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第1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56节第156章
“你还要求真多,还有嫌弃房子大了的。()”刘伟名很是郁闷的道。
“开玩笑的啦,我发现我爱上这里了。走,开车帮我当苦力去。”张云佳很是兴奋的说着,她主要想住进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刘伟名说过他在这里住了几天,而没有其他人住饼。张云佳想把这里变成只有她和刘伟名的一个小世界。
“干嘛?”刘伟名看着张云佳的一惊一乍疑‘惑’的道。
“帮我搬行李去。”张云佳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你也太急了吧?小姐。”刘伟名彻底无语了,心里暗道‘女’人有时候真的是无法理喻。但是还是跟上了张云佳出了‘门’,开车往张云佳的宿舍而去。
刘伟名开车到了张云佳的宿舍,帮她把大堆大堆的东西给搬上了车,然后又开到那栋房子下,再搬上去。()当忙完这一切之后刘伟名直接累的躺在了沙发上,他早就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进行过这样的体力活了。刘伟名看着兴奋的张云佳在房子里面忙个不停,不停地收拾着东西他就郁闷,心里暗道,不就是换个房子,有必要这么兴奋吗?刘伟名点着烟不停地‘抽’着,张云佳整理房间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十二点的时候才忙完,而这时候的刘伟名早就已经饿的不行了。
“云佳,忙完了吗?”刘伟名忍无可忍的问。
“再拖一下地就ok了。”张云佳完全没有察觉到刘伟名语气的不对劲。
“在你拖地之前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刘伟名比着小拇指说着。
“什么?你说。”张云佳一边去拿拖把一边对刘伟名道。
“我想问你,咱能不能在吃晚饭之后再继续啊?”刘伟名几乎崩溃在张云佳的态度之下了。
“你很饿了吗?”张云佳这才回过头来,惊讶地望着刘伟名道。()
“我说大姐,你也不看看现在已经什么时候了?我都忙了一上午了,你说我饿不饿啊?”刘伟名彻底无语了。
“对不起哦,我都没想到。那你等等,我去买点菜。”张云佳说着就放下拖把。
“还买什么菜啊,咱们直接去外面吃吧,开车出去也费不了多少时间,再说了,自己‘弄’多麻烦啊。”刘伟名现在只想能够快一点吃到一顿饭。
“外面吃有什么好的?贵不说还不干净,而且口味也没有自己煮的好。你等一等,我刚刚上来看了下,下面就有个菜市场,我马上就好。”张云佳完全当刘伟名没说,放下拖把拿着个钱包就出了‘门’。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被张云佳关上的‘门’,心里郁闷不已,他不知道这些‘女’人都是怎么回事,难道都喜欢煮菜?上次的金倩是这样,这次的张云佳也是这样,刘伟名暗道,难道随着时代的进步,现在的‘女’孩子都变得越来越勤奋了?不过刘伟名显然不会相信这个结论。()他起身在房子里四处找了找,确实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最后郁闷地直接倒在张云佳铺好的‘床’上,他现在是又累又饿,不过想起自己即将到来的新职位心里还是非常的兴奋,当官都是为了掌权,如果是一把手就更加的好了,刘伟名现在是终于等到了这么一天了,在心里暗道,自己一定要干出一番作为。不说为民谋什么福利,起码也要体现自己的价值,刘伟名一想到这便就忘了肚子里的咕咕直响了,随后,可能由于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便直接在张云佳的‘床’上睡了过去了。
当刘伟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鼻子里面的奇痒给‘弄’醒的,在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之后才发现张云佳那张计谋得逞后开心的笑脸。原来张云佳赶到下面买了菜上来后,发现刘伟名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不忍心打扰刘伟名,便帮刘伟名盖上毯子,然后便去了厨房‘精’心的煮了几个菜,当把一切‘弄’好了之后准备进房叫刘伟名起‘床’吃饭,看着刘伟名睡觉时的可爱模样,张云佳便忍不住的使起了小‘女’孩的‘性’子,拿着自己的一缕发丝在刘伟名的鼻孔里面拨‘弄’着,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你干嘛啊?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刘伟名见到张云佳的样子也忍不住的决定要报复张云佳,立即伸出双手饶着张云佳的痒痒。饶痒痒这一招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孩子来说都是致命的,几乎没有几个‘女’孩子是不怕饶痒痒的,张云佳亦是如此,刘伟名的手刚到便立即尖叫着弹了起来准备逃走。刘伟名哪会让她这么容易就逃走,一把拉住张云佳的手。
时间就此停止,两人脸对着脸,中间的距离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对方沉重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脸上,热乎乎的。
刘伟名望着张云佳那张近在咫尺让人格外冲动的脸蛋,玩却忘记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来的决定。他忘了自己应该要远离张云佳的决定,他只想在这张让人浮想联翩的嘴‘唇’上面重重的亲上一口。而张云佳也忘了自己在刘伟名结婚前一天晚上和刘伟名发生过关系之后对刘伟名说过以后咱俩只是朋友的话,她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爱人的怜惜。
看着张云佳那闭着双眼,羞红的俏脸刘伟名再也忍不住了,以往的各种纠结在此刻都在他脑海里消失的无隐无踪。
……
张云佳幸福地搂住刘伟名的身体。刘伟名爬了起来,没有多余的语言,掏出烟点上,沉沉地吸了一口。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习惯,每个和他有过经历的‘女’人都知道他有着这个事后烟的习惯,而且刘伟名在‘抽’事后烟的时候从来不说话,因为他每次都会想一些问题。这次刘伟名还没有说话张云佳倒是先说了。
“伟名,你肚子饿不饿?”张云佳把刘伟名的手臂紧紧的抱住后道。
经过张云佳这么一提醒刘伟名才真的感受到肚子里面空空如也,已经到了翻江倒海的地步了,于是很是诚恳的点了点头,那样子就犹如想吃糖的孩子一样。
张云佳看过之后立即大笑,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在刘伟名的鼻子上捏了一下后笑着道:“刚刚做那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饿了,真是个大se狼。”
“这你就不懂了,正所谓食‘色’,‘性’也。对于我来说,吃饭那是物质食粮,而做ai嘛,那是‘精’神食粮,在需要补充‘精’神食粮的时候,物质那是绝对需要让路的。”刘伟名头头是道的说着。
“扑哧。”张云佳大笑,他没想到刘伟名在说着这么恶心的话题的时候竟然可以一脸的严肃,就犹如一个政治家在说着国家大事一样的慎重,随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着:“那你刚刚应该吃饱了喝足了吧,那就没必要再吃饭了,你说是吗?。”
“此言差矣,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mao主席他老人家当年告诉我们,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刘伟名正认真地说着自己的宏篇大论的时候张云佳早就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走开了。
下午刘伟名便回了家,向金倩说了自己要去清泉县任职的事,金倩虽然心里非常的不愿意,但是还是没有多说是吗,只是支持地点了点头。晚上刘伟名找了个借口去了江映雪那里,一夜颠鸾倒凤,一对偷情的男‘女’以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倾诉着自己对对方的相思之情。
第二天,按照程序,刘伟名是直接由省里委派下面去的官,所以组织部找了刘伟名谈了一次话,只不过是公式化的一次谈话而已,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金清平亲自拟定的人选谁敢有什么小心思?。
第三天一大早刘伟名便提着金倩为自己准备的一个行李箱下了楼,和自己的父母‘交’代了一番便直接开车去了金清平那,到那的时候老王也才刚到,两辆车一同进了金清平的小区,停在楼下。刘伟名和老王打了声招呼之后又把自己的车开进了金清平的车库里面。然后上了楼。
进‘门’的时候金清平正准备下楼,现在没了秘书,金清平是每天准时七点四十下楼,而这时老王铁定是在下面等着的。
“伟名?你怎么还来这?”金清平看到刘伟名出现很惊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