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92节第192章
和谢建国又唠叨了几句刘伟名挂断了电话,在纸上把谢建国推荐的人的名字写上。()一脸‘阴’险地笑着,然后站了起来自娱自乐地泡了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哼起了一首当时在高中时候非常流行《同桌的你》,他自从来到清泉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感觉这么舒心,这个办公室里多有东西今天看起来都顺眼了起来。心情愉悦的刘伟名拿起电话看了半天号码,最后还是给江映雪拨了过去。这半年来,无论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刘伟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映雪,因为只有江映雪能够安慰自己而且不会伤到自己的自尊,但是自从金倩病后这几天,刘伟名就没有再联系过江映雪。他在心里面觉得自己这么做对不起金倩。但是现在刘伟名却又鬼使神差地打给了江映雪,即使自己心里知道这样不对。
电话嘟嘟了几声之后江映雪接过电话。“我的刘书记,今天怎么这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哈哈,知我者映雪也,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今天我确实是心情很好,你现在在干嘛?我还怕你在开会呢?”刘伟名觉得和江映雪说话就是这么的无忧无虑,不会有任何的压力和忧虑。
“刚刚开了个会回来,和我说说遇到什么好事了?让我也为你高兴高兴吧。”江映雪像个初恋地小‘女’孩子一样在自己的情郎面前撒着娇。
“从此以后这清泉也有我刘伟名说话的权利了,你说这值不值得高兴。另外还有件值得高兴的事,我当爸爸了。”刘伟名充满着喜悦道,他心里什么都没想,只想着把自己的喜悦好好地和自己的爱人分享。
“真的啊?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清泉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江映雪惊讶的问道,她是体制内的人,知道这样的权利的更迭除非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不会这么快的。
“没有,我是徐徐图之的。这次只不过是找到了个机会罢了。不过前景还不是很乐观,我还得继续努力啊。你呢?最近怎么样?”刘伟名倒没有狂妄自大,他非常清醒的知道,王卫国依旧是横在自己面前的一座大山,自己要跨过他还需要手段和智力。()
“我啊,还是老样子。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你当爸爸了?怎么回事?我记得倩儿那丫头的预产期还有呢一段时间吧?不会是早产吧?”
刘伟名不得不佩服‘女’人的记忆力只强悍,江映雪也只是听刘伟名说过一次金倩的预产期,结果却可以记得这么清楚。
“是啊,早产了将近两个月,是个儿子,不过由于早产也差点‘弄’的母子不保的地步。哎,映雪,你说我该怎么办?你知道吗?这次倩儿早产恰巧遇上了急‘性’阑尾炎,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在动早产手术和阑尾炎切割手术之间只能选择一个,而且就是说倩儿和孩子之间只能保住一个,而且先动阑尾炎手术就必须得推辞懂早产手术,还要先注‘射’把孩子‘弄’死,结果那就是要让孩子死掉而且倩儿以后也别想再怀孕了。当时大家都劝倩儿放弃孩子,但是倩儿却一力坚持要先把孩子生下来,结果她忍住疼痛,在动早产手术的过程中晕过去了好几次,最好终于把孩子顺利的生了下来,她吃了这么大的苦只是为了给我生个孩子,因为你她说,她想有一个只属于我和她的孩子。()倩儿对我这么好,但是我却这样对她?映雪,你说我该怎么办?”刘伟名‘激’动地说道,这些话已经憋在他心里很久了,但是他却找不到人去诉说,他心里很矛盾,跟苦涩?金倩越是开心她就觉得自己越可耻,心里就越沉重,这份沉重这几天已经压的他透不过气来了,所以他打了电话给江映雪,他只是单纯地想找个人诉说心里的苦涩,这个人除了江映雪别人是无法替代的,而刘伟名也无法把这话跟除了江映雪一外的人去说。
江映雪那边良久无语,只身下沉重的呼吸声。清醒过来的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这么和江映雪说似乎很不妥,立即解释道:。”映雪,你千万别误会。我这么和你说没别的意思,我没说要离开你。我只是…。”
“伟名,要不我们还是分开吧。其实我心里一早就觉得对不起金倩了。我开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想着我和你只是暂时在一起罢了,等你结婚了我就会和你分开的,因为我不愿去做拆散人家家庭的狐狸‘精’。但是后来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却离不开你了,我不想也不能没有你,所以在你和金倩结婚之后我什么话都没说,这是我的自‘私’,我不希望我唯一爱过的男人就这样从我身边溜走。我心里想着自己我不做的太过分,我们小心一点或许金倩一生也不会发现的,但是现在看来我错了,你很痛苦,很纠结。www.hbyxedu.com我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伟名,我们分开吧,真的。”江映雪突然之间打断刘伟名的话,说出了一段刘伟名从来就没听江映雪说过的话。是的,有那个‘女’人不是自‘私’的呢?即使理智如江映雪也不例外。就算再大方的‘女’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男人拱手送人。
刘伟名听着的江映雪的声音很坚定,其实她不知道,此刻的江映雪说出这段话之后一只手捂住电话筒,另一只手捂住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的嘴,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女’人,外面再强势内心也是脆弱的,平时装的再坚强也只是未到伤心之处罢了。
“映雪,你错了,真的错了。我现在是很痛苦,但是没有你在我只会更加的痛苦?你知道吗?我无法想象在我高兴或者不高兴的时候没有人陪我聊天的日子,我需要你。你千万不要生气也不要说气话好不好?”刘伟名被江映雪这么一说顿时给‘弄’呆了,他真的没这个意思,他只是想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对江映雪诉说罢了。
“伟名,我再好也只是你的一个情人。倩儿才是你的妻子,她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不能对不起她的。不错,我爱你,我需要你,我不能没有你。但是金倩她更加的爱你,更加的需要你,更加的不能没有你。而且现在还有你的孩子,你的家庭。你不怕有一天事情被金倩知道‘弄’的妻离子散吗?伟名,真的,我没有说什么气话,这些都是我内心想说的,我们的认识一开始本来就是个错误,只是我坚信这是个美丽的错误一直不愿意从这个错误中回头。我不想到时候你痛苦,真的,我是过来人,我知道一个完整的家庭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代表什么。我知道你爱我,我也是。我们都先冷静冷静一段时间吧,彼此都不再联系,等到我们都想清楚了我们再联系,好吗?”江映雪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常,她在说出这一段话的时候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不停地颤抖。
“好吧。”刘伟名呆呆地望着窗外,一口一口地‘抽’着烟,直到把一只烟全部‘抽’完才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他现在的心全‘乱’了,理智与情感他完全都分不清楚了。理智告诉他江映雪这么说完全是对的,是为了自己好,自己应该这么做。而情感上他不愿也不能和江映雪分开,江映雪的影子已经深深地埋进了他的心里,和他的生活融为了一体。刘伟名很纠结,在纠结了很久之后还是接受了江映雪这个折中的做法,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轮到刘伟名一个人坐在那发呆纠结了,但是事实上却没有,因为刘伟名的电话响了。刘伟名有三部手机,一部是‘私’人手机,就是刚刚给江映雪打电话的那个,一个是工作手机,另外一个是内部的手机。这个手机号码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领导知道,便于领导直接找刘伟名谈些‘私’底下话的。像前面刘伟名打给谢建国就是用的这个手机。一般的情况下,工作手机刘伟名都是放在胡远博的身上,另外刘伟名的桌子上面有一个内部的电话,当然,这个是分机,主机是装在胡远博的桌子上面,一般的电话都是胡远博先接听的,只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胡远博才会接进来让刘伟名接听。好在是这样有个秘书分担,要是没有秘书刘伟名这一天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只需要守着这几个电话就够了。
刘伟名看了看电话上的号码,知道这个是胡远博打过来的,心里想了想,估计是胡远博的鱼买来了。于是接听电话:“远博,鱼买来了吗?。”
“是的,刘书记。我把鱼直接放在了车里面了。您还需要买些什么吗?”
“不用了,你叫永军把车停在下面等我,现在送我去招待所。”刘伟名说完挂掉电话。然后把‘抽’屉里面一些比较重要的文件都整理了一下,还有那一叠照片。然后上了锁,下了楼。楼下胡远博正站在车子旁边等着。
“鱼在哪?我看看。”刘伟名压住心里的不快,长叹了一口气后带着笑意对胡远博说道。
“放在后备箱里了,您稍等,我给您打开。”胡远博说着打开后备箱,只见后备箱里面放着两个大的桶子,而且是那种专‘门’用来装鱼只在上部有几个孔的桶子。刘伟名知道这种桶子是用来装水活鱼的,可以保证吃到新鲜的鱼。刘伟名动了好奇心,让胡远博把桶子盖打开看看,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黄鱼被传的这么邪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