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99节第199章
刘伟名是真的爱死赵俊了,自己都想不到的借口他倒是一个个的都直接帮自己想好了。()刘伟名立即模棱两可的道:“算是吧,误会说不上,但是你不要提我就行了,知道吗?”
“知道,你们这些走仕途的人真的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昨天还跟你玩,今天抢了你一颗糖就直接和你决裂了。还真是麻烦。”赵俊喋喋不休的道。
刘伟名直接沉着张脸一句话都不说,‘抽’着烟看着窗外的夜景。一盏盏霓虹灯在刘伟名的眼前晃过,就好像一张张江映雪的脸在刘伟名的眼前闪过一样。刘伟名这次是真的心痛了,平生第二次心痛,第一次是因为大学时初恋‘女’友的背叛,只是这次他无法做到像第一次那样的绝情、他现在知道了,感情就是一柄双刃剑,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
两人到家已经很晚了,将近晚上十二点了。()刘伟名和赵俊两人悄悄地进了屋,本来不想惊动刘伟名的父母的。但是最后还是把刘伟名的父母给‘弄’醒了。刘伟名父母很惊讶刘伟名这个时候回来了。刘伟名和父母解释了一下,然后从车里里面把从清泉带来的一些土特产给拿了下来。还招呼他母亲明天早上把那个小黄鱼给煮了,炖成汤自己给金倩送去。‘弄’好了这些之后安排赵俊睡在客房,刘伟名自己进了卧室,洗了个澡,便睡到了‘床’上。本来是太累了,应该立马就睡着,可是刘伟名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没事金倩和江映雪的影子,甚至于还夹杂着张云佳的。刘伟名现在又到了一团糟的地步。都说快到斩‘乱’麻,但是刘伟名却不明白,自己现在明明就是已经快刀把这麻都给斩了,但是为什么却依然心‘乱’如麻呢?甚至于心里更加的痛。都说伤了一个‘女’人的心就欠下了一辈子都还不完的帐,刘伟名现在是深刻地体会了这句话了,他已经欠了两辈子甚至于三辈子都还不完的帐了,怎么能够轻松的起来。
就这样在脑海中想些有的没得的事情,几乎一夜没睡。刘伟名第二天一大早起‘床’漱口,发现自己母亲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另外自己的父亲依旧在外面的院子里忙着这些‘花’草,将近一年的城市生活让这对老人已经适应了这种城市里的生活,虽然还谈不上习惯,但是起码已经不是当初那种无所适从的样子了。
刘伟名到院子里陪着父亲剪着那些‘花’‘花’草草,听着父亲那些恒古不变的说教。然后又到厨房里面陪着母亲说这话聊着天,他发现自己陪在父母家人身边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少到根本就无法尽到自己的孝心,好不容易回趟家,刘伟名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老人家什么都不要,他们要的只是儿‘女’们自己过的幸福,所以刘伟名觉得,要尽孝心就要让自己好好地活出过人样来。
早餐‘弄’好了之后刘伟名走到赵俊‘床’上把死活不愿起‘床’的赵军给拖了出来,四个人吃了早餐,赵俊便开着自己的车去找江映雪了,今天是星期天,江映雪不上班。赵俊早上已经联系过江映雪了,江映雪让他直接过去。赵俊走了之后刘伟名端着煲的汤也准备去医院,刘伟名的母亲也要去让刘伟名给推了回去,老人家在金倩住院这几天里没睡过一个好觉,一有时间就往医院跑,而且老人家不会开车,也舍不得叫计程车,天天都在公车上挤着,这让刘伟名觉得自己这个做儿子的实在是太不称职了,所以今天说什么都让两个老人家在家看电视,自己一个人提着汤盒开着那辆a8出了‘门’。()
很久没有‘摸’过这辆车了,刘伟名还真有点想念。刘伟名把车开到一个很出名的早餐店,买了两份卤粉。南方人早餐一般都是习惯吃粉的,这种比面条更加有嚼头的食物深受南方人的喜爱,而卤粉这种吃法算是江南人发明的吧,把一种特制的粗粉煮熟后用各种酱料拌着,再加上卤水,味道非常好。而这件早餐店就是以老字号的卤粉而出名,人很多,得排着队买,而且老板娘的态度很嚣张不过大家也都和和气气地继续坚持每天来买,不为什么,就是因为这里的卤粉味道格外好。刘伟名和金倩曾经无数次的早上开车到这里来买卤粉。排了十几分钟的队刘伟名才提着两份卤粉上了车,直接去了医院。
到了病房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不但范滨滨在这,连带着李梦晴也在,三个‘女’人正凑在一块聊的火热。()其中最活跃的就是范滨滨了,不过看到刘伟名来了之后范滨滨就收敛了很多,几乎不说话,也收起了那副小‘女’孩的神态。
“梦晴,你也在啊?”刘伟名笑着对李梦晴道,突然想起三个人自己只买了两份早餐,于是接着问道:“你吃了早餐没?没吃的话我再去买,我不知道你在,所以只买了两份。”
“算了,我哪敢劳你刘大书记的驾啊。我吃过了来的。”李梦晴见到刘伟名就是一副不冷不热的神态,还外带着挖苦两句。说的刘伟名那个郁闷啊,不过好在刘伟名早就习惯了,李梦晴见到他哪次不是这幅神态的。
“我的李大小姐,我好像最近没怎么得罪过你吧?你别每次见到我都说这些不‘阴’不阳的话好不好?你非要‘弄’得我对你有恐惧感不成?”刘伟名可不敢和李梦晴发飙,这丫头是个要多疯有多疯的主。刘伟名把两份卤粉一份给范滨滨一份给金倩,然后对金倩道:“你先把卤粉吃了,这是我路过那个我们常去的店里买的,应该还热着。吃完粉后把汤给喝了。清泉的小黄鱼煲的汤,很补的。”
“刘伟名,你到底爱不爱倩儿啊?他是你老婆好不好?现在帮你把孩子都给生出来了,你就可以不管了吗?倩儿都病了几天了?你昨晚才回来,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还有,昨晚自己怎么不在这陪着,反倒是安排人家滨滨在这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梦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见到刘伟名就一肚子的火气,或者是在气刘伟名从来就没主动打过电话给她吧。事实上,从刘伟名去了清泉之后李梦晴每次睡觉前都会不自觉地想起刘伟名,想起在刘伟名的出租房里刘伟名那温柔的样子。但是这个刘伟名只是上次回家见过一次面,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自己,就像是完全不忘了自己这个人一样,李梦晴甚至于连刘伟名在清泉的号码都不知道。李梦晴对刘伟名的哀怨已久,这也就是今天为什么一见到刘伟名就像是见到仇人一样找着借口对刘伟名发飙了。只是她不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刘伟名为什么要找她?是因为她是金倩的好姐妹还是因为她是刘伟名所谓的股东?对感情问题非常大条的李梦晴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只知道她今天看刘伟名非常的不爽,就是想把自己肚子里那股子幽怨全部发泄到刘明奇的身上去。
刘伟名、金倩和范滨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着大火的李梦晴。刘伟名在郁闷自己又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姑‘奶’‘奶’了,难道是更年期到了?而金倩和范滨滨却在疑‘惑’这位刚刚还好好的和自己谈笑的‘女’人怎么一下子就翻脸发了这么大的活了。
“喂喂喂,梦晴,你先别这么大的火气,咱有话好好说,这里面是有误会的。”刘伟名‘挺’尴尬地想解释,他倒还真的没被一个‘女’人这么指着鼻子质问过。
“误会什么,有什么好误会的。这是我眼见的。刘伟名,不要以为倩儿嫁给你了你就可以随便的欺负,我告诉你,要是下次你再这样对倩儿我和你没完。”李梦晴明显的气还没消,特别是看到刘伟名像是完全没理会自己的话端着早餐给金倩和范滨滨而且还对金倩这么温柔,李梦晴还没有下去的火气顿时就嗷嗷的高,烧的她脸都红了。
“李梦晴,你今天是吃了火‘药’还是什么。我给你面子希望你也要给我面子,大家都是相互的。我们之间是朋友,也只是朋友,希望你明白,我怎么做事是我的事情。倩儿是我老婆,我要怎么对自己的老婆就算要指责也是我岳父和岳母,轮也轮不到你。我不喜欢别人用手在我脸上指指点点,我一直忍耐着你是因为你我大家都是朋友,但是请你不要得寸进尺,认得忍耐都是有个限度的。”刘伟名最不喜欢别人打断自己的话,更不喜欢别人用手在自己面前指指点点,他今天本来就心情不好,很想找个地方发泄自己心里的痛苦。前面进来李梦晴对自己的态度刘伟名就有点火气了,但是他还是个懂得压制的热‘门’,而且他也一直都对李梦晴有着好感的。但是现在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刘伟名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男人,而且相反,他的脾气很大。一听李梦晴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刘伟名顿时站了起来,一把把脚边的一张凳子一脚踢开,冷着脸瞪着眼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李梦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