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1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45节第145章
想了想刘伟名觉得还是应该保守起见,任何事情都得防范于未然,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张云佳的号码。()但是由于此时已经很晚了,都十一点多了将近十二点了,电话响着,但是没多久便听见张云佳的声音传来。只是短短的一声“喂。”,但是刘伟名却从这这声“喂。”里面听出来太多的东西,听出来一些让自己心动的东西,也听出来一些让自己心痛的东西。
“云佳,我是伟名。”刘伟名沉沉的吐了一口气后下来点决心道。
“我知道。”张云佳的声音很干脆很简单,但是这么出人意外的回答却让刘伟名之前设计的对白没了用武之地,这一句简单的“我知道。”却让刘伟名方寸大‘乱’。仔细的想了一下刘伟名才问了一句完全是废话的问题。
“你睡了吗?”刘伟名问着。
“没有。()”张云佳的回答让刘伟名想起了第一次见许岚,两人对自己的回答简直一样,只不过说话时说含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现在在宿舍楼下,你能下来吗?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可以吗?”刘伟名终于回归了主题。
“你为什么不直接上来?你怕什么吗?”张云佳问道。
刘伟名听着张云佳问题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的,他确实怕,他自己会忍受不住,无法抵御中张云佳的魅力。但是刘伟名却不能说,刘伟名突然觉得张云佳很恐怖,以前的张云佳的很温柔,而现在,自己在她面前竟然被她攻击的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你等一下,我就下来。”张云佳听着对面没了声音然后说了一句,接着便挂了电话。
刘伟名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笑了笑,打开车窗,点燃了一根烟,把手放在车窗外靠在椅子上静静的‘抽’着烟,顺带的放了一张cd。
没多久张云佳便下来了,穿的是一套睡衣。()张云佳走到刘伟名面前,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刘伟名然后转过车头,到副驾驶位上坐下。
刘伟名转过头勉强地对张云佳笑了一个,然后道:“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张云佳看了刘伟名一眼,随即低下头,把头转向车窗外然后道:“睡不着,最近习惯了晚睡。”
刘伟名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看着穿着睡衣的张云佳,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罩在张云佳的身上然后道:“这么穿着睡衣就下来了,这都十月了你不冻着啊。”
张云佳看着刘伟名的动作听着刘伟名的话,眼泪情不自禁地就下来了,但是随即便被她擦干。张云佳好像不想让刘伟名看到似的转过头背着刘伟名。
刘伟名看到这一幕暗自道了一声,看来自己又做错了。“开车带我出去转转吧“张云佳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发动车辆,漫无目的的开着。()不停地侧脸看着张云佳,而张云佳却一直转脸看着车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
“云佳,听说你最近的状态不太好,所以我想来和你谈一谈。”刘伟名终究没有忍得住,叹了口气后把话说了出来。
“没有,我只是最近有点感冒罢了,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张云佳转过脸来,勉强的笑了笑后说着。
“你不用骗我了。”刘伟名越看到张云佳笑心里就越痛苦,把车开到了环线上面,车窗外一片洗黑,没有一辆车经过,刘伟名接着道:“云佳,这件事情都是我不对,是我辜负了你。但是?。”
“不用说了,伟名。我都知道,没有谁辜负谁,感情的事本来就是不能强迫的,也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你没有错,金倩也没有错。错的是我,我不该爱上你,不该没有把握住你。如果我能在金倩之前好好的把握你的话,现在和你结婚的那个‘女’人就有可能是我对吗?甚至于我也可以怀孕。”张云佳打断了刘伟名的话。
“哎,云佳。你这话说的有点偏‘激’了。www.jiaoyu123.com”刘伟名叹了口气,把车停在路边,打开车窗点了根烟,正准备去拿放在车位上面的打火机的时候却见张云佳先拿了起来,还打燃打火机替刘伟名点烟。刘伟名惊讶地看了一眼张云佳,然后把头伸过去把烟点着。
“我的话一点都不偏‘激’,我爱你,你也爱我。原本我们就应该是一对,只是我们俩错过了时间罢了。嘿嘿,还记得在你家后面的山上吗?说起来我都觉得我自‘私’,回来后我都一度后悔,后悔当时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张云佳说到这突然停顿了一下,透着车子里微弱的灯光刘伟名看到了张云佳突然之间脸红了。
“或许我给你了你现在就不会急着和金倩结婚,也或许自己还有一丝的机会。你觉得我自‘私’吗?”张云佳转过脸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很惊讶张云佳的话,但是他不觉得张云佳有多自‘私’。在爱情的角力场中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男人是这样,‘女’人也是这样,为了同一个爱人与其它的异‘性’斗争,谁赢了谁就可以得到爱人。当然,争的是谁能够获得爱人的心。‘女’人都是自‘私’的,比男人更自‘私’,而争取爱的权利根本就没有自‘私’可言。
“其实你根本就不应该给我希望。本来我已经决定了忘了你,但是在经过上次的事情后我怎么也忘不了你。我爱你,不明不白的就爱上了你,而且爱的太深,深到我已经控制不住你。记得上次在你家后山上我对你说的话吗?我说只要你和金倩没有结婚那么我就有机会,即使你和金倩已经结婚了我还是会等你。话是这样说没有错,但是一听到你和金倩要结婚我突然觉得我的天都快要塌下来了。我突然间不知道我和你还有没有机会。”张云佳说着说着就开始小声的‘抽’泣。
“云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这件事情都是我的不对,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情,我必须和金倩结婚,这事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我不可能置金倩于不顾,这个我做不到,我想,假如我是一个这样的男人你也不会爱上我的对吗?按照常理来说,我现在应该对你说让你忘了我,世界上比我好的男人多的是。但是我却说不出口,我不想你和其它男人有任何的接触,这就是男人本‘性’自‘私’的一面。本来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想安慰开导你的,但是你一坐上来我就发现,我安慰不了你,也开导不了你,甚至于我也需要开导。在对待这份感情上,你和我都做不到理‘性’。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究竟该怎么发展,你比我聪明,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吧。”刘伟名被张云佳的几句话说的全无主意了,应该说的话他说不出口,而说的出口的话却是不应该说的。
张云佳低着头没有立即回答刘伟名的话,而是从刘伟名手里拿过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根放在嘴里,然后打燃打火机点上吸了一口,却被呛得直咳嗽,差点眼泪都出来了。很显然张云佳是第一次‘抽’烟。
刘伟名虽然惊讶,但是却并没有阻止,烟或许能够帮助人变的更理智。
吸了两口之后张云佳也就没有再被呛着了,也学着刘伟名的样字把烟吐出来。看着张云佳的侧脸,刘伟名突然发觉张云佳‘抽’烟的‘摸’样非常的好看,有种让刘伟名心动的气质,刘伟名暗道,这种在黑暗的车厢里,一个美丽的‘女’人静静地‘抽’着烟,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安逸。这种画面要是被拍下来肯定是一种意境唯美的图片。
“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令我们俩都困‘惑’,这几天我也想明白了,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他,看着她幸福就够了。所以,我们俩还是就此算了吧,这段没有开始的恋情会是我一生都无法泯灭的记忆,你刘伟名也是我张云佳此生最重要的男人。你后天就要结婚了,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我不愿破坏你的幸福,也不愿意让自己继续陷入这种无休止的痛苦之中,所以我们俩从明白开始就变成普通的朋友吧,让我们俩都解脱。你觉得呢?”张云佳的声音变的很冷淡,这令刘伟名不得不佩服张云佳的理智和对情绪的控制力,刘伟名自认,这段话自己就无法当着张云佳的面说出来。张云佳的话让刘伟名确实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但是却更多的是一种失落,失落什么,刘伟名自己也不知道。
“云佳,对不起。”刘伟名沉沉的说着,这是他在这种情况之下唯一能说的话,因为他不可能说他不答应。
“别说对不起,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不该爱上你。”张云佳笑了笑道。然后继续对刘伟名说:“伟名,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