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1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67节第167章
“我没说过要变卖,只是现在的国有资产大部分都转成民营的了,就是因为国有企业没有市场的竞争能力。()印刷厂能够有自保的能力就说明它还有存在下去的意义,而纺织厂和冶金厂不管怎么样,其中有些什么样的猫腻、既然他不能自负盈亏,还要占用原本就紧张的县财政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至于那几千个岗位不会变,到时候变卖咱们可以把这个作为条件之一。现在清泉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交’通问题,一切问题都要给修路让路。我准备把纺织厂和冶金厂变卖,筹钱去修路。”刘伟名斩针截铁的道。
刘伟名的话说的黄耀华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清泉县的这几大的企业是改革开始开始的时候就存在的,现如今已经成为了清泉县的‘门’脸,是清泉境内仅存的几个企业之一,说是清泉的遮羞布也不为过。现在刘伟名要把这几个企业给变卖了,怎么不会引起黄耀华的震惊?
黄耀华还想说什么但被刘伟名给制止了。()“黄县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心理面是怎么想的。你要知道,咱们要做的是造福清泉的百姓,而不是保存咱们的政绩。只要能够把路修起来,咱们的政绩自然就出来了,这样的政绩不是几个要死不活的企业能过比拟的。这件事情我会和谢市长汇报的,听听他的想法。得到了他的支持我才会到常委会上来进行表决。”
“看来是我顽固了,刘书记,有什么需要我跑‘腿’的地方您尽避吩咐,就如你所说,只要能把路修起来就算丢了我这顶乌纱帽就如何。我先出去了。”黄耀华颇有风骨地说了一句后走出了‘门’。
刘伟名看着黄耀华的背影有点感慨,他知道,黄耀华是清泉本地人,这些年来清泉的‘交’通状况已经是他的一块心病,但是刘伟名没有想到黄耀华为了修路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随即刘伟名对着黄耀华的背影喊道:“黄县长,公道自在人心。党和组织对于真正有贡献的同志和一些指挥挖社会主义墙角人的人都会看的清清楚楚的。你大可放心。”
黄耀华回过头来看了看刘伟名一眼,点了点‘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走了出去。()
刘伟名当然知道黄耀华前面那话的意思,黄耀华的意思就是支持刘伟名的做法,而这么做就等于是直接和王卫国对着干了,对于王卫国这个土皇帝黄耀华明显是比较忌惮的,所以才说出就算是不当这个官了我也要把路修起来。黄耀华怕王卫国,但是刘伟名却不怕,要说手段,刘伟名在省里跟着金清平学的手段比王卫国这些人要高明的多,本来刘伟名准备是和和气气地把清泉的工作做好,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这样了,要想清泉走上发展之路,就必须要扫除王卫国这个最大的障碍,这点刘伟名看的非常的清楚。
刘伟名叫来胡博远,“博远,我下午有什么安排没有?。”
“有一个县委例行的会议。”胡博远看着手中的记事本答道。
“嗯。”刘伟名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通了之后笑眯眯地说道:“谢市长,我是伟名啊,对,您今晚有时间没有?我想去向您汇报汇报工作,嗯,好,七点在田华酒店是吗?好的,打扰您了。”刘伟名说完放下电话,然后对胡博远道:“你去对唐主任说,让这个县委会议让副书记主持。()顺便通知永军,我们马上去常阳。”
胡博远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但是又被刘伟名叫住:“对了,你再去问问唐主任,看看他能不能马上‘弄’到一些好的清泉特产,要尽快,要是实在没有就算了。另外让唐主任从县委的财政里面拿两万出来,不要说为什么,唐主任知道怎么做的。”
“好的,刘书记。”胡博远说着走了出去。
这两万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了,谢建国就好那么一口,再说了,谢建国现在是领导,无论他是不是金清平的嫡系刘伟名都得讨好他,迫于金清平的压力下支持刘伟名和本身就愿意支持刘伟名这是两回事,刘伟名这次是铁定的要把谢建国给拉下马来,假如事情真的按照刘伟名的计划来走的话,这么大的事市里面给的压力肯定不少,而这一切刘伟名打算让谢建国来挡了。
没有理会那个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县委例会,刘伟名直接带着胡博远上了田永军的车,往常阳市而去,刘伟名暗自想道,党领导就是这样好,想不去开会就可以不去,以前当秘书的时候可没这么的自由。()刘伟名的打算便是今晚到常阳见谢建国,晚上安顿好了谢建国之后便直接去林阳。明天是星期六,从清泉到常阳要三个小时,从常阳到林阳又要将近三个小时,刘伟名暗自‘揉’了‘揉’太阳‘穴’,同时开学校地提醒田永军和胡博远要做好长途奔袭的准备。
刘伟名直接在车里睡了过去,直到到了田华酒店‘门’口才被胡博远叫醒。
“博远,你去酒店开一个包间,另外开两间房。隐晦点去安排两个漂亮的陪酒妹,这些你去安排。记住,口风要紧,其中的利害关系你懂的,我先在车上坐一会儿,‘弄’好了你来叫我。”刘伟名对胡博远安排着。
“好的,刘书记,我知道怎么做的。”胡博远怀里拿这装着两万块钱的公文包就下了车。刘伟名经过这么几天来的观察已经对胡博远彻底的放心了,这小伙子说话做事都很可靠,而且人也很灵活,刘伟名一向秉承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今天这事让胡博远去做也有锻炼和栽培的意思,一个秘书连这些事都做不来的话那就根本失去了做秘书的意义,秘书嘛,就是去做一些领导不愿做或者不想做的事情的,就比如这样灰‘色’的事情。
刘伟名在车里和田永军‘抽’了一根烟,胡博远便走了过来,对刘伟名说了事情办好了,并且把两张房卡给刘伟名,说了包间的‘门’牌号。
刘伟名点了点头对胡博远和田永军道:“你们俩自己倒酒店里面吃些东西,不用省钱,但是记住不要喝酒,晚上还要回林阳。我办好事了会打电话给你们。要是晚了你们想睡觉了也可以开个房间先睡一会。”说着刘伟名下了车,一个人走进了包间,看了看时间,刚好七点一十五,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谢建国,说明了房间的包间号。让服务员过来点了菜叫了酒,刘伟名是使劲地往贵的点,这钱不是他的,这些钱唐华是知道怎么报在县委的日常的开支里面的,这些都是部‘门’里面公开的秘密了。
刘伟名自己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仔细地想着清泉那一摊子的事。他今天过来第一是要来渐渐谢建国,自己在清泉上任也有一周了,一个电话都没给谢建国打过,所以今天便顺着要回林阳到这来见一见谢建国,另外也想让谢建国支持自己的那个计划。刘伟名才坐下不久,谢建国便推‘门’而进,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刘伟名看的清楚,正是谢建国的秘书。
“你下去叫上司机一起吃饭,等下我忙完了叫你。”谢建国在‘门’口对自己的秘书说道。
刘伟名取饼手机给胡博远打了电话,让他上楼来与谢建国的秘书一起吃饭,叫上谢建国的司机,几个人可以吃完饭一起打打牌。胡博远说了声明白就挂了电话,刘伟名笑了笑,他知道胡博远知道他的意思了。
“谢市长,最近工作忙了点,所以没和您汇报工作,今天特意找了个时间来赔罪。”刘伟名笑着迎了上去。
“伟名老弟说什么话,咱们之间什么关系。你看看你,我原本还想我来招呼你的,你倒好,把我这个地主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谢建国笑哈哈地握着刘伟名的手一起坐了下来。
“您是常阳的地主我现在也是啊,更何况您还是领导,这官场上的规矩里哪有让领导掏腰包这一条,服务员,可以上菜了。”刘伟名皮笑‘肉’不笑地说着,然后招呼服务员上菜。
“咱们两还用这么见外的分彼此吗,哟,这么大一瓶酒啊?伟名,我可先说好了,今晚我可不能喝太多的酒。刚刚才陪省里来的工作组一起吃完饭,这酒我可是已经喝的到量了,再喝就真的醉了。”谢建国一看见服务员把一瓶茅台端上来,就首先亮了牌坊了。
刘伟名一边微笑着一边把酒打开,像是完全没听见谢建国的话一样拿起谢建国面前的酒杯给谢建国倒了一杯酒,然后道:“谢市长,话可不能这么说,您的酒量多少我还不知道?我可是知道,您在应酬的场面一边都只是喝到三分量的。您剩下的这七分量说什么都得拿出两三分来留给兄弟我,咱们也不多喝,两人就这一瓶,多了我也不会再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