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95节第195章
“你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就是这个意思,你就是看不起‘抽’烟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大男子主义,你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范滨滨斜着眼控诉着刘伟名。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范滨滨,心里暗道都说‘女’人就是无理取闹的代名词,今天终于见识了。于是无奈地高举白旗道:“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大男子主义。我认输,我向所以的‘女’同胞们致歉。”
“这还差不多。”范滨滨看着刘伟名无奈地样子心里顿时大笑,但是面上还是作出一副这次就饶了你的表情。
赵俊耳朵里听着这一幕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在尽力的为刘伟名和范滨滨制造机会。他的心里认为既然这么一个极品‘女’人自己无缘消受那么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兄弟去尝尝鲜呢?古话不是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至于对婚姻和妻子的忠诚赵俊没有替刘伟名想过,因为对于赵俊来说,这个东西离他太遥远,遥远的他心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范滨滨和刘伟名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知不觉的两人的关系就在这样的闲聊中急速的靠近着,两个当事人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点。www.jsusj.com但是并不是没人发现,比如在一旁专心开车的赵军就发现了,但是他不愿打破罢了。他这次一反常态地几乎一夜没有说话,只是偶尔刘伟名闻起来了才回答两句。‘弄’的刘伟名以为不说话专心开车这是赵俊开长途的习惯呢。
车子在晚上九点到了林阳,刘伟名问了两人是先去他家住着还是直接跟着他去医院,两人都回答直接去医院。刘伟名也就没说什么了。在路过一个首饰店的时候范滨滨突然叫住了赵俊,让赵俊靠边停下。然后只见范滨滨拿出一个大的遮阳帽戴上,然后从身边的小包里拿出一副墨镜,随即打开‘门’走了下去。刘伟名呆呆地看着,心里暗道知名度太高原来也不是一件好事嘛。
“你说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这金的银的东西就这么好吗?一个个都这么喜欢。”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走进首饰店的范滨滨对赵俊说道。
“谁知道呢,这可能就是天生的吧,就像男人对各种美‘女’感兴趣是一个道理。你见过不喜欢美‘女’的男人吗?肯定没见过吧,这就是天生的吸引,懂不懂?”赵俊白了刘伟名一眼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说教刘伟名。
“我不懂,你懂你懂。关于两‘性’之间的学问我哪有你高啊,你这学问做的都快比的上中科院那些老头了。()”刘伟名吐出一口烟后打趣着赵俊。
“哎,不瞒你说,原先以为在追‘女’人上你是难及哥们万一啊,但是这次哥们必须承认,我看你看走眼了。原来你才是真正的闷‘骚’型高手啊。”赵俊摇着头一副悲痛‘欲’绝的‘摸’样。
“哟呵,不对啊,你不是一直都自诩为情圣的吗?我是高手?你没发烧吧?我今天是找你了还是惹你了?在这瞎感叹什么呀。”刘伟名呵呵地对着赵俊笑着。
“可以啊,还不承认。你看看你个范滨滨这个亲热劲,我说你们两这一路是真的把我这个司机当空气了吧?哥们,兄弟这次是真的佩服你了。范滨滨,你想一想,这是全天下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啊,就这么落在了你的猪蹄之下。我真的不知道是应该替你感到欣慰还是应该替天下的男人感到惋惜啊!。”赵俊不说还不要紧,一说就犹豫决堤的洪水,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我怎么闻着有一股醋味啊?不过你小子就在这吃飞醋吧,哥们对这个范大美‘女’没兴趣。其实也不能说没兴趣,只能说不想有兴趣了。”刘伟名一边摇头一边一边感叹着。他心里是真的怕了,怕再沾染上‘女’人的问题了。他现在已经够麻烦了,要是再沾上一个他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还是那句话,脚踏几条船是件及劳心又劳身的活,刘伟名不是‘浪’子,注定了他干不了这个活。
“瞧你那得意的样,还什么不想有兴趣。你是自卑吧?”赵俊白了刘伟名一眼,他现在十分的鄙视刘伟名。觉得刘伟名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自卑?这话怎么说?我自卑什么?你是说我在范滨滨面前自卑?我晕,你哥哥我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有什么自卑的,她也不就是拍了几部电影出了点名嘛,那是哥哥我不想,要是想的话直接去拍金瓶梅,演个西‘门’庆保证比她还红。说笑归说笑,我是真的没觉得有什么好自卑的。你小子这脑袋还真能瞎想。我知道你喜欢她,见我和她一直在说话心里不顺服对不对?你早说啊。好了,别生气了,这事是我做的欠考虑,等下我保证只睡觉,绝对不说话了。”刘伟名突然明悟过来赵俊为什么今天这么反常了。不过他想对了一半,赵俊确实是有点吃醋,不过另一半的原因却是在想着为刘伟名创造机会。
“哎,这话还像是哥们说的。不过这次就不必了,对这个范滨滨我是真的落‘花’有意,可是人家流水无情啊。不过告诉你,伟名,范滨滨对你有好感,你得好好把握。要是让这样的‘女’人从你身边溜走你真的会遗憾终生的。”赵俊大感欣慰地拍着刘伟名的肩膀感叹道。()
“你就扯吧,我还不是情圣,也不想成为情圣。别说了,人家回来了。”刘伟名看到范滨滨从首饰店里出来连忙打断了赵俊的谈话。
接下来刘伟名是真的直接装着睡觉,一句话也没和范滨滨说。连赵俊伸手悄悄地打了刘伟名几下刘伟名也当做没反应。车子直接停在金倩所住的医院外面。九点半了,刘伟名还不知道金倩睡没睡,下了车。赵俊从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提了几大包水果‘花’篮和补品。拿了个‘花’篮给范滨滨。然后两人跟着刘伟名上了楼。刘伟名不知道今晚是谁在陪金倩,便也没有提前通知。然后走到病房前面敲了敲‘门’,开‘门’的依旧是那个护士。金倩的病房是个套间,埃‘门’的那个房间是留给护士和医生的,所以刘伟名一敲‘门’护士就过来开‘门’了。
“刘先生,你来了啊。”护士从金倩那里得知了刘伟名的姓名。
“是啊,我妻子他情况还好吧?对了,今晚是谁在陪着?”刘伟名一边推开‘门’让赵俊和范滨滨进去一边问着护士,由于范滨滨一下车就把自己的那套装扮给‘弄’上了,所以护士只是觉得这个装扮怪异的‘女’人有点奇怪多看了几眼倒也没发现什么。
“您夫人的情况很好,今晚是您母亲在陪着的。不过由于您夫人情况已经很好了,所以您夫人让老太太先回去了,毕竟老人家在这陪着一夜也不太适合。”护士小姐很健谈的说着。
“是吗,那谢谢你了。我先进去了,你先忙吧。”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带着赵俊和范滨滨走进了里间金倩的病房里,随带着把‘门’关上。
推‘门’进去便看见金倩正抱着孩子在那唱着儿歌,一脸幸福的‘摸’样。刘伟名不知道金倩怎么把孩子抱在这了,可能孩子已经有了点免疫力了吧。
“倩儿,我回来了。看看我给你把谁给带来了。”刘伟名笑嘻嘻把‘门’打开一条缝钻出来然后推开‘门’说道。
刘伟名这一声叫唤没把金倩吓倒倒是把孩子给吓的哗哗大哭,‘弄’的刘伟名郁闷不已,这个儿子从见到刘伟名第一眼起就没给刘伟名一个好脸‘色’。
“你怎么回来了?你看看你,都把孩子吓哭了。咦,赵俊,你怎么也来了?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金倩本来还想埋怨刘伟名把孩子‘弄’哭了的,接着便看见赵俊,赵俊后面还跟着一个带着大圆帽和墨镜打扮很时尚的‘女’人。
“嫂子,你误会了,这位是我的一个朋友,不是‘女’朋友。来小家伙,叫干爸爸。”赵俊急忙解释了两句,然后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刘伟名刚刚报上的小金哲身上去了。
“嫂子,你好,我是伟名和赵俊的朋友,这次是跟着过来玩的。”范滨滨把手中的‘花’篮和水果放在了‘床’边。
“你好你好,真是的,是朋友过来玩就很开心了,还买什么东西。”金倩刚刚客气两句,就见到范滨滨把大圆帽和墨镜摘了下来,金倩看着面前的这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总是觉得那么的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范滨滨微笑地走到金倩面前伸出手道:“嫂子,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滨滨,是赵总的员工,是伟名的朋友。我这次是跟着赵总来清泉拍戏的,刚好碰见伟名今天回来看你,所以我就死皮赖脸地跟着一块来了,打扰你了,希望你不介意。”
金倩呆呆地伸出手和范滨滨握了一握,脑海里始终在打量,满脑子的疑问。然后置于问道:“你不是电视上那个范滨滨吧?我觉得你们很像。”
“倩儿,她就是电视上的那个范滨滨,她都说了是跟着赵俊饼来拍戏的了你都还问。”刘伟名笑着说道,一般‘女’人比男人更加追星。
“你真的就是范滨滨?”金倩一听惊讶了一句,然后挣扎着要爬起来。刘伟名一见赶忙把小金哲给赵俊跋过去扶住金倩,谁知范滨滨早一步扶住了金倩。
“嫂子,你身体还没好,还是不要动的好的。”范滨滨扶住金倩,在金倩的身后加塞了一个枕头。
“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身子有点虚罢了。你真的就是范滨滨?真的不敢想象,我竟然可以亲眼见到你,你知道吗?我是你的粉丝,真的,你拍的每部戏我都看过。”金倩兴奋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