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12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28节第128章
刘伟名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张云佳,见到张云佳的脸上散过了一丝的不自然,随即张云佳也看见刘伟名正在望着自己,当即便笑着把脸转到刘伟名母亲那边道:“伯母,你还不知道吧,这金倩就是伟名的‘女’朋友。()·首·发”
“哦,不是你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刘伟名母亲一下反应过来,随即就把心里想的话给说了出来。
“你个老婆子怎么尽‘乱’说话。”刘伟名的父亲见刘伟名的母亲什么话都说直接登了一下。
“妈,你怎么说话的,我和云佳只是好朋友。”刘伟名心里暗道自己母亲还真是会捣‘乱’。然后又有点不安地转头看着张云佳,只见张云佳早已经把脸转了过去,刘伟名看不到她的表情,刘伟名只有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道:“倩儿她知道我今天回来,昨天便给你们买了这些东西。这衣服都是她买的,她也不知道你们穿衣服的尺寸都是根据我说的身高买的,不知道你们穿的合不合适。倩儿她要我转告你们,她这次由于要工作没法来看你们二老,说过年一定过来看望你们。()”刘伟名心里想着反正都这么回事了,于是就没管张云佳听到后的想法了,直接都说了出来。
“这孩子还真有心,伟名,你说说,你这‘女’朋友多大的年纪、哪里人啊?还有,她的生辰是什么,我去找程瞎子给你们合一合八字。”刘明奇那个母亲很是兴奋的道。
“你怎么尽‘乱’说话,这里还有客人在呢。伟名啊,这姑娘还真是有心了,你一定得好好对人家。姑娘,我们家比较的简陋,没什么好东西招呼你的,你可别介意。”刘伟名的父亲到底是男人,比刘伟名母亲有见识一些,看到张云佳有一些不自然便阻止了刘伟名母亲的兴奋劲,当即笑着对张云佳道。
“伯父,您说笑了。您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你看我这次来也不知道就是来伟名的家乡,什么也没买,这点钱您收下,我也没买东西了,算是我的心意了。”张云佳说着从自己的皮夹里拿出一叠百元的钱塞进了刘伟名父亲的手里。
“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拿回去。”刘伟名的父亲当即把钱推还给了张云佳。
“云佳,真的不用。你能来家里坐会儿他们就很高兴了,你把钱拿回去吧。()”刘伟名也在一旁道。
“伟名,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来你家,所以什么都没买。这点钱就是我的一点点心意,你让伯父收下吧,不能我会心里不安的。”张云佳望着刘伟名道。刘伟名从张云佳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的倔强和坚持。刘伟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然后对自己的父亲道:“爸,你就接着吧,这也是云佳的一点点心意。”
“不行,这怎么行呢,真的不能要。”刘伟名的父亲也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何况张云佳事出突然,也没数,直接拿了一大叠,估计的上千,这笔钱对于刘伟名父亲来说算是不少的钱了,他坚持不肯要。
“伯父,这笔钱你无论如何都得接下。我和伟名是同事也是好朋友,伟名帮过我很多的忙,您今天要是不接我下次就真的没脸再来您家里来做客了。”张云佳话说得很好,几句话便让刘伟名的父亲不得不把钱给收下了。
“你这孩子,你们城里人就是规矩多。记得下次来千万别带什么东西,你人来我们就很高兴了。”刘伟名的父亲勉强地把钱收下放在桌子上道。
“好的,伯父,我有空一定会经常来看看你和伯母的。天‘色’也不早了,我还得赶回明阳便就先告辞了。()”,张云佳说着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吃过晚饭再走吧。”刘伟名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张云佳。
“这路不好走,天黑了我估计司机就开不出去了。”张云佳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道。
刘伟名也觉得是,这路都是山路,虽然挖了路基,但是还是很不好走,这天黑了还真不敢走。
“那好吧,你先去明阳市睡一晚上吧。等下我会打电话给李先明,让他明早安排车送你回林阳。”刘伟名想了一下后道。
“行,伯父伯母,那我就先告辞了。”张云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向刘伟名父母辞行。
“这么晚了还走什么,姑娘,你要是不嫌我们这地方条件差就在这睡一晚上,明天和伟名一块出去。”这时没说话的刘伟名母亲上来拉着张云佳道。
这下张云佳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了,刘伟名看了看,也觉得无语了,没说什么,直接走到‘门’口从身上拿了包烟给司机,让司机现在开车去明阳,明天早上早点来接自己。()司机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老头子,去池子里网点鱼上来。我去杀‘鸡’。”刘伟名指示着刘伟名的父亲,两老口准备晚饭去了。农村人都非常的好客。
“怎么啊?是不是我留下了你非常的不高兴?”等两老人走了后张云佳对刘伟名道。
“你说什么呢,我当然高兴啊,只是这里条件非常的艰苦我怕你睡不安稳。”刘伟名坐在张云佳对面的椅子,吐出了一口烟后道。
“不会啊,我从来都没来过农村,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很新鲜,特别是你父母,我觉得他们人很好,很朴实,也很好客,比城里人好多了。”张云佳笑着道。
“或许吧,不过我妈不太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刘伟名也无奈地笑着说着。
“怎么会,我觉得伯母人很可爱呢,对我很好啊。要是你有他们对我的态度一般的热情就好了。”张云佳有点幽怨的道。
刘伟名听出了张云佳话里的意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坐那‘抽’烟。
“没想到金倩还很细心,看来我对她的看法有错误。她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起码很孝顺。”张云佳指着桌子上的金倩买的东西道。
“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你也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必金倩差,相反有些地方你比她好很多。只是,我们俩确实没有缘分。这或许是天意吧。”刘伟名淡淡的说着。
“假如我愿意给你当情人呢?你要不要?”张云佳眼眶里含着泪水望着刘伟名道。
“啊…。”刘伟名当即石化在那,呆呆地望着金倩,脸烟烧到手了也不觉得。
“瞧你那样?是不是很高兴啊?想的倒美。本姑娘难道没人要硬要赖着给你不成,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难道你还准备当真了?看来回去我得给金倩敲一敲警钟了,嘻嘻,带我参观一下你家吧,最好是去你的闺房。”看着刘伟名的‘摸’样,张云佳也是痴呆了一下,随即别过脸再回头便是笑着对刘伟名说着,然后站起身来要刘伟名带她参观一下。
“还闺房,我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有什么好参观的?我带你看一些你没见过的东西吧。”刘伟名笑呵呵的道,然后带着金倩走出了家‘门’。
“去哪啊?”金倩问道。
“你不是说你觉得这很新鲜吗?我带你好好逛逛。”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又加了一句:“最好更上,村子里有不少的狗,被狗给追上了你可别叫我。”
“啊?等等我。”张云佳一听见有狗吓的赶紧追上刘伟名,很是害怕地紧紧用手挽住刘伟名的胳膊,随即两人都觉得这个姿势比较的暧昧,张云佳不自然地放开挽着刘伟名的手,脸上红彤彤的。
“放心,跟着我走绝对安全。以前吧,村里的狗全部都听我的话,现在就不知道这些家伙还是不是那么听话了。”刘伟名打破了尴尬笑着说道。“你的童年应该非常有趣吧?”张云佳听刘伟名这么说有点羡慕的问道。
“有趣?嘿,说是苦中作乐还差不多吧。当你知道我们那时候的一群孩子整天吃什么用什么的时候你就不会说有趣了,我们这里的孩子七八岁开始就得下田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了,你们城里的孩子那时候恐怕每天都抱着一大堆玩具在玩吧。不过乐趣确实是有的,那时候村子里和我一般大的孩子很多,大家每天做完了农活后晚上便在一起玩,打战啊、捉‘迷’藏、过家家每天都玩的兴高采烈的,孩子的时代真好,一定要不知道苦是个什么味道。现在有时候还很怀念那段时光。”刘伟名‘挺’怀念的说着。
“城里的孩子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说的那样的,你们虽然苦了是苦了点,但是你们可以活的很快活。”张云佳听了刘伟名的话后有点伤感的道。
“哦?能说说你的童年吗?带你上那座山上去看看吧,那里视野很开阔。”刘伟名看着张云佳的表情问道。
“我的童年?我没有童年,对于我来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你觉得一个两年都见不到自己父母一面的孩子能过的幸福吗?那段日子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张云佳有点‘激’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