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7节第207章
“呵呵,看样子你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吧。()她喜欢刘伟名是一说,可也得刘伟名也喜欢她啊,刘伟名是个什么态度啊?”江映雪对于这么‘女’人喜欢刘伟名见怪不怪,她办公室就还有一个‘女’人喜欢刘伟名喜欢到不能自拔的‘女’人呢,她关注的是刘伟名对这些‘女’人是个什么态度。
“我是喜欢滨滨啊,我还追过呢,不过这丫头根本就买我的帐。哎,真是人比人的死啊,也好,反正‘肥’水也没流外人田,我没得到让自己兄弟得到了也不亏啊。伟名这丫的就是个闷‘骚’,明明见到滨滨就开始眼睛放光了,但是却硬是没对别人有一点进攻的意思。而且听说我喜欢这丫头之后更是对这‘女’人敬而远之了,你说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女’人要是喜欢自己要是我早就上了。”赵俊气呼呼地道,但是抬头一看看见坐的人是自己的姑姑,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于是尴尬地改口道:“是早就追了。”
“你好的没学会,倒把京城里那一身的公子爷气全都学会了,真是的,说话做事像个痞子一样,难怪人家‘女’孩子看不上你。不要误解人家刘伟名,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没有一点责任心,美‘女’嘛,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的。可是做人做事的有分寸,刘伟名对那个‘女’人不冷不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在乎他的家庭。我可是听说了,金倩这次为了这个孩子可是差点连命都没了,刘伟名是个最重感情的人,他本来心里就觉得亏欠金倩了,又加上这个事情,你说他还会做对不起金倩的事情吗?你不要以为人人都是你。都老大不小了,说话也没给遮拦,像个小孩一样。你都是被你爷爷给惯的,老头子都谁都大呼小叫的,唯独对你,好像你是爷爷他是孙子似的。看看,把你现在都惯成什么样子了。”江映雪当然明白刘伟名这么做的原因,连自己都败给了金倩更何况这个小明星呢?
“哎呀,姑姑,你怎么也学我妈了。我这不是口误嘛。你家里开饭吗?不开饭咱就到外面吃去,今早上在伟名家里没吃饱,都是让那小子给气的“赵俊跋快转移话题,她可知道更年期‘女’人说教的厉害,明明没到饭点却硬是把话题转移到吃饭上了,还把罪过全部推给了刘伟名。
“还嫌我啰嗦,你啊,还不沉稳点就真的变成个‘花’‘花’公子了。在这等我吧,我去换套衣服就出去吃饭。真是的,大上午的出去吃饭。”江映雪没好气地骂了句然后便上了楼。
赵俊对着江映雪的背做了个鬼脸,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然后再房间四处‘乱’逛着。
“咦,怎么有个烟灰缸?还有半包烟?难道姑姑一个人寂寞学会了‘抽’烟?也是的,寂寞的时候‘抽’根烟,确实是不错的消遣。()”赵俊突然发现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烟灰缸还有半包中华,于是展开了自己丰富的想象来解释面前的这一现象。赵俊笑着从烟盒里‘抽’出一根放在嘴里,自己掏出打火机给点上。然后又晃‘荡’着四处看着。
心里感叹一个这么大的别墅孤孤单单地住着一个人显的太空旷了,还不如住经济房来的有安全感。赵俊点着烟走进了厕所,哗啦啦地在马桶里面排泄着。然后‘抽’着烟哼着小曲到洗手间洗了个手,却突然发现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几瓶沐浴‘露’洗发水护发素,甚至于还有洗面‘奶’。本来没什么,只是赵俊好奇地发现每一样都有两瓶,而且一瓶‘女’士的,还有一瓶是男士的。赵俊觉得这事有点蹊跷,打开男士的看了看,每瓶都用过了。赵俊知道自己姑姑江映雪是孤身一人到林阳来的,再这里根本就没有上面熟人,那为什么会在房间里面有用过的男士洗面‘奶’呢?唯一的可能就是江映雪‘私’下里有男人,一想到这赵俊就大为兴奋。自己刚刚劝她她还一脸的正气,原来‘私’下里早就这么干了,还想瞒着我。也是,‘女’人都脸薄嘛,特别是在自己的晚辈面前说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肯定是不好意思的,赵俊想到这一脸的贼笑。心里在暗中地猜想着这个男人的身份,心想估计以自己姑姑的眼光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吧。想到这赵俊又四处仔细地搜索着,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可以证明这个男人的身份的。最好是可以找到照片。但是很可惜,什么也没找到。的“阿俊,你跑哪去了?走啊,出去吃饭去。”这时江映雪换了套衣服下来,没有看到赵俊便大喊着。
“来了来了。()”赵俊从隔壁一间卧室里面走了出来,笑呵呵地对着江映雪就是一顿猛笑,直笑的江映雪心里发‘毛’。
“你在傻笑什么啊?你到处‘乱’转悠什么,还吃不吃饭了。”江映雪没好气地道。
“吃啊,怎么能不吃呢,走吧。开我的车出去。”赵俊当然不会当面去撮穿江映雪的谎话了,心里暗道只要姑姑能够过的好自己又何必去管这些事情呢?。
于是开着车载着江映雪出了‘门’。只是赵俊打死都不知道,他心里猜想的那个江映雪的秘密男人就是这几天一直和他朝夕相处的铁哥们刘伟名。如果赵俊知道刘伟名把自己的姑姑给上了然后又给甩了不知道会是怎么样个想法,是直接拿刀冲向刘伟名还是对着刘伟名比着大拇指说哥们你真牛的话呢?估计以赵俊的‘性’格会是先那把刀冲向刘伟名一顿猛砍,等气消了之后又会立即抱着刘伟名对刘伟名道:“哥们,你真牛,连我姑姑这样的贞洁烈‘妇’都被你给拿下来了。哥们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当然,这只是猜想,纯属娱乐,绝非故事剧情。
刘伟名在林阳又呆了两天,每天陪着妻子和儿子的生活让他觉得很安逸,不过他也觉得如果生活长期如此安逸的话身上那点锐气也会消失殆尽。但是注定老天是不会让他如此安逸的,这天上午,刘伟名正从医院往回赶,准备回家吃饭,范滨滨这一上午不知道跑哪疯去了,她不在最好,刘伟名乐得清静。()不过这时候电话倒不会放过他,叮叮地响个不停。刘伟名拿起手机一看,是谢建国打过来的,刘伟名想了想还是接了。
“谢市长,你好啊。”刘伟名对于谢建国已经是那种态度,恭敬中带着随意,随意中带着恭敬。这样既能够随时提醒谢建国他们两之间的关系,又能不让谢建国感觉到他的放肆。
“伟名,上次说的那个你们清泉组织部部长人选的问题有了新的变故。”谢建国态度很严肃,没有了平时的和气。
“什么啊?难道彭书记他?”刘伟名大惊,第一个反应就是彭东阳并没有向自己妥协。对于刘伟名来说这就是个大事情了,如果彭东阳真的不向自己妥协那么自己就不得不走出最后一步拼个你死我活了。对于刘伟名来说这是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的事情是坚决不能用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刘伟名能不做是最好不要做的。
“那倒也不是,应该和他无关。我向我暗中‘露’过口风,绝对不是他干的。这次的组织部部长人选和你当时一样,是从省里面直接调下来的。具体是谁我暂时也不知道,我只是听了点口风。当然,我不好意思直接向上面去问,所以这事就只有麻烦你了。究竟是福还是祸还不一定,不过咱们心里总得先有个准备,你说是不是。”谢建国也很郁闷,原本以为自己这次是彻底的打败了彭东阳一次,结果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把他的那点战果一个不剩给抢走了。但是偏偏他还发不了火。谢建国也‘弄’不明白,什么时候清泉那个穷地方成了个香饽饽了?先是省wei书记的‘女’婿到清泉任香味书记,这次上面又空降了一个组织部长。刘伟名倒不说,那是自己人,而这次的这个空降部长到底又是个什么人?又是哪个皇亲国戚?谢建国气的直抓狂,好不容易在明阳大小辟员面前能够威风一回了,结果还没开始就直接泡汤了。最郁闷的是谢建国才刚刚把那位在老干部局的小兄弟孝敬的二十万那到手,转手这钱又得还给人家了。
“好的,谢市长,我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现在就打电话去省委问问,有消息了我直接打给你。”刘伟名也觉得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事情无非就四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李向阳见到金清平把自己的‘女’婿安排到清泉,入侵了他的传统势力范围了,决定发起反攻,直接调个手下进清泉。但是要是这样金清平不可能不知道,金清平知道刘伟名在清泉的工作原本就很展开,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允许李向阳这么做的。第二种就是空降的是周长雄的人,但是这也不可能,除非周长雄脑袋秀逗了。明阳是李向阳的传统势力范围,现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金清平是想吞并了李向阳的明阳,周长雄的实力还不如李向阳,绝对不会去自讨没趣的,更何况清泉还是个这么穷的地方。第三就是金清平安排的人,这个更不可能,金清平要安排人怎么可能不先和刘伟名通下气呢?第四个就是这个空降的部长不属于以上三派,是其它的一些领导下的命令吧,毕竟一个县委组织部长在省里面确实算不得什么,三巨头不知道也说不定,上面也不可能天天都盯住一些这样的小人物的调动的。但是这样更不应该,清泉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些人要空降也不应该往清泉空降啊?刘伟名头都晕了,他只是觉得这事透这怪异。一般下面的人事调动省里面是不会‘插’手的,但是这次明明不可能却空降了一个下来。刘伟名想了想,这个事情还是要去问问金清平的,首先要问清楚一下这事金清平请不清楚,假如金清平不清楚的话那就很简单了,这是第四种情况。
刘伟名拿过电话拨了金清平的‘私’人手机,金清平正在开会。看到刘伟名的电话只是摁住了,让他的新秘书拿着手机到外面去拨刘伟名的电话,看看刘伟名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这个新秘书金清平是找了好久才找到,虽然金清平觉得用起来没有刘伟名顺手,但是也算是个机灵的小伙子了。
这小伙王,单名一个军字。和刘伟名一样,也是正宗的科班出身,只不过比刘伟名的运气好,家里有点关系。以工作就直接分配在了省委机关,干了五年,为人处事都不错。‘混’了个科室的副科长,这次不知道怎么就直接青云腾达了被金清平给选上了。
王军拿着金清平的手机走到会议室外面,看到手机上显示的通话记录上面写着刘伟名三个字他就有点‘激’动。刘伟名的大名作为在省委工作了五年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知道这个刘伟名就是自己的前任,用大半年时间从一个最底层的秘书跳到省wei书记的秘书然后直接‘混’上正处级外调了,还捞到了省wei书记的‘女’儿。这要说的话真是个神奇的人物,王军心里早就把刘伟名当成了自己的榜样了。所以拿着电话显示酝酿了一下然后才拨过去。
刘伟名刚拨过去电话就直接被掐断了,刘伟名大致上可以猜出金清平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或者是在陪上面的领导不方便接电话。于是便收好了手机,直接把车调头准备直接去省委。几个大部‘门’的头头刘伟名大多都有些‘交’情,再说了,一个县组织部部长的人选对于刘伟名来说是件大事,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大事。所以要问出来绝对不难。
就在刘伟名刚调好头,手机铃声又来了,上面显示金清平打过来的。刘伟名赶紧接过来,开口便道:“爸,我是伟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