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第20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0节第200章
刘伟名的话一出,李梦晴直接呆住了,她觉得自己突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而且她一接触到刘伟名的目光就感到恐惧,她从来就没有怕过任何人,但是现在却对刘伟名的怒火感到从心底里德害怕。()还有一个人偷偷地看着刘伟名,大气都不敢出,这个人就范滨滨。这个曾经敢当众踢打记者的风光大明星却在刘伟名强大的气场压迫下大气都不敢出。范滨滨此刻只是觉得刘伟名发怒的样子太可怕了,但是范滨滨害怕鬼害怕,却更加的喜欢上刘伟名了,因为在她的心里,只有让自己觉得害怕的那个男人才配做自己的男人,要是连自己都降服不了的有什么资格做自己的王子呢?男人就应该这样,范滨滨如是觉得。
刘伟名发火的时候不会大声的尖叫,而是会黑着脸眼睛里面透出会‘洞’穿人的冷光,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话,这样的发怒最让人觉得恐怖,这就是所谓的气场,这是与个人的生活经历有关的。
金倩一看自己的老公和自己最好的姐妹当场翻脸就急了,虽然她也很害怕但是还是拉着刘伟名的手急着说道:“伟名,算了。()梦晴姐也是为了我好的,她不知道原因你别怪她了。都是我不好,我没有和梦晴姐先解释的。”
“不关你的事,你躺着别动。”刘伟名低着头对金倩说了一句然后继续望着李梦晴道:“我知道我是对不起倩儿,结婚一个月后我就去了清泉,她怀孕这么长时间我没在他身边呆过几天,甚至于她生病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不在她的身边。我连自己孩子怎么出生的都不知道。你说的没错,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但是我爱倩儿,真的爱,你知道吗?为了她我可以什么都不要的。”刘伟名虽然黑着脸,但是这次却不是在向李梦晴发火,而是低声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神态没了前面的犀利,而有种落寞的感觉。
范滨滨和李梦晴都不知道刘伟名这态度的转换是因为什么,只是‘弄’不明白刘伟名现在到底是在发火还是没发火,其实他们都不明白,刘伟名是在发火,但是却是在对自己发火,他在自责。或者从根本上来说他今天发的这场火根本就不是冲着李梦晴的,而是冲着自己的。()只不过是李梦晴点出了他不爱金倩这一点,而刘伟名刚好一直因为这一点而深深的自责。
“梦晴姐,对不起,伟名昨晚赶了一晚上才回来可能火气有点大,你别和他计较。其实你错怪伟名了。其实我病的那天晚上伟名就连夜赶了回来,在我昏‘迷’的这些天一直都陪在我身边。昨天凌晨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菜连夜赶回清泉去了的。结果他昨晚上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回来了。总从我病了后伟名就没睡过觉,昨晚也是滨滨想和我说些‘女’人之间的话才硬让伟名回去的,梦晴姐,你真的错怪伟名了。伟名对我很好,真的,妹妹觉得很幸福,真的很幸福。”金倩急着向李梦晴做着解释,在她看来李梦晴是在替自己鸣不平,其实这么多年来李梦晴一直都在保护着金钱,金倩已经习惯了这么一个强势的姐姐的存在了。
“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以后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不会再说了。”李梦晴想了半天,或者是在对刘伟名怒火的恐惧之下惊醒了过来,是啊,人家两夫妻之间的事情关自己什么事?自己今天是发的什么疯?刘伟名看着面‘色’依然死死的刘伟名觉得很愧疚,不由得低下头来向刘伟名认错。()这是在李梦晴的人生中第一次主动向人道歉认错。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其实你说的没错。你和倩儿是姐妹,对我有意见是对的,刚刚我脾气大了点,不好意思,你不要介意。我最近心里很烦,工作上遇到了一些烦心的事。”刘伟名向李梦晴摆了摆手,拿着根烟一个人走到房间的窗户处,把窗户打开把烟点上,就靠在窗沿上慢慢地‘抽’着。其实刘伟名今天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回事,原本他不是一个这么不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的,但是想一想,可能是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让自己的压抑的太久了,今天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只是爆发过之后心情还是很郁闷,只是没有昨天那么颓废了,刘伟名拿着烟自嘲地想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自己这样吗?再说了,那个‘女’人本来就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女’人是倩儿。”,这样想了想,刘伟名觉得心情又好了许多。
望着刘伟名的背,三个‘女’人有着三种不同的心境。金倩是在担心,担心自己的丈夫最近到底是遇见了什么事,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感到了心疼,为自己爱的人心疼。()而范滨滨却望着刘伟名的背影发呆,一向‘精’明回答媒体记者各种犀利的问题时都能做出最聪明的回答的她此刻却像个‘花’痴一样望着刘伟名,她觉得刘伟名深沉的样子也很帅,也很有男人味,比起那些白面小生来要帅的不只那么一点。而三个‘女’人中最纠结的就要数李梦晴了,她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望着刘伟名的背感到一片茫然,只是觉得刘伟名背那么的伟岸,却是离他又那么的遥远。
刘伟名‘抽’完根烟后,一转头,便看到三个望着自己的‘女’人,顿时吓了一跳。随即尴尬地咳嗽了几声道:“怎么啊?我脸上长‘花’了啊?呵呵,烟是最好排解烦恼的东西的,你们烦的时候也不妨试一试。你们三个先聊着,我去把我儿子给抱过来。”刘伟名说完之后忽地一下就逃出了病房。
“嫂子,伟名她是怎么了?”范滨滨看着态度转变之快令人瞠目结舌的刘伟名回过头来问金倩。
“不知道,可能是他最近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吧。我听他和我爸爸谈话时说起过一些,清泉县是出了名的贫困县,而且那里的官员都官官相护,伟名在那里受了很大的压力,工作很难展开。他这次肯定是压抑很久了,他是个很会隐藏自己内心想法的人,什么烦恼的事情他都会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承受,从来不会说出来的,他越是笑的开心的时候就越是他心里苦的时候,哎,都是我爸,硬要把他派到那个地方去。梦晴姐,你真的别怪伟名,他其实也‘挺’苦的,我生病这几天他也真的很累,清泉到林阳这么远他都来回跑了两趟了。”金倩说着说着心疼的几乎要流出眼泪了。
“我的傻妹妹,都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容易就掉眼泪啊。我不会和你老公介意的,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不对。清泉的情况我知道一些,那里主要的问题不是贫困,而是那里所有的官员都是以县长马首是瞻的,你老公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自己是县委书记,但是却没人听他的指挥,即使有什么好的发展政策也无法实施,我想他是一直在为了这个发愁,另外你也别怪你爸爸,你爸爸把刘伟名派到那去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你也别替刘伟名瞎‘操’心了,你家老公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他就是一只典型的打不死的小强,对手越强大他就越会想着把对方打倒,我还真没想过会有什么问题能把他打倒。我以前对他确实是有些偏见的,但是现在看来,他的确是个优秀的男人,跟着他是你的福气。”李梦晴不是金倩,她对官场中的事情比较的了解,听说刘伟名去清泉,她还特意问了问一些人关于清泉的情况,所以她还是比较直观的清楚刘伟名现在所处的环境是个什么样子的。
三个‘女’人的话题还没结束,刘伟名便抱着小金哲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接着一个上午便就这样过去了。三个‘女’人挑逗着小金哲,结果确实三个‘女’人被小金哲给挑逗的哈哈大笑。刘伟名看着没人理会的自己心里开始对抢了自己风头的儿子升起了一丝的嫉妒,心里暗道早知道你小子这么招‘女’人喜欢老子当初打死都要先带套子再上。
临近中午的时候,刘少芬过来了,带了中饭给金倩。当看到刘伟名还有两个‘女’人的时候‘挺’惊讶的。
“妈,你来了啊。”刘伟名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觉得愧对自己的岳母来着,所以这次见着格外的热情。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吗?”刘少芬看着刘伟名出现在病房里心里很是高兴。
“我昨天早上到那之后便把事情都处理了,下午就又赶了过来。昨天晚上到的这里,太晚了就没打扰你和爸了。妈,我老给你介绍,梦晴我就不说了,这位是范小姐,我的一个朋友。她是赵俊的朋友,赵俊昨天跟着我来看倩儿,她也跟着一起过来玩儿。”刘伟名说着就给刘少芬介绍道。又对范滨滨道:“滨滨,这是我岳母也就是倩儿的妈妈。”
“阿姨好。”范滨滨生羞羞地说道。
“范小姐你好,真的不好意思,我只带了倩儿的一份饭。伟名,你带梦晴和范小姐去外面吃吧,要不你们就直接跟我去家里,我去给你们做顿好吃的。”刘少芬这个年纪的人是肯定不会去关注什么娱乐界的事情的,实际上她连电视都很少看,要看也是陪着金清平看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