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第1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89节第189章
“刘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卫国对于刘伟名的校长气焰也是非常的不满,心里压着一股火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
“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我今天就没准备和你打什么官腔,实话实说的告诉你。我来清泉身上是有任务的,但是现在由于一群人的阻扰我的任务根本就没有办法完成,我什么都不怕,反正也只是破罐子破摔罢了,对于我来说,结果是一样的。既然完本的秩序没办法让我完成任务我就索‘性’把这件事情闹大,让清泉彻底的变一个天。王县长,我告诉你,不要怀疑我的话,我刘伟名说出的话就一定做的到。你如果不信咱们可以试一试。”刘伟名就像一只发怒的狮子一样,对着王卫国咆哮着。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刘伟名的手里,刘伟名完全不担心王卫国会不妥协。即使王卫国不妥协大不了就和王卫国一起完蛋,反正最后输的人还是他王卫国。
“你…。()”王卫国顿时被刘伟名给气的脸通红,手指发颤地指着刘伟名说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像是虚脱了一样跌坐在了椅子上。他现在终于知道了,刘伟名根本就不是什么愣头青也不是什么愤青。这是在要挟自己,和自己谈条件。刘伟名要的是什么王卫国再清楚不过了,而这些对于刘伟名重要对于他王卫国来说又何尝不重要呢?原本王卫国以为刘伟名只不过是个没什么需要担心的愣头青,而现在发现,这个原本在自己眼中的羔羊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会吃人的猛虎,王卫国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低着头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说话。思考了良久,也平复了心情,最后王卫国还是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给捏住了七寸,哪里还有不任人宰割的份呢?
“你想要怎么样?”王卫国用苍老的声音说道。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让清泉变的更好。第一,让梁有利主动辞去组织部长的职务,继任人选由我来推选,在常委会上必须通过。市里面领导你去做工作。第二,我们清泉常委会的规模太小,我要求让公安局长李军和县委办主任唐华进常委会。第三,你必须得全力支持我把对县属企业进行改组出售,凑钱全力进行修路。()就这么多,只要这三个条件你达到了,这件事情我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王县长,你觉得怎么样?”刘伟名笑眯眯地说着,一脸‘奸’计得逞后的得意‘摸’样。
“什么啊?你要改组县属企业?不可能,这不可能。你要修路我可以答应,但是改组县属企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王卫国‘激’动滴站起来说着,县属企业是他利益的根本,要动县属企业就是要了他的命。
“王县长,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是说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王县长,其实你不必这样子的。我可以告诉你,梁有利现在在我手上,你们之间有什么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地很,我想在纪委那边我还是可以说的上话的,只要纪委介入你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而且你不要天真的以为你倒了我也会跟着倒,你放心,不会的。只要我岳父不倒,在江南省还没有谁可以让我走人。到时候我会慢慢地查几个县属企业的问题,一个一个问题的查,直到把所有发对的人都给查出来为止,你说那时候我再来改组县属企业不是轻而易举吗?王县长,这几个县属企业我是一定要改组的,而且要彻底地改,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的了。王县长,所为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你应该比我更懂。()你是玩不过我的,你不要以为清泉就是你家的自留地。错了,他是共产d的,即使这次我不动你,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妥协的。本地派永远斗不过空降派这句话你不是没听说过。王县长,你说我们一起联手好好地经营清泉这一亩三分地不是更好吗?你说是不是?”刘伟名拿着自己的杯子一边去饮水机边倒着茶一边慢吞吞地说道,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尖针一样刺进了王卫国的心里。
“你说的事情我都答应,我现在就去向上级领导请示。你把梁部长放出来吧。”王卫国在座位上呆呆地坐了很久,然后站起身来垂头丧气的走向了‘门’外。在‘门’口边突然转过身来对着刘伟名道:“刘书记,这次我认输了。我佩服你的手段,但是你太狂了。你我只是平级,你威胁我我无能为力,但是你连市领导都威胁,难道你就不怕以后有人给你小鞋穿吗?。”
“哈哈,我怕。但是我更加怕清泉的老百姓在说到刘伟名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吐唾沫。”刘伟名大笑着对着王卫国道。他知道王卫国说的是自己让他去和市领导谈论继任组织部长人选的问题,对,刘伟名实在威胁市领导,更准确的说是威胁了常阳市市wei书记彭东阳。()刘伟名知道,即使自己把梁有利给‘弄’下去了,但是这组织部长的职位也不会由自己的人担任,而肯定是会有彭东阳选的人的接任。所谓一不做二不休,这次主动向王卫国肯定已经彻底得罪了彭东阳,所以刘伟名索‘性’选择彻底得罪,于是直接把组织部部长人选作为条件,这个条件说是开给王卫国的,倒不如说是开给彭东阳的。相信彭东阳可以分的清一个组织部长和整个清泉的势力到底孰轻孰重的。
看着王卫国离去的背影刘伟名叹了口气后道:“这次是彻底得罪了,以后估计自己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彭东阳那老小子是不会给自己安稳日子了。”刘伟名拿出电话给李军打了个电话,让李军把梁有利给放了。接着刘伟名又拨了胡远博的电话号码。得知胡远博把赵俊等人都招呼好了,刘伟名便也就放下了心,回到办公室把自己走的这两天余下的工作都完成了,然后便走出了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让唐华安排一桌酒席为赵俊接风,自己这马上就过去。然后直接脚上田永军去了招待所。
“远博,都安排好了吗?”刘伟名在招待所大厅问着胡远博。
“刘书记,都安排好了。现在唐主任已经请赵总等人去了酒席,我是在这里等你的。”
“嗯,咱们现在就过去。”刘伟名正准备过去,却无意中看见了站在一旁正有意或者是无意看着自己的钟丽。刘伟名心里一紧,感觉自己有点害怕似的。但是还是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道王卫国我都不怕还怕这么一个小丫头?说着堆起一脸的笑意走到钟丽的身边,小声的道:“钟丽,你哥哥怎么样了?。”
“谢谢刘书记,我哥哥昨天已经被警察局拒捕了,今天我去了趟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说我哥哥只是偷窃而且是自首的,所以最多坐两年的牢。刘书记,真的谢谢你。前面我还埋怨你来着,我…我…。”钟丽越说越不对,后面似乎还想哭。其实向警察局举报钟平下落的人正是钟丽,她实在是不愿意她哥哥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而且她心里也对刘伟名有种很强烈的信任感,她觉得刘伟名是不会骗她的。刘伟名说自首对她哥哥有好处,她就坚信这样是对哥哥好。所以那天晚上给了钟平钱后她一直都悄悄地跟着钟平,反正刘伟名不在她也没什么事做。钟平拿了钱后就躲进了山里,昨天,钟平终于出了山,戴着顶大帽子买了张车票然后晚上便住进了清泉大酒店,钟丽估计他是准备逃走了便悄悄地跟上,跟着钟平到了三楼看着钟平进了一间房间后钟丽远远地看了看房‘门’便跑到楼下的公用电话处报了警,只不过她看错了‘门’牌号,把钟平所住的301看成了隔壁的302,这才出了这么一大件乌龙事件。
“说什么傻话呢,这样是对你哥哥最好的结果了。你应该多劝劝你哥哥出来之后一定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千万不要再做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刘伟名此刻心底对于钟丽已经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男人就是这样,对于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女’人就会有种这就是自己‘女’人的占有‘欲’,而‘女’人又何尝不是呢?
“嗯,刘书记。您…您…妻子怎么样了?”钟丽低着头脸红的像苹果一样,刘伟名口中的那句傻话在她听起来是多么的亲昵多么的舒服,不知不觉间她又想起了那晚和刘伟名之间发生的事情,甚至于在埋怨那个该死的电话为什么不晚点打过来。
“谢谢关心,已经没事了。而且还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哈哈。”刘伟名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就充满了满足感,喜笑颜开地对着钟丽说着。
“那真的是恭喜刘书记了,记得要请我吃红蛋的。”钟丽不知为何听到刘伟名说自己已经生了孩子心里泛起微微的酸楚,但是还是假装着高兴地对刘伟名道,但是由于天真,她此刻的笑却比哭还难看,不过好在刘伟名正处于幸福的喜悦之中,完全没有看到钟丽表情的不对劲。
“红蛋?为什么要吃红蛋?”刘伟名‘摸’着脑袋疑‘惑’地问着钟丽。
“这您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这里生孩子都要吃红蛋的,象征着喜庆。”
“行,到时候一定给你补上。不过现在我有个饭局。就不和你聊了。”刘伟名说着叫上胡远博走进了招待所里面的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