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第2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16节第216章
“你干什么去啊?伟名。()”张云佳立即双‘腿’夹紧刘伟名的腰身,紧张地问道。
“做什么?难道你就不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嘛?好像这种味道就是从我们身上释放出来的。我们得赶快去洗个澡,不然让邻居闻到了就不好了。”刘伟名呵呵地笑着抱着张云佳去洗了个鸳鸯浴,当然,这洗浴的过程是如何的‘激’情yin‘荡’就由各位大大们自己去想象了。
刘伟名在晚上三点的时候悄悄地穿好衣服出了张云佳的房‘门’,犹如做贼般地偷偷地溜出了县政fu的单位房。然后跟着小路走到了招待所。已经招待所的‘门’边看到一个人坐在大厅里的钟丽,而且看钟丽的样子也就是昏昏‘欲’睡了。
“钟丽,你在干嘛?这么晚不睡觉坐在这里干什么?”刘伟名好奇的问道。()
“哦,刘书记你回来了啊?不是,我不知道你这么晚才回的,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把房卡给忘在了房间里面。我怕你等下回来睡觉的时候进不了‘门’所以一直在这等着。”钟丽有点害羞地说道,看见刘伟名立即站立起来。
“你还真傻,你直接把房卡放在前台就行了啊,何必自己在这里等。我到时候进不了‘门’边会自己去找前台的。这么晚了你坐着等着多辛苦,真不知道怎么说你,看你都困成什么样子了,下次不准这个样子了,知道吗?”刘伟名不知道是该说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傻啊还是说她心地好,反正不管怎么说刘伟名这次是真的被她给感动了。
“知道了,刘书记。我下次不会了。这是你的房卡,我先回去睡觉了。”钟丽说着走到刘伟名身前,把房卡递给刘伟名。然后低着头害羞地走了出去。
刘伟名‘挺’郁闷的,你说这小丫头和自己都在一张‘床’上chi‘裸’‘裸’地打过滚了怎么见着自己说会话还会脸红呢?刘伟名是一直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刘伟名收回自己的目光上了楼。钟丽这个小丫头就像是一张影子一样存活在刘伟名的生命里面。不仔细去想你根本就想不起这个人的存在,但是这个人却总是无时无刻不存在于你的生命之中,好像一刻都不曾离开过一样。其实刘伟名内心里一直都对钟丽有一份愧疚,只是这份愧疚他无法说出口,也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他只能找机会帮助钟丽,他注定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
刘伟名惺惺地拿着钥匙回了自己的房间,呼呼地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是星期六,是不用上班的,但是刘伟名却没这么闲着,他今天还有工作要做。这是他早就定好的工作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去实施罢了。现在情况有了好转,所以刘伟名便把这份工作提上了日程。
刘伟名起‘床’的时候都是九点了,洗漱之后便拿起手机把胡远博和田汉军叫到楼下等着。慢悠悠地走下楼到下面吃了一碗粉才走出招待所。()招待所‘门’前田汉军和胡远博早就在等着了,刘伟名径直走进车子坐下。然后问坐在前座的胡远博:“远博,今天咱们首先去哪个镇?”原来刘伟名所说的工作就是他进清泉的第一天就想要做的事,那就是到下面的各个镇都走一遭,暗中采访一下。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文件那些东西都是纸上面的东西,就算写的再‘逼’真那也无法让人感同身受,只有真正的亲眼所见才能切身地了解详情,也才能明白清泉的现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对于这个刘伟名是深有体会的,比如清泉县城,在纸上面一直都夸的很好,但是刘伟名上次出去走了一圈之后便发现这么多的问题,所以刘伟名才坚定的认为下去暗中采访一次是有这个必要的。
“刘书记,今天咱们去大山镇。这是按照你的意思选择的。大山镇是最偏僻也是最贫穷的。”胡远博翻开自己手中的笔记本看来一眼后道,仔细看的话他的笔记本里面还夹着一张微型的清泉县的地图。
“大山镇?这个名字还真奇怪。那我们就去这个大山镇吧。远博,关于这个暗察我有几点要‘交’代给你们。()第一,我暗中出去视察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第二,视察过程中的所见所闻你都要详细地记录好,到时候整理好一并‘交’给我。第三,选择地点的时候尽量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乡镇,我的时间有限,最多也就是双休日的时候加点班出去走一圈。平时可挤不出这个时间的。好了,现在你给我介绍一下这个大山镇吧。”刘伟名双手夹着烟对胡远博道,他已经习惯了什么时候都分个一二三四点。
“好的,刘书记。大山镇是真正意义上的名副其实的大山镇。这里地广人稀,按面积来算的话是咱们清泉的第一大镇,但是人口确实整个清泉最少的。这里是山地地形,地形很复杂,多高山,地形非常的不平坦,很少有平地。而且地势非常高,有将近八百米的海拔,所以当地很缺水,不是因为雨水少。而是由于地势高一般的钻井根本就无法达到水源的深度。而且‘交’通非常的不发达,整个大山镇尽尽只有一条金山的盘山公路,最后一点,这里的老百姓普遍很少与外界接触,素质普遍不高。这些都是从县志上面抄来的。”胡远博关上了笔记本后道。
“地形条件复杂、土地贫瘠、缺水、‘交’通阻塞几乎与世隔绝、受教育程度低。呵呵,几乎都让这个大山镇给占了。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因果‘性’的,既然要让清泉县的老百姓都脱贫致富那么咱们就首先从这个最贫穷的乡镇开始,我就不信这里就真的是个一‘毛’不拔的地方了。汉军,开快点,我倒想看看这个大山镇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刘伟名先是紧皱着眉头,然后便舒展了开来,意气风发的说道。
这个大山正是清泉最北端的一个乡镇,紧邻着贵州省,地处云贵高原的边缘。听说当年红军战士还在这片地方和敌人来过山地战呢,期间还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算是半个红‘色’革命区了吧。但是大家记住的红‘色’革命区除了井冈山、遵义、延安这些外就偏偏没人知道这个大山镇。大山镇的地形就像是是个‘精’简版的清泉县,整个大山镇被几条大的山脉给活生生地包围着。要说的话整个清泉都是大山,这里被大山环绕也不算什么,可是问题便是这几座大山比其它的山要远远地高出一大截。而且整个大山镇都是处在山上的,几乎没有一块平地。一片片山就是一片片的原始森林,气候条件也与外界有些变化,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穷。
刘伟名一行人跟着一条不算宽的马路一路颠簸开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到达了大山镇的边缘。跟着田汉军手指的指向刘伟名才算是真正地大山镇有了初步的了解。只见抬头一看一座座高山就如一座座先天的屏障一样把大山镇给封闭了起来。只有一天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向山里延伸,这就是连接大山镇与外界的生命线。刘伟名看着那条惊心动魄的盘山公路很是担忧地问着田汉军:“你确定车子能够开进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故这可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咱们就走路进去吧。”
“刘书记,这个大山镇我以前也跟着领导来过一次。开的也是这个车,放心,可以开的过去,只是稍微慢点也颠簸了点。小心点驾驶没什么大的问题。你别看就这么一条小路进去了,开车得一个来小时,要是走路的话跟着这条路要走四五个小时才能走进山里去。如果翻山进去的话那就得准备攀岩的工具了。”田汉军难得的幽默了一把,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却把大山镇的地理位置之闭塞形象地说了起来了。
“哈哈,看来这趟过山车咱们还是必须的坐了。那这样那你就小心点开吧。我长这么大了还没坐过过山车呢,今天就好好地体会一把吧。”刘伟名把手中的烟蒂扔下了车,然后做好准备工作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车窗上面的把手对田汉军说道。
盘山路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开的,田汉军一路到头都是挂的一档在慢慢地向前向上爬行着,一边是大山,一边便是悬崖。看得让人真是心惊胆战,刘伟名现在是真的有点后悔来这个大山镇了,要是万一一个不好在这里以身殉职了刘伟名那时候可就真是悔之晚矣了。不过好在田汉军的车技还真是过的硬,一路有惊无险地翻过了山进入了大山镇的内部。与外面相比这里面的气温明显的要暖和多了,这让刘伟名想到了四季如‘春’的济南,不过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这有可比‘性’吗?根本就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