今天不一样,在场的人都不是第一天认识刘伟名,平时的刘伟名都是笑呵呵的,对谁都会先打个招呼,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的刘伟名很严肃。其实刘伟名也不想想这样,但是他必须这么做,他现在是这个小组的领导,既然是领导就必须要有领导的‘摸’样,不然这几天的工作就无法展开。“省委大院楼下早就停着两辆车了,前面一辆奥迪a4,后面是一辆商务车。众人直接上了商务车,而刘伟名则上了前面的那辆奥迪a4,同时招呼张云佳坐进来。
刘伟名现在享受的是正厅级的待遇,因为他这个副组长本来就是正厅级级别的,他自身的级别倒没几个人注意。()刘伟名招呼了一声,司机便开始开车一行人往明阳市而去。
“伟名,你现在还蛮有领导模样的嘛。”张云佳笑着道,但是她说的很小声,因为前面还坐着司机。
“没办法,都是装出来的,其实我自己也很不习惯这么板着脸跟人说话。”刘伟名也是尴尬的道。
“去明阳大概需要多久?我从来没有去过明阳。”张云佳问道。
“大概两个小时,不过我们会尽量的控制车速的,我们必须在十一点到达明阳市地界,明阳市的领导在那里等着。然后去明阳市政fu吃中饭,下午会审阅一下明阳市新农村假设工作组的工作情况,简单的来说就是先期工作的落实情况,省里拨下来的用于新农村建设工作的专款的分配问题以及下阶段工作的规划,反正都是一些很繁琐的事情,中午没有休息,在明阳市政fu估计呆一个小时,下午三点驱车去大塘村实地视察,大概在那呆一个小时。然后工作便结束了,这是省里的安排。”刘伟名按着文件上面的安排对江映雪道。
“看来确实又是一堆繁琐的事情,又是开会做做表面工作,没点新意。()当官的这一生都离不开这些。”张云佳皱着眉头道,她很讨厌这些公事化的东西,或许她会与许岚有同样的想法,觉得当官的很虚伪,但是她也算是体制内的人,应该不会和许岚一样的偏‘激’。
“谁说不是呢?”刘伟名也是摊摊手显得很无奈的道。
“我看啊,你至多两年,也会变成一个老官油子。你现在的神态和说话做事的风格应该有七分像了。”张云佳笑着说着。
“只有七分吗?那还不够,我还得再学习,起码得达到九分的功力。”刘伟名这话是玩笑,也不是玩笑。他确实从一开始进省委就在学习怎么当领导。
“你啊,有一点你永远也学不会也做不到。”张云佳很自然的道。
“什么?哪一点?”刘伟名很好奇的问。
“无视感情。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在关键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了利益而放弃感情,不管是什么感情,他们说放下就可以放下,而你做不到。你这人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这对你来说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张云佳有点严肃的说着。
刘伟名觉得张云佳在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像金清平,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给他的感觉真的就像是金清平在给他传授做人做官的经验,可以把刘伟名的优点缺点以及心里的想法看的很透彻。虽然刘伟名这么想,但是他还是认真想了想张云佳的话,觉得张云佳说的话很有道理,也是事实。刘伟名确实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而一个好的政治家有时候必须为了一些事情权衡利弊下会放弃感情,而刘伟名肯定做不到。
“你说的很正确,只不过我梦想并不是政治家。那太遥远,我至多不过是个小辟僚而已。”刘伟名直接回避了这个问题。
“有梦想真的很好!。”张云佳没头没脑地感叹了一句,样子像是很伤感。
刘伟名见到张云佳这个样子,知道她有心事,便问道:“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以前有,现在没了。生活给我选择的路不多,而我能选择的路恰恰却都不是我想走的路。连想选择的生活方式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又哪来的梦想呢?”张云佳看着车窗外淡淡的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你的这个想法太过于消极,或者说你没有看透生活的本质。什么是梦想?梦想说的简单点就是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说的复杂点那就是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你的梦想是什么?文人?音乐家还是什么?这都不重要,这个过程斗不过是你实现自己价值的一个过程。虽然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不管在那条路上我们一样都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这也是一个完成梦想的过程。就像我,我原本也从来没想过当官,我原来的梦想是当一个建筑师,因为我很羡慕大城市里面的高楼大厦,我想自己有一天能够回到大塘村把那些低矮的房子全部拆掉,在那建一个摩天大厦,但是后来我的成绩没有被清华大学的建筑系录取而是被编排进了文秘系。直到现在走上了这条仕途,但是我觉得没什么,本质是一样的,我在想,等到我哪天手上有权了我一样可以让自己手中的权利在大塘村全部建上高楼大厦,而且这个比前面一个来的更加实际一点。所以有句话叫做殊途同归,条条大路通罗马。你应该换个角度想问题。”刘伟名淡淡的说着,他尽量以自己的经历来开导张云佳。
“我现在觉得你有八分像了。”张云佳听着刘伟名的话后似乎有根弦被拨动了一样,使她原本‘阴’霾的心情顿时变得开朗了起来,笑着对刘伟名道。
“看来我又进一步了啊!。”刘伟名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在车上小声的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到了明阳市的地界,而明阳市的七八位官员也在这里等着。刘伟名看了看,当先的一位正是明阳市的副市长,与谢建国以前的职位一样,也是主管新农村建设的副市长,淡然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工作组的组长,虽然其是副厅级,但是现在确是刘伟名的下级,刘伟名套的是正厅级的级别。所以这个副市长来迎接也不算怪事。刘伟名对这个副市长有点映像,好像叫做李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