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2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09节第209章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早就习惯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你早晚也会习惯的。()”赵俊像是很平常一样的说着,然后又看了看范滨滨,像是说教一样道:“他肯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的,他不是个喜欢放鸽子的,相反,伟名很重承诺,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咱们再等等吧,我去找伯父下棋去,你要干什么自己自便。”赵俊说完便走到院子后面去找刘伟名的父亲去了。
范滨滨看了看赵俊,然后想了想,换了张笑脸进了屋坐到了正在屋里看电视的刘伟名母亲身边。
刘伟名开着车直接到了省委办公楼,值班的‘门’卫本来还要登记一下的,结果看到是半年多不见的刘伟名,当即屁颠屁颠地把栏杆给升了起来。刘伟名一脚油‘门’,把车停在了办公楼前面。然后直接上了楼,走到江映雪的办公室前面,‘门’也不敲,直接冲了进去。()
张云佳正在桌子前面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和新任秘书做‘交’接了,调职书已经发下来了,过两天就要去上班了,所以江映雪给张云佳放了两天假,张云佳今天便就开始‘交’接了。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把张云佳给吓了一跳。张云佳正准备发火,心想这是谁这么大胆,省委副书记的‘门’都敢直接闯的,结果一抬头看见来的人,张云佳直接把要发的火气给憋进了肚子里面去了。呆呆地看着闯进来的人。
“伟名,你怎么来了?”张云佳有点气短地道。
“等下再找你,我现在先去找江书记。”刘伟名正憋着一肚子的火呢,看到张云佳当然没什么好的脸‘色’,理也没理会张云佳直接走到里间。也没顾忌什么形象不形象的,直接打开江映雪的‘门’走了进去,反手把‘门’关上。剩下自知理亏的张云佳在那对着刘伟名的背影调皮地吐着舌头。
江映雪也被突然闯进来的人给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刘伟名,而且是怒气冲冲的,江映雪看着刘伟名的表情就知道刘伟名是为了什么事了。()虽然自己知道自己做的没什么错误,但是看着满脸怒气的刘伟名还是有点胆怯。
“伟名,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啊?”江映雪有点讨好地说着。
“我不来行吗?我再不来还不知道你们要做出什么事情来,你说说,你们这不是胡闹是什么?”刘伟名正窝火,第一是气愤江映雪怎么也跟着张云佳一起胡闹,第二是气愤江映雪竟然事先都不和自己知会一声。但是他忘了自己已经和江映雪划清了关系了。
“什么胡闹?伟名,你说的是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又胡闹了?”江映雪明知故问的道。
“你还在我面前装,云佳到清泉任组织部部长不是你说的话吗?不要和我说这事不是你干的,我已经都问清楚了。”刘伟名越说越气,自己处心积虑地计划结果被江映雪和张云佳两人就这么直接给‘弄’泡汤了。()
“哦,你说这事啊?这事又什么问题吗?云佳跟了我也有将近一年了,我觉得应该把她外调出去,这有什么不对吗?”江映雪说话说的没点底气,她自己也觉得这个借口瞒不过刘伟名。
“你就继续装吧,你觉得真的是这个原因吗?我又不是傻子。映雪,对,我爱你,也爱云佳,我是觉得对不起你们。但是我又什么办法?我再怎么做我不可能不要我的家庭孩子。我知道你们对我也是有感情的,特别是云佳,她很想和我在一起,我能理解。但是请你们不要把公事和‘私’事‘混’为一谈,清泉现在就是我的命根子,我把我全部的‘激’情和希望都放在清泉。清泉的局势本来就不好,我的根基也不稳,而且我正准备在清泉进行大的动作,这个时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知道这次我把原来的组织部长拉下马等了多久才等到这个机会吗?组织部长这个职务对于一个县委书记的重要‘性’你家不可能不知道。我欠你们的我会想办法偿还的,但是请你们不要去清泉搅合了,我已经对清泉的局势力不从心了,云佳要是再去,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刘伟名这次是真的急了,清泉是他的希望,也是他自己的一个梦想。关于清泉的发展蓝图在他进清泉后就开始一直在心里规划了。只是一直都没机会实施,他一直在等,等待着一个机会。好不容易机会来了,他绝对不允许有其他的意外存在。清泉就像是他的另一个孩子,一个可以大展他个人抱负的孩子。
江映雪没有说话,刘伟名的心思他懂,他心里也觉得刘伟名说的没错,这次张云佳来找她她开始也不同意。但是经不住张云佳的眼泪的摧残她最后还是答应了。按照江映雪本来的意思是想先和刘伟名商量一下这个事情的,但是最后张云佳坚决不同意这件事情让刘伟名知道,张云佳知道刘伟名的‘性’格,要是让刘伟名知道了这个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张云佳便决定先斩后揍。只是她和江映雪两人都没想到的是,刘伟名这次的反应会这么强烈。
江映雪没有说话,而是拿了个一次‘性’的杯子亲自替刘伟名倒了一杯茶,放在刘伟名边上轻轻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这次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没有先和你商量就做了。”
刘伟名本来还想好好地教育江映雪一顿的,但是看到江映雪这个态度便什么火也没了。叹了口气后慢慢地道:“映雪,我并不是生你的气,但是这次你们做的太过了。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了。清泉组织部长的自动辞职是我做的手脚,因为我抓住了他把柄,这个把柄足以让清泉县长王卫国一行全部落马,但是你知道,这么大的地震就算把王卫国一行全部扳倒对我自己也没有太大的好处的。于是我就拿这个威胁王卫国,原组织部长的自动辞职就是条件之一。另外新任的组织部长人选也是由我来定的,而且我把这个人选傍了常阳市市长谢建国。因为在我看来,无论我和谢建国之间怎么怎么样,但是在外人看来,我和谢建国永远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无论是我选的人还是谢建国选的人结果都一样,在清泉他还是得听我的。我还不如直接卖个好给谢建国,这样还能让市wei书记彭东阳把攻击对象转移到谢建国身上去。本来都是定好了的事情了,现在云佳却横空杀了出来。大家都知道我和云佳是老同事,而且要论空降都是有关系的人。我虽然知道云佳和你的关系,但是在外人看来她只不过是你的秘书罢了,大家会以为云佳空降下去是我找的关系。就凭这两点,你让谢建国会怎么想我?常阳市两个巨头我已经得罪了权势滔天的彭东阳了,要是再和谢建国产生芥蒂我的工作就真的举步维艰了。”
江映雪哪知道这件事情最后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如果真如刘伟名这么说的话,江映雪倒是认识到自己这次是真的做的有点鲁莽了。想了想江映雪道:“对不起了,伟名,我没想到这件事情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顾忌,这次是我鲁莽了。不过事情也不全是坏的。你之所以反对云佳去担任这个职务的原因无非两点,第一便是你认定云佳过去只是因为儿‘女’情长,一时气短。你怕她过去会胡搞‘乱’搞,让你的工作和计划无法展开。第二就是你刚刚说的会得罪谢建国。对吧?那我来给你分析分析。首先第一个原因,这个根本就不是原因。对,云佳争着去清泉担任这个职务确实是为了你而去的,因为她受不了你对她的不理不睬,她想陪在你身边每天看着你。但是你在看待云佳的时候放了一股关键‘性’的错误。你所认识的云佳是个每天都跟你撒娇的小‘女’孩,但是那是在对你的时候。难道云佳就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吗?你记得你当时介绍张云佳给我当秘书的第二天我就和你说过一次,我说张云佳是个很聪明很能干的‘女’孩子,她的工作能力绝对不输于你,你还记得吗?”
刘伟名听到这当即恍然一悟,他当然明白江映雪话里的意思,刘伟名反思地问着自己,难道张云佳真的有江映雪说的那么优秀吗?为什么自己就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呢?刘伟名沉闷的没有说话。
“云佳是个很能干的‘女’孩子,经过我的观察她担任一个组织部长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她就像是一个从小就开始接触官场这个圈子的人一样,对于官场中的一些‘门’‘门’道道看的非常清楚。相信我,我说的绝对没错,如果云佳真的不是和这个位置的话我会想办法把云佳给撤了,到时候你想要谁当这个组织部长我都想办法,你觉得行吗?”江映雪尽量地说服者刘伟名,她心里知道刘伟名有时候是一个一根筋的人,他自己认定的事情很少有人可以改变他的原来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