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52节第152章
当两人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里面的婚礼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宴席开始的时候刘伟名便开始挨桌的敬着酒,本来江南省就是一个酒风盛行的城市,加上刘伟名今天是新郎官,而且又有酒神的名号在外。www.hotelpropertychina.com结果,结果就是刘伟名在酒还没敬完的时候就直接倒下了,这是他平生第一次醉,而且是彻底醉的不醒人事,当刘伟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新婚之夜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了,让刘伟名惋惜不已,不过好在新婚之夜该干的事情早就干了,不然刘伟名真的会气得吐血。
当刘伟名捂着痛晕‘欲’裂的头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直接惊醒了一旁的金倩。
“伟名,你醒了啊。”金倩也爬起来。
“老婆,现在是几点了?头痛死了。”刘伟名看了看四周一片的黑暗后问道。
金倩拿过旁边的手机看了看,说道:“四点了,你等下,我去找找有什么‘药’没有。”
“不用,这是喝醉后醒来的自然反应,等下就会好了。()这次是真的醉的可以啊。”刘伟名又躺下,无奈地说着。
“你都不知道你喝了多少酒,几十桌,一桌一桌的敬,那些人也真是的,一个个都唯恐天下不‘乱’的。”金倩开始埋怨着那些人。
“这是没办法的,你也在江南省参加过宴席,你见过没醉的新郎吗?这边的同事你不喝不行那是看不起,你那边的亲戚朋友就更加没法拒绝,拒绝了那就是不尊敬了。醉倒是没事,只不过好好的新婚之夜就这样可惜了。”刘伟名无不惋惜的道。
“你就想着这事,我现在可是怀孕的列,你想做什么都做不来。”金倩羞红着脸说着。
“什么做什么啊?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啊?我只是想抱着你好好说说话罢了,毕竟新婚之夜这一生也就只有一次嘛。”刘伟名才想起这事,便也没觉得有多惋惜了,调戏着金倩说着。
“你…。”金倩拿着枕头就朝刘伟名身上拍了两下。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老婆,有什么吃的东西没有?我肚子饿死了。”刘伟名的肚子突然传来了响声,感觉肚子里面空空如也,连忙问着金倩。()
“昨晚妈熬了粥,说是等你醒来后喝的,可是你一直都没醒,你等一下,我下去热一热。”金倩说着就要起‘床’。
“算了,我自己去‘弄’吧。你昨天也辛苦了,多睡会吧,再说肚子里面还怀着孩子呢,我自己下去‘弄’就行了。”刘伟名说着就穿着睡衣下楼去了。
到楼下的厨房里面找到那一锅粥放在火上热,然后便一边‘抽’着烟一边在那等,他没敢‘弄’出多大的响声,怕惊醒了他的父母。
这时只见金倩穿着睡衣也下来了。
“你怎么又下来了,不是让你多睡会吗?”刘伟名对下楼来的金倩说道。
“还是我来吧,你啊,一大早就‘抽’烟,对身体不好,先去漱口洗脸,这里我来‘弄’吧。起‘床’就要吃的,一点都不讲卫生。”金倩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走进了厨房。
刘伟名想了想,确实,自己还没漱口呢,看着金倩越来越有的妻子‘摸’样刘伟名想起来一句话,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唠叨的‘女’人。()刘伟名没觉得金倩的唠叨又多难听,他反而觉得听着妻子的唠叨感觉很幸福。
新婚生活就这样过了,开始的便是家庭的生活,趁着没事,刘伟名带着金倩便去旅行,算是度蜜月吧。刘伟名把婚礼过后剩下的十多万都带在身边,直接去了海南,直接在那呆了将近一个月,天天吃着水果在海边晒着太阳真是有点乐不思蜀,不过这样的生活在一个月后被金清平的一个电话给打没了。
金清平也没说什么事情,只是让刘伟名赶紧回来,刘伟名算了算,现在也已经是三月份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事啊?不过想了想还是带着肚子已经有点微‘挺’的金倩回了家,晒了一个月的太阳人都晒黑了一圈,虽然这个时候的太阳并不太强烈,但是晒久了总比没晒太阳有作用。
回来的那天晚上两人便去金清平家吃了顿饭,金清平也没说什么事情,只是让刘伟名第二天去上班。
刘伟名回到家便早早地睡了,两个月没上班了,这日子虽然过得清闲,但是到底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直接去了省委,他没有去接金清平了,因为要老王先开车去他的别墅然后在去接金清平的话要不少时间,可能金清平也考虑到这了,便也没有让刘伟名去接,反正是自己的‘女’婿,也不是别人。()
很久没回省委了,路上碰到的人不管官大官少,只要是认识的都和刘伟名热情地打着招呼,现在谁都知道,刘伟名已经是金清平的‘女’婿了。
刘伟名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不喜欢别人在看自己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金清平,而且他也不喜欢这种借着别人的名号狐假虎威的感觉,虽然那支老虎是自己的岳父,他更喜欢凭自己的能力来赢得别人的尊敬,但是他知道,这种想法也只能埋在心底里,这是官场,不是可以任由你挥霍自己‘性’格的学校。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刘伟名准备把自己许久没用的办公桌上的东西整理一下,走到了才发现办公桌上是一尘不染,而且上面还放着许多新近才出台的文件,后来刘伟名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金清平另外找了个替班的秘书,就像以前贾明不在的时候找自己替班一样。不过说实在,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省wei书记每个秘书确实是不行,其它的许多省份,省wei书记身边起码有两个秘书,一个行政的,一个生活的。
刘伟名把一些最近的文件看了看,想了解一下最近才出台的政策已经最近都出了那些事情。这两个多月自己过得就像是与省委原本的生活脱节了一样,是的赶紧补一补了。
就在这时金清平走进了办公室。
“伟名,你来了啊!。”金清平看着刘伟名笑了笑后道。
“爸,金书记,早。”刘伟名最近都叫顺了爸,突然才发现这是办公室,还是叫金书记好一些,虽然大叫都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没事,反正没别人,叫什么都一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点事情‘交’代你。”金清平一点也不在乎,直接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刘伟名走进办公室,还是老样子,拿着金清平桌子上的杯子去倒了杯茶,刘伟名已经许久没做过这份工作了。“伟名,这里有一份证明你看一下。”金清平说着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份证明递给刘伟名,刘伟名接过来一看,是一份医院的死亡证明,说的是常阳市清泉县县委书记梁歧山得了癌症不治身亡,一般在职的官员死亡都会有证明的,刘伟名猜想着金清平让他看这份证明的意思,一般来说,县一级的主要官员的只为调动是由市里把关的,既然金清平把这份证明拿着他看了,那也就是意识着金清平开始‘插’手这件事情了,意图很明显,清泉县县委书记死亡那么就得调一个新的县委书记,刘伟名已经猜到了,金清平是让刘伟名去出任这个县委书记的职位。
“看完之后你有什么想法?”金清平说着。
“爸?你的意思是把我调到这个清泉县任县委书记?”刘伟名自从成为了金清平的‘女’婿之后也就没有像以前一样和金清平说话凡是都不表‘露’出自己心底的意思,一家人了,就没这个必要了。
“对,你的意思呢?”金清平笑了笑然后道,他还是没有转过弯来,刘伟名的话说的才让他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官员而是自己的‘女’婿,于是也收起了一般找手下谈话的习惯,直接了明地问刘伟名。
“一切还是您做主吧。”刘伟名话虽这么说,但是心底很高兴,当官的谁不想往上爬,谁不想当一把手。
“你知道的,我让你在这里历练这么多事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具有外放的资格,虽然现在你的资历依然还很浅,但是起码有那么一点点政绩了,现在把你外放就算依然会有人说闲话,但是起码不会具有太大的阻力了。这个清泉县的县委书记是上个月去世的,开始我并不知道,当常阳市把新的县委书记人选履历传上来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于是我就把常阳市的意见给压了下去。这种机会不多。清泉县你了解多少?”金清平把烟盒里的烟扔了一根给刘伟名自己点燃了一根吐出一口烟后道。
“不太清楚,曾经在哪份文件里面见过,有影响,但是却不是太了解。”刘伟名把烟点上后道。
“这个清泉县是整个江南省是个重点扶贫的县之一,排在江南省的倒数第五位。看到这个你有什么想法,哪里条件很辛苦,而且也不是很好处政绩,你想清楚。”金清平说出来他今天叫刘伟名过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