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1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74节第174章
胡博远转身出了办公室,刘伟名看着自己面前一大堆的文件就开始头痛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些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为什么都要拿给县委书记签字,都是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刘伟名现在是真的知道这领导原来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很是厌烦的把文件堆在一边,掏出手机给家里的打了个电话,和金钱两人聊了聊情话,才把手机挂断,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了,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想,自古以来最无聊的县委书记可能就数自己了吧。说着拿起电话叫胡博远收拾东西跟自己出去吃饭去了。
坐在车上,刘伟名对田永军道:“你去找个口味比较好的小店去吃顿饭吧,最好是有点特‘色’的,今天我请客。下午咱们去乡下转一转。”
“这里最有名的店就是李嫂记了。”田永军好像很是了解地道。
“离‘骚’记?这么有诗意的名字啊?”刘伟名随口一问道。
“刘书记,不是离‘骚’,是李嫂。是店的老板娘,这个店的红烧鸭做的很有味道,好像是祖传的手艺,味道真的不错。()”这是胡博远接话道。
“原来是李嫂记,你们两都这么推崇看来这个店的味道是真的不错了,行,咱就去这个李嫂记吃吃烤鸭吧。”刘伟名一点都不为自己的错误感到羞耻。
田永军轻车熟路地把车看到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饭店前面停下,饭店装修一般,说不上高档,不过看起来‘挺’干净的。才十一点半饭店里面就已经满座了。
刘伟名三人走了进去,一个小妹子就走上来招呼了。
“你这里还有没有包间?”胡博远问道。
“对不起,先生。包间已经满了。”小妹妹不是很懂的招待客人,只是实话实说的道。
“刘书记,您看?”胡博远有点尴尬地回头看了看刘伟名。
“没包间就坐外面嘛,外面还舒服些。”刘伟名说着走向了一桌无人的座位上坐下,胡博远和田永军两人跟着过来坐下。
“博远,你点一些店里招牌菜,其余的清淡点就行了,下午还要出去咱们就不喝酒了。()”刘伟名随kou‘交’代了两句,转脸看着周围的吃饭的人,看起来生意‘挺’红火的,这也很正常,一个地方再穷,人也要吃饭,也要上馆子,所以稍微有点特‘色’的饭店生意都是很红火的。
“几位老板,你们都要吃些什么?”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一脸笑的拿着一个菜单走了过来。
“刘书记,这就是这个店的老板娘,大家都叫她李嫂。”田永军趁着胡博远在点菜的瞬间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抬头打量了一些这个老板娘,姿‘色’一般,皮肤也不怎么好,可能一般的劳作‘妇’‘女’都是这样吧,到底是小店的老板娘,于那些大饭店老板的派头完全是两个样子。
“老板娘,你这里生意每天都这么好吗?”刘伟名问道。
“生意确实是不错,我这里都是小本生意,就图个薄利多销。”老板娘很是亲和的接过刘伟名的话。刘伟名闲着无聊便也来了兴致,点了一根烟一边于正写着点菜单的老板娘道:“李嫂是吧,你这店开了多少年了?。”
“我这店还真有些年头了,我孩子还在吃‘奶’的时候就开了这店了,这么算起来有十来年了。()”李嫂看起来也是个健谈的人,听刘伟名这么一问,还真的就掰手指算了起来。
“李嫂,按理说你这店开了这么多年了,而且名气这么大,生意这么好,手头上应该有些积蓄了。我给你个建议,你应该把这个店装修装修,‘弄’的高档一点,这样相信生意会更好。而且相对应的你可以适当的把价格给调上去。现在人都是这么样的心理,宁愿吃贵的不愿意吃好的,我想装修之后你的利润会更高。”刘伟名给李嫂出了一招。
“这个道理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实在是没钱。看起来吧这开店是非常的赚钱,但是钱是进了我的口袋立马就得给了别人。这个店管生活还行,要想发财那是真的难啊!。”一听刘伟名这么一说,李嫂真的像是有满肚子的委屈似的。
“转手就给了别人?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什么高利贷?”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先生,有些话我是真的不方便说,我这就去给你们上菜,你们稍等一下。”李嫂一听刘伟名如是问,立马收住了话题转头走掉,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额?怎么这就走掉了?”刘伟名看着转手走掉的李嫂莫名其妙地道。
“刘书记,关于这个事情我也知道一点。()”田永军看着刘伟名好奇的样子接口说道,他是个老实人,一般是不会说话的。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伟名点了点望着田永军道。
“我也是听一个在县里开店的朋友无意中提起的。好像说在县城里开店不但要给税务局工商局缴纳各种各样的税,还得给当地的一些地痞帮派缴纳保护费。无论是给政fu缴纳的税收还是给地痞缴纳的保护费都不低,而且越是生意好的店他们要的就越多。这么两相折起来,真正落到店主口袋里的利润就不多了。”田永军一句一句地说着。
“如果说是缴税哪怕是比政fu规定的多那么一点点我也能够接受,毕竟这种情况其他地方也出现过,但是这地痞公开地要保护费我还只是在香港的黑帮电影里看见过。难道清泉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刘伟名拍着桌子道。
“呵呵,刘书记,有时候,有时候警察和地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的。”田永军有点尴尬地说道。
“哦?嘿嘿,我原本以为清泉只是穷了一点点,就算是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只是由于穷而衍生出来的,但是没想到清泉真的**成这个样子了。难怪清泉这个穷县的名称一背就背了这么多年。”刘伟名双眼冒着火倒。
胡博远也是和刘伟名一样,是从其他地方分配过来的,所以对于清泉的问题也不是很懂,听了田永军这么一说也很是惊讶。
被这件事情一‘弄’,刘伟名原本很好的兴致一下子就没了。刘伟名脑中只存在着愤怒,也没什么胃口了,草草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他这一停筷子,田永军和胡博远便面面相觑,也慢慢地放下了筷子。
就在刘伟名准备起身出‘门’的时候,一帮穿着‘花’‘花’绿绿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混’‘混’走了进来,一个个神‘色’非常之嚣张。刘伟名一看到这些人,原本打算出去,顿时便停住了脚步,坐在桌子上大量着这些人。
“老板娘,你给我过来。”一群人围住一张桌子坐下,一个红头发的一拍桌子对着远处的李嫂喊道。
李嫂一听回过头来,看到这些人,不仅眉‘毛’立即拧成了一条直线。不过随即换了一张笑脸赶紧地走了过来。弯腰背弓地道:“几位大哥好,今天想吃什么?。”
“你他妈的是傻子啊,我们经常在这吃还用问?以前吃什么现在就吃什么,往好的点,今天是我请几位兄弟的客,你可别落了我的面子,不然,我马上拆了你的店。”红头发瞪着李嫂一只手拍着桌子骂道。
刘伟名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双手已经拧成拳头,怒视着这么几个人。
“知道知道,您请稍等,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李嫂连忙道歉,然后拿着菜单就准备走人。
“等一下,先去拿几瓶好酒几包好烟过来招待一下。酒要茅台的,烟拿中华的。”红‘毛’好像觉得不过瘾又对着李嫂道。
“茅…茅…茅台?对不起啊,大哥,我们店里没有茅台,你看其它的酒行不行?”李嫂一听茅台酒直哆嗦,结结巴巴地道。
“你他妈的耍我啊?”红‘毛’说着就是一个耳光直接打在李嫂的脸上,李嫂一个‘女’人哪受得了,立即一个巴掌被打倒在地,脸上红红的是五个手指印,嘴角都流了血。周围吃饭的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不但没有人上来见义勇为,反而一个个的不管吃完还是没吃完,立即结账走人,就像是逃瘟疫一样。刘伟名双眼已经喷出了火,就像是一批脱缰的骏马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去。
“老子上次在这里吃饭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下次给老子准备好几瓶茅台,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啊?没有茅台你开什么店?真是个欠‘插’的‘骚’货,给你个机会,马上给我‘弄’几瓶茅台过来,不然老子拆了你的店。”红‘毛’说着掀翻一张桌子在地,对倒在地上李嫂喊道。
“‘毛’哥不愧为‘毛’哥,这气势真的是帅呆了。”这时旁边的几个小痞子便嬉笑着赞美着这个叫‘毛’哥的红‘毛’。
“你小子少扯淡,对付这种欠‘操’的贱‘逼’就是不能客气,不然她不当你的话是话。”‘毛’哥一听就更加的嚣张,飘飘然地道。
地上的李嫂眼里满是泪水,用手捂着脸准备站起来。刘伟名看着这‘女’人如此的可怜走上前去扶起李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