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第18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81节第181章
“我愿意把身体给你。()·首·发”钟丽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口说了出来。
“什么啊?”刘伟名真的是瞠目结舌,这话也太雷了。这都是神马跟神马啊?刘伟名瞪大着眼睛盯着钟丽,他直接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这样的话竟然会是从钟丽这么一个清纯的小泵娘的嘴里说出来的。刘伟名脑中还没从钟丽这句本年度最累人的话里转过弯来,钟丽却做出了一件更加雷人的举动。只见钟丽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直接把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掀了开来。
……省略两百字……
而这时最难熬的人不是刘伟名,而是躺在‘床’上的钟丽。()钟丽紧紧地闭着自己的双眼,努力地想让自己忘记自己现在的所在。她很害羞,害羞到全身都在轻微地颤抖,今年二十岁的她从来就没有让一个男人这样观望过自己,她是个极度保守的姑娘,平时短一点的裙子都不敢穿。但是今天她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她前面下了楼去刘伟名对自己说的话告诉钟平听之后钟平当即跪在了他的面前,痛哭流涕地对她说:“妹妹,这次你一定要救救哥哥啊。那个刘书记肯定可以救我的,他是县委书记,只要他一句话,哪个警察还敢抓我?哥哥不能让警察抓去,一抓去就是要枪毙的啊。妹妹,你就真的忍心这么看着哥哥被枪毙吗?”
钟丽是个简单单纯的‘女’孩,她的脑子里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也不会去考虑别人是不是在利用她。()她听了自己哥哥的这话当即便‘激’动地不得了,也哭着对钟平道:“我当然不想,但是刘书记他说他帮不了我也没办法啊?他也有他的苦衷。再说了,人家和我们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帮我们?难道我们还能强迫他不成?哥,要不你就按刘书记说的去做吧,咱们去自首,刘书记说去自首绝对是不会被枪毙的,最多只是无期。”
“无期?无期我还不如枪毙来的爽快,吃一辈子牢饭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我不能去自首,绝对不能。不然我者一辈子就毁了。他现在是和我们没关系,不过只要你和他发生关系了那不就有关系了,难道他能看着自己‘女’人的哥哥去死?”钟平狠狠地说道。
“哥,你说些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呢?”钟丽大羞,他没有想到钟平会说出这样的‘混’账话。()
“妹妹,难道你就愿意看着哥哥去死吗?而且嫁给一个县委书记那是咱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另外我还听说这个新上任的刘书记不但年轻而且人长的也很帅,妹妹,你想想看看,这样的老公上哪去找啊?”钟平搜肠刮肚地想着词去劝说钟丽。
钟丽听钟平这么一说不禁脸‘色’变的红彤彤,但是她心里却也非常的赞同钟平的话,刘伟名人长的帅,又年轻,而且有非常的有风度,这样的一个男人是钟丽前二十年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一举一动即使就是简单的一个微笑都是那么的‘迷’人。但是钟丽又想到了一件事情不禁觉得非常沮丧,垂头丧气地最钟平道:“哥,没机会了。人家刘书记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听他说再过一段时间他孩子就出生了。”
“结了婚有什么关系,现在离婚的比结婚的还多。()妹妹,哥哥现在只能靠你了。你如果不忍心看着哥哥就这么被一颗子弹从额头前打进去一命呜呼的话现在就上去,把衣服脱掉爬上他的‘床’抱住他,然后什么事你都不用管了。只要到了明天早上,哥哥我就什么事都没了。妹妹,只要这次你帮了哥哥这个忙,哥哥下半辈子就算做牛做马报答你也行啊。小丽,哥哥真的不想死啊。我还没娶媳‘妇’,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想看到咱们钟家就这么给绝了后了。而且爸妈又是一身的病,我走了以后谁来伺候他们啊。”钟平哭的撕心裂肺,听着感人至极,钟丽虽然心里觉得钟平这个主意是荒唐之极,但是在钟平的苦‘肉’计之下她还是摆下阵来,抱着一颗犹如荆轲当然刺秦王时的心态走进了刘伟名的房间,悄悄地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并没有人,只听见浴室里面亮着灯光有着水流声。她还是个处子,而且是个纯洁的就犹如一张白纸般的处子。她开始只知道按照钟平所安排的去实行这个“gou引。”计划,而现在刘伟名不在‘床’上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去gou引刘伟名了,但是钟丽还是跟着钟平所说的爬上了刘伟名的‘床’。而后把咬着牙齿把自己脱得‘精’‘精’光,用被子把自己也裹得严严实实。一颗心忐忑不安地等着刘伟名出来,之后便就是刚刚所发生的了。
刘伟名直接大脑短路,什么利害关系都想不清楚了也没时间去想。他现在明知道往前走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但是还是一步步地往前走,向着钟丽走去,他也开始有点全身颤抖了。
钟丽可以感觉的到刘伟名正一步步地向自己走来,她所不清楚是自己心里现在是怎么想的。既想刘伟名就此停住脚步不再向前又想刘伟名赶紧上来,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快点上来吧,钟平说只是痛一下就没事了,然后就可以救哥哥了。而且钟丽心里说不清道不明地还有这一丝的期待,期待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刘伟名最终还是没有抵御住这种纯洁美‘女’的‘诱’‘惑’,在理智与‘欲’望的‘交’锋中,‘欲’望牢牢地占住了上风。刘伟名终于爬上了‘床’,刘伟名是彻底的入了魔了,全身好像是用着用不完的力气一想想找到一个发泄口,把自己多余的力气都发泄出去。
就在刘伟名习惯‘性’地进行出战前的准备工作的时候,非常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刘伟名非常不愿意去理会。但是这个电话铃声刘伟名却听的清楚,是金清平的。刘伟名把自己‘私’下手机的来电铃声特殊的人都设定了特定的铃声,像金清平的,金倩的,另外就是江映雪和张云佳的。这样可以方便自己接听电话,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反应或者是‘露’出马脚。金清平的电话铃声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刺‘激’着刘伟名已经处于极度兴奋之中的神经,不知道是进去还是不进去,最后刘伟名还是从‘欲’望中退下身来,恢复了理智。重重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对着钟丽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提着被子盖住钟丽的身体。便拿着自己的手机走到外面的客厅里面去听电话了,他不在这接的原因第一是不敢面对钟丽,第二是怕钟丽发出什么声响。如果让老丈人怀疑了自己这事可就不是闹着玩了。
刘伟名坐在沙发上,没有去接电话,而是点了一根烟‘抽’上,静静地‘抽’着,直接等到电话铃声消失。香烟有提神的效果,同时也有安定情绪的功能,刘伟名也是在尽力地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波’澜。而后才缓缓地拿起电话,朝着金清平的电话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