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第2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8节第208章
“刘书记,您好。()金书记正在开会,我是金书记的秘书小王。金书记让我特意打你电话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王军赶紧向刘伟名解释清楚,要是让刘伟名再多叫自己几句爸爸那自己这个梁子就算彻底的结下了。
“哦,小王是吧。你好你好。我也没什么大事,金书记大概开会开到什么时候?”刘伟名当然不会把这个事情和一个秘书说的。
“大概十一点半的样子。”王军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看了看道。
“那好,等到金书记散会了我再打给他吧。小王,谢谢你了。”虽然王军的年纪比刘伟名还大,但是刘伟名还是非常自然地叫着别人小王,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了这种上位者的气势了。
“好的,刘书记。再见。”王军有点失望地挂断电话,然后偷偷地走进会场。
刘伟名想想还是调头开回家了吃饭了。等到十一点四十的时候刘伟名出电话打给了金清平。
“爸,刚刚在开会啊?”刘伟名随意的问。
“是啊,你还不知道我的工作啊。()每天除了开会就是开会,我这一生的大部分生命都献给了会议。你记着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跟我就不必绕弯子了。有话直说。”金清平当然了解自己这个‘女’婿,一般的话没什么事情是不会打电话给自己的,如果是关于金倩的事情一般都会直接找刘少芬,而只有工作上的事情才会找自己。
“还是爸你厉害,是这样的,我想问您个事情。上次出了那件事之后我就让那个出事的组织部部长直接自己辞职了,今天我听到点消息,说是新任的组织部部长是有省里直接调下去的,所以我想问问您您知道这个事情吗?”既然金清平这么说了刘伟名也就直说了,反正是自己岳父又不是外人。
“清泉组织部长?没听说过这个事情啊?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高部长问一下。我让他等下直接打给你吧,你不要紧张,没什么问题的,无论是谁去当这个组织部长,他都得跟着党的领导走,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行了。”金清平思索了一下后道。他说的很明白,只要这个事情他不知道那就说明这件事情不会牵涉派系,所以无论谁下去这个组织部长都得跟着党委书记干,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毕竟他是有党直接领导的。
“知道了,爸,我开始就怕这个事情有其他的原因在里面。即使你不知道那就说明没什么问题。我等下直接找高部长问一下,先问一下人选心里也好有个底。”刘伟名一听也松了一口气,他好不容易抓到了一股这么好的空子扳倒了王卫国一局可不能最后自己还是没捞到好处,本来在常委票数上自己就落后于王卫国,这个组织部长人选对于刘伟名来说至关重要。()
“嗯,你明白就好。倩儿怎么样了?我这两天忙了点没去看他,小金哲怎么样了?”金清平想到自己的那个小外孙就兴奋,常言道的好,做父亲的对孩子大都严厉。但是做爷爷的对孙子大都是溺爱的。金清平就是这样,只要是这个小外孙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个办法摘下来。
“都好,孩子还过几天就可以带回家了。倩儿可能还要住半个月。不过没有危险,只是在等身体恢复和刀口的愈合。”刘伟名如实地说道。
“那就好,他们没事我就安心了。下午下班我去医院看看。好了,不说了,你自己找高部长说吧,我先去吃饭了。”金清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金清平所说的高部长就是前任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现任组织部长高进平了。金清平让刘伟名自己去找高进平就是知道刘伟名和高金平之间是有‘交’情的,当时高进平走上金清平这根线还是走的刘伟名这条路呢。刘伟名想起了高进平,暗道自己已经忘了多久没与高进平联系了,想想自己做人做事还是不够老道,这些关系到了一定的时候对自己的帮助是很大的,自己平时就应该努力维持这样的关系的。这么想着刘伟名便决定以后一定要在这些方面加强。
刘伟名从手机中找到高进平的电话号码,但是想想,还是先让金清平去和高进平说一下吧。()以前高进平买自己的帐那是因为自己是金清平的秘书。现在自己虽然是高进平的‘女’婿,但是话怎么说呢,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高进平虽然要给自己面子,但是却也不会那么在乎自己了,毕竟自己没有了可以和他互利的能力了。再者刘伟名听过金清平的态度之后对于谁是这个组织部长已经没有前面那样的担心了。金清平说的很对,只要不牵涉到派系,无论是谁来当这个组织部长都得跟着自己的脚步,只要自己不是太无能,他是绝对无法走上王卫国那根线的。
刘伟名想到这把车开回家,和父母吃了顿饭。同时,打电话给出去玩的赵俊和范滨滨两人,告诉他们今天下去回清泉。明天是星期一,刘伟名得回去开例会的。老是旷工毕竟不是个什么好事,而且刘伟名心里也担心自己不在王卫国会使出什么暗绊子。
吃过饭之后刘伟名去了医院,陪了金倩一下。然后又回家等着赵俊和范滨滨两人回来好直接回清泉。看了看时间,两点半了,是上班时间了。刘伟名拿出手机拨了高进平的电话号码。
“喂,伟名老弟啊。你是许久不和我联系了啊?”高进平接到刘伟名的电话号码很是亲热,显然是金清平已经以前打过招呼了。
“高部长,你说的哪里话。这不是我怕你现在工作忙了,怕打扰你吗。下次回林阳,一定请你和谢市长再好好吃一顿,再叫上吴厅长。()”刘伟名当然不能说我已经早把你忘了的话来。
“哎,伟名老弟这话就太见外了。你现在已经到清泉去了,老谢的根在常阳。所以我才是林阳的地主,下次回来这东就让我来做。只要你回来时打个电话给我就ok了。”高进平呵呵地笑着,然后想起金清平‘交’代的事情,不敢马虎。“伟名老弟,金书记刚刚已经打过电话给我了,说是有件事让我帮你查一下,是什么事情啊?”
“哦,高部长,是这样的。我就是想问一下最近调到清泉县任组织部长的人选,你也知道的,组织部长这个职务对于我的重要‘性’,所以我就想提前知道一下人选。这样不算是违规吧?”刘伟名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不算不算。这事情组织上早就已经定好的了,所以不算违规。这个清泉县组织部长的人我刚刚查了一下,这个人还是你的老同事,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而且这件事情死江书记打的招呼,组织上觉得这位同志很适合,便就直接定了下来。”高进平早就想好了措辞,组织部长的人选本来就该是市里直接任命的,市里的任命一般都还是会考虑到县里一把手二把手的意见的,这样由省里直接空降的任命一直以来下面的官员都不会太满意。高进平还以为刘伟名这次是来找自己更改人选的。所以一开口就直接说出了这个人是他的老熟人而且还是江映雪的打的招呼。就是希望让刘伟名大笑换人的决定,让他自己不会处于两难的地步。一个是省委副书记,一个是省wei书记的‘女’婿,高进平是谁都不想得罪的。
“我的老同事?还是江书记打的招呼?”刘伟名大惊,他已经大概猜到了这个人的名字了,只是他不想也不敢想出是那个人。其实很简单就可以猜到是谁,第一,是刘伟名的老同事这个范围就很小了。刘伟名自上班以来就只担任过三个职务,先是县委办的秘书,然后是金清平的专职秘书,第三个便是现在的清泉县县委书记。即使是老同事那肯定不是现在的了,而且在担任金清平的秘书的时候刘伟名哪来的同事?所以说这个人选就是以前刘伟名秘书二处的那几个人了。第二,高进平说的很清楚,这个人走的是江映雪的路子,是江映雪打的招呼。想到这那个人选基本上就呼之‘欲’出了,那个办公室的人谁和江映雪是有‘交’情的?除了张云佳还有谁?只是刘伟名不愿意相信新任的清泉县县委组织部长就是张云佳。
“高部长,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就直接告诉我吧,这个人是谁吧。”刘伟名装着很轻松其实心里很是紧张,他是真的很怕这个人就是张云佳的。清泉县委书记可以说是刘伟名人生事业的一个起点,也是刘伟名第一份自己做主可以做出一番事业的工作,刘伟名很认真地对待着这份工作。他是真的想好好地做大展自己的抱负的。如果真的是张云佳的,那么张云佳为什么突然之间要外调而且恰恰是要调到清泉?如果说是恰巧刘伟名打死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恰巧的。答案就很简单,那就是张云佳对自己不死心,一路追到清泉去了。刘伟名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不想因为‘私’事而把公事‘弄’成一团糟,组织部长这个官说大不到,说小他也不小,而且是个很重要的职位。如果处理的好的话就是县委书记的左臂右膀,如果处理不好那就真的是一个累赘的,保证会‘弄’的一团糟。刘伟名本来在清泉的地位就不稳,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王卫国。再加上刘伟名现在正准备大刀阔虎地进行改革,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刘伟名是真的‘挺’怕张云佳不分轻重不分公‘私’地来一顿‘乱’搞。而且刘伟名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心,自己心里始终留有张云佳的一席之地,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和张云佳一刀两断如果真的在一起工作刘伟名完全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像现在这样子的绝情,到时候自己痛下决心地和江映雪断绝关系,拒绝范滨滨这么一个绝世尤物全都变成了无用功了。刘伟名是真的急了。
“哈哈,你还真是给急‘性’子,其实你自己也大概可以猜的出来了。这位同志就是江书记现在的秘书张云佳同志。这位同志经过我们的观察工作能力还有政治觉悟都是很高的,虽然以前没有接触过组织工作,但是我相信这位同志一定可以做的很好的。”高进平唧唧歪歪地说一大堆屁话,刘伟名完全没听,他听到张云佳的名字心就凉了半截。他主要是怕张云佳是个新人,不懂得官场上的一些规则,做组织工作是最需要懂得规矩的工作,稍不容易就会得罪人,而且也很容易犯错。如果张云佳真的犯了错不要说自己的计划和抱负全部泡汤,说不定自己也会跟着下水。想到这刘伟名心急如焚,急忙地和高进平客套了几句,然后急急忙忙的拿着车钥匙冲出家‘门’。
罢出家‘门’,就见到赵俊开着车和范滨滨两人进了院子。看见刘伟名赵俊笑着问道:“伟名,走吧。我油都加好了,还买了些零食…。”赵俊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
刘伟名现在心里急的跟什么似的,为了得到这么一个好的机会刘伟名是在王卫国手底下隐忍蛰伏了这么久终于爆发抓住了这么一个机会,千万不能让张云佳因为那点小‘女’儿的儿‘女’情长给毁了。看到赵俊刘伟名就像是没看到一样,直接冲向自己的车,边走边对赵俊和范滨滨两人道:“你们两个先到家里去看电视,我有点急事要出去办一下,等我回来我们再走。”说着打开车‘门’进去了,然后一溜烟地开着那辆a8消失在了院子里,只留给目瞪口呆的赵军和范滨滨两人一院子的车子尾气。
“赵总,伟名是怎么回事啊?打电话叫我们两回来说是回清泉,结果我们回来了他倒把我们凉一边一声不吭地走了。”范滨滨气的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