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84节第184章
“妈,孩子身体还好吧?”刘伟名心里充满着幸福回过头来问道。()
“孩子由于是早产,而且早产了两个月,所以身体不怎么好。所以医生‘交’代,目前最好是在育婴房房里。等小孩身体有了一定的体抗力之后再带回家。”刘少芬笑眯眯着道。
“只要孩子没事,住多久都没问题。”刘伟名点了点头道。
“伟名,你这当爸爸的应该帮孩子取蚌名了,孩子都生下来这么久了。”刘伟名的父亲开口说道。
刘伟名是被突然而到的幸福给冲昏了脑袋,听到这连忙说道:“对对对,我这是被冲昏了脑袋。这取名字这事我也没经验,要不就由爷爷和外公给取吧。爸妈,您们也呆了一夜了,你们就先回去睡觉吧,这里有我在,没事。”
“这样也行,倩儿也没事了。孩子身体状况也非常的良好。()咱们就都先回去吧。我回去翻翻字典,咱们就把这名字给取了。亲家亲家母,你们觉得怎么样?”金清平点了点说道。
“这样最好了。”
刘伟名想到这,拿出电话把田永军给叫了上来。指着身后的两对父母介绍道:“永军,这是我爸妈。你见过的。这位是我岳父,这位是我岳母。爸妈,这是我的司机田永军。”
“小伙子,不错。昨晚赶了一夜把伟名送回来,辛苦你了。”金清平点了点笑着道。
田永军早就听说了刘伟名的岳父是省wei书记,这次正面见了这样传说中的大人物田永军突然觉得心跳加速,特别是看到金清平主动伸手和自己握手时他感觉自己呼吸都有点困难。连忙准备是伸手去握,但是突然伸手,用手在自己身上擦了两下才握住金清平的手,结结巴巴的道:“书记,您…您…客气了,这都是…都是我应该做的,分内事,分内事。”,田永军说完就憨憨的笑。
“哈哈,今天我可不是什么书记,我只是伟名的岳父。小伙子不错,跟着伟名好好干,以后很有前途。”金清平看到田永军憨憨地样子很是觉得高兴,同时也觉得刘伟名还是有识人之明的,作为领导,选秘书得选懂事的,选司机就得选这样的老实人。()
“永军,昨晚真是麻烦你了。这样吧,你现在帮我把我父母送回家去。你就睡我家吧。我这几天估计是不会回清泉了,你就在林阳多待几天吧。爸妈,你们就坐永军的这回去,帮我安排一下永军。”刘伟名安排之后几个老人就都下了楼去了。田永军送刘伟名的父母,而金清平和刘少芬都开了车来所以都直接开车回去了。现在已经早上五点了,刘伟名也是困的不行,但是却非常的‘精’神,因为兴奋,高兴。第一,是担心了一晚上,金倩终于脱离了危险期,让他的这一颗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第二呢当然就是突然之间做了父亲。这让刘伟名很是兴奋。
刘伟名走到医院的吸烟区狠狠地‘抽’了两口,然后还是徘徊到了育婴房的外面,看着孩子小手挥动的样子刘伟名觉得自己从来就没这么幸福过。想到倩儿所受过的苦心里觉得自己欠倩儿的太多了,回头走到金倩所住的特级病房外面。敲了敲‘门’,一个护士走过来开‘门’。
“请问您有什么事?”小护士问道。
“哦,护士小姐你好,我是病人的丈夫,请问一下我妻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刘伟名问道。()
“先生,您请放心,金小姐现在的情况很好,只是身体非常的虚弱,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医院安排了我和常医生专‘门’照顾着金小姐,所以您请放心。”小护士笑着说道。
“那就谢谢你们了,请问我现在能够进去看看我妻子吗?”
“可以,不过最好不要打扰到病人,因为病人的身体还很虚弱。”小护士点了点头道。
“好的,谢谢。”刘伟名说完推‘门’而入,只见病房是一间很大的套房,里面设施都很先进。这个刘伟名没感到有什么意外,以金清平的能力要‘弄’到一间这样的病房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个医生正在金倩身边的仪器设备上面观察着,估计这个就是常医生,刘伟名和常医生寒暄了几句后就坐到了金倩的身边。护士和医生因为金倩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便知趣的走出了房间。
刘伟名坐在金倩的病‘床’边,细细地看着金倩。金倩由于身体虚弱脸‘色’还很是苍白。额前的刘海有点凌‘乱’,但是那张脸蛋还很是‘精’致、漂亮。()刘伟名很是感动地轻轻地替金钱抚平了一下额头前的刘海。越是见到金倩虚弱他心里的愧疚就越是强烈,金倩爱自己爱到几乎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而自己却是怎么爱金倩的?自己在和金倩婚后还和几个‘女’孩子发生过关系,刘伟名想到这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时突然金倩有点干枯的嘴‘唇’里发出虚弱的声音:“水…水?。”
刘伟名顿时慌了,赶紧到处找着水,但是还是想到金倩这虚弱的状态能不能喝水还是个问题,便跑到‘门’口对站在外面的护士喊道:“护士,病人要喝水。”
护士赶紧推‘门’进来,在一个容器里面用消了毒的一次‘性’杯子倒出一点点的水,然后用一个棉签沾着水在金倩干枯地嘴‘唇’上面涂着。
“就…就…这么点?”刘伟名惊讶的问道。
“这不是水,是营养液。病人现在的器官功能很是底下,所以不能给病人喝太多的水,病人现在觉得渴那是正常情况。等到病人身体恢复了就没事情了。而且病人现在身体上伤口也不适宜喝太多的水。”护士耐心地解释着,刘伟名这才释怀,对护士道:“让我来吧。”随后结果护士手上的棉签沾着营养液一滴一滴地滴在金倩的嘴‘唇’上面,心里很是心疼。
早上的时候刘少芬到了医院过来,还给刘伟名带了早餐,本来她是准备给金倩熬点汤的,但是金倩现在也喝不了就没熬了。
“伟名啊,你也一晚没睡了,就先回去睡会吧。现在有我,我睡一觉再过来。”刘少芬看到刘伟名粗粗地黑眼圈对刘伟名道。
“妈,没事,我还坚持的住。我想在医院多陪陪倩儿,倩儿这次受了这么大的苦都是我的错,我也没陪在她身边,我对不住她。”刘伟名慢慢地道。
“你也不必这么想,你们是夫妻,只要你爱倩儿就可以了。倩儿这丫头就是有点傻,好在最后的结果很好,你也不必自责,你在外面工作也是为了这个家好。现在你也是做父母的人了,所以以后有时间还是多在家陪陪倩儿陪陪孩子。最好的选择是能够调回林阳来。”刘少芬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妈。但是现如今要调回林阳是不可能的,我会尽量争取能够调回到林阳来。”刘伟名点头道。
刘伟名吃完早餐,便接到了胡远博的电话,刘伟名现在才记得自己还没和胡远博说自己到了林阳的事。
“远博,什么事?”刘伟名问道。
“刘书记,是这样的,我想问您一下。今天上午召开的关于农业发展问题的会议您还参加吗?”胡远博已经猜到了刘伟名不在清泉了,以为今天早上田永军并没有来接自己,他是自己到县委的,而且到上班时间了刘伟名也没到。多以他意识到刘伟名肯定不在清泉了。
“嗯,我不参加了。我家里出了点事情。现在在林阳,所以这几天我都不会回去,这个会议拟让主管农业的领导去召开就行了,至于这几天我工作的问题你找唐主任协商着处理,一些非我不可的事情你就退后,等我回去再说。市里领导打电话过来你就说我在外面考察,具体怎么说你看着办。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你直接打电话给我。”刘伟名想了想便‘交’代清楚了。
“怎么了?有工作上的事?”刘少芬笑着问刘伟名。
“没事,这么大一个县委县政fu不可能没了我这个县委书记就不转了。没什么事。当领导就是这么好,自由,不用和谁请假,想去哪就去哪。”刘伟名哈哈笑着道。
“你比你爸好多了,你爸才是工作狂。当年我生倩儿的时候他也是在外地上班,就回来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回去了。伟名,其实吧,有个建议我早就想和你提了,但是被你爸给直接否定了,虽然我知道你不会接受,但是我还是要对你说。伟名,我就倩儿这么一个‘女’儿,我希望她幸福。虽然倩儿说她现在幸福,但是我知道,她不喜欢这样异地相处的生活。她从小就是一个依赖人的孩子,我想让你辞了工作到我集团来上班,我把集团直接给你,反正这个集团早晚都是给你的。我们集团规模在江南省还不错,当一个董事长并不比一个县委书记差,你可以考虑一下。虽然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自‘私’,但是我是真的想你这么做。”刘少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