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第14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41节第141章
“我知道了,爸。()”刘伟名回答着,然后便挂了电话。让自己去请江映雪这让刘伟名很是郁闷,无论如何,让情人看着自己去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这种感觉总是不那么的好,无论是对于知情的江映雪还是对于不知情的金倩,这都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情,而最残忍的莫过于刘伟名了。一个时刻要担心不被老婆抓住自己和情人之间关系的婚礼估计一定会是终生难忘的。刘伟名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发动了车辆。
晚上回家之后刘伟名便和金倩开始商量宴请的名单,然后根据刘少芬给出的人数之后开始写请柬,整个宴会最后确定的人数大概在二十桌,但是刘伟名知道,最后到场的人数绝对不止这么多,三十桌四十桌都有可能,因为一旦通知了官场里的人那么自己与省wei书记‘女’儿结婚的消息便没有办法隐瞒了,到时候冲着金清平面子来的人肯定不少。
而刘伟名自己宴请的人仅仅就那么几个,吴明华、高进平、谢建国、钱大勇以及金清平的前任秘书秦明,这些人都是与刘伟名有过‘私’‘交’的。再加上刘伟名点名邀请的江映雪,仅仅这六人而已。
婚礼需要准备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而这些准备工作在结婚前的两天达到了gao‘潮’,虽然酒宴的事情都是金清平安排人手在布置,但是其余的事情却必须由刘伟名亲自来做。()比如装饰新房、试婚纱礼服以及拍婚纱照mv等等,忙的刘伟名和金倩是焦头烂额。
也就在结婚前两天的晚上,忙了一天正准备睡觉的刘伟名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是赵俊的。
“喂,赵俊吗?”刘伟名不确定的问道。
“不是我还有谁啊?你小子现在在干嘛呢?”赵俊不正经的声音传来。
“干嘛?正准备睡觉,忙了一天都忙死了。”刘伟名有气无力的道。
“这么早就准备睡觉了?你小子虽然是新婚但是也得注意身体啊,有句话听说过没有,铁杵都能磨成针,何况你那家伙还是‘肉’做的,连骨头都没有,得节制啊!。”赵俊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你小子是不是好久没人教训你了身上开始痒痒了是吧?你现在在哪呢?”刘伟名当然知道赵俊这一顿话说的是什么内容,他一直坚信鬼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句话,因为赵俊就是一个鲜‘花’的例子。
“我现在正在江南大酒店里面,晚上刚到的,舍不舍得抛开身下的美娇娘来和我相会一下?”赵俊笑嘻嘻的道。()
“你在林阳?你小子,等一下,我马上就过去找你。”刘伟名大喜,已经大半年没见过赵俊了,说实话,他确实有点想念这个和他朝夕相处了四年的死党。
“老婆,我得出去一趟了,我的一更朋友过来了,我得去见一面。”刘伟名一边穿衣服一边对金倩道。
“谁啊?我见过吗?”金倩问道。
“见过,你和第一次在北京酒吧里见面的时候他便在场,呵呵,有人叫他俊少。”刘伟名有点尴尬地道。
“肯定又是你的孤朋狗友,要不你等一下,我和你一块去。”金倩开了下玩笑后便也准备起身。
刘伟名连忙拦住金倩道:“算了,你还是别去了,你还有身孕,这么晚了出去万一感冒怎么办?我明天就带你去见他。你早点休息吧,我会早点回来的。”
“那好吧,你路上开车注意点。”金倩也确实不想出去了,太累了。
刘伟名下了楼,开着r8直接赶到了江南大酒店,在楼下打了个电话给赵俊,让他下来。()
当赵俊下来,看到坐在奥迪r8上的刘伟名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然后便悠闲地先在车上踢了一脚打开车‘门’上了车。
“你小子不错啊,才大半年不见现在就能开上这种车了,你们江南省这民脂民膏也太丰富了吧?”赵俊坐到副驾驶位上一脸的yin‘荡’‘摸’样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一边发动车一边道:“这车不是我的,我现在不过就一小秘书,就算想刮点民脂民膏有这心也没这能力啊。你刚到?。”
“刚下飞机不久,下了飞机后搭车在市中心随便找了个酒店便住下了。”赵俊无所谓的道。
“你神经啊,不知道早打电话让我去接你?住我家就行了何必住酒店。”刘伟名瞪了一眼后道。
“算了,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忙,而且也没准备打扰你和嫂子的婚前喜事。”赵俊还是那衣服玩世不恭的‘摸’样。
“你说话正经点会死啊?想去哪玩?”刘伟名对赵俊彻底无语,这家伙大半年没见了却还是那一副‘花’‘花’大少的‘摸’样。()
“随便,反正我对林阳不熟,第一次来。”赵俊摊了摊手无所谓的道。
刘伟名直接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包中华扔给了赵俊,然后自己打开车窗点了一根。
赵俊笑着也不客气扯开烟的包装拿出一根点上,然后对刘伟名道:“强子,看不出你现在真的‘混’得不错,才大半年不见就感觉你换了个人了。现在在江南省政fu里面‘混’的怎么样?。”
“什么‘混’的怎么样?我也还不就那样,我不过还是个秘书,只不过是省wei书记的秘书而已。这车不是我的,说实话吧,这次我老婆的,我啊,只不过是接来开开。”刘伟名和赵俊之间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他相信,就算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不放心,但是赵俊是决定可以放心的人。
“哇塞,你小子吊到富婆了啊?”赵俊惊叹的道在刘伟名连逐渐黑了起来之后赶紧收住,然后吐出一口烟后道:“你‘混’的不错了,跟着省wei书记后面走前途肯定无量,你这人我知道,只要一逮着机会就绝对不会撒手的,我一直都坚信你以后绝对会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什么出类拔萃,走到这一步完全是运气好罢了。认识了一些人,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现在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刘伟名发至内心的感叹。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政治这东西本来就是一群人玩的,假如靠一个人就能玩的转那就不叫政治也就没有所谓的圈子这么一说了。”赵俊不以为然的道。
“你说的或许对吧,不说我了,你现在在干嘛?‘混’的怎么样?”刘伟名转移话题问道。
“我?你还不知道我,在北京城里晃‘荡’了半年,最后觉得这样晃‘荡’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前段时间从我爸手里接了一个公司过来玩,现在日子稍微过的充实了点。不过没有你在一个人瞎晃也没什么意思,我准备过段时间把这个公司的重心转移到林阳来,到时候可以继续和你在一起‘混’了。”赵俊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就像是在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似乎正如他所说的,这公司就是用来玩的。
“你是来拓展业务还是来玩的?我看你的这个态度这公司早晚会被栽在你手里。你公司是经营什么的?”刘伟名对于赵俊这种说话的态度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的这个公司确实是用来玩的,娱乐业。”赵俊对着刘伟名yin‘荡’的笑了笑。
“娱乐业?”刘伟名惊讶的道。
“是啊,我当初在我妈手里看中这家公司的原因也就是因为它特殊,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公司里面的美‘女’多,而且特别的开放,妈的,一个个都是大明星。等到后来我才发现,这些所谓的大明星离开了荧幕和聚光灯,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和‘鸡’根本就没什么太多的区别。‘弄’的我现在又开始后悔了。”赵俊好不知耻的道。
“你他妈的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刘伟名对于赵俊已经彻底无语了,这家伙对于‘女’人方面的开放程度很少有人能比,简直到了yin‘荡’的地步。
刘伟名把车停在了一间咖啡馆前,他实在太累了,便没有去那些太刺‘激’的场所,喝点咖啡聊聊天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高雅的活动了?我记得我以前请你喝咖啡的时候你可是说还不如买两瓶啤酒的哦?”赵俊一边和刘伟名上楼一边笑着问道。
“此一时彼一时,这地方让人觉得比较的放松,我这两天可是实在太累了。”刘伟名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叫来‘侍’者,与赵俊两人一人点了一杯咖啡。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赵俊突然问了一句。
“怎么了?我不走这条路还能走那条路?”刘伟名突然有感于赵俊的话。
“没什么,我只是怕你走这条路觉得压力大罢了,这天条太过于死板,不过正好适合你这种小强‘性’格的人,我是做不了。假如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找我,或许我可以帮点忙。”赵俊笑着道。
“我知道你家的背景肯定不会太简单,但是暂时还不需要,到了摇你帮忙的时候你放心,你想逃都逃不了的。”刘伟名也无所谓的道。赵俊家里背景他一直在猜测着,但是这么多年了,除了不简单三个字外他没有得出别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