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1节第201章
“算了妈,您也难的‘弄’了。()您和倩儿在这吧,我就带他们两到外面去吃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外人,对我有意见也算了。”刘伟名笑了笑,直接招呼李梦晴和范滨滨跟自己下楼去了。
到了医院外面,李梦晴直接对刘伟名道:“伟名,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谈谈。”
刘伟名怪异地看了看李梦晴,然后对范滨滨说道:“滨滨,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和梦晴说点事就过来。”说着跟着李梦晴走了开去,到了李梦晴身边,看了看李梦晴刘伟名直接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了?李大小姐,还在生气呢?对不起啊,我都向你道歉了。在我的印象中李大美‘女’好像不是一个这么记仇的人哦。”
“你少滑嘴,我问你,你到清泉这么久怎么一个电话也不打给我?”李梦晴就像一个被丈夫冷落已久的怨‘妇’一样质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被这个问题给问的说不出话来,其实他很想问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又没事干嘛打电话给你啊?虽然觉得李梦强的这个问题太过于怪异,但是刘伟名当然不能这么回答,而是笑着道:“真的对不起了,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清泉的情况你多少年也是知道一点的,那整个就是一烂摊子。什么事情都得重头干起,真的是一天忙到晚啊,对不起了。www.jsusj.com”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以后记得时常打电话给我就对了。对了,你上次和我说的你们那个修路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李梦晴见刘伟名对自己服软道歉了也就释怀了,被刘伟名哄两句心里原本积下去的一肚子幽怨都烟消云散了去。开始问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刘伟名虽然觉得李梦晴和自己的谈话方式呢显得有点暧昧,但是也没多想,说到修路的问题刘伟名说道:“应该快了,‘弄’好了之后我你会直接打电话给你的,不过一切都按公事公办,不然会让人说闲话的。”
“知道了,我还能害你不成。你到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别忘了你自己还有一部分股份在里面的。”李梦晴对着刘伟名一笑,刘伟名突然发现李梦晴这一笑里面竟然带着妩媚,刘伟名真的怀疑自己眼‘花’了,竟然可以从李梦晴身上发现和妩媚相关的东西。
“好了,我中午还有个饭局就不和你去吃饭了,你和那个大明星去吃吧。不过你注意点,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对不住倩儿的事情哦。”说完之后直接走到她自己的车子前面打开车‘门’直接开车走了。
刘伟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今天怪异的事情还真是多,刘伟名一边转头走向范滨滨,一边念叨着赵俊的那句话:“‘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啊。”
“伟名,你在说什么?什么你别猜的?”范滨滨煞有其事地望着刘伟名。直觉告诉她刘伟名和这个李梦晴之间一定有什么的。()
“哦,没什么,一句歌词。走吧,咱们吃饭去,我是真的饿了。”刘伟名呵呵地笑着,然后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这是你的车啊?真不错哦。难怪人家说当了官就会有钱,还真不是吹的。”李梦晴在刘伟名面前立即换了一副面孔,再也没有半点单纯的‘摸’样,而是一副成熟妩媚的样子,一笑一动都无时无刻不在挑逗着刘伟名。
“你可别瞎想啊,我可是个好官,这车子是我老婆的,准备的来说是我丈母娘的,她是个大老板。我只是个公务员,公务员的薪水哪能买的起这个。走吧,找地吃饭去。”刘伟名笑了笑,稍微解释了一下,然后直接坐进了车里面,不过他倒忘了绅士风度,这让每次坐车之前都会有人帮着开车‘门’的范大明星有点不适应。
“想吃什么菜?你随便说,今天我请。”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很有风度的说道。
“真的吃什么菜都行?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哦?你确定你那点公务员的薪水可以支付的起?”范滨滨不忘了趁机挑逗着刘伟名。
刘伟名看着范滨滨故意勾腰而向自己显‘露’出来的大半个雪白还有那深深的‘乳’沟不知觉的狠狠地吞了几口口水,觉得口干舌燥。等范滨滨直起身了之后刘伟名才回过神来,说道:“放心,就算是我把我卖了我也要先满足你的要求,说吧,想吃什么?”
“那…我们去吃法国菜怎么样?”范滨滨侧着脸想了半天,最后想出了法国菜。()
“法国菜?”刘伟名惊讶地道,他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从没出过国‘门’半步。西餐都只吃过几顿,连刀叉都不知道怎么用,就更别提这个只在印象中出现的劳什子法国菜了。
“怎么啊?舍不得啊?大不了我请你就是了。真是个小气的男人。”范滨滨看着刘伟名尴尬地‘摸’样,还以为刘伟名是真的舍不得钱在犹豫呢,想到刘伟名是个这么小气的男人范滨滨不禁对刘伟名的印象大打了折扣。
“说什么呢,我再小气也至于在美‘女’面前小气吧,说实在话吧,这个劳什子的法国菜我几乎连听都没听过。不过今天既然我们尊敬的‘女’士提出了这个请求,那么我今天也跟着去沾沾洋荤吧。”刘伟名当然不是个小气的人,他这人不至于太大方,但是却绝对不是个小气的人。
“呵呵。”一听刘伟名这么一说,金倩不禁哈哈大笑。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难道那些全身是‘毛’的洋鬼子中所谓的绅士不是这么说话的吗?我尊贵的‘女’士。”刘伟名这人要是贫起来还真没几个人能够能受得了。
“没有说错没有说错,你这人真是太逗了。这一路来尽见你严肃说话了,还真没发现你是个这么逗的人。www.zqlsj.com”范滨滨还真没见过比刘伟名更逗的男人,笑的前赴后继的。
“这不叫逗,这叫幽默、风趣外加乐观,行,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找个所谓的法国餐厅去。”刘伟名难得幽默了一回,于是恬不知耻地自夸了几句,开着车满世界的去找法国餐厅,还在这个时代的广告牌都做的特显眼,开着车在整个市中心转了一圈终于被刘伟名找到了一架叫做“‘浪’漫之都。”的法国餐厅。
真不愧是所谓的‘浪’漫之都,这里面装修的很‘精’致,真的营造出了一种‘浪’漫的气息,让刘伟名都在感叹老板的良苦用心啊。餐厅里面全部都是双人桌,桌上摆着显眼的红玫瑰,高贵的桌布。在餐厅中间还有一个拉着小提琴的姑娘,虽然刘伟名并不觉得这个所谓的小提琴比二胡的声音好听,但是整个氛围还是还是很到位,让人一进来就有一种很舒心的感觉。
刘伟名和范滨滨选了一张靠边的桌子,两人相对而桌。刘伟名知道这种所谓的法国菜一般都是情侣间相伴来吃的,不过他倒不在意这么多。
“尊敬的先生和尊贵的‘女’士,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刚入座就有一个穿着黑白相间的‘侍’者走了过来,很尊敬地说道。
听着这不伦不类的称呼,刘伟名觉得很是怪异,先生就先生嘛,干嘛要加个尊敬的?这就像是上学那会给老师写请假条一样,开口总会写上尊敬的老师。不过叫自己点菜刘伟名就觉得尴尬了,他可是对这个大半个地球之外的菜一窍不通,便直接对范滨滨道:“你点吧,你点完了给我来一份一样的就成,我这叫做‘女’士优先,够绅士风度了吧?”刘伟名为了遮掩自己不懂法国菜的尴尬特意给自己加了个‘女’士优先的借口。
“行行行,我知道你绅士。”范滨滨扑哧一笑,从‘侍’者手中接过菜单。她现在觉得和刘伟名在一起就是非常的开心,整个人都处在一个非常轻松的状态之中,这种感觉很舒服。
“来一份法式‘乳’鸽‘肉’松挞、一份黑松‘露’番茄鞳鞳伴鲜蚝、一份玫瑰三文鱼伴鱼子酱。好了,就这个,对了,同样的再来一份。行了。”范滨滨看着菜单点了几样,最后招呼‘侍’者同样的再给刘伟名来一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个菜名‘弄’的这么长,谁记得住啊?哪有中国的菜名好记,比如红烧‘肉’,糖醋排骨等等,多好记啊。外国人就是麻烦。”刘伟名听着这一大堆的名字就头晕,心底暗道估计也好吃不到哪里去,而且为了掩饰自己不懂这个法国菜的尴尬他添油加醋找着借口诋毁着法国菜。
范滨滨是多么聪明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明白刘伟名的小心思。也不和刘伟名争辩,只是把眼睛上的墨镜取了下来,把帽檐压低,带着淡淡的微笑对刘伟名道:“法国人一向以善于吃并‘精’于吃而闻名于世,法式大餐至今仍名列世界西菜之首。法式菜肴的特点就是选料广泛,加工‘精’细,烹调考究,滋味有浓有淡,‘花’‘色’品种多;法式菜还比较讲究吃半熟或生食,如牛排、羊‘腿’以半熟鲜嫩为特点,海味的蚝也可生吃,烧野鸭一般六成熟即可食用等;法式菜肴重视调味,调味品种类多样。如用酒调味,什么样的菜选用什么酒都有严格的规定,如清汤用葡萄酒,海味品用白兰地酒,甜品用各式甜酒或白兰地等等。你应该听说过,法国是盛产酒的国家,于是这酒就成为法国菜中用于调味的主要用料。比如香槟酒、红白葡萄酒、雪利酒、朗姆酒、白兰地等,是做菜常用的酒类。不同的菜点用不同的酒,有严格的规定。因此,无论是菜肴或点心,闻之香味浓郁,食之醇香沁人。除了酒类,法国菜里还要加入各种香料,以增加菜肴、点心的香味。如大蒜头、欧芹、‘迷’迭香、塔立刚、百里香、茴香、赛杰等。各种香料有独特的香味,放入不同的菜肴中,就形成了不同的风味。法国菜对香料的运用也有定规,什么菜放多少什么样的香料,都有一定的比例。可以说,酒类和香料,是组成法国菜的两大重要特‘色’。法国的‘奶’酷也是非常有名,种类繁多。依型态分有新鲜而软的、半硬的、硬的、蓝莓的及烟熏的5大类;通常食用‘奶’酪时会附带面包、干果(如核桃)、葡萄等。另外,法国菜在享用时非常注重餐具的使用,无论是刀、叉、盘或是酒杯均有特别的讲究的,这些因素更加衬托出法国菜的高贵气质。”
“喳喳,真是牛,你不去进军文学界实在是太可惜了。开个玩笑哦,别介意。说实在话,我对西餐一概不感兴趣,原因很简单,我就是对它有抵触情绪。记得上大学那回,也是一个我喜欢很久的‘女’孩子开玩笑要我请她吃饭,我见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就立马答应咯,就像今天我问你吃什么一样,我问她想吃什么。那‘女’孩说是吃西餐,我那个汗啊,那时我根本就没吃过西餐,不过人家‘女’孩子说吃这个你不能说不答应啊,不然人家以为你这个人太小气了。没办法啊,我就答应了,去了那个西餐厅也就像今天一样,我让‘女’孩给我点一份一样的。结果其它几样倒没什么,都是些汤汤水水的,但是摆在我面前的一大份牛排却真的难倒我了。一个叉子和一个刀我真不知道用左手还是用右手,虽然后来偷偷地看别人学会了暂时美‘女’丢丑。但是使筷子使惯了,用这个刀啊叉啊的那个牛排怎么都‘弄’不进嘴里,而且那个牛排也不知道是几分熟的,我一口咬下去还带着血水,我那个恶心啊,直接忍不住就吐了。你知道那个‘女’孩怎么看我的吗?整个就是一个看土包子的表情,你说我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孩子鬼知道个什么西餐啊。所以嘛,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吃西餐,实在是要吃我也绝对不点牛排的。”刘伟名想起了自己大学时代的那件“痛彻心扉。”的事情,不禁莞尔一笑,当做笑谈对范滨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