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29节第129章
“哎,我也不知道你小时候发生过什么事,不过无论是什么事,过去了就都过去了,人总不能永远都活在过去里,是不是。()应该多想想将来,将来肯定是美好的。”刘伟名拉着张云佳往山上走去,由于坡度有点大所以刘伟名在前面拉着张云佳。
“将来也不一定会美好,起码我现在就不知道什么是属于我的美好了。”张云佳很是消极的说着。
“算了,我是没办法开导你了。加把劲,快点,等下咱还得赶回去吃饭呢。”刘伟名用里地拉了张云佳一把。
“你慢点,我穿着高跟鞋呢。”张云佳埋怨了一下刘伟名后道。
“呵呵,我忘了。把高跟鞋脱了吧,麻烦。”刘伟名对张云佳道。
“脱了?打赤脚啊?嗯,不好,万一把脚给什么刺了怎么办?”张云佳对这个提议有点心动,但是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跟着我走绝对不会有事,而且我还保证你可以免费享受一次足底按摩,绝对舒服。()”刘伟名信誓旦旦的道。
“真的?”张云佳不敢相信地又问了刘伟名一句。
“当然是真的,我还会骗你吗?快点,早点去山上有好东西看,等下天黑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把鞋拿在手上。”刘伟名焦急的催促着。
张云佳信了刘伟名的话把鞋拿在手上,打着赤脚,一只手任由着刘伟名牵着,跟着刘伟名的脚印往山上走。确实,张云佳感觉打着赤脚走在山体表面的沙粒上的感觉很舒服,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张云佳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牵着自己手的刘伟名,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心里想着,假如能够一辈子都被他牵着走就好了。
当然,走在前面的刘伟名可不知道张云佳在想什么,他只顾着一个劲地拉着张云佳往上走。上不算高,也就六七十来米的样子,但是这确实附近最高的山了,山上没有高大的树木,都是一些草本的植物覆盖在山体表面的沙粒上。或者称之为山并不合适,其实叫沙堆给贴切。
“终于到了,马上就带你看一个好东西,现在你站在这看一看,有什么感觉。()”刘伟名终于把张云佳拉到了山顶上,山顶是一块比较平的平地,刘伟名转了一圈问张云佳。
张云佳四处望了望,之间周围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脚下,从这里可以感觉自己的视野突然开阔了许多,而且最让张云佳心醉的是这里的空气真的很好。
“站在这里真的感觉很好,而且这里的空气非常的好。”张云佳非常高兴的道。
“这里是这附近最高的一处山了,那边的就是村尾我们今天看到的石山,那山上时常有野猪的。不过这边的山都是这种沙粒的山,站在这,往这个方向上看可以感觉视野变的很开阔,到这来,带来你一样东西。”刘伟名说完拉着张云佳又往前了走了一段,当来到山的边缘的时候刘伟名指着远处的天边道:“好不好看?。”
张云佳抬眼一看,只见远处的天边一道道火红的红霞变换着各种姿态,很是美丽。红霞围绕着中间已经接近于下山的太阳,此时的天空是最为清澈的。
“哇,太美了,这就是日落吗?”张云佳兴奋的喊道。
“日落?意思上是,都是太阳落下嘛。()不过这儿不够高,看不到真正的日落。”刘伟名坐在地上道。
“是美,不过有种凄楚的美感。”张云佳感叹道。
“是啊,所以有个词叫凄美嘛。我小时候经常一个人来这,我那时就喜欢站在这望远处的天空,我就在想外面的天空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刘伟名自言自语道。然后转脸问张云佳:“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吗?。”
“好多了,这副画卷真的很美。伟名,可以借你肩膀给我靠一下吗?”委身坐在刘伟名身旁的张云佳带着‘迷’雾的眼神对刘伟名道。
“愿意效劳。”刘伟名迟疑了一下,然后‘挺’起‘胸’膛对张云佳道。
张云佳没有过分的害羞,轻轻地把自己的身子依偎在刘伟名的身上,头靠在刘伟名的肩膀处,看着远处的天空久久没有说话。
张云佳没有说话刘伟名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现在这个动作让刘伟名的手完全不知道该放哪儿好。而且闻着张云佳身上那醉人的清香,让刘伟名小肮处不禁升去了一股‘欲’火,这令刘伟名大吃一惊,立即转移了注意力,将这股‘欲’火给压了下去。()
“可以抱我一下吗?就一下好吗?”张云佳抬起头望着刘伟名,眼眶里早已经布满了泪水。刘伟名不知道张云佳为什么掉眼泪,但是这个时候去问她为什么掉眼泪明显是非常的不明智的。刘伟名伸出手搂住张云佳的腰,把她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
张云佳突然伸手搂住了刘伟名的脖子,把自己的头埋在刘伟名的肩膀处大声的哭了起来。
刘伟名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手不停地抚‘摸’着张云佳的背,这样能够帮助她平息心情。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难过就都哭出来,别压抑在心里。”刘伟名轻声的安慰着。
半响后张云佳才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正对着刘伟名道:“伟名,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孩子,你知道吗?你是我这一生唯一喜欢的一个男生。但是。”张云佳淡淡的道,说到这表情变的很落寞,然后接着道:“但是你现在已经是别人的男朋友了,你可以‘吻’我一下吗?给我一点点回忆,也当做我们之间的结束好吗?。”
张云佳说完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刘伟名的‘吻’,张云佳脸上带着两片羞红。
刘伟名很迟疑,心里有许多股情绪在蔓延,最后刘伟名紧紧地搂住张云佳的腰把张云佳又一次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毫不犹豫地低头‘吻’住了张云佳的嘴‘唇’。
张云佳用双手紧紧地勾住刘伟名的脖子,主动地回应着刘伟名的‘吻’。
刘伟名尽情地享受着张云佳的嘴‘唇’里的甘甜,舌头一丝丝地挤开张云佳紧闭着的牙关。
刘伟名也不明白为什么张云佳可以刺‘激’的他发狂,他已经不是初哥了,除了与金倩的第一次时自己这么的癫狂外这是第二次,他完全无法掌握自己的理智。
但是当刘伟名看到张云佳的眼泪时,他醒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他深深地自责着。不敢看张云佳的眼睛,伸手给了自己的两个嘴巴。然后伸手帮张云佳把衣服穿好,系好自己的皮带,从自己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点上,静静地看着晚霞。
她呆呆地躺在地上看着刘伟名刚毅侧脸,在晚霞的照耀下,她觉得刘伟名就像是一座山一样的坚强,她也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一个男人的脸能够如此的完美,张云佳心里冒出了一种想法,她要拥有这个男人,永远都不放开。
“对不起,云佳,我该死。”刘伟名重重地吐出一口烟后把头埋在双膝之间道,声音有点颤抖。
“伟名,你不必要自责。真的进去了,我也不会怪你,你知道吗,我想成为你的‘女’人,我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你,这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想法。”张云佳淡淡的说着,她不想让刘伟名感到自责。其实她说的没错,每个‘女’人都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而‘女’人一般都是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自己的初恋男友,而最终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基本上都不会是得到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这不能不说是‘女’人的悲哀。
“云佳,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不骂我?不打我?这样我还会好受点,你现在这样让我觉得自己欠了你很多很多,欠到我根本无法正视自己,也无法正视自己和你之间的关系。”刘伟名有点‘激’动的道。
“你还喜欢我对吗?”张云佳问道。
“是,我无法‘逼’自己说我不喜欢你,就像上次我一样,我多么想狠下心来对你说我不喜欢你,这样你就会不再理我,而我也可以给自己一个理由让自己忘了你。可是我做不到,上次我做不到,这次我也做不到。而且我越和你在一起一分钟就发现自己越喜欢你一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刘伟名痛苦的道。确实,刘伟名现在确实很痛苦,他是那种占有‘欲’非常强烈的男人,凡是他喜欢的他都想占有,他爱上了金倩,也同时爱着张云佳,而且这种爱越来越强烈,这两个‘女’人她都非常想占有,但是他却只能选择一个,这让他非常的痛苦。
“我等你,一直等下去,直接等到你不爱金倩了或者金倩不爱你了,亦或者你不爱我了。也或者是我不爱你了。”张云佳很深情的道。
“云佳,你没必要这样的。这会毁了你一生。”刘伟名惊讶于张云佳的回答,抬起头看着张云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