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1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78节第178章
“刘书记,您言重了。()去接博远同志的事情我都是按照唐主任的指示去办的,谈不上什么功劳。”胡永‘波’微微地谦虚了一下,说话做事都‘挺’得体的。他身上既没有唐华身上那种让人一看就可以看得出来的谄媚也没有黄耀华身上那种到处都是刺得棱角,这种人就是刘伟名最为欣赏的人。怎么说呢,简单来说就是四个字,外圆内方。官场上这种人往往都是走的最久的人。刘伟名自己也是这种人。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你知道的,一个好的秘书可以让我们省很多心的。谢谢!永‘波’同志,现在正在进行的‘春’播工作你们镇做的怎么样?”刘伟名结果胡永‘波’散过来的一包烟后道。其实刘伟名问的就是句废话,‘春’播秋收,中华民族的老百姓几千年前就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政fu每年都还强调一下只不过是出于引导的目的罢了。
“‘春’季播种这对于老百姓来说是件大事,我们泉水镇的同志在‘春’播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详细的工作计划。www.tyjiao.com第一就是要保证土地的到位,绝对不能出现土地荒废的情况。第二个就是要保证种子的质量,当然,这个种子的质量都是由县里面检查核对之后才发下去销售的,所以这个环节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第三就是杜绝老百姓因为争灌溉水而发生的打架斗殴事件。目前‘春’播工作已经基本都完成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完成的还是比较的好。”胡永‘波’一点都没有因为刘伟名问的是句废话而有所怠慢,相反还很认真地回答着刘伟名的话,说话分几点这是从古至今中国大小辟员都喜欢沿用的说话方式,胡永‘波’也有着这个习惯。
“嗯,咱们清泉县是个农业县,全县的老百姓基本上都靠着那点土地生活,所以关于农业生产的事情绝对不能放松,你们泉水镇的同志做的不错。呵呵,快下班了,咱们公事也谈完了就出去吃个晚饭吧。”刘伟名拍了拍桌子然后起身道,刚刚这段对话其实只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就是为了做到先谈公事再吃饭。而胡永‘波’也是为了做个见领导先汇报工作的姿态罢了,两人都是心照不宣。
胡永‘波’跟着刘伟名坐进了田永军的车,直接去了胡永‘波’早就定好位置的三河饭店,由于没有外人,刘伟名叫胡博远和田永军也一起吃了。()期间也没说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对于胡永‘波’的来意刘伟名是再清楚不过了,而胡永‘波’当然也知道刘伟名知道他今天的来意。大家拉拉家常这顿饭也就吃完了。
“刘书记,要不再唱会歌?”吃晚饭后胡永‘波’试探地问道。
“呵呵,不用了,我这人最怕唱歌了。这天生的嗓子就是见不得人的。胡镇长,我就先回去了,以后记得多来汇报汇报工作。让我对你们泉水的工作有前一步的了解。”刘伟名最后表明了姿态。
“好的,刘书记,我一定会的。”胡永‘波’听的刘伟名这么说当即眼睛放着光的道。
“好了,不用送了。”刘伟名直接坐上了车让田永军开上车走人。
接下来的几天刘伟名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了,先是以县委县政fu的名义写了份关于严打的文件给了公安局,然后李军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严打的运动。()当然,看似这些日子许多不法的分子都落网了,不过明眼人都知道,抓进去的不过都是些小喽啰罢了。不过刘伟名对这个已经很满意了,黑社会是每个地方都存在的,他绝对不会因为你政fu打击力度加强了就灭绝。所以刘伟名只是需要这种威胁力就够了,刘伟名的观点就是,地下势力可以存在,这是谁也无法杜绝的,但是不能做的太过火,不能影响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很明显,这次的严打已经起到了这种效果。
如刘伟名所料,这几天或明或暗,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武装部长都向刘伟名表达了善意,不过刘伟名也知道,要他们不合自己作对可以,但是妄想他们支持自己那是不可能的,王卫国这颗千年老树早已经成了‘精’了,他这颗老妖树的根系早已经把整个清泉的官员和自己的缠绕在了一起,而缠绕的媒介就是利益。所以说这几个人是绝对不会不顾自己的既得利益去和王卫国作对的,刘伟名从来也没这么妄想过,只要他们不合自己作对对于刘伟名来说就是天大的好处。()
虽然这几位已经选择了中立,但是常委会上自己依然只有两票,而王卫国手上拥有六票,自己还是不是他的对手。而反观现在在王卫国手下的那几人,每人都是王卫国的忠实走狗,要想拉过来确实是不容易。所以刘伟名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扩大常委会的人数,县常委只有十一人这在其它地方时很少见的,起码公安局局长这肯定是个常委,至于县委办的主任这个职位可以是也可以不是的。刘伟名不知道王卫国是靠着什么手段把常委会‘弄’的只有这么点人,但是常委的人数减一个容易,增加一个就困难了,刘伟名是真的伤透了脑筋了。他现在的想法是想把唐华和李军两人都‘弄’成常委,这样他就有了四票。四票对六票,并不是很吃亏了。最令刘伟名郁闷的是这个组织部长都跟着王卫国走,这真是让刘伟名这个县委书记觉得老大的丢脸,如果可能的话刘伟名第一个想干掉的人就是这个组织部长梁有利。可是把一个组织部长撤掉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不是他一个县委书记说撤掉就可以撤掉的,这令刘伟名很是伤脑经,刘伟名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等,等待机会出现。毕竟王卫国在这里根深叶茂,刘伟名不敢轻举妄动,稍不注意就会‘弄’的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地步。
刘伟名在清泉的日子就这样安静地过下去了,由于刘伟名手中没有绝对的拍板权,所以一些大事刘伟名还做不来主,不过作为县委书记,一些不需要经过常委讨论的事情他还是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只是修路这件大事却一直没办法动手,不过令刘伟名感到欣慰的是清泉县城内的卫生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城市的建设也规范了很多,再也没有出现以前那种‘乱’扔‘乱’弃,‘乱’摆‘乱’放的情况。而县城里面曾经嚣张一时的各种‘混’‘混’从上次严打过后也像是绝迹了般全都开始转为地下活动了,只是在晚上才会出现。当然,偶尔还是会发生几起犯法的事件。根据这些现象,刘伟名觉得清泉整体的情况还是在好转,只要解决掉几个根本的问题他相信清泉还是大有可为的。话说着,就这样过了将近三个月,这天刘伟名正开完常委会,在会上刘伟名这次终于忍不住地拍着桌子于王卫国对着干了,但是结果由于占得票少刘伟名终于还是没有阻止的了。原本刘伟名这人什么都是藏在心里的,不发则已,一发则必置人于死地。但是这件事情却不得不让刘伟名大动肝火。原因就是纺织厂和冶金厂又开始向县里要钱了,而且报告上说的很明确,如果县里不给钱就只有破产了。这就是明摆着向县政fu威胁,刘伟名知道现在提出要把这两家厂子买了肯定是不会通过的,所以在会上刘伟名苦口婆心地讲了种种利害关系,不是说不给,意思就少给点,不要按照报告上说的数目给,结果王卫国等人一口否定,还说出一大通的道理。说的都是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私’下里通过一些手段把这些钱全部都转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了,刘伟名是真的愤怒了,看到清泉的老百姓都穷成这个样子了,这些血汗钱、救命的钱这些人都要拿,于是刘伟名拍着桌子王卫国算是第一次正面‘交’锋了,但是刘伟名还是很干净利落的败下阵来了。
刘伟名坐在自己办公室的位置上,越想越来气,直接把桌子上的一个杯子给砸的粉碎。站在外面的胡博远第一感到了害怕,硬是没敢进来。而就在这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刘伟名一看,是赵俊的。于是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接通了电话。
“喂,你小子怎么想起我来了。”刘伟名虽然是开着玩笑,但是语气却还是冷冷的,他这气还没消呢。
“嗯?不对啊,怎么有股火‘药’味啊?”赵俊在那装疯卖傻得道。
“少废话,有事说事。今天正烦着呢。”刘伟名在赵俊面前从来就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赵俊在他面前也是一样。
“哟,原来县委书记也有烦心的事啊?别挂别挂,真的有事找你。”赵俊一听刘伟名说要挂电话立即打住,接着道:“我准备过两天去你那个什么清泉县一趟,你这个县委书记是不是代表你们清泉几十万老百姓欢迎一下啊?欢迎仪式别太隆重,找几十上百个美‘女’拿着鲜‘花’穿着比基尼站路边稍微演绎一下夹道欢迎这个成语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