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2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17节第217章
进了大山镇的内部刘伟名才算是真正地看清楚了大山镇的地貌特征,四周是高山,中间的地势稍微平坦一点,但是这个所谓的平坦也只是相对于四周的高山来说的。()中间都是数不清的小山小丘。唯一多的让人数不清的就是大树,其中不乏许多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草木非常的茂盛。车子所过之处刘伟名偶尔还能看到许多砍材的村民,自从有了电之后大部分的人们做饭都是直接用电了,这样既方便有环保。即使没用电的也是用的煤气,不用煤气大家至少都是用蜂窝煤了。直接用材火的刘伟名还真没见过,今天这一行真是让他开了眼界了。
下山要比上山的时候快的多,加上山里面的地势比外面平坦所以也安全的多。下午两点的时候刘伟名等人终于把车开到了高山的脚下,三人都饿的肚子呱呱的叫了。刘伟名早上本来就没吃的太饱,此时不免有点受不了,也不管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了,先准备填饱肚子再说。()于是问田汉军:“汉军,你来过这里,那你告诉我这个大山镇的镇部所在吧?或者说是街道在哪里,咱们赶快过去先找个饭馆吃点饭,真是饿死人了。”
“好的,刘书记。跟着这条泥路一直走,走到大山的中心位置那一块稍微平整点的地方就是大山镇政fu所在了。那里就是大山镇老百姓赶集的地方。但是你们不要报太大的希望,那里依然和贫穷的,不过要说吃到这里来就算对了,这里别的没有,就是野味多。”田汉军像个大山通一样像刘伟名介绍着,手上的动作也一点不含糊。方向盘一打脚稍微在油‘门’上加了点力道一辆捷达硬是开的像越野车一样在泥路上驰骋着,可见他也确实是饿了。
这里的野味多?这句话让刘伟名有点感悟,本来清泉的野味在外地就算是出名了。由于清泉的山多,大都没经过怎么砍伐和开发所以山中的野味都比较多,许多人都慕名特意到清泉来吃野味或者是暗中偷偷地带着枪械到清泉来偷猎。但是田汉军特意说了这里的野味多可见这里真的有点像是原始森林了。这么原生态的环境在外界倒是真的少见了,刘伟名不仅脑海里面升起了一丝的明悟和想法,但是随即这点想法就被肚子的饥饿给掩盖了。()现在车上的三人都只想早点跑到大山街上面好好地吃一顿饱的。
车子终于到了田汉军所说的大山镇上了,一般来说赶集的地方都是热闹非凡的,可是这个大山镇上面确实人丁稀少,街边左右几栋两层的砖房就组成了一条两百米的街道。田汉军说今天不是赶集的日子,要是赶集的日子这里还是人山人海的,不过大多都是卖一些农作物的,更多的是卖野味,山中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猎户,打猎就是他们的工作,但是他们自己不知道到外面去卖,一般都是由外面的一些贩子进来收购,而且价钱大都很低。
刘伟名听到这也大致的明白了一些了,原来这个大山镇的老百姓都是靠这打猎生活。但是由于这里离外界太远,没有车的话光是走出去都得一天时间,更别说去清泉县城里面去卖了,没有车靠步行估计走上两天都到不了。所以他们根本就没办法自己把猎物那到外面去卖,所以只能是卖给贩子。大家不用想也知道,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可耻的一类人,在改革开放之间这种人叫做投机倒把的,一边买一边卖中间赚差价,但是整个利润的百分之八十都进了他们的口袋,留给猎户的收益算是微乎极微的。()如果真的靠打猎想让大山镇的老百姓浮起来的话刘伟名猜想就算是把整个大山镇所有的猎物都捕杀干净也未必能让这些老百姓富起来。
苞着田汉军,车子停在了一个叫做什么红妹子菜馆前面。三人下了车,直接走了进去。老板娘看见竟然难得的有车停在自己的店面前面老早就热情地在‘门’口守候了。虽然小车他们不是没见过,但是对于这群在大山深处的老百姓来说,小车还算是件稀罕物了。
“几位老板,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什么野味都有的,野猪野‘鸡’野兔今天都是新鲜的。”老板娘对着一脸的麻子对走在前面的田汉军介绍着。
“刘书记,你看看我们吃些什么?我上次来这里吃过,味道还是很正宗的,而且价格也很便宜。基本上不到外面的三分之一。”田汉军拿过一条凳子让刘伟名坐下然后问道。这里的人们都是说的山里土话,所以刘伟名只是听懂了几个字,就是野猪野‘鸡’野兔那几个字,其余的都没听明白。()不过虽然没完全听明白也可以大致猜出是什么意思。便对田汉军道:“我听不清楚他的说的话,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你让她把好吃的都上上来吧。”
田汉军走上前和老板娘‘交’涉去了,他对吃野味是很在行的,以前在当兵的时候就没少吃过,所以对野味深有研究。今天为了让刘伟名吃好他亲自跑到人家的厨房里面亲自监督去了。吃野味是有讲究的,第一,是怕店老板以次充好,简单说就是拿家猪‘肉’当着野猪‘肉’煮,或者是把牛‘肉’当野猪‘肉’煮等等。第二就是怕不新鲜,过了夜的‘肉’了就没了本来味道了。但凡一般都是立即宰立即煮的味道好。所以田永军才跑到厨房盯着人家厨子去了。由于早就过了饭点,而且本来出来下馆子吃饭的人就不多,整个店里面就只剩下刘伟名和胡远博两人,刘伟名喝了一口茶,这茶听老板娘说是山里的野茶,刘伟名喝了一口之后觉得非常的清香,回味悠长。比先前黄耀华送给自己的清泉自己土产的茶叶味道还要好上几分,刘伟名突然觉得这个大山镇也不是一无是处嘛。喝了几口茶之后刘伟名点了一根烟对胡远博道:“远博,你觉得这个大山镇要怎样才能做到发展,或者说是让大山的老百姓能够脱贫致富,不说致富吧,起码也得让这些老百姓都过上温饱的生活。你看看这一路遇见的老百姓,很多都是穷的一干二净的,惨不忍睹。”
“刘书记,这个问题在来的路上我也一直在想。但是不管怎么说着都是个大问题,因为第一,无论怎么样的发展,‘交’通才是第一的硬件设施。从这里修条路出去造价实在是太高,除非省里面立案,不然的话就算是市财政也无法承受的起。没有‘交’通要说发展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说不修路就让这里的老百姓走上温饱的道路那就只有把这里等饿老百姓都迁移出去,到外面生活,至少能迁一部分是一部分。”胡远博想了一下后说道。
“你说的没错,要想富先修路。没有便利的‘交’通条件怎么可能富的起来啊。这是个放在整个清泉都是老大难的问题,只是在这大山镇这个问题尤为突出罢了。不过你说的迁移就更加的不可能了,修路的造价高但是还没有迁移的造价高,就算是只迁移一部分愿意出去的这个造价也太高了。首先,你把人家迁移出去你得先找到一块可以安顿的地方,你得保证每个人有房子住,有地种,起码的给人家生活的最基本保障。第二清泉的老百姓都是靠土地吃饭的,这些人出去不就是等于直接抢了外面老百姓的土地吗?那些被占了地的老百姓能心甘情愿吗?起码你的补偿那些老百姓的损失,这笔费用就不低。而且老百姓还不一定答应。第三这样是治标不治本的,人们都喜欢生活在土生土长的地方,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就是这个道理。这里就算是再穷再苦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就算是外面的迁移工作都做好了,但是这些不愿意搬离这里的老百姓不是照样苦吗?第四,迁移一个镇子这是多么大的事情?县里没这个权力,市里也没有。要审批下来根本就不可能的。所以迁移这个想法是完全不可行的。咱们只有在其它方面再想想办法了。”刘伟名一便‘抽’着烟一边说道。
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不同的位置看待问题的方式不一样。胡远博看待是以一个村干部或者说是秘书的眼观,而刘伟名确实以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决策者的眼光看问题。这个问题在刘伟名第一次让胡远博写那个报告的时候就体现了出来,胡远博虽然聪明能干,但是由于一直都处在最基层,眼光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但是也不能说活胡远博的话一无是处,起码他说明了一个问题,要想富就得先修路,反之想想,要想按正常的方式发展就得先修路,现在修路的问题根本解决不了,那么不能按照常规的方法来致富。虽然刘伟名从胡远博的话里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什么才是常规的发展方式,什么不是常规的发展方式刘伟名一时还想不明白。
“刘书记,您说的对,是我想的太片面了。但是大山镇的问题除了修路还真的是别无他法了。你看看这样子行不行,虽然不能彻底改变大山镇的状况,但是起码会有点好处的。咱们在大山镇建立一个野味市场,由县里面分出一个机构来专‘门’管理或者让大山镇里面分出一个机构来管理也行。按照市场化的来管理,老百姓把野味都统一卖给政fu管理的野味市场,咱们按照行价收购,然后政fu直接把这些野味拉出去卖也行,让那些贩子到咱们手里收购也行。起码这样可以防止贩子在里面得到原本属于老百姓的那一份利润。”胡远博见一计步行又想了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