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86节第186章
看到孩子,一个个兴奋地不得了。()几个老人家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孩子,一个个争抢着抱孩子,结果是把刘伟名金倩这对父母给撂在了一边。
“伟名啊,我和你爸爸给孩子取了几个名字。你看着选一下吧。”金清平笑哈哈抚平了一下被小外孙给抓的‘乱’‘乱’的头发后兴奋地对刘伟名道。“刘志明,刘博哲……,这几个名字都是根据五行来排的,我可是翻了几天的书才找到这个名字的,你觉得哪个好?选一个吧。”金清平说出一大堆的名字后道。
“倩儿,你觉得哪个好?”刘伟名‘摸’了‘摸’脑袋后转脸对自己的妻子问道。
“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觉得哪个好就那个,你是孩子的父亲。”金倩轻轻地刘伟名道,刘伟名觉得当上了母亲的金倩比以前更加的温柔了。
“爸妈,你们四个都在。()你们都是我的父母,我和倩儿能在一起都靠你们,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而岳父岳母你们也只有倩儿这么一个‘女’儿,咱们都是一家人,这孩子都是你们的孙子,所以我想给孩子取蚌名字叫刘金哲,你们觉得怎么样?”刘伟名想了下后道。他当官当的习惯了,这种讨好人的事情他已经做的很高境界了,就像这个名字一样,虽然孩子还是姓他老刘家的姓,但是在中间加上个金字这就会让金清平两夫‘妇’高兴很多,而且对孩子也势必会更加的喜欢和认同感。
丙然金清平夫‘妇’一定当即高兴地咧开嘴笑着,一家人其乐浓浓地,让刘伟名觉得这一刻是多么的幸福,三代同堂。
就在这个时候,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接过来一看,是公安局局长李军的。刘伟名很奇怪李军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的打电话。难道是因为钟平的事情?刘伟名想了想走出病房接下手机,边说边往吸烟区走去。
“喂,刘书记。您好,半夜打扰您真不好意思。”李军很恭敬地说道。
“李局长,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客套了。我知道你不会没事给我打电话的,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刘伟名一边‘抽’出一根烟点燃,一边笑嘻嘻地李军说道。()心里一边想着李军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刘书记,关于钟平入室偷窃一案经过法医鉴定和有关医院出示的证明表明,死者并不是死于嫌疑人钟平的殴打致死,而是死于心脏病。”李军小心翼翼地道。
“真的?那太好了。”刘伟名高兴的说道,虽然早已经向钟丽说过,钟平的事情该做的他已经做了,以后不会再管了,不过能够让钟平摆脱死罪刘伟名心里对钟丽的亏欠也就少了一分,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刘伟名还是很兴奋地。
“现在钟平已经被我们抓捕归案,不是,我说错了,是钟平已经向警方自首了。所以我想请刘书记指示,下一步我们警方该怎么办?”李军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刘伟名早就说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是那是死罪,现在钟平已经不是死罪了,可以证明钟平不是杀人凶手而只是一个小偷这个罪名就是完全可以商量的了,所以李军才有此一问。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完全按照司法程序去做。这小子是个惯偷,不给他一点教训他是不会回头的,所以不必手下留情。”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他没必要为了一个小偷去落个包庇的罪名,而且就算是为了钟平好也应该个他点教训。()
“是的,刘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李军响亮地回答道,接着又小声的问道:“刘书记,还有个事情要向您请示一下。”
“哦?还有什么问题?”刘伟名很好奇的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们接到一个匿名的举报电话。电话说嫌疑人住在清泉酒店302房,接着我们就根据举报人所说的对清泉酒店302房进行了突击。不过住在302房的人不是钟平,而另有其人。而钟平我们是在收队的时候从301房抓捕的。”李军说话说的有点含糊不清。
刘伟名细细地品味着李军话里的意思,李军这话说的毫无重点肯定是有事情发生,最后刘伟名简短的问道:“那302房间里面住的是谁?在干些什么?。”
“302房间里面住的是组织部部长梁有利,和他一起chi‘裸’着睡在‘床’上的‘女’子经过我们调查并不是他的妻子,具体是什么人我们没有进行调查,怕影响过大。()下一步该怎么办还请刘书记您指点。”李军终于全盘托出了。
“什么啊?”刘伟名听过后彻底的惊呆了,组织部部长嫖娼被抓这事要是抖出来那这必定就是清泉的一个大地震啊,那时候清泉想不出名都不行,当然,他刘伟名也肯定会增加许多的知名度,但是这知名度明显的不是什么好事。刘伟名握着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还从来没主动应付过这么大的事情,这种事情应付不好就是大事,虽然不会对刘伟名自身构成什么致命的影响,但是在自己任内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档案上面绝对会附带着这么光辉的政绩的。
“李局长,现在人在哪里?有哪些人知道?”刘伟名很严肃的问道。
“人被我关在了警察局里,知道情况的就只有我们警察局的几位同志。我已经对他们下达了封口令了,外界绝对没人知道。”李军处理事情还是很老道的,毕竟干了这么多了。
“那就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这件事情传出去了,我为你是问。对了,你手上有证据没有?”刘伟名很是严肃对李军说着,最好想到了什么又问了一句。
“有,今晚进行行动的是城东派出所的同志,由一个副所长带队,刚刚冲进去的时候没人知道对方是组织部长,而梁部长也没说明他的身份,所以同志们都是按照正常的抓嫖娼卖yin的程序进行的,也就是把两人在现场的姿态拍了一系列的照片。不过后来梁部长悄悄地向副所长说明了他的身份,副所长才通知了我,我便让他们不声不响地把人给带进了派出所,外界应该没人知道。而我们手上的证据也足以对梁部长进行起诉了。”李军当然明白刘伟名的意思,组织部长这个职位是县委书记手中的一把利剑,但是这把利剑却被王卫国给握在了手中。这怎么可能不让刘伟名感到愤怒,这次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刘伟名是不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把梁有利给‘弄’下台的,所在在知道了这个事情的时候李军便把拍到的证据‘弄’到了自己的手上,也没有去见梁有利毕竟他以前和梁有利还是有些‘私’人情谊的,他要是去了如果梁有利要求放人他就真的是进退两难了,所以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人把梁有利给看牢了,不准与外界联系,而他自己便马山向刘伟名请示。
“李局长,你这次的事情处理的很好,也很及时。等这次事情一过我会想办法让你进常委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你的手下把嘴给我管牢了。我现在立马赶回清泉,该怎么做到时候你等我的通知,你记住,不管是谁问你要人你都说没抓人,即使是省长下令也不准放人,知道吗?”刘伟名狠狠地道。
李军当然不会认为刘伟名好大的口气,他岳父是省wei书记,省长他当然不是很怯的。李军当然肯定地道:“是,一切都会按照您的吩咐办。”
刘伟名挂断电话回到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金倩和一屋子的长辈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金倩才刚刚醒来自己又要走。这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特别是孩子,自己的孩子自己才见过一面现在又要走,不说难不难为情,就刘伟名自己也舍不得。
金倩是第一个看到刘伟名样子不对经的,对于刘伟名她在清楚不过了。于是问道:“伟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刘伟名勉强地笑了笑,然后转头看了看几个长辈。底气不足地道:“是工作上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是大事吗?”金倩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地问道。
“算是吧,处理不好就是一件大事。”刘伟名尴尬地说道,他已经看到刘少芬眼中的神情有点不高兴了。
“伟名,你跟我出来一下。”金清平听后脸‘色’稍微动了动然后对刘伟名说着,接着率先走出病房,刘伟名走到刘少芬面前低声地说道:“妈,对不起。”说着跟着金清平走出了病房,到了走廊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严重?”金清平低声问道。
“刚刚公安局局长打电话给我,今天晚上在宾馆抓一个嫌疑人的时候‘阴’差阳错的抓到了组织部长,而且是直接被捉‘奸’在‘床’。”刘伟名对于金清平当然是没有任何保留,而且他以前从来没处理过类似的事情,正想听听金清平的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