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25节第125章
车子停住,张云佳很自觉地打开车‘门’坐到前面的副驾驶位上去了,如上次江映雪来刘伟名的动作一样,今天这里的老大是刘伟名,所以那位副市长肯定要坐进来的。()
由于刘伟名只是挂着一个副组长的职位而已,其实级别也只是个处级干部,让一个厅级干部来接待一个处级干部这其实让大家心里都有点怪,也正是由于这,刘伟名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排头,他首先下了车,和众人都一一打过招呼,然后才主动邀请李先明和他同坐一部车。这个举动让李先明心里舒服了不少。
“李市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你可能不是很熟悉,这位是江书记的秘书张云佳同志,她这次可是代替江书记到大塘村来视察的,我和你可都得协助她的工作啊!。”刘伟名一边笑着一边把张云佳介绍给李先明。同时也是借着江映雪的名让李先明心里有点压力。
刘伟名的话里含的意思李先明当然听得出,听到这话他脸上动了动,但是随即伸出手递向张云佳,然后和诚恳的道:“欢迎张秘书来我们明阳视察。()”
张云佳虽然心里‘挺’厌恶的,但还是伸出手恭敬的道:“李市长说笑了,我只是接受江书记的指示来大塘村看看工作的进展,李市长太客气了。”
“江书记让张秘书来我们明阳视察那是对我们明阳新农村建设工作的重视,我们明阳市绝对攻克咱们江南省新农村建设的第一个桥头堡,不会让江书记失望的。”李先明说的话就是很明显的官腔了,因为明阳是作为江南省新农村建设的试验点,是最早实施新农村建设工作的,所以李先明才会说出桥头堡之类的话。
“我一定会把李市长的话带给江书记的,江书记对于大塘村的建设一直很关心,同时她也对李市长以及明阳的领导班子很有信心,不让江书记也不会把咱们江南省唯一一个省级新农村建设的试验村设在明阳了。同时江书记也要向李市长代传一句话,江书记希望李市长以后能够就大塘村的新农村建设情况多向她做些汇报。”张云佳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不紧不慢很得体的说完这一系列的话。()张云佳一说完,刘伟名就完全惊呆了,他很清楚,江映雪绝对没有要张云佳向李先明带什么话,这些都是张云佳自己说的。可是张云佳这些话说的和得体而且又把要表达的都表达了,甚至用最后一句话给李先明带来压力,是他不得不督促大塘村的建设。刘伟名暗道,这样的话他是自然说不出来,就算说出来了也没有张云佳说的这么得体,刘伟名暗道张云佳的功力简直就到了金清平那个地步了。刘伟名心里百感‘交’集,暗骂着张云佳一直在他面前装的毫无心机。
“这是我工作的不到位,请张秘书代为向江书记转达一下,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抓紧大塘村的工作建设,绝对不让江书记失望,同时也会就大塘村的工作进度随时向江书记汇报的。”李先明也懂了张云佳所要表达的意思,当即便表了态。只是刘伟名看张云佳眼神再也不像以前了。
一行人直接倒了明阳市政fu的食堂,这是刘伟名第二次来这了,上次是在招待所,这次直接在食堂。明阳市政fu的食堂和江南省省委食堂一样,在二楼都设立一些包间。刘伟名等人都被安排在这里就餐。
当然,等刘伟名等到到这里的时候桌上的菜肴都已经准备好了。()刘伟名看了看,桌子上放着两瓶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台,这酒刘伟名有印象,好想是七百多一瓶,这两瓶酒就是将近一千五。而每人的座位前都放着一包烟,当然,烟也不是一般的烟,典藏版的熊猫,大概是一百二十块钱一包的样子。不过刘伟名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刘伟名了,对于这些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知道,各级政fu都有一笔不菲的接待款,当然,这些用于接待的资金不会写在账目上,都会用其它的名目报销。这是各级政fu都通用的,只要不太出格,一般是不会有人在这上面动手脚的。刘伟名上桌前‘交’代了众人,喝酒适量,下午还要工作,于是也没有人格外的敬刘伟名的酒。吃晚饭后众人都没有休息,直接去市政fu的办公室里听取明阳市建设新农村工作组的汇报,然后又对各笔款项的输出和计划都坐了审查,都没有问题。其实这也在刘伟名的算计之中,建设新农村的工作是江南省的头等任务,省里明里暗里都强调过很多次了。所以一般来说是没人敢在这笔专款上打什么主意,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大家都懂。
吧完了这些,众人按着安排,都没有多做停留便直接坐上车直接往大塘村的方向而去。当然,李先明我前面那些接待的明阳市工作组的人员都跟随着,李先明当然是坐上来市政fu自己的车,没有再来和刘伟名挤同一辆车。()
“应付这些当官的还真是麻烦,说话都得斟酌再三才能说,要是每天这样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五十岁。”张云佳感叹道。
“这你可说错了,根据科学研究显示,经常用脑能够刺‘激’脑神经,这也是当官的人都命长的原因。”刘伟名笑呵呵的对张云佳道。
“算了,我认输,我总是说不过你。”张云佳无奈地对刘伟名笑笑,直接在刘伟名歪理下认输。
车子在三点四十多的时候到达刘伟名记忆中那段公路尽头,只是现在这儿已经修了一条大马路出来,一个多月的时间能铺设这么一条大的路基也说明明阳市的官员确实没有偷懒。而在这路的旁边,一大群人和车在那,一看肯个人肚子鼓起的程度就知道都是些官员,估计都是县里的镇里的。
刘伟名看到在路的端口立了一块大碑,上面写着功德碑三个字,刘伟名很好奇,就让司机把车停在了碑旁边,并没有下车,因为他知道,下车就有得好一顿的‘交’际。
刘伟名从车窗望着功德碑,不看还好,一看便吓一跳,原来这块碑就是为他刘伟名立的,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刘伟名三个大字,赞扬他为这条路做出的贡献。
“这不是胡闹嘛,这是谁出的主意?”刘伟名看过后很是气愤,实际上也确实是,这事本来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事,他刘伟名只不过工作组的副组长,这路是国家出钱修的,结果功德碑上写的却是他刘伟名的名字,这影响太不好了。
张云佳也主意到了碑上面所写的内容,笑了笑后道:“看来你的这些乡亲还蛮知恩图报的嘛。没必要这么生气,乡亲们也是一番好意,看着下面埋土的痕迹最多也就这两天才立起来的,你回去打下招呼,让人把刘伟名这三个字改成政fu和党就行了。”
“也只有这样了,希望没多少人看到。”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推‘门’下车,外面一大堆人都在等着他下车。
“刘组长,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明阳市明山县的县委书记,这位是青林镇的党委书记,各位,这是省新农村工作组的副组长刘伟名刘组长。”一下车李先明便热情地替刘伟名做着介绍,刘伟名都一一地握手打过招呼。
“强伢子,怎么是你啊?”这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只见一个穿着破旧军装的老年人挤进了人群对着刘伟名道。
“刘村长,别‘乱’说话,那是省里来的刘组长。”这句话可把众人吓的够惨,明山县的县委书记和青林镇的镇长脸‘色’立即就变了。青林镇的镇长立即使着眼‘色’对这位老年人道。
“嘿嘿,各位。不要惊讶,我对老村长的熟悉程度不比你们少。老村长这么叫我完全没什么很合适的。因为我就是大塘村的人。”刘伟名笑着对众人道。众人一听刘伟名话全部惊呆了。
“老村长,最近身体怎么样?”刘伟名握住老村长的手道。对于老村长刘伟名心里全是感‘激’之情,老村长是村里的一个退休老兵,参加过朝鲜战争,对越反击战。退伍后便当上了村长,为了村里事老村长是费尽了心机。而刘伟名家和老村长家隔得不远,老村长并没有后人,他从部队回来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直没有结婚。老村长对刘伟名一直很好,有什么好吃的都会捎给刘伟名一点。
“好好好,我们都没想到今天说你来检查的省里领导就是你啊。”老村握住刘伟名的手‘激’动的道,然后又道:“强伢子,你在这等一下,我现在就回去告诉村里人你回来了。”老村长一说完便兴奋的往回走了,一看就知道回村了。
“老村长,不必了,我今天来是有工作的。您不要惊动了大家,您等下坐我的车一起回村。您先等一下,我先和各位领导谈谈工作。”刘伟名拉住要回去的村长道。刘伟名现在已经够尴尬了,他可不想再闹出个什么轰动的事来,那今天这视察的工作就没法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