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3节第203章
“伟名,你不用这么急着劝我,我看人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而且我这人一向自以为是,一旦认准了一件事任别人怎么说都不会放弃的。()我只能为你一个问题,我爱你我有错吗?”范滨滨当然明白刘伟名的想法,无非是怕自己拆散了他的家庭,刘伟名对她的好感和‘欲’望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范滨滨不得不佩服刘伟名看问题的透彻和冷静,因为范滨滨本来就是打算拆散了刘伟名的家庭把刘伟名从金倩手里抢过来的。
“没错,感情的事情谁能左右呢?只是你对待这个问题应该慎重,有些人是注定没结果的,既然注定没结果那还不如早点放弃,你说是不是?我总觉得吧,感情是一把双刃剑,一旦开始,就不了善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伤了别人的同时也伤了自己,我们是注定走不到一起的。”刘伟名绞尽脑汁地想着措辞。
“没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我就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而且你说的这段话对我没用,倩儿嫂子昨晚已经这么劝过我了。”范滨滨说到前面一句还带着一副大义的倔强,而后面一句时就带着一丝‘阴’谋的冷笑了。
“什么?你跟倩儿说了?都说了些什么?”刘伟名大惊,这个疯狂的‘女’人都干了些什么啊?
“就是刚刚我对你说的这些话啊?我说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啊?”范滨滨做出一副可怜的‘摸’样道。
“疯了,疯了,你真的疯了。滨滨,你不会真的想拆散我的家庭吧?倩儿是什么反应?是怎么对你说的?”刘明奇那个是真的疯狂了,这个‘女’人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女’人要数李梦晴了,没想到,和范滨滨比起来李梦晴才哪到哪啊?
“我没有要拆散你们的家庭啊?我只是把倩儿姐姐当成自己姐姐,向她说说自己的心事也想听听她的意见罢了。不过嫂子说了,只要你也喜欢我那她就会让我们在一起的。()伟名,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喜欢我吗?”范滨滨突然很严肃地望着刘伟名,脸上很难得带着一抹羞红。
刘伟名那个汗啊,这是第二个‘女’人问他这个问题了。他清楚的记得张云佳在知道自己要和倩儿结婚后在饭店里哭着问自己这个问题。虽然两个‘女’人‘性’格身份都完全不一样,但是眼神却是一样的坚定。刘伟名又开始和当初一样的纠结了,明知道这个问题是绝对不能说喜欢的,但是他依然不愿意说出不喜欢三个字来。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他从来就缺乏狠劲。
“咱别问这个问题行不行?这都哪跟哪的事啊?倩儿是被‘门’挤了脑袋还是怎么?说出这么荒唐的话来?”刘伟名眼光有点闪烁,这个棘手的问题他能逃就尽量逃避过去。
“你的眼光为什么闪烁?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范滨滨盯着刘伟名质问道。
“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这些‘女’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真的。()麻烦你们都能够理‘性’一点好不好?喜欢是个什么东西?能当饭吃吗?难道喜欢就能够在一起吗?对,我喜欢你,确实是喜欢你。如果像你这么美的‘女’人我都不喜欢那我自己都要怀疑我是不是个男人了。但是你应该知道,这种喜欢只是男人对于美‘女’天生的一种欣赏罢了。我们认识才多久?一天?两天?你了解我吗?我又了解你吗?说句很粗俗的话,我看到你的第一想法就是拔下你的衣服把你压在身下,这就是我现在对你的喜欢,你觉得这种所谓的喜欢是你想要的喜欢吗?”刘伟名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逼’他了,而且他是真的觉得范滨滨这次做的过火了。你喜欢那是你的事情,但是你不能因为你的喜欢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啊?刘伟名现下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家庭,家庭在他心中已经有着无可取代的位置了。为了家庭,他和江映雪都几乎分手了,而范滨滨倒好,直接一下子又掺和了进来,而且还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的去找金倩挑明了这事,这令刘伟名是不能够接受的,所以对范滨滨有了一点点恼怒。
范滨滨被刘伟名的责问和粗俗的话语‘弄’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可以感觉到刘伟名现在的愤怒,她想起刘伟名在医院时对李梦晴发火的样子,有点害怕,但是她是个倔强的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孩子。()压住心底的恐惧,抬起头望着刘伟名道:“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喜欢我的。虽然这种喜欢我不是我想要的。但是这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如果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说不定你会爱我超过金倩的。”
看着范滨滨那倔强的样子,刘伟名也觉得自己有一点后悔了,刚刚自己不该把话说得那么狠那么伤人。是啊,人家喜欢自己有错吗?刘伟名叹了口气后道:“滨滨,你让我怎么说你呢?你怎么就想不明白一件事情。你和倩儿是不一样的,即使给你足够的时间让我爱上了你甚至于对你的爱超过了倩儿,我依然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倩儿是我老婆,我金哲的妈妈,我们之间已经不单单只是爱情那么简单,我们之间是亲情的。我们之间还有个家庭,你懂了么?”刘伟名颇有耐心的解释着。
“这有什么的,假如哪一天你爱上了我我们在一起也结婚也生孩子不一样也有亲情有家庭吗?这之间有什么矛盾的吗?”范滨滨一直处在一个很高的环境中,算是处在上层的环境中。而且她所处的那个圈子里面只有利益的存在,金钱、‘肉’体都只是利益的一个‘交’换载体罢了。而且每天结婚离婚的多了去了,就像儿戏一样。所以范滨滨对这些事情的认识和赵俊有得一拼,甚至于比赵俊包加的不明白。
刘伟名差点气节,心里暗骂道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白痴了呢?
“滨滨,直接点跟你说吧,你不要以为我是在拒绝你,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知道吗?你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所处的环境所追求的都完全不一样。就像我们两今天坐在这里,假如不是说这个话题你觉得我们之间有共同的话题吗?你聊法国我不懂,我跟你聊政治显然,你也不懂。你说我们要是在一起每天该说些什么呢?你知道农村里的小孩子是怎么生活的吗?你知道什么时候该‘春’耕吗?你能够做到像倩儿一样为了给我生个孩子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吗?当然,这一切都不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什么叫家庭吗?那是一个用爱联系在一起的整合体,不是你说不要就能不要的,有些东西是融进了骨子里没办法割舍的。滨滨,我们不是同一种人,虽然我的生活条件也算是可以,但是我们永远也成不了一种人的。我说话做事喜欢低调,喜欢安定平静,这些你能接受吗?其实说一千道一万,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你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子,懂得努力争取自己想要的,我很敬佩,所以我把你当朋友,也就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我才愿意和你说这些话。其实我本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感情的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就像倩儿说的,只要我说喜欢你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同样,只要我不想,我们永远也在不了一起的。你懂吗?”刘伟名苦口婆心的道,但是他说的很真切,这次范滨滨完全听懂了,而且是深深地触动了她的心。这些话以前从来就没有人和她提起过。刘伟名的话就像是当头一‘棒’让她清楚地认识到她以前的高傲以前的自以为是。特别是刘伟名说到金倩为了刘伟名连命都不要了的时候她是深深地触动了,这与她之前所认识的爱情完全不一样,起码她自认她就做不到。
范滨滨紧紧地闭着‘性’感的双‘唇’,心里纠结了很久很久。最后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倔强地问道:“那假如我成为了和你一样的人呢?”
“呃?”刘伟名并不觉得自己的这一番话能够说服范滨滨什么,正在想着范滨滨会不会当即和自己翻脸的时候范滨滨却突然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让刘伟名顿时就没反应过来。
“伟名,我前面是喜欢你,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开始爱上你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的,即使最后注定没有结果我也会坚持这么做。你说我们不是同一类人,那么我就努力地让自己变成和你一样的人,我会努力地学会该怎做人的,像你一样。我相信你会爱上我的,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因为知道,金倩比我更爱你。我只是想让你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发现自己爱上了我,那么就答应让我做你的情人,就像是红颜知己那样行不行?”范滨滨咬着自己的嘴‘唇’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完全跟不上范滨滨的节奏,在他看来,范滨滨的话太过于离经叛道了,也几乎等同于荒唐。至于范滨滨所说的问题他暂时还来不及去想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