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39节第139章
刘伟名父母看着房子内豪华的装修都惊讶不已,刘伟名的父亲连忙道:“真是麻烦亲家母了,我们什么都不缺,这么好的房子我们这一生连见都没见过。()”
“这也是伟名有能力嘛,而且伟名这么有出息也是你们教导的好。”刘少芬笑着道。
刘伟名听着刘少芬说出来的话真的觉得是艺术,平时在家每天都和金倩因为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在那拌嘴,那时候刘伟名真的一点都无法把这个怎么看都是个普通老太太的夫人和鼎天集团董事长这两个身份联系在一起,而今天刘伟名完全相信了。
刘少芬把刘伟名父母的房间安排了一下然后便把刘伟名和金倩拉到一边道:“你们俩下午便把东西搬过来以后便住这里,那间主卧我已经替你们装饰好了,你们看着缺什么写个单子给我,我明天让集团里的人送过来。”刘少芬的鼎天集团经营的范围很广,所以她要什么都是直接一个电话打给总经理,让总经理直接去办的。()
“妈?我们现在就住一起不好吧?”金倩害羞的道。
“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害什么羞?你们俩不是准备让俩老人自己住这里没人照顾吧?而且你们俩在老家不是已经办了结婚酒了吗?按照老一辈的风俗你们就已经是夫妻了,最主要的是让你们方便照顾老人。得了,你们下午便去把结婚去办了,这是你爸的意思,现在办结婚证很方便,只要十几分钟,办了结婚证再去搬家,我会叫一个搬家公司过来的,你们要搬什么叫他们搬就是了。记得早点‘弄’完,晚上你爸请伟名父母吃饭。下午就我来陪伟名爸妈。你们俩去把事情办了。”刘少芬安排道。
刘伟名和金倩对这个安排都没什么意见,刘伟名直接把车里他父母的行李拿了进来,放进父母的房间里,父母两是住在一楼两间卧室里的一间主卧里面。而刘伟名和金倩的卧室在二楼的主卧。当刘伟名拿着那些乡亲们送的‘鸡’时却犯难了,这么几十只‘鸡’该放哪啊?看着刘伟名的样子金倩笑个不停,她觉得这事‘挺’滑稽。最后刘伟名父亲直接出马,在车库里面找了一些旧的木板,在后院子里用木板架了一个‘鸡’窝,当然是封闭式的‘鸡’窝,这才解决了‘鸡’的问题。()
中午刘伟名开着车带着三位老人和金倩去了就近的饭店吃了饭,然后由刘少芬负责带领两位老人逛逛街。刘伟名便带着自己和金倩的身份证还是户口本直接去了民政局,在民政局总共呆了半个小时,在照了相添了表签了字最后盖了章后,两人一个领了一个红本本,现在他们已经是法律承认真正意义上的夫妻了,刘伟名很是高兴,跑到民政局旁边的超市里买了几包烟和几包糖分给了几个办事的同志。散喜烟和喜糖这是民政局里面的规矩。办了这事之后刘伟名便开车去了金倩的宿舍,而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刘少芬叫来的搬家公司的人和车早就等在那了,两人指挥着一众人记下就把金倩的卧室给掏空了,然后车子又开到金清平家,金倩把她的一些有用的东西都搬了下来,最后车子开到刘伟名的宿舍,从刘伟名的宿舍里搬家公司的人总共就搬了一个行李箱的衣服我一袋书一袋文件资料,然后搬家公司的人变开着车跟着刘伟名的车去了别墅。其实两人根本就没什么太多的东西,只是金倩一些繁琐的小东西多,‘女’孩子都是这样,叫了搬家公司,两人都觉得方便多了。
搬家公司把东西搬了进来,两人便动手把卧室给整理了一下,最后金倩对于刘少芬的一些安排不满意,直接自己打电话给了鼎天集团的总经理,让他们送了一套金倩在商场看了许久的家具过来,刘伟名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反正是他们家的东西,尽避她去闹腾。()
刘少芬当了一下午的向导,开着车带着刘伟名的父母几乎把整个林阳市都逛了个遍,在晚上的额时候直接把刘伟名父母接到了金清平早就订好了的一件酒店里面。然后打电话让刘伟名和金倩过来,打电话的时候刘伟名正在睡觉,他今天先是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然后又是忙了一整天,早就累的不行了,倒是金倩还沉寂在新房的喜悦中一个人在那忙个不停,不过倒是有了一点为人妻的味道了。
接到刘少芬的电话,刘伟名直接开着车载着金倩去了那间酒店,到的时候发现金清平和自己父母以及刘少芬都在。
“金书记。”刘伟名进房之后还是习惯‘性’地很恭敬的首先对金清平道。
金清平笑了笑,然后对刘伟名道:“证领了吗?。”
“领了。”刘伟名点头道。
“既然领了那以后不是在正式场合的话就不用‘交’金书记了,也不用这么拘束了知道吗?坐吧,都说‘女’婿就是半个儿子,但是我金清平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婿就是儿子。()”金清平笑着对刘伟名道。
“傻小子,叫爸啊。”刘少芬在一旁指点着刘伟名。
“爸。”刘伟名红着脸道。
“好了,听说你们在老家的时候就已经办了一个婚宴了,现在又领了证了,那你们就是正式的夫妻了。倩儿,快去叫爸妈。”金清平还真是一个领导,就算是这样的家宴,他也永远是充当领导的角‘色’。
“爸、妈。”金倩也很害羞的对刘伟名的父母喊道。
“呃,真是好孩子。”刘伟名父母听了之后也就喜笑颜开。
“亲家,现在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来,干一杯。”金清平今天显得也是很开心,刘伟名很少见到金清平会主动喝酒的。
“亲家说得有理。”刘伟名说着,众人就干了一杯酒。
“亲家,我金清平就这么一个‘女’儿,所以从小就被他妈给惯坏了,俗话说的好,‘女’人出嫁就从夫,以后她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们该骂便骂。谁都是从‘女’孩子变成妻子母亲的,也没有人生来就会怎么当媳‘妇’当妻子的,所以还请亲家多教育教育她。”金清平指着金倩道。
这是刘伟名第二次见到金清平这么对人说话,第一次是在北京的那次,这是第二次。
“亲家,我们都是乡下人,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有些道理我们还是懂的。伟名和倩儿结合我们都很高兴,倩儿是个好孩子,这些天的相处我们都看在眼里,这样的媳‘妇’我们无话可说。只是我听伟名说过,伟名能有今天与两位亲家的提携是离不开的,所以我在这里敬二位一杯,感谢两位对伟名的帮助。”刘伟名的父亲上次听刘伟名说过金清平和刘少芬帮过他很多的事后就一直把这事放在心里,想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当面谢谢金清平。
“亲家这话就说过了,伟名这孩子能有今天全部是靠的他自己的努力,我当时也就是看到了他的勤奋劲才给了他一个机会,他把这个机会把握住了。而今天咱就不说这个话了,伟名是你们的儿子,今后也是我的儿子了,给予自己儿子一些帮助那都是应该的事情。”金清平笑着道,刘伟名看着四个老人客客气气你一句我一句说了老半天,最后终于说到了婚礼的事了。
“亲家,你们觉得这个婚礼应该怎么办?”金清平笑着对刘伟名的父亲道。
“我们都不懂,这事还得劳烦亲家您帮着决定了。”刘伟名父亲和恭敬的道,刘伟名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父亲说话还不错,不过刘伟名心想,要是让他知道他今天一起喝酒吃饭还一直亲热地叫做亲家的人是省wei书记的话保准半个月都睡不着觉。
“既然这样那我就讨论一下吧,伟名,我把这个日子就订在下个月初一,你觉得怎么样?”金清平转过头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想了一下,现在是二十一号了,差不多了,便点头道:“爸,你决定就行了。”
“这是你们俩的婚姻大事,当然得你们俩拿注意。”然后又道:“这几天你们俩就把请柬发出去吧,我由于职位在那,所以最好不要到处宣言,你知道原因的,至于我们家的亲戚要请那些你们去问你妈,你们自己的朋友请哪些人你们自己决定,你们明天晚上给我个人数,现在各大酒店都订单满了,明天我叫人去给你们订个酒店,这事就不用你们‘操’心了。而至于其它的事情由你母亲来处理了,我最近事多了点脱不开身,有什么事要我出面帮忙的你直接打电话给我。”金清平如是说着。
接着又说了一些细节问题,然后结束了今天的饭局。金清平和刘少芬开着车回去了。而刘伟名也开着车载着金倩和自己的父母往别墅走。
到家后,金倩真的进入了媳‘妇’的角‘色’,很细心地照顾着两位老人,倒是刘伟名的母亲一金倩怀孕为由不但不让尽情伺候她们,反倒伺候起了金倩,这让金倩很是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