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51节第151章
刘伟名结果主持人手中的话筒,酝酿了一下,然后看着大展厅里面将近四十桌的宾客,然后缓缓的道:“在座的有我的亲人,有我的朋友,也有我的同事。()·首·发今天是我和金倩结婚的日子,首先,我非常感谢各位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这让我很感动,谢谢大家。”刘伟名说完这一段,在主持人带头的鼓掌下,下面响起来雷鸣般的掌声。
“我和金倩认识并不久,第一次相见,是在北京,说出来不怕大家笑,是在北京的一个酒吧里。
当时两人因为一点事情闹了点矛盾,最后双反都‘弄’的很不愉快的离开了酒吧。这只能算是个偶遇,因为我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以前有人说有缘分这个东西我肯定不信,因为拿东西太虚了,但是今天我相信了,那一次见面之后我做梦都想不到我们竟然会再次碰上。()第二次见到金倩是在我岳父的家里,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我岳父是我的领导,那次是偶然到岳父家里吃饭,然后便再次遇见了金倩,之后我们曲曲折折走上了我们相恋的道路。从相遇、相知、相恋到现在的相守,我们只有八个月的时间,八个月的时间就让我和金倩从陌生人变成了站在这里接受大家祝福的夫妻。虽然很短暂,但是我们却经历过了许多的事情。今天能站在这里,我要先感谢几个人,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岳父岳母,我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是岳父岳母的帮助才让我在这里扎下了根,同时我也感‘激’他们并没有因为我出身的贫寒而嫌弃我去阻止这场婚姻。”刘伟名说着朝着底下金清平和刘少芬坐的位置鞠了一躬。然后接着道:“第二我要感谢我的父母亲,是他们把我一点一滴含辛茹苦培养大的,虽然我们过的并不是很富裕但是我们过的很开心。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给的。最后我要感谢金倩,也就是我的妻子,熟悉她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为了我她做出了许多的努力,做出了许多改变。从‘女’儿到妻子,这是一个很纠结的角‘色’转变,但是她做到了,而且还在继续向一个好妻子努力着。最后再次感谢各位,能够齐聚在这里来祝福我们“刘伟名最后说完对着台下鞠了一躬,把话筒‘交’给了金倩。()
刘伟名的话说完后有几个人哭了,第一个是刘少芬,看见‘女’儿和‘女’婿站在台上那幸福的‘摸’样就算她是商界的‘女’强人也忍不住的眼泪哗哗地掉,但是脸上却满是笑容。和刘少一样,刘伟名的母亲也哭了,正如刘伟名前面所说的,含辛茹苦的把孩子拉扯到这么大没要求过什么,只希望孩子幸福,而现在,终于见到孩子幸福了,她开心的哭着。与前面两位不一样,第三位哭的人却并不高兴,坐在江映雪身边的张云佳在听过刘伟名的话后再也忍不住,眼泪像断线似的往下掉着,当自己心爱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和别的‘女’人结婚嘴里说着爱另外一个‘女’人这时何等残酷的事情,而最令张云佳止不住要哭的是刘伟名那幸福的表情,虽然张云佳前天对刘伟名说过,她希望看到他幸福的样子,可是当真的看到了的时候,张云佳确实心痛的要命。江映雪看到张云佳的样子把张云佳搂在怀里,拍着张云佳的肩膀。当很多人望向这边的时候江映雪觉得让这么多人看到张云佳在刘伟名的婚礼上大哭确实不太好,任谁只要看过台湾偶像剧的都会联想到什么。江映雪拉着张云佳的手悄悄地走出了大厅。()
“李梦晴,刘伟名这小子是怎么练出来的?我记得大学时候他也就是会辩论啊,没见他有多会说话啊,怎么才来林阳半年这演讲水平变的这么高了,这不带稿的说的人想流眼泪这可是真是种境界啊。”站在刘伟名身后的赵俊小声地对李梦晴道,边说边擦这眼泪。
其实刘伟名话说的好只是一部分,主要是现在的气氛太过于浓厚了,没到过这种婚礼现在的人不知道,在被那种气氛渲染下,人就特别容易感动,这也就难怪赵俊会被刘伟名的几句话给带动感情了。
“你见过几个当官的不会说话的?这小子一天到晚在那作报告你说这演讲水平能不高?不过这几句话虽然没什么太多新奇的东西但是确实让他给说的让人‘挺’感动的。”李梦晴也跟着赵俊后面说着,她也被刘伟名的话给带动了。
相比刘伟名的发言,金倩的发言就短暂的多也普通的多。第一是她紧张,第二是金倩确实没有刘伟名说话的水平,刘伟名这些都是这半年里练出来的。()这半年里,金清平几乎所有的说话稿都是他写的,而且最近担任了几个职务之后便有事没事都得在大会小会上做报告,一来二去这水准也就提高了。
然后就是主持人问愿不愿意了,问的毫无新意,两人说了两个愿意之后便是‘交’换戒指了,随后便是双方父母讲话。首先讲的当然是金清平,金清平要讲的话不仅仅只是祝福那么简单了。
“各位宾朋,我是金倩的父亲,首先感谢各位今天能够能来参加小‘女’金倩和‘女’婿刘伟名的婚礼,对于他们俩的结合我没有太多要说的,只能说我很满意,对于这个‘女’婿我无可挑剔,今天在这2我祝福他们,希望小两口在婚姻中要相互的体谅,要懂得经营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最后我要说一句,今天在场的有很多是伟名的领导,我希望各位领导以后在工作中能多多的指点一下他,年轻人嘛,都是需要磨砺的。当然,这是ti外话。呵呵,我说完了。”金清平接过话筒说了几句便放下了话筒。金清平的话中所说的意思在场的人没有谁不明白,说白了,就是很明确地告诉众人,刘伟名是我的‘女’婿,你们看着办。不过刘伟名也觉得好笑,在中国能这么chi‘裸’‘裸’地说这话的估计不会出过十个人。
“傻丫头,其实你根本就不必来参加这场婚礼的。”走道上面江映雪拍着张云佳的肩膀道。
“没事,我只是见到她们两太幸福了才哭的。伟名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不参加他的婚礼呢。”张云佳听得江映雪这么说,连忙擦了擦泪水,对这江映雪‘露’出一个笑容后说。
“你啊,还准备瞒着?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喜欢伟名。真是个倔强的丫头,为什么硬要来参加婚礼让自己难过呢。”江映雪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张云佳。
“我…我…只是想看看。”张云佳见江映雪已经看穿了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还有点尴尬。
“想看看?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心里是不是还有那么一丝的希望?希望伟名在看到你的时候能够在最后的时刻放弃婚礼是吧?你啊,真的傻。”江映雪无奈地说着。
“江书记,我是真的很爱他,很爱很爱,我不能没有他。”张云佳又开始哭了。
“没有谁会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不要走进了自己设下的牛角尖里去了。伟名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足够地令‘女’人心动,但是这个世界是这样,你和金倩两人都爱他,而他却只能选择和一个人在一起,即使他两个都爱。你啊,不要过分的较真这件事,爱情的角力场里是没有谁输谁赢,只有谁更适合谁更有缘分。听我的一句话,忘记他吧,再去好好的找个人爱吧。”江映雪细心地安慰着张云佳,她不想看到张云佳这么痛苦的‘摸’样,同样,也不想刘伟名因为张云佳的事情而‘弄’的焦头烂额。现在的问题是,张云佳本来就不能再和刘伟名在一起了,她的选择就只有离开,这样自己能解脱别人也能够解脱掉。
“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发现,我根本就做不到。”张云佳停止了哭泣,有点木讷的道。
想着张云佳的话,江映雪暗道,自己又何尝不是和张云佳一样的想法呢。在听到刘伟名要结婚的消息之后,她数次都想过要和刘伟名结束这种关系,让刘伟名能够全心全意地回到家庭中去,她不想以后刘伟名的家庭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变的支离破碎。想是这样想,但是每次准备找刘伟名说出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口,从心底里不想说出口,她也觉得自己离不开刘伟名,或许这就是‘女’人自‘私’的一面。
“哎,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以后会怎么样我们都无法预料,别哭了,我们还是进去吧,出来太久了别人会怀疑的,走吧!傻丫头,把眼泪擦干。”江映雪知道自己根本就安慰不了张云佳,因为她发现,自己和张云佳是同样的感受,只不过,她的心‘性’比张云佳要坚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