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15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58节第158章
其实以谢建国一个市长的职位对一个县委书记根本就没必要这样亲热,而且应该说是不应该如此的亲热,但是他暂时还‘摸’不准刘伟名的态度。()如果刘伟名根本就还没有一个做下级的觉悟的话自己严肃的对待他势必会让他对自己有成见,毕竟以前两人都是这么相处的。何况刘伟名还是省wei书记的‘女’婿。
“谢市长,您太客气了,您是领导,我怎么敢麻烦您。以后我到您办公室来汇报工作就行了,您千万别再这么客气了。”刘伟名当然明白谢建国心里尴尬的想法,笑了笑,隐晦地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要的要的,来,伟名,我们里面谈。”谢建国说着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而后便让秘书泡了一杯茶过来。
“伟名啊,当听到你就是新任的县委书记的时候我很惊讶,我是真的没想到金书记会让你来趟这趟浑水,清泉的水很深也很浑啊。()”谢建国皱着眉头说道。
刘伟名听后很是惊讶,但是随即笑了笑道:“这是我自己要求过来的,不关金书记的事。再说了,我这也是服从组织的分配,我们都是革命的一块砖嘛,哪里需要就往那搬。”
“还是老弟你有觉悟啊,既然已经来了,那也就不提那事了,首先,还得恭喜老弟你升职了。”谢建国给刘伟名递了一根烟后道。
“谢市长,这清泉的情况你比我更加清楚,这恭喜就等到以后再说吧。”从前面彭东阳的话再加上刚刚谢建国若有若无的话刘伟名心里对于清泉的具体情况也已经有底,心里苦笑着,就犹如他刚刚说的,他是真的不知道决定到清泉来事好事还是坏事。
“清泉的具体情况咱不说,起码他也是一个县的行政编制,而老弟你也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县委书记,而且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估计在全国也是这样。()我走到你这个位置上的时候都已经将近45岁了。”谢建国不着边际的夸了刘伟名一顿。
“谢市长,你知道的,你那是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而我这,嘿嘿,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刘伟名隐晦的贬低了自己一截,这就等于抬高了谢建国。
“邓老设计师告诉我们,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抓住老鼠那就是好猫。好了,这个咱们就不说了。刚刚彭书记找你谈过话了吧。”谢建国终于收起了笑脸,严肃的道。
“嗯,谈过了。”刘伟名知道谢建国开始说正题了。
“相信他应该大致上向你介绍了清泉的情况,你怎么看?”谢建国吐出一口烟后慢慢的道。
“彭书记只是向我介绍了一下清泉的贫困还有改造的难度,其余的没说。具体什么情况还得劳烦谢市长你了。”刘伟名态度恭敬的道。
“他倒是清闲。()”谢建国不满的嘀咕了一句,随即抬头看着刘伟名道:“伟名,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就没必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了,说句心里话吧,清泉真的是个烂摊子。那里一清二白,而且比较的偏远,都是高山峻岭的,‘交’通也很不发达。这也就早就那里的企业非常的少,没有企业的带动经济根本就说不上活跃,而且税收少的可怜。这些都还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就是清泉的地理位置早就那里天高皇帝远的情况,那里的官员非常的排外,而且小团体情况非常的严重。外面的人根本很难的‘插’进去手,在这里我向你说一个人,你要特别的留意,就是清泉县县长王卫国,跟你透个底吧,要不是你直接空降下来这个县委书记的位置就是他的。王卫国是个特殊的例子,他在清泉干了二十几年,是从基层一步步的爬上来的,在清泉的形象力非常大。前任县委书记在的时候在清泉也基本上没什么话语权,清泉基本上就是他的一言堂,而且他和彭书记的关系也很紧密。你这次来估计情况不是很乐观了。”谢建国皱着眉头把自己知道的关于清泉县的情况都说了。
刘伟名越听越心惊,自己是空降来的,但凡地方上的官员对于空降来的领导都是非常的排斥的,这点刘伟名是早知道。()但是他确实没有想到清泉会是一个这样的地方,他不怕当地官员拉帮结派,对于刘伟名来说,反而是小团体越多对于他来说就越有利,毕竟自己一清二白的来,要拉拢人就得是水越‘混’越好,但是现在按照谢建国的话来看,清泉基本上就是王卫国一个人的地方,铁板一块。虽然名义上刘伟名是县委书记,王卫国只不过是县长,政fu是必须接受党的领导的,但是实际上在常委会上自己没有决定权就说明自己没有人事权和拍板权,没有这两样这个一把手只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刘伟名也跟着谢建国皱起了眉头,暗自心惊。
谢建国见刘伟名皱着眉头,自己又何曾好过。自己是金清平提拔上来的,金清平为什么提拔自己谢建国非常清楚,他不是天真的以为金清平提拔自己为市长只不过是因为刘伟名在其目前说了自己的好话,对于常阳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常阳这个地方是李向阳的根据地,金清平在这里的势力是一清二白,这次金清平‘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把自己‘弄’到市长这个职位上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让自己在这里抵制李向阳的势力,可是说的容易,做起来就知道有多难了。他本来就是前任省wei书记阳林天那一系的人马,在常阳市本来就是孤军奋战,要不是阳林天在上面顶着他早就退到二线职位上去了,阳林天一走他在常阳就更加没有什么势力了,这也就是上次被人卡住钱不放没办法只有去找刘伟名的原因了。这次金清平直接把刘伟名给派了下来的意图肯定就是给自己找了个帮手,或者说自己原本就是给刘伟名做帮手的。分配到其它的县还好说,但是却偏偏分到了最为恶劣的清泉县,凭着自己和刘伟名这两个光杆司令要想在常阳‘弄’出一片天地真是难上加难啊。谢建国叹息着。
“事在人为,他清泉的天终究还是共产dang的天,他们翻不了天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刘伟名想了会儿,眉头舒展开来笑着对谢建国道。
“还是老弟你想的透彻啊,清泉的常务副书记黄耀荣你可以多和他沟通沟通。好了,老弟,今天的接风宴就由我们市政fu来帮你办吧。”谢建国说着站了起来,拉着刘伟名走出了办公室,随即对自己的秘书说了声,要他去安排一下酒宴。
其实说是酒宴只不过就是谢建国和刘伟名,再加上一个副市长,还有几个人,都是副处级干部,是各个行政部‘门’的副级干部,二把手,一把手一个都没有,从这也可以看得出谢建国这个市长在常阳‘混’的有多么的尴尬了。这个酒宴也无非是谢建国把自己这一派的人马都拉过来让刘伟名看一看,认识认识罢了。
刘伟名也是笑着应付着一干人等,而众人都知道刘伟名就是现任省wei书记金清平的‘女’婿,哪还有不巴结的道理,一个个疯狂的敬着刘伟名的酒,饶是刘伟名的海量也被灌的七晕八素的,最后醉醺醺的坐上由一个市委组织部副组长陪同去清泉县任职的小车里。
虽然是醉醺醺的,但是刘伟名还是坐在车子里面把谢建国说过的话整理了一下,现在他所知道的情况就是,清泉县就是一个由王卫国为首的王国,所有官员铁板一块,而王卫国又是属于彭东阳一系的,越是这么想刘伟名就越觉得这趟清泉是来错了,开始有点后悔了,在上面就一‘门’心事的相当一把手,现在得到了一个一把手却发现是个有名无实的一把手,真是悲哀。不过还在也不是全没有人,听谢建国的口气便知道,清泉还有一个常务副书记是自己人,刘伟名叹了口气自嘲道,倒还不是全部没人,起码在常务会上还有一个人。还在车上,刘伟名便对整个清泉县的贫困有了深刻的体会和认识,只见车子行驶在一条水泥路面上,路还不错,有四个车道。本来刘伟名觉得还不错,起码还有一条像样的公路,但是问过前面的司机之后刘伟名才知道,这条路根本就不是清泉县的。清泉县虽然是离市区不远,但是由于清泉县接近市区的一面全部都是高山峻岭,地势险要,修路的条件非常困难,而且接近市区的这片区域都是接近于原始森林的地段,地广人稀,所以当时在修路的时候便把这条清泉外出的生命线转道临近的县,没有直达常阳市市区,这也就造成了原本应该两个小时便可以达到市区的车程现在要走将近四个多小时,听到这刘伟名是彻底的无语了。市区本就是一个地方经济最为发达的地方,需要四个多小时的车程这对于一个县城来说不能不说是封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