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1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54节第154章
看着江映雪的动作刘伟名有点感动,因为他知道,在官场的应酬之中,想江映雪这种的到那都是座上宾的人物不可能没有烟之类的,虽然她只是个‘女’的。()在以前,刘伟名记得每次酒桌上的烟江映雪是绝对不会拿的,就算是最后便宜了服务员她都是不会去碰的,或者是不屑于吧。今天江映雪能把烟都带回来给自己这让刘伟名很感动。
“别不满意了,如果你有时间可以来找我,我答应让你满足好不好?可是前提是你不能让金倩抓到,我可不想你的家庭破碎我背上一个gou引别人老公的‘荡’‘妇’名声。”江映雪看到刘伟名不满意的样子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哄着。
刘伟名其实只是装的,他又并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分寸了。笑着拿着一包烟拆开,丝毫不管关着‘门’窗,便径直拿出一根点上,还厚颜无耻地道:“还是雪儿老婆好。”
“我可不是你老婆。()你啊,云佳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了下来了你又去撩拨人家干嘛?你让别人死心不行吗?”江映雪埋怨了一下刘伟名。
“哎,映雪,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和云佳之间的关系了,你帮我出出招好不好?”一说起张云佳,刘伟名就开始有点头痛了,对于他来说这个问题比任何问题都难处理,他不是赵俊,可以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他做不到,因为他爱张云佳。
“我帮你出招?怎么出招?你还想怎么样?你啊,就不耽误人家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了,云佳也不像我,我本身就是一个处于失败婚姻中的人。但是云佳不一样,她还年轻,你还是和她断绝关系吧,这样子你们两个都幸福。你们俩就当做普通朋友一样吧。”江映雪的话说的很地道,估计除了刘伟名和张云佳两个当事人外其余的人都会这么想。
“可问题是我们俩不能做到像是普通朋友一样啊!。”刘伟名差点吐血,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啊。
“有什么不能的,或许现在你们俩之间都还爱着对方,对对方还有着那么一丝朦胧的好感,但是慢慢的习惯了之后时间长了也就淡了。()”江映雪确实说的很有道理,感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来的时候山崩地裂,去的时候确是细水长流,但是不管如何,都会有流干了的那一天,这也就是时间可以冲淡一些的这句话。
“问题是,你觉得两个有过身体关系的男‘女’能做到像朋友一样吗?”刘伟名忍不住的把这件事也告诉了江映雪。
“什么啊?你和她发生关系了?”江映雪很是惊讶的问道。
“是啊,不然我会这么郁闷吗?”刘伟名无所谓的道,不是她不在乎和张云佳之间的关系,而是很无奈。当然咯,刘伟名和江映雪之间的对法要是让知情人听到了会很奇怪,一个男人和自己的‘女’人说着自己和另外一个‘女’人做ai的事情,这事怎么听来都觉得怪异,但是刘伟名知道,江映雪不会太在意,在刘伟名的心里,江映雪就是那种特容易满足,她所要求的就是刘伟名在她的那栋别墅里面是属于她的男人就够了,也就是因为江映雪特别容易满足,没有太多的要求所以在面对江映雪的时候才没有面对张云佳时出现的那么多的顾虑,当然,这事刘伟名在这个世界上也只能和江映雪说了。()
“你们…你们,不知道怎么说你们了,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了,这主要看云佳是个什么意思了,如果她自己放弃的话你就最好消失在她面前,直到她结婚生子之后才出现。要么,要么就和我一样做你的情人,不过这显然不现实,也很自‘私’。人家还是一个‘花’季姑娘,让人家把一生都献给你走进这段没有名分见不得阳光的爱情显然谁都不会愿意。但是你却绝对不能甩开她,这对她来说是中伤害,而且对于‘女’人,在被伤害之后往往都会做出疯狂的事情来,所以这事你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来的好。最好的结果莫过于让时间来冲淡。”江映雪皱着眉头说完了。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哎!不说这个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情的。”刘伟名甩了甩头吐了一口烟,感觉屋子里都是烟味后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然后慢慢地说着。
“什么事?我想你也是有事,没事你舍得放弃三亚的蜜月跑回来?说吧。”江映雪也是侧着身子问着刘伟名。
“我来辞职的。()”刘伟名走回办工作桌前,直接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前把烟蒂扔在桌子底下的烟灰缸里后道。
“辞职?你没疯吧你?你结了婚了连工作都不要了?你现在可是有大好的前程的,还有,你岳父会同意你辞职?”江映雪听过之后是真的非常的惊讶,她完全没想到刘伟名会选择辞职,在他看来刘伟名是非常有前途的,自己本身的能力不说,有着很好的社‘交’能力和处理事情的方式,加上省wei书记的岳父,假以时日肯定是江南省便场上数得着的人物,她实在想不通刘伟名为什么会栽在这个时候选择辞职。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理解错了刘伟名的意思所致。
“就是我岳父让我来找你辞职的啊。”刘伟名看着江映雪的举动才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了歧义,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纠正的意思,逗一逗江映雪如此聪明的‘女’人也算是一种乐趣,而且这种机会可不常有。
“你岳父让你来找我辞职?你辞职为什么找我?金书记是什么意思?”江映雪听后仔细的思索着。
“好了,别想了,我是来找你辞职的。不过确实只是辞职不是此工作的。我要辞去江南省新农村工作组副组长的职位。”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觉得有点口渴,一点也没有要征求江映雪的意思直接端起江映雪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当然,江映雪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别说是口水了,两人几乎连对方身体里最那个的液体都品尝过还会在乎这个口水接触吗。
“难道金书记要把你外调了?”江映雪猜了一下后道。
“真聪明,就是他打电话把我从海南给打回来的。过几天吧我就要调走了,所以先来找你辞职,然后把工作‘交’接一下,实际上我根本也就没管事,有什么需要的‘交’接。”刘伟名笑着说道。
“看把你高兴的,我就说呢,金书记舍得把他这个宝贝‘女’婿放走呢。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你调到哪去了?我没听说最近有什么适合你的职位空缺啊?”江映雪这才莞尔一笑,一点都能没有追究刘伟名些戏‘弄’她的事情,她是打心眼里为自己这个小男人感到高兴。
“常阳市清泉县县委书记梁歧山上个月得了癌症在医院里死亡,金书记让我补这个却,这事他压了很久了,现在才决定下来,所以这事很急,我过两天就要走了。”刘伟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江映雪。
“清泉县?不是吧?等等,我看一看。”江映雪听后眉头紧锁,然后翻出一份问价找着,刘伟名不知道江映雪是要找什么东西,不过看江映雪这么着急的样子应该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行不行,金书记是怎么想的?竟然让你去那地方?这个清泉县你知道吗?是全省倒数第三的贫困县,几乎都是山沟沟,你去了基本上就很难出来了。这个你知道吗?”江映雪看完后急着对刘伟名道。
“这个我知道,金书记都对我说了,我前面就是从他办公司和谈这事出来的。”刘伟名早就知道了这些,所以也没觉得有多奇怪。
“金书记知道了还让你去?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但是对于你来说这并不一定就是个好机会,你没必要去这个贫困县的,你可以再等等,有的是机会,为何要到这么一个没多大前途的县里去呢?”江映雪努力的替刘伟名分析着。
“哎,我岳父也有他的苦衷,至于是什么我就不说了。而且我个人觉得这并不是一个苦差事,对于我来说甚至是一个好事,我很年轻,估计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找不出比我更年轻的县委书记了,在这一行,年轻是资本但是也是个问题,我的资历非常不够,而且经验不足。要是我去其它的相对发达的县的话迟早是要出问题的,就是是不问题那些地方竞争也‘激’烈的多,对于我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刘伟名其实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他甚至于想得比金清平还有更透彻一些,毕竟最适合自己的只有自己知道,就是因为这他才对这个任命很满意。“你说的很有道理,想的也远比我想的周道。去这个偏远的县城锻炼锻炼确实是好事,你还年轻,要学的东西太多。”听过刘伟名的话后江映雪思索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