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第1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66节第166章
刘伟名‘露’出一丝的笑容,然后便把镜头推向了居委会的主任,卫生局的局长都下来军令状,这居委会的主任能不下军令状吗?当然,他只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
刘伟名今天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没有理会跟在后面莫名其妙的城建局长还有城管局长。带这镜头指着街上四处横行的小贩,毫无管理的车辆停放,看到这一幕,城管局长心就慌了,果不其然,刘伟名在镜头里面愤怒地指出了其危害之后,便非常客气地让城管局长对清泉老百姓说几句,城管局长那个汗啊,他这一生都没上过电话,这次上了电视确感觉自己无地自容。跟着卫生局长之后,也不得不立下了军令状。一旁的城建局长也有种不好的预感,跟自己一起被叫来的都上了镜了,估计自己也不远了,于是偷偷去上了个厕所,然后躲在厕所里面一个劲地打电话,让手上的人全部出动,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下水道堵塞,要么便是小水道井盖丢了的事情。反正马上去‘弄’好,结果这一句话之后,城建局不管是不是文员全部上街了。()
不过这位城建局长还是没有逃脱厄运,当刘伟名指着清水河对镜头道:“这就是咱们清泉县政fu下了大力气政治的清水河,这就是所谓的沿河风光带。”刘伟名还没有说完让城建局长说两句,城建局长就自动地走近了电视镜头,心里想着伸头也是一刀缩头还是有一刀,还不如大方点。
“各位清泉的老百姓,我今天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我们清泉的形势有多么的严峻。同时也是在告诉大家,我们县委县政fu一定会完成上级领导安排下来的任务,也会保证大家有一个好的舒服的生活环境。今天我还有几位主管部‘门’的领导都向大家立下了军令状,请大家监督好,假如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到县委找我。”刘伟名很是认真地说了几句。
然后头也不回地上了车,对走近的唐华道:“让电视台开个专栏,把今天的采访放三天之后开始每天你定期地对城市问题进行爆料,监督好这几个部‘门’。宣传部长你让他下午到我办公室来。”
“我知道了,刘书记。()”唐华说着走了开去。
“简直不像话,这还是领导吗?一点规矩都不讲。”王卫国办公室里,刚刚受了气的卫生局长城管局长还有城建局长一个劲地抱怨。
王卫国拿着一个录影带看着,眼神里面也全部都是愤怒的神‘色’。听着几人的抱怨拍了桌子一下:“你们在说些什么‘混’账话,这话是你们说的吗?你们自己的工作没做好怪别人说错了吗?如果不想马上滚蛋就好好地把自己说过的话去落实,别人再怎么说也是县委书记,他要整你你没有还手余地的。”王卫国‘胸’口急剧地起伏着,他确实没有想到刘伟名会有这么一招,特别是在电视台前面说的那一段关于废掉老城区改造的计划,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废掉老城区改造了。他自己也是吃了哑巴亏,问题是摆在这的,现在老城区是这个样子,连基本的卫生都没‘弄’好说什么改造,这个事情的轻重缓急老百姓都知道的,这一到了舆论面前王卫国是一点辙都没有,只有废掉然后把钱投入到城区的整治中去了。明明到手的钱了结果却没了让他如何不起,所以刚刚才对这几个人发了火,但是心里更大的火是对着刘伟名发的。()
“你个黄‘毛’小子敢和我斗?这清泉是我的天下,这次先让你风光,下次看我不给你点好看的。”王卫国把手中的一支笔直接给捏断了。
刘伟名吃了中饭,休息了一下,然后走进了办公室,进办公室没多久胡博远走了进来,对刘伟名道:“刘书记,黄县长来见您。”
“你让黄县长进来,泡壶茶。”刘伟名抬起头来道,原本办公室是分开的,但是由于刘伟名的的办公室在这一层的最里间,而秘书的办公室就在隔壁,多以刘伟名便让胡博远把自己的办公室‘门’关上,但凡是有人经过他办公室‘门’前,假如是自己‘交’代过不见的人就直接拦下说自己不在。这两天胡博远已经拦下了不少人了,大部分都是刘伟名点名不见的人。比如其中一些就是开会迟到的人。
“黄县长,来来来,请坐。”刘伟名看到黄耀华进来,立即起身,走到前面的沙发上坐下。
“刘书记,您客气了。()我这次是主要来向您做检讨的。是我工作的失误,请您批评。”黄耀华很诚恳的道。
刘伟名在心里一思索,才想到黄耀华不但是主管农村工作的,同时监管者城市建设,不过不用说刘伟名也知道,他这个主管的副县长早就被人给架空了。
“老黄,这里没外人,有些话就不必说的这么清楚了,这其中的缘由你我都清楚。清泉现在的这些人就是一大捆湿了的柴,你火小了根本就没办法把他烧起来,必须得用大火的。黄县长,你是不是对我今天的做法有点顾虑?”刘伟名看着黄耀华的眼神就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了。
“刘书记,您真是一对慧眼,我心里的那点小想法果然瞒不住您。我确实是有顾虑,我就是怕这么一来就彻底和他们撕破脸皮,对工作的开展不利啊。”黄耀华皱着眉头道。
“没事,你多虑了。这天终究是共产d的天,他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接受党的领导,你怕他翻天吗?另外我不是个可以服软的人,我说过我要给清泉一个新的天那么我就要做一些事情,黄县长,请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办到的。”刘伟名眼神坚定地望着黄耀华道。
黄耀华看着刘伟名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其实说心里话,看到今天刘伟名干的这么一幕,他心里是非常的佩服的,起码他承认自己就想不出这么好的办法直接把老城区改造的计划给否定了,但是他是怕刘伟名还不够老成,怕今天的事情对以后工作的开展不利,所以准备来找刘伟名谈一谈。“黄县长,我想问问你关于修路你有什么看法?”刘伟名看着黄耀华的眼神就知道黄耀华具体在想些什么问题了。
“修路?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了|。”黄耀华叹了一口气后道。“修路需要大量的资金,而目前县里的财政明显是支持不起的,小修还行,要是大修肯定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到上面要钱了。”
“要么不修,要修就大修。要彻底的改变目前清泉的‘交’通状况,只要先把‘交’通问题解决了才能进行其它关于促进清泉经济发展的计划,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空谈。在上面要钱是不可能的事了,市里要是可以给钱的话早就给了,更何况现在是我在主持这件事,所以,从上面要钱这个想法是不可能的实现的,我们只有靠自己了。这次老城区改造的计划否定了,这比钱可以用来修路,而另外我想问问你还有什么途径可以筹到钱吗?”刘伟名思索了一下问道。
“另外的途径便只有向银行贷款了,但是这个难度更大。一般来说的话,要贷款便只有向咱们清泉的农村信用社、邮政储蓄以及农业银行了,但是这几个银行在我们县政fu的坏账已经很多了,前些年给县里的贷款一直都没有收上来过,我相信这几个银行是绝对不会再贷款给咱们了。咱们清泉县政fu在各大的银行的信用度一向不高,要贷款很难。而且就算要贷款要只能筹到一部分的钱,修路需要的资金太过于庞大。凭我们一个县政fu是无法贷到这么多的钱的,这还是银行不考虑我们清泉县政fu的信用度的前提之下。”黄耀华仔细的思索着。
“不管行不行还是得试一试,我准备去试一试。另外我想问问你关于咱们县属几个企业的情况。”刘伟名没有理会黄耀华所说的难度。
“我不是分管的领导,所以知道的不是很详细。只是知道这样的企业总共有三家,一家纺织厂,一家冶金厂和一家印刷厂。这三家企业除了印刷厂能够自负盈亏其余的两家都是靠着政fu支持才能坚持下来,其中的猫腻只有主管人才知道。”黄耀华隐晦地说出了其中的秘密。
“既然是亏损,那么这种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几个企业的大概资金应该是多少?”刘伟名脸‘色’变了变然后肯定地说着。
“印刷厂的所有资产加起来大概只有两百万,而纺织厂有将近两千三百万左右,还有冶金厂,有起码八千万的资产。你是说要变卖?这个很难,不要说政fu中有大部分人与这几个厂有这息息相关,而且这几个厂起码养活了四千个员工,这就是四千个家庭。你要是变卖,后果不堪设想。”黄耀华一听一惊,赶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