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1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26节第126章
“好好,你忙你忙。()·首·发”老村长很听话的就站在了一边。
“各位,虽然我是大塘村的人,但是我也是江南省的人。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委江书记的秘书张云佳同志,省委江书记对于大塘村的工作进展情况非常的关心,但是江书记工作很忙脱不开身来这里,所以这次特地派了云佳同志来了解大塘村建设新农村工作的动态,江书记还表示,过段时间她会亲自来一趟。各位,我希望大家都不要辜负了省委省政fu的领导们对你们的期望。”刘伟名转身对众人说着,说话柔中带刚,将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随即都表示会扎实的干好工作,不会让省委省政fu的领导失望。
“这条路大概什么时候能够通车?”刘伟名指着还只是路基的路面问着众人。
“我问过了施工方,这条路估计会在年前通车。这条路的施工难度不算太大,路基都算稳定,而且这个路基是根据以前的那条小路拓展出来的。()但是唯一的难度的就是有些公路两旁的山体有些不稳定,有可能会发生山体崩塌。所以还必须得修建护坡。不过我们已经向施工方施加了压力,要求他们一定要保质这条公路按时按量的完成。坚决不允许偷工减料的事情发生。”一听刘伟名问这话李先明赶紧回答。其实这些话他也是早几天从明山县县委书记的口中得知的。当然,有他在这里明山县县委书记和青林镇的党委书记就完全没有说话的权利了,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恩,各位,江书记在今年全省第一次新农村建设工作会议上就指出,我们做建设新农村的工作时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做给上面看的,而最主要的是我们应该为老百姓做事实,让老百姓得到切切实实的得到实惠,只有这样我们的工作才算是做道实处了。好了,张秘书,你还有上面问题要问的吗?”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转头对张云佳道,在这里,张云佳时代表江映雪来视察的,所以她也必须要问一些问题,这是形式。
“这个路的路面设计是多宽?采用上面路面?整个预算大概是多少?”张云佳没有啰嗦,直接走到人群中开始问一些问题。
刘伟名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几步。()张云佳问了几个问题后也就没问了,众人便都上车,向村内走去,虽然只是一个路基,还没有铺设路面,但是却可以供车辆通过了,只是路会比较的颠簸。
刘伟名直接把老村长扶进了自己的车里做好,这估计是老村长第一次做轿车吧。
“老村长,你刚刚可能没有听清介绍吧,这位呢是省委江书记的秘书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她叫张云佳。”刘伟名一上车要司机跟着前面带路的车走后便向老村长介绍着张云佳。
“妹子啊,你好。”老村长说话没有那些什么官腔,说话也很贴切,准确来说是有点土,就像前面叫刘伟名为强伢子一样,这妹子就是‘女’孩的意思。
“老村长,您好。”张云佳笑着伸出手主动握住老村长的手。
“妹子啊,你长的真俊。是不是强伢子的媳‘妇’。”老村长也是笑着道。
张云佳一听这话当即脸就红了,刘伟名一看这老村长的篓子可捅大了,当即对张云佳道:“云佳,老村长他老人家说话你千万别在意,他老就是开个玩笑。()”
“老村长,我也想啊。但是光我想没用,有些人并不这么想。”张云佳说完还瞪了刘伟名一眼。
“云佳你填什么‘乱’啊。老村长,大家都还好吧。”刘伟名赶紧转移话题。
“好好,托你的福都还好。”老村长连说了两个好,这些农村的老百姓都非茶的纯朴,谁对他们好他们一生都记着。
“老村长,和你说个事。你等下回去找两个人把那块碑马上给撤下来。记得,把上面我的名字通通都改成党和政fu。切记。”刘伟名想起了石碑的事立即道。
“为什么?这可是乡亲们的一番心意,乡亲知道修路都是你帮得忙所以大家自己出钱给你打了一块功德碑,就是为了以后走这条的路的后代们不要忘了谁对咱们有恩。”老村很不理解刘伟名的话。
“老村长,乡亲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要知道我是政fu的干部,而这修路所出的钱都是政fu的钱,现在大家把这功德碑摆这里别人看了都还以为这路是我修的这样影响不好。()”刘伟名细心的解释着。
“有什么影响不好的,钱是政fu的不错,但是没有你政fu的钱能批的下来?我们为了修这条路找了政fu多少次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次答应了?”老村长很是气愤的道。
刘伟名彻底无语了,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向老村长解释这个事了。
“老村长,你没有明白伟名的意思。伟名的意思是你们大家在心里感‘激’他就行了,这修路的钱是政fu出的,你要是把感谢伟名写在这石碑上面不是让政fu的人觉得伟名比党和政fu还大吗?这是大逆不道的。会对伟名有影响的。”张云佳见状马上道。“哦,是这个道理。看来我我们没有考虑周全。”老存在思索了一下后道。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老村长的态度,心里郁闷不已。为什么自己说的事实老村长却不信,结果张云佳几句歪理老村长却是深信不疑?仔细的想了想刘伟名便明白了,老村长这种肯定是不明白刘伟名所说那些官场中的一些忌讳,他们只认死理,他们要对谁好谁也管不了。不过张云佳的话却切中了老村长他们的一个思想逻辑里面。虽然封建社会已经被推翻了上百年了,改革开放也已经几十年了。但是在这山沟沟里面的老百姓的思想里还是存在封建社会所留下的毒瘤,在他们心中现在的政fu就是朝廷,就是皇权,而他们也知道,皇权就是最大的。而后来经过了红‘色’革命,又把党的高度上升到了神圣化的地步。所以张云佳的这一句“难道你认为伟名比党和政fu还要大吗?”便直接改变了老村长的态度,刘伟名心里暗道,或许老村长现在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受到批斗吧。
“老村长,你等下回村就把碑上面我的名字改成党和政fu。另外以后也尽量别到外面去说这事是我办的,要是认真的说起来我是政fu的公务员,为咱们大塘村出点力那也算是我的本职工作。”刘伟名知道老村长还存在着思想误区,便尽量地想去开导开导老村长。
“强伢子,你别说了,这道理我懂。回去后我便叫人把这个碑先给撤下来。”老村长点了点道。
“这样就对了,老村长,这次政fu是出了大力气来帮助咱们脱贫致富的,你一定要做好大家的思想工作。别让大家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和政fu对着干。这次你们大家要相信政fu,政fu做着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您回去要告诉大家一定要好好听政fu的安排,跟着政fu的计划做。别让政fu难做。”刘伟名还在担心这事,有‘交’代了一句。
“不用你说,现在大家都懂这个道理。”老村长点头道。
刘伟名见老村长的态度便知道是这个样子了,于是便没有多说什么,和老村长拉着家常,前面的张云佳也是笑着听着刘伟名和老村长之间的谈话。
车子一路颠簸地走到了大塘村,村里的人可能早就得到了消息,上百人都围在了村口。刘伟名和一众官员都下了车。
“伟名啊,怎么是你回来了?你都当了这么大的官了啊?”这时刘伟名的母亲从人群里走出来,惊讶地看着刘伟名道。
“妈,你怎么也出来看热闹了。各位,不好意思,给我几分钟。”刘伟名有点尴尬地回头对明阳市的一众官员道。然后对自己的母亲道:“妈,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省委江书记的秘书,也是我的好朋友。张云佳。云佳,这是我妈。”,刘伟名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张云佳便笑着介绍道。
“阿姨,您好。”张云佳笑着走过去向刘伟名的母亲道。
“好好好,姑娘,你好。”刘伟名的母亲一看见张云佳便眉开眼笑的,眼睛在张云佳身边打量个不停,越看越喜欢。
刘伟名一看自己母亲这架势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立即打断了她,问道:“爸呢?你都出来了爸怎么没来?。”
“你爸在地里干活呢,他不知道今天来的省里官是你,要是知道保准第一个跑来了。”刘伟名的母亲也为刘伟名这么有出息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