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46节第146章
“什么事?只要你说的我都答应。()”刘伟名想都没想就肯定了下来,他好不容易抓住一个可以补偿张云佳的机会怎么会错过呢。
“要我,现在。”张云佳咬着牙齿道。
“什么啊?”刘伟名瞪大着眼睛看着张云佳,他确实没有想到张云佳会提出这么香‘艳’这么不可思议的要求,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想现在就把自己给你,我想成为你的‘女’人。即使只有一次那我也就没有遗憾了。”张云佳低着头道。
“不不,云佳,上次是我太过于鲁莽了,绝对不能这么做,这是在毁你一生的幸福。”刘伟名还是很有理智,他并没有因为这么香‘艳’刺‘激’的要求而忘了两人自身的情况。
“我最想要的幸福就是成为你的‘女’人,你知道吗?”张云佳很‘激’动地抬起头对视着刘伟名的眼睛道。()刘伟名从张云佳眼里看到了坚定。
男人是因为‘性’而爱,‘女’人是因为爱而‘性’。两者并不矛盾,男人因为和‘女’人发生了关系之后把‘女’人就当做了自己的‘女’人,基于雄‘性’的天‘性’,男人便会尽力地保护自己的‘女’人呵护自己的‘女’人。而‘女’人正好相反,‘女’人因为爱一个男人而甘愿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男人,或许看起来‘女’人比较愚蠢,但是在‘女’人心里,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无‘私’地奉献给自己最爱的人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云佳,我们不能这么做。晚了,我们回去吧。”刘伟名开始有点控制不足自己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开始有点心猿意马了,所以决定回去,他不能再跟张云佳单独呆在一起了,他现在自身的控制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伟名,我是说真的,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也或许会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因为我不知道我这一生还能不能再爱上别的男人,我的心除了你不知道还能不能容下别人的位置。我只想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我最爱的人,即使没有结果。这样我便不会遗憾,明天开始,你就继续做你的丈夫,我只要你一个晚上,一个完全属于我的晚上,今晚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就这么一个要求你都不能答应我吗?”张云佳眼泪哗地流了出来呆呆地看着刘伟名。眼神里有期盼有无奈有辛酸。
刘伟名在张云佳的眼神之下低下了头,他不敢再看张云佳的眼神,看一次便心痛一次。他忘了自己应该怎么办,也忘了自己原本的坚持,他甚至开始觉得张云佳的要求一点都没错,而且自己应该这么做,应该把张云佳变成自己的‘女’人,而他更多的是感觉到了自己心里那股‘欲’望开始蠢蠢‘欲’动,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这点诠释的很到位。
“云佳,我…。”刘伟名最后还是压下火,在伦理道德的范畴之内,刘伟名觉得自己不应该怎么做,因为会对不起金倩,可是他忘了,他早就已经对不起金倩了。
“不要说话,‘吻’我。”金倩闭着眼睛对刘伟名说着。
看着张云佳那‘性’感可爱的嘴‘唇’,刘伟名开始发呆,‘欲’望与理智在他的脑海里相互缠绕斗争,当张云佳最后一滴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刘伟名心里的情‘欲’以绝对的优势战胜了理智,刘伟名一把抱过张云佳,‘吻’在了张云佳的嘴上,‘性’感的小嘴‘唇’带着前面‘抽’烟所带来的一丝烟草味和一股淡淡的清香传进了刘伟名的鼻息,刘伟名觉得张云佳的嘴‘唇’是那么的甘甜那么的湿润。()他开始无止尽地‘吻’着吸着,好像要把张云佳给‘揉’碎了一样。张云佳没有想到刘伟名会突然之间这么的冲动,她紧紧地抱着刘伟名的手臂,任凭刘伟名在她嘴上的动作,她感觉到了幸福的滋味。‘迷’‘迷’糊糊的张云佳张开眼睛,全身还是酥酥麻麻的,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一点儿力气也提不起来,“伟名…伟名…。”
张云佳双手紧紧地搂住刘伟名的脖子,紧紧的抱住就像是怕刘伟名走掉一样。
刘伟名抱着张云佳开始把地上的衣服全部捡起来然后直接坐进了车子。虽然这里是外环是郊外,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不突然冒出一辆车或者一个人出来。而且深秋的夜晚也是凉风嗖嗖,吹在满是汗水的身上虽然凉快但是却预示着明天将会进医院。
刘伟名没有松开张云佳,r8的车厢空间很大,驾驶位上坐两个人绰绰有余,刘伟名把车子里面的空调打开,chiluo的两人很容易感冒。
刘伟名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处传来一阵湿润,低头一看,之间张云佳正在流着眼泪。()刘伟名顿时慌了,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都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刘伟名现在是真的体会到了这句话了,从认识张云佳到现在张云佳这次便是第三次哭了,而且不仅仅是张云佳,包括金倩甚至于江映雪都在刘伟名面前哭过。
“云佳。对…对不起。”刘伟名有点结巴的道。
“你对不起什么,我是高兴才哭的。”张云佳笑了一声,抬起头来满脸笑容地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彻底晕菜了,他实在是不明白‘女’人,高兴也哭,不高兴也哭。真的让人完全琢磨不透。
“云佳,现在这样不是我想要的。因为你更让我觉得愧疚了。你知道的,我不能给你任何东西的,即使脸承诺我都不能给你。”刘伟名淡淡的道,随即翻出烟给自己点上一根。
“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要现在这样,可以静静地让抱着,整个世界只有你和我。虽然只有一个晚上,但是我已经很知足了。”张云佳很是幸福地把头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
刘伟名顿时无话,他什么都不知道说。如果再说他就真的有点矫情甚至于有点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女’人最重要最宝贵的是什么?当然是身体,一个‘女’人连身体都给你甚至连名分都可以不要这份情有多重刘伟名心里清清楚楚,这份情重的让刘伟名有点透不过气来。
刘伟名紧紧地抱着张云佳,轻轻地抚‘摸’这她的背,脑海里在想这一些事情。关于他的,张云佳的,金倩的、江映雪的。想着想着脑海开始有点‘乱’。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刘伟名暗道不知道自己和这三个‘女’人之间的纠结最后会闹出一幕什么的戏剧。甚至于以后不仅仅只是三个‘女’人。
刘伟名‘抽’着烟,打开cd,放了一首很轻柔的曲子。在无边的黑暗里,坐在开着空调的车子里面,放着歌曲,‘抽’着烟,怀里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份感觉很奇怪但也很宁静,可以忘却许多的事情。
当刘伟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张云佳已经传来淡淡的鼻息声,低头一看,原来这丫头已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而且还不忘静静地抱着刘伟名的腰。刘伟名笑了笑,把椅子放下了一点,让自己躺着,动作很轻,他怕‘弄’醒张云佳。
当刘伟名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微微亮了,而怀里的张云佳却早已经醒了,正在看着他的脸,脸上全是幸福的‘摸’样。
“你醒了怎么不叫我。”刘伟名笑着在张云佳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你睡觉的样子很好看,很‘迷’人。”张云佳很是甜蜜的道。
“很‘性’感吧,你个小妖‘精’。起来一下,把衣服穿好,等下天亮了被人看见就不好了。”刘伟名笑着骂了一声后便抱着张云佳坐了起来,调整好椅子,然后把昨晚脱的‘乱’糟糟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把张云佳的睡衣递给了她。
“你个流氓,把人家‘裤’都给扯了。”张云佳羞红着脸一边真空地装着睡衣一边骂道。
“等下骂几十套给你好不好,买三十套,让你每天都穿不同的。”刘伟名也是一边穿着衣‘裤’一边调戏着张云佳。
“你真的是个流氓。快点穿好衣服开车送我回去,人家连内衣都没穿,怎么出去见人。”张云佳四处望着,就怕有人经过。
刘伟名想想也对,要是让人看见自己一大清早和张云佳两人在一起的话那铁定会胡思‘乱’想的。于是也没了继续**的兴致,把衣服穿好后关了cd便发动着车辆。天还没亮,路上的车并不多,偶尔几辆。刘伟名开的飞快,而张云佳却是转着脸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刘伟名把车停在宿舍楼下面时她才转过头,呆呆地看了刘伟名几秒钟后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道:“好好对金倩,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或许比我更适合你。以后我们便是朋友,最好的朋友。”说着推开‘门’下了车。
在转过车头走到刘伟名这边的时候,她回过头对刘伟名‘露’出了一个很甜美的笑容,然后道:“快点回去准备做你的新娘吧,我明天回去参加你的婚礼的。路上注意安全,我先上去了。”说着转脸便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