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62节第162章
“现在清泉先整个的‘交’通情况怎么样?”刘伟名淡淡的问着。()
“除了县城区和几个大的城镇区域内是水泥路外其余的乡镇基本都已农民自修的土马路为主,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的村落根本无法通车。”
“还真是个大问题啊,不管怎么说,这路是一定得修的,就算想尽千方百计,这路也一定要路起来。”刘伟名斩针截铁地道。
与黄耀华整整谈了一个下午,刘伟名不但认识到了清泉的严峻形势,也完全看明白了黄耀华这么一个人。黄耀华是一个有能力干实事的领导,甚至于带有一点愤世嫉俗的个‘性’,这或者是由于他本是清泉县本地的人,是在看不下去王卫国等人对他家乡发展的阻碍罢了。反正从黄耀华的话里刘伟名可以感受到他对于王卫国等人的深恶痛绝,或者这也就是造就他在这个位置上停留了十二年之久的原因,亦或者这就是他倒向谢建国一派的理由,对于刘伟名来说,这或许算是唯一的一件好事吧,起码自己手上还有着唯一的一个说的上话的将。
刘伟名皱着没有看着墙上的地图,良久后,自己收拾了公文包下了班,这次没有招呼唐华,自己打了个电话叫了田永军在下面等自己,然后坐着车去了招待所。()听过了清泉的情况后刘伟名的心情很不好,一是对于自己以后工作的难度,二是看不惯王卫国等人为了自己本身的利益而完全不顾广大老百姓的利益,刘伟名甚至觉得自己的骨子里面和黄耀华很像,都是那种愤世嫉俗的人,只不过自己或许比黄耀华更加的圆滑一点吧,但是刘伟名确实和黄耀华一样,有着想干一番实事的理想。
刘伟名在沙发上躺了良久,然后拿起传呼机让钟丽把饭菜送上来。刘伟名依旧皱着眉头‘抽’着烟,从落地窗户上面看到下面依旧停在那的那辆帕萨特才忘记了自己上来时没有告知田永军让他可以回去了,心里更加觉得这个小伙子更加的满意,随即拿起电话让田永军到自己的房间,又传呼了钟丽一次,让她多‘弄’几个菜,然后拿一瓶酒上来。“刘书记。”田永军上来敲了敲‘门’,恭敬地站在‘门’外。
“进来,坐吧,永军。”刘伟名‘挺’和蔼地说着。
“谢谢刘书记。”田永军有点拘束的说道。
“别这么拘束,我们只是喝喝酒。()你想喝什么酒?”刘伟名微笑着问道,对于田永军这种态度他是非常的欣赏的,这人很老实,一般领导对于司机的要求无非就是两个,第一,口要严。第二,人要老实。司机是除了秘书之外与领导接触最多的人了,所以刘伟名还是非常的慎重。
“对不起,刘书记,我还要开车,就不喝酒了。”田永军好像很为难似的,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哦?呵呵,这倒是我的责任,我没想的这‘门’多。没考虑到你还要开车。那就吃饭吧。”刘伟名有点错愕的说着,这时钟丽端着饭菜进来,把饭菜和酒摆在桌子上。
“你吃了没有?要不要一起吃点。”刘伟名望着钟丽问道。
“谢谢刘书记,不用了,我们员工还没有到用餐时间的。”钟丽‘挺’腼腆的说着。
“你们几点吃饭?”刘伟名扭开酒瓶随口问道。
“我们九点统一用餐的。”钟丽回答着。
“不用拘束,你现在提前吃了也没有人会知道的,吃吧。()小丫头,没人会吃了你的。”刘伟名也不多说,钟丽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接过刘伟名手中的酒瓶替刘伟名的杯子里倒满酒。然后往田永军的杯中倒酒。
“谢谢,不用,我不喝酒。”田永军赶紧挡住。
“永军,既然小丽替你倒了你就喝一点点,喝一点点不会有事的。我知道你们部队出来的人酒量都特别的不错,来,陪我喝一点点。”刘伟名看这田永军的样子开口劝了劝。
听见刘伟名这么说,田永军便又坐了下来。
“来,你们两个都坐。开始吃吧,来小丽你不喝酒就以茶代酒吧,我们三个都先干一杯。我刚来清泉,以后就都由你们两个照顾我了。”刘伟名笑着和两人都碰了一杯。
“刘书记,这是我的职责。”田永军听见刘伟名如是说连忙站起来道。
“坐下坐下,我说你们俩啊,我们三个年纪都差不了多少,相比起来永军你还比我大。所以‘私’底下我们见面就没必要这么约束了,你是这样,小丽也要这样。我初来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认识的就你们俩了,我们‘私’底下只是朋友,所以都没必要这么约束。()”刘伟名看着两人的‘摸’样缓缓的说着。
吃了几口菜,刘伟名问着田永军:“永军,你是本地人吗?。”
“是的,刘书记,我是清泉本地人,三年前从部队转业后就到了县委开车。”田永军还是那副‘挺’认真的‘摸’样说着。
“小丽呢?”刘伟名埋头夹了一块鱼后道。
“我也是本地人,我初中毕业,然后我一个堂叔与唐主任有点矫情便请唐主任帮忙,把我‘弄’到这当了服务员。”钟丽实话实说,刘伟名心里感叹,农村的孩子倒还真的都‘挺’诚实的。
“那你们都是清泉的本地人,那你们说说清泉这地方怎么样?说说你们心里的看法。小丽先说。”刘伟名饶有兴致的问着。
“我觉得还不错啊,咱们清泉这地方山清水秀的。”小丽笑着说着。刘伟名不禁哑然失笑,到底是没出去过的大丫头。
“刘书记,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啊?”看到刘伟名笑着摇头,钟丽有点紧张的问道。
“没有没有,你说的很好。咱们清泉这地方确实是山清水秀,这里空气质量很好,来到这里人都会清爽许多。”刘伟名慢慢地说着,和两人聊着天,他今天和两人吃饭第一是因为觉得两人都还不错。第二呢,也确实是想找个人聊聊天。第三也不无和两人关系拉近一点的想法。三人一直吃了两个小时,说说笑笑,气氛倒也蛮融洽。
第二天早上,唐华依旧来接了刘伟名。两人还是老样子,在招待所吃了早餐然后再直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到办公室,唐华便屁颠屁颠地叫了两个人在刘伟名身后墙上那幅大的清泉地图上面挂了一副字,上面写着:“水至清则无鱼,水至污则绝鱼。”这一句话是在林阳的时候金清平对刘伟名说得。前面一句是古语,后面一句是金清平自己说的,刘伟名暗自体会这句话,觉得说得很好。所以他昨天便特意让唐华挂了这几个字在墙上,用以提示自己,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掌握好一个度,没有一些‘私’底下的潜规则那就不是官场了,但是**是绝对不能出现的,刘伟名就是要把握还这之间的一个度。而且这句话也不无提醒那些进入刘伟名办公室的人,意思就是你做些小动作我不会管,但是千万不要太过火了。
上午,刘伟名依旧像昨天一样,看着文件,他来了两天,倒是真沉得住气。两老两天,整个县委县政fu,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根本就像是没来这位县委书记一样。
上午十点左右,唐华敲‘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刘书记,这位是胡博远,上林镇‘花’岗村的村支书。是大学生村官。”唐华指着年轻人向刘伟名介绍着。
唐华这么一说刘伟名便清楚了,这个小伙子就是唐华介绍给自己的秘书。
“麻烦唐主任了,唐主任先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刘伟名让唐华先吃去,然后对着年轻人道:“博远同志,请坐。”然后细细地打量面前的年轻人,确实很年轻,年轻的年纪与刘伟名差不多,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而且头发理的很短,很干练的‘摸’样。
“你是大学生村官,在基层干了几年了?”刘伟名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慢慢的问道。
“我在基层干了两年,大学毕业就过来了。”小伙子一点也没有紧张的,说话很利落,刘伟名看了看他的眼神,很坚定。刘伟名看着很满意,但是满意不能写在脸上,依旧很严肃的问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什么专业?。”
“我是江南大学的学生,学的是法律。”
“学的是法律?那为什么下来当了村官,在我的印象中江南大学是个不错的大学,凭江南大学的名号应该不愁找不到工作,而且学法律的应该前景还不错的。”刘伟名疑‘惑’的问道。
“刘书记,我实话和您说了吧。我家里贫穷,所以那时候上大学都是领的国家的助学贷款,那时候领这种助学贷款有几个条件,第一是去支援西部,第二是去贫困地区支教,第三便是下基层当村官。虽然国家并没有这么规定,但是我们学校确是这么硬‘性’规定的。这三条路我想来想去还是选择了最后一条,而且我是农村长大的,所以对于基层农民的工作不算陌生。”胡博远笑了笑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