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68节第168章
“你啊,什么都逃不过你这张嘴。()”谢建国也不推辞地接过酒呵呵地说着。
“谢市长,上次来常阳因为有工作在身急着上任,所以没有陪您好好的喝一次。今天算是找到机会了,而且这机会也很难得,清泉离常阳实在是太远了。这一杯我敬您,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敬领导。”刘伟名拿着手中的酒杯便把酒给喝了下去。
“伟名,你再这么说我可就真的生气了,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还说这种话。”谢建国佯装着生气把酒喝下去,其实心里甜蜜蜜的。虽然由于刘伟名是金清平的‘女’婿他不敢得罪也不敢在他面前摆领导的架子,但是听见刘伟名这么叫着领导心里还是非常舒服,人嘛,都是有虚荣心的,而且地位越高,虚荣心越重。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再自罚一杯。”刘伟名也不扭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直接喝了下去。()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今天说好了就这一瓶,所以他便放开了喝。
“伟名,你工作这么几天,感觉怎么样?”谢建国知道刘伟名今天来不仅仅只是为了联络感情那么简单的。
“清泉的情况确实不是很乐观,这么说吧,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刘伟名有点感慨地道,与谢建国说话他不可能什么都说,只是隐晦地表明了自己的意思而已。
“清泉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你要多点耐心。清泉的问题有历史的问题,也有现任留下的问题。有些问题你我都知道,是很棘手的事情。清泉许多的问题都牵涉到当地一些官员的根本利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要触碰的好,所谓蚂蚁多了还咬死大象,伟名,你要慎重。”谢建国打着幌子首先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知道刘伟名这种年轻的官员绝对不会是那种有耐心可以安于现状的人,今天刘伟名打电话来他便可以猜到刘伟名肯定是准备在清泉有些什么动作了,而清泉的事情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谢建国年纪不轻,在市长的这个位置上坐的时间也不久,自己的位置都还没坐稳,让他帮刘伟名出头他实在是不愿意,所以一上场边首先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刘伟名听过谢建国的话之后,转了转手中的酒杯,谢建国的话耐人寻味,他又如何体会不出呢。
“谢市长,清泉的现状您了解的很透彻,大致上是这样的情况,但是有些问题也没有这么严重。其实阻碍清泉整体发展的官员只是一部分,或者说是极少的一部分罢了。大部分的官员还是好同志的,即使是一些同志现在被暂时的个人利益‘迷’住了眼睛,但是只要自己认识到了错误,愿意重新回到组织的怀抱中来,我想组织还是应该给他们一次机会的,俗话说的好,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嘛。而其它极少一部分冥顽不灵的同志是阻碍清泉发展的真正原因,想要清泉发展,不说要消灭他们,但是至少要砍断他们的触手,让他们无法再伸手。作为清泉县的县委书记和当家人,我有责任这么做。但是我向谢市长你保证,清泉绝对翻不了天,即使出现了一些小问题我也保证这些问题也绝对会在清泉境内便会得到解决,请谢市长相信我。”刘伟名边说边给谢建国倒了一杯酒。
“伟名,你还年轻,一些事情不能太过于冲动。()既然你这么有信心不凡说说你的计划。”谢建国惊讶地听着刘伟名的话,然后淡淡地说道,没有表任何的态。起先他是坚决不同意刘伟名在清泉有任何动作的,因为他知道清泉是如何‘混’‘乱’,稍不注意便会惹得一身‘骚’,但是如今听刘伟名的意思只是说不会有大的动作,只会针对某一部分人,而这极少的一部分不用说谢建国也知道就是王卫国,而且刘伟名也说了,只是砍掉王卫国伸手的途径,并不会影响清泉整个的官场榜局,所以便有了听下去的兴趣。
“是是,谢市长您教训的是,我会注意的。阻碍清泉发展的根本问题就是‘交’通的严重阻塞,要想发展清泉就得修路,否则一切都是空谈。但是要想修路没有大笔的资金是不可能的,我知道市里的财政资源是很有限的,即使是谢市长您支持,经过分配之后投到清泉来的资金对于修路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所以主要的财政还得清泉自己来承担,县财政有一部分资金,我准备全部用来修路,您知道,即使是这样也还是不够。所以我这次准备回林阳,去找省里领导出面,去银行以县政fu的名义贷款,另外,清泉有两个县属企业,我想谢市长您应该听说过。”刘伟名很诚恳地说着。
“知道一些,一个冶金厂,一个纺织厂。()这两个厂在几年钱还很是红火,那时候是常阳市有名的几个企业之一,不过这些年来却是每况日下。萧条了很多了,但是好像总资产还是很可观的。”谢建国思索了一下后道。
“是的,不过其中有些事情谢市长您还是不清楚。这两个厂不是萧条,而是完全的落寞了,要不是县财政每年大把大把的钱往里面投,这两个厂早就破产了。我想既然这两个厂不能再为清泉的经济和税收做出贡献那么它们就根本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需要了,而且修路是清泉的头等大事,其余的一切都要以修路为中心。”刘伟名点破了这两个企业的现状,那么他的意思就呼之‘欲’出了,相信谢建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的意思就是变卖了这两个厂用来修路?”谢建国瞪大了眼睛问道。
“是的,这几个厂的厂值还是很可观的,设备和地理位置都不错,相信有眼光的商人都会看得见,即使买的便宜点,对于修路来说也是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了。”刘伟名点了点头道。
“伟名,这事可要慎重考虑啊。虽然说这两个厂是县属企业,我们市里面不适合做太多的干涉,但是作为大哥我还是要提醒一两句。这两个厂与当地势力的纠结我想你比我清楚,可以说他们的根本利益有一大半是在这两个厂里面,都说狗急了要跳墙,你要是把这两个厂卖了他们真的会和你拼命的。另外,这事需要县常委开会共同研究的,你刚到县委没多久,我想这事没这么容易解决吧?”谢建国苦口婆心的说着,心里在骂着刘伟名真是异想天开,原本以为刘伟名会使用一些官场中人不适合用的手段来对一些官员进行换血,但是没想到刘伟名的计划竟然是这个,这个计划在谢建国来看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因为就目前他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刘伟名还没有在清泉掌握到绝对的话语权。
“当然,这只是个计划,而计划是要一步一步的来的。这个计划对于清泉的发展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想常委会的那些同志们是会支持的,需要的只是个时间而已,我想这个时间应该不会要太久。”刘伟名若有所指的道。
“只要县常委会通过了这个决定我们市政fu当然会鼎力支持。”谢建国见刘伟名说的这么肯定心里有点疑‘惑’,便说了一句模拟两可的话,而且特别指明是市政fu,不是通常说的市里面。这就说明假如市委不同意他也没办法。其实谢建国根本就不知道刘伟名为何这么有信心可以掌握县常委会,而且他也不能问,于是只有将疑‘惑’放在心里,但是还是在心里给了刘伟名一个冲动的评价。
刘伟名早就料到了谢建国会是这样答复,其实对于他来说这已经够了。只要自己掌握了县委会,那么变卖两个企业的事情就板上钉钉了,就算市委出面反对也不敢公然,这是县里的企业,是由县里说了算。到时候有事不管谢建国想不想,都得顶住市委的压力,这就是刘伟名的如意算盘。
“那我就代表清泉一百万老百姓谢谢谢市长了,来,再敬您一杯。”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酒是一杯接着一杯往谢建国的肚子里灌。谢建国的酒量本就一般,加上前面已经喝了不少酒过来了,如今被刘伟名这几杯酒给灌下去,说话就开始有点哆嗦,眼眶都红了。刘伟名看到这个样子便对着谢建国道:“谢市长,我看今天您也累了,这天‘色’也晚了您就在这里休息算了。我刚好在这里开了一间房。你看怎么样?。”
“好好好。”谢建国估计已经不是太清楚了,不停地点头。
刘伟名笑着扶着谢建国走进早就安排好的房间,开‘门’进去,只见双人房的房间里面两个‘女’孩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
“你们过来,服这位老板休息。”刘伟名沉住脸对两个‘女’人说着。
“哎呀,老板,您怎么喝成这样啊。来来,快来‘床’上休息。”两个‘女’人一听刘伟名说话的语气便知道这位醉醺醺的男人就是今晚的客人,当即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嗲声嗲气地对谢建国说着,一边一左一右扶住谢建国,而且不停地在谢建国的手臂上磨蹭着。谢建国当真是‘色’中狂人,虽然喝醉了,但是见到这种情况还是眼中‘色’光大放,一个劲地说着:“好好好,咱们去‘床’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