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1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40节第140章
晚上,当金倩在客厅看电视,刘伟名母亲在厨房煲‘鸡’汤的时候刘伟名的父亲拉着刘伟名走到院子里,问刘伟名:“伟名,你岳父是当官的吗?。()”
“你怎么这么问?”刘伟名好奇的道。
“可以看得出来,他浑身上下都有种上位者身上的气势和威严。是不是当官的啊?”刘伟名父亲问道。
“爸,你就别问了。反正不管他是不是当官的,都是我的岳父就行了。”刘伟名害怕把金清平的身份告诉他父亲了他父亲会接受不了。
刘伟名的父亲见刘伟名这么说便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只是心里的疑‘惑’更加的浓厚了。
刘伟名陪着父亲聊了会儿天便回房睡觉去了。
回房的时候金倩正躺在‘床’上看着一本书,刘伟名看了看书的封面,是一本关于胎教方面的书,刘伟名笑了笑,这丫头进入母亲的角‘色’速度还‘挺’快的嘛。()
“怎么啊?这么快就在想着怎么教儿子了啊?”刘伟名笑着坐在金倩的身边道。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儿子?万一是‘女’儿怎么办?”金倩抬起头瞪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女’儿就是‘女’儿啊,‘女’儿和儿子不都是一样?而且‘女’儿还听话一点,少‘操’心|。”刘伟名无语道。
“懒得信你,对了,你看要不要明天去帮爸妈买点衣服之类的?老人家来这里我们什么都没买,也没怎么招呼。”金倩想起了一事后道。
“嗯,好。你身上有没有钱?没钱我拿给你,你明天陪爸妈出去一趟吧。我明天去请柬拿过来,随便安排一些事情。”刘伟名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
“我身上还有一些钱,婚礼大概多少人?”金倩问道。
“不知道,这要看看你的朋友和亲戚了。我家乡亲戚没准备请过来了,朋友也不多,就那么几个。官场上的人因为爸爸的关系我都没准备请了。所以我这边的人不多,最多一桌。()就看看你那边了。”刘伟名算了一下后道。
“我这边的亲戚来多少我不知道,那得问我妈。我的朋友加上同事大概也就两三桌吧。”金倩想想后道。
“那就差不多了,明天我打电话问下妈,看看还有多少亲戚,然后把一些东西都准备好。你要请的朋友你打电话先通知一下吧。”刘伟名有点郁闷的道,仔细想想这结婚的琐碎事情还真他的多。
“恩,行。老公,真的没想到,我会这么早就结婚了,以前想都没想过这事,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像是一个梦一样。”金倩感叹道,由于两人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这金倩称呼刘伟名为老公也就非常的自然,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害羞的。
“我也没想到,我原本以为自己起码得到三十岁之后才结婚的。不过这是好事。”刘伟名也有点感叹的道。
“为什么是好事?说来听听。”金倩一听来了兴趣,把书放在‘床’边,然后用手支撑着头望着刘伟名问道。
“很多好处,比如让我娶到这么一个漂亮贤惠的老婆,同时还有孩子。最重要的是让我以前感觉漂浮的心在这个城市有了归属感,还有幸福感。”刘伟名说着在金倩的脸上亲了一下,他说的是实话。()虽然他一直是在这个城市工作着,但是他却一直都找不到在这个城市里的归属感,总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城市太过于陌生,也太过于寂寞。而自从与金钱关系确定之后,刘伟名突然发现这个城市不再那么的陌生了。即使是自己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行走时,心里也会有一丝的牵挂,刘伟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归属感。
“我也一样,以前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一个‘女’人没必要一定要结婚,靠自己过会更加的舒服,那时的我一直是独身主义者,觉得所有的男人都靠不住。后来遇见了你,使我的决定有了动摇。其实上次发现怀孕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想把孩子打掉,虽然我并没有做好做母亲做妻子的准备,但是孩子是自己的‘肉’,我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的存在,我舍不得,我也更想结婚。但是我看出了你为难的样子,所以我一直安慰自己,自己还年轻,这次只是个意外。但是我没有想到你最后会把我拉出来向我求婚,我那时觉得很幸福,现在也一样。”金倩神情的道。
“伟名…,别…孩子…。”金倩‘胸’部一边上下不停地起伏着一边呻‘吟’着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一惊,才反应过来,怀孕期间是不能有‘性’事的,而且刘少芬上次还特意‘交’代过。刘伟名带着歉意地望了金倩一眼,然后把耳朵贴在金倩的肚皮上轻身的道:“儿子啊,你以后一定得对老爸孝顺点,你看看你老爸为了你忍受了多大的煎熬。()”
金倩一看刘伟名的‘摸’样便噗的一下子笑了出来,但是确是幸福的笑,加上肚子里的孩子这就是一个完美的三口之家了。
“老公,你是不是很难受啊?”金倩轻声脸上带着‘潮’红地问刘伟名。
刘伟名看着妻子那份认真的‘摸’样便也就忍住了。
第二天刘伟名便出去做了一些婚礼的准备工作,并且把自己要请的名单列好,刘伟名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大学时期的死党赵俊。
两人分开后便也就没有常联系了,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便拨了赵俊的号码。
“喂。”赵俊的声音在接通后传来。
“赵俊,我是伟名。”刘伟名笑着道。
“你个死强子,怎么这么久不打电话过来。”赵俊一听是刘伟名便也就笑哈哈的道。
“没办法,最近忙了点,和你说个事,下个月一号,到林阳来。”刘伟名直接说出了目的,没准备和赵俊扯淡,不然一个把小时完全不顶用的。
“干嘛?想我了?下个月一号可能不行,我有笔生意要做。”赵俊还是笑嘻嘻地说着。
“来不来那都随你,只不过我可告诉你,下个月一号你兄弟我结婚,你自己看着办。不来就算了,来了打我电话。再见。”刘伟名故作生气地直接挂了电话。刘伟名知道,赵俊百分之九十绝对会过来的。对于赵俊毕业后在忙什么刘伟名不是很清楚,反正他不会为赵俊的前途担心,虽然不是很清楚赵俊家里是什么背景,不过刘伟名知道,赵俊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这从京城里一般有名有姓的二世主都会恭敬地叫他俊少可以看得出来。
“北京城啊北京城,拉个‘尿’都可以碰到部级干部。”刘伟名笑了笑感叹道。
然后想了想,直接拨了个电话给金清平。
“爸,在忙吗?”刘伟名不确定金清平现在是否是在忙,先问了一句。虽然对金清平的称呼从金书记变成了爸,但是恭敬的劲还是没改,刘伟名对于金清平是发至内心的尊敬。
“伟名啊,没什么事,你有什么事吗?”金清平乐了一下后道。
“是这样的,爸。发请柬的时候我想问问你,您是否需要宴请一些您的朋友呢?我正在写请柬。”刘伟名询问道。关于金倩家里的亲戚那都‘交’给刘少芬了,可是关于金清平是否需要宴请一些他的朋友之类的刘伟名便不是很清楚了。
“我的朋友你就不需要请了,没什么必要。你请一些你自己在官场上的朋友就够了。”金清平想了一下后道。
“爸,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请我的那些官场上的朋友到场,因为…。”刘伟名辩解着,他确实不想请那些官场上的人,那些人开口闭口都是利益,非常的虚伪,刘伟名不想自己结婚的日子里出现这些不和谐的场面,估计金倩也不会喜欢的。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当官和经商的都是一个样,都是为了利益而生活。不过既然你走进了这个圈子你就不要想着自己能够超凡脱俗,你在这里圈子里‘混’了大半年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出学校的大学生了,我想这个道理你懂的。婚礼那天我会在场,宴请一些你觉得以后可能对你会有帮助的在场对你以后有好处的。”金清平打断了刘伟名的话道。刘伟名听明白了金清平的意思了,金清平的意思就是想通过婚礼让大家都知道刘伟名是他金清平的‘女’婿,这对于刘伟名的好处是莫大的,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有着金清平这个岳父至少在江南省这一面三分地还没有人敢不买他刘伟名的账。
金清平的话也让刘伟名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他觉得自己有的时候显得还是比较的幼稚,政治是一件极度需要理智的运动,而刘伟名显然还没有达到那种置自己喜好于不顾的地方,金清平的这番话也让刘伟名明白了自己不足的地方。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刘伟名独自在电话前点头道。
“请哪些人你自己做决定,该请谁不该请谁你应该很清楚,不过江书记你最好请一下。这段时间我可以看得出江书记对你不错,你应该紧紧的抓住这条关系,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她都能对你有莫大的帮助。”金清平想了一下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