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5节第205章
“你看出来了?你能看出来什么?我们之间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阿俊你要相信姑姑。()”江映雪一听刘伟名并没有说什么,心就安定了不少,只要这事只是赵俊自己猜测的那就简单的多了,只要没有证据想个好点的借口这事就能糊‘弄’过去了。
“哎呀,姑姑。看你说的,怎么连相不相信你都出来了。有这么严重吗?”赵俊一副怪异的表情说道。
“难道还不严重?”江映雪也觉得不对劲了,心里暗道难道这种事情都还不重要?自己这个宝贝侄子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姑姑,你听我说。你们体制内的人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一些,你们也有你们之间的规则。但是你看哦,你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而伟名是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罢了,你们之间可是隔着十万八千里啊,他对于你来说不就是只小蚂蚁嘛,对不对。所以,你大人有大量,不管伟名有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的,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好不好?更何况伟名还是我最好的兄弟,你就当给你侄子我一个面子嘛。()你看,你们一个是我最爱的姑姑,一个是我最要好的兄弟。你们之间闹成这样,我在中间真的不好做人。”赵俊想了想,用自己以为最能说服人方式向江映雪诉说着,他是真的希望江映雪和刘伟名之间能够消除误会,这样无论面对谁,他心里就都没了压力了。
“你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了?”江映雪听着赵俊的话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貌似不是在说自己和刘伟名两人“通‘奸’。”的事情啊,既然不是这个事那自己和刘伟名之间还有什么事?什么误会?。
“哎呀,姑姑,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你却还在装傻,到底伟名和你之间有什么矛盾啊?你这都还不肯原谅他啊?”赵俊一听江映雪这“装傻。”的‘摸’样就以为江映雪又在用官场上的人最喜欢用的打太极的方式来敷衍自己,不禁有点不满。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什么矛盾啊?你先跟我说,伟名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江映雪越被赵俊绕就越‘弄’不明白了。
“其实伟名什么都没说,他昨晚知道我今天要来看来,所以他昨晚特意跟我说要我今天不要在你面前提起任何关于他的事情,所以我就在想,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之类的。()你们之间是有什么误会吗?”赵俊看着江映雪的样子好像又不是装的,不禁也‘迷’糊了。
“他真的让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吗?”江映雪眼眶有点微红地再次问着赵俊。
“是啊,他是这么和我说的。我想我没有听错,我当时也觉得奇怪,还特意地问了句,他说什么原因你不要问,反正你不要提起我就是了。”赵俊再次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没说错。
“他还真的‘挺’狠心‘挺’绝情的。”江映雪眼睛变得朦胧了,故意转了个身背对着赵俊,偷偷地擦了擦眼睛。自言自语地说着,心里对刘伟名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不知道是该爱还是该恨,是该放弃还是继续等待。暂时冷静这个提议是她自己主动提出来的,只是她自己没做到绝情刘伟名倒是做得干净利落了。
“什么狠心绝情啊?是不是说伟名啊?姑姑,你就直接告诉我,伟名到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我回去一定骂骂他,让他给你登‘门’道歉。()”赵俊一听就急了,心里暗道刘伟名还真是把自己姑姑给得罪了,而且看来事情还很严重啊。
“登‘门’?我想他是再也不会来登这个‘门’了。阿俊,我和他之前确实是存在了一些纠葛,不过既然你今天这么说了我也就权当以前的事情都没发生吧。你今天回去给刘伟名带句话,就说我和他之前的事情现在就一笔勾销吧,以后他过他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大家还是朋友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江映雪看着窗外,良久后才回过头来很严肃地对赵俊说着,她这次是真的下了决心了,她知道,当断不断会反受其‘乱’的。她知道这么做是最明智的选择,对伟名对自己都好。
赵俊虽然觉得江映雪这话怪怪的,但是却也没想到太多。心中还在为自己终于化解了刘伟名和江映雪之间的矛盾而感到欣慰呢。
“姑姑,那可就谢谢你了。不瞒你说,你侄子我这一生前二十年确实是过的有些醉生梦死了。说的上是真心朋友的也就只有伟名一个,我是真心的想他好,他不想我,一出身就是豪‘门’,什么东西都是唾手可得的。()而他拥有现在的一切是真的不容易,这一切都是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他这一生吃了很多的苦,有时候我是真的‘挺’佩服他的。我和他虽然是同龄,但是他却比我成熟的多,许多的事情的处理和看法上我和他一比都显的那么的幼稚,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样对待着我。从小就见多了权利利益建立起来的有益对这种没有任何‘私’心的感情我是真的‘挺’珍惜的。而且我也相信,伟名他绝对是人中龙凤,他的成就绝对不止是现在这个地步。”赵俊想起刘伟名不觉地把自己心窝子的话都给倒了出来。
江映雪只以为刘伟名和赵俊只是一般的酒‘肉’朋友,没想到却是这样‘交’心的朋友,心里很是感慨,淡淡地道:“刘伟名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工作能力,都无可挑剔。但是也有一点,他这个人什么事情都过分的追求完美了,这可能是他身上唯一的瑕疵了吧,但是却无伤大雅。阿俊,和伟名在一起你可以多向他学习学习,他的人生经历和你不同,你前二十年可以说都是生活在温室里,而刘伟名不同,他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可以说和你相比他比你多了二十年的人生经历,而且这二十年的经历是在最基层中建立的,所以他对这个社会和人心的把握都比你清楚明白的多,这也锻炼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这二十年的人生经历早已经把他身上那点初生牛犊的棱角全都磨平了,所以他现在才能走的这么顺,当然,他能够走的这么顺也与他的运气和机遇有关,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靠的自己实力。没事的话都和他学习学习,对你会有很大的好处的。”
“知道了,姑姑。我会的。”赵俊点了点头,显然也很赞同江映雪的话。然后看了看空旷的房子后不仅叹了叹气后问道:“姑姑,你准备在这林阳呆多少年?难道你准备一生就这么下去?”
“我是真的‘挺’想就在林阳这块地方孤独终老的,这地方好,清净,没什么值得我烦心的事情。但是你知道,我的事情我做不来主的。如果你爷爷硬要我回去,就算我躲到天涯海角他还是会把我抓回去的。”江映雪眼神里充满着无奈和忧伤。
“哎,老头子一生都非常英明,但是就是太过于霸道了,只要是他认为对的事情就没人能够说不,而且有时候就算明知道自己已经做错了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错了,反而为了要维护自己的那点面子硬要一错到底。姑姑,不知道你当年过继到老头子‘门’下是对还是错啊。一生的幸福就这样被老头子一手给毁了。”赵俊也感叹着说道。
“没什么对不对错不错的,你爷爷他对我有养育之恩,而且也从来没有把我当外人看,甚至于有时候对我比对你爸爸更好。军人都有股军人自己的行事风格,你爷爷戎马一生,早就在战争时期培养了自己果断决定的‘性’格,而且也养成了别人必须无条件执行自己命令的‘性’格。看看你爸爸就知道,你爷爷当年事让你爸爸当兵的,但是你爸爸誓死都不从,硬要下海经商。结果被你爷爷给打的半死,还在关在密室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说直到相通了想去当兵了再放他出来。可你爸和你爷爷是一个‘性’格,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你爸硬是不吃不喝地抗了三天。后来你‘奶’‘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悄悄地支开守卫把你爸爸给放了出去,给你爸爸一笔钱让你爸自己逃走了。不过最后还是被你爷爷给抓了回来。这次你爸爸学乖了,直接拿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逼’着你爷爷,说是你爷爷不让他下海经商他立马就在他面前自杀。这事把你爷爷气的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心脏病都出来了,后来你爸爸是如了自己的愿可我就没这么好的命了。我不敢再气你爷爷了,便只好都服从你爷爷安排。从进机关,然后主动下乡锻炼,到结婚我都没有忤逆过他。然后嫁给了这个一个男人是爷爷也没有想到的,这也不能全怪他,毕竟就当时而言这段婚姻确实是‘门’当户对的。你爷爷也可能是觉得亏欠了我吧,这么多年都一直躲着我不见面,暗地里不断地安排人让我的官是越当越大,即使是我坐在办公室里面天天睡觉,但是升值的速度也像是坐火箭似的。四十岁当了副部级干部,这在中国是多么的少见。不过官当的再大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江映雪想着这些事不由得就涌起了一股的辛酸。
“姑姑,我想问你个事,听‘奶’‘奶’说其实你的婚姻是段娃娃亲,是爷爷和你公公在打战的时候定下来的。本来应该是我爸爸和姑父他姐姐的,但是我爸爸当年却和我妈直接未婚先孕了,爷爷才没办法直接让你和姑父借了婚,对不对?”赵俊像个小孩子一样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