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2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18节第218章
“这方法有一定的可实施‘性’,但是却存在着很多的问题。()第一,你要做到政fu管理就得新成立一个机构而这个机构只能由镇里面分出来,镇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会不会比贩子更离谱还说不定,除非建立起严格的监督制度。这个实施起来就比较的麻烦了。第二,要想让老百姓都把野味卖给咱们那么咱们出的价格就得比贩子高。但是你不要忘了一点,贩子是个人的贸易,咱们是政fu。咱们起码的养活一批干活的人,所以咱们对比起贩子来没有优势,贩子大可以比我们更高的价格收购,等我们关‘门’的时候他们可以让价格又回到现在的水平。到时候咱们不是白忙活了一场吗?除非使用强制手段不允许‘私’自出卖野味和收购野味。但是这些野味并不是国家所列入的保护动物,这里也不是国家规定的禁止捕猎的地方。这样的实施就缺少了法律的保障,根本不可能畅通的实施的。第三,市场是灵活的,咱们政fu却无法做到灵活,这里面很有可能咱们就亏本,而亏本的这些钱镇里面是绝对不会垫付的,就算是县里面让出一部分资金出来亏损这样亏损的钱也只是进了市场,对于大山镇的老百姓没有半点好处。()所以这个实施起来很难,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性’,但是要好好商酌一番了。刘伟名不忍心打击胡远博的信心虽然胡远博说的有点不靠谱但是刘伟名还是注意着没有说重话,尽量地做到让胡远博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不会对他的心理有和影响。
“是我想的不够全面,确实无法实施。我是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这里致富了,这里又没有什么矿物,如果这里有煤有石油的话就好了,国家早就在这里修一条路甚至于通了火车也不一定了。那所有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胡远博有点沮丧,但是还是开了句玩笑。
“你小子,尽往好处想。哪有这么好的运气,要是这里有煤有石油国家早就下手了,哪轮的到咱们在这伤脑经了。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对这个大山镇咱就真的饿毫无办法了,你记得把今天见到的已经我和你说的话的内容都写上,说不定哪天咱们再看看的时候就能想出什么好点呢。()如果真的没有好办法的话哪也怪不得我们了,我们已经尽力了。要怪也只能怪老天给了大山镇这么一个地理环境吧。”刘伟名叹了口气后道。
没过多久菜就上来了,刘伟名也只点了野猪‘肉’、野兔‘肉’还有野‘鸡’‘肉’。其余的刘伟名没敢点,很多都是珍惜的动物,有些还是受国家保护范围之内的。一个县委书记带头吃这个要是让外人给知道了事情就大条了,刘伟名不会为了一时的口福而不计前程的。
“刘书记,你尝尝,这些都是正宗的野味。我刚才在后面监督来着,亲眼看到他们做,绝对没有掺假。”田汉军也跟着老板娘端着菜出来,一边坐在桌子上一边搓着手问刘伟名。
刘伟名夹起一块‘肉’尝了尝,确实很美味。刘伟名也不知道是这个野味真的做的好还是自己太饿了的缘故,反正他是觉得这个野味是真的做的好。()当即竖起了大拇指对老板娘道:“老板娘,你这个野味还真不错,是我这一生吃的最好的野味了。”
“这位老板,我们这山沟沟里的小店都是土煮法。你们城里人都讲究个‘色’香味俱全,咱们这些乡下人不懂,只要味道好谁去管好不好看呢。那家伙有啥子用,又当不得吃又当不得穿的。如果当说味道的话,不是我夸大话,整个清泉找不出比我家那口子做的更好的。”老板娘显然也是经常招呼一些外地的客人,见到刘伟名等人说话都不是本地的口音,所以也说起来蹩脚的普通话。刘伟名虽然听的‘挺’别扭的,但是也还是能够都听清楚。
“你家那口子?难道这厨师就是你丈夫啊?”刘伟名随口问道。刘伟名三人对着半斤老烧酒就开始对桌面上的几盘野味开始大吃特吃了起来。当然,刘伟名也没忘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开始抓着老板娘唠嗑了。
“那可不,要不是他学过两年的土厨子我们哪会在这开这么个店呢。”老板娘显然也是个实在人,山里‘妇’‘女’的典型特点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基本都不会藏着掖着什么。()
“你丈夫的这手艺还真是了得,味道这么好看来你们店的生意应该很好吧,赚了不少吧?”刘伟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老板娘也不嫌刘伟名啰嗦,而且相反索‘性’拉了条椅子直接坐在了刘伟名的身边,这架势像是真的要和刘伟名聊个不晕不休,这‘女’人看来是有着典型的农村‘妇’‘女’的特征,那就是喜欢唠嗑。
“好什么啊,来店里吃饭的人不多,大都都是一些老山里做生意的老板还有镇里的一些干部。村里人谁家没有这些野兔子野‘鸡’的,谁会话冤枉钱上我们这来吃啊。说不上赚,刚好够孩子念书的,比一般人家要强点点。”
“是吗,那也不错了。你丈夫既然有这么好的手艺怎么不上外面去开个店?同样的一道菜在外面卖的价格可比在你这里卖的要贵了好几倍啊。”刘伟名也是好奇的问着。
“可不是嘛,我家那口子也这么想过。可是去外面问了一下,我的个天了。那开一个店随随便便都得几十万的,我们山里人哪来的那么多钱啊?而且听说就那个‘门’面费就老贵了,你说开个店还要啥‘门’面费呢?像我们这个店,房子是自己家的,摆两张桌子就行了。何必使那钱呢。”老板娘用词和说话的表情都特别的夸张,逗的胡远博一个劲的笑着,但是却被刘伟名的白眼直接把笑容活生生地给吞了回去。
“老板娘,问你个事哦。你说你们这里这么苦这老百姓都是怎么生活的?或者说是靠什么生活的?”刘伟名终于忍不住地问上了正题了。
“还能怎么生活,种地呗。这满山都是地,可以种高粱,种土豆啊。有些家里和村干部有点关系的就可以分到半亩低洼地,还可以种稻子,就是你们吃的这个,这日子就算是有个着落了,可以吃的饱了。要是家里孩子多的就得自己想办法了,要不就是到山外面去打工,搞建筑,不过很多人在外面从年头忙到年尾,事是做了,可是很多都没拿到钱的,所以现在很多人都不出去了,怕了。大部分人都到山里去逮畜生,运气好的话每天还可以换到一些钱,要是运气不好碰上了黑瞎子那就惨了,连命都没有。你说我们这些人都为了啥呢?还不是为了可以吃饱,可以让孩子读点书,读了书之后就不用再带在这穷沟沟里了。”老板娘一说就是一大串,虽然说话完全没有任何的逻辑,但是好在还是把问题给回答清楚了。
刘伟名听后心里暗叹,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啊?现在全国都奔上了小康,国家的口号是让所有的老百姓都过上小康生活,而这些人却还在为温饱问题而奋斗。刘伟名心道应该把那些山西的煤老板都拉到这里来看看,看看这里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又是怎么生活的。想到这里刘伟名也没了胃口,虽然这些老百姓的贫穷和他没有什么的直接关系,但是作为一地的父母官,自己的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他又不是王卫国那种人,怎能不感到愧疚呢?
刘伟名放下了筷子然后慢慢地说道:“你们这里这种情况难道政fu就不管吗?政fu就从来没有出台过什么政策吗?”
“政fu?政fu那些玩意儿都是些知道吃喝的主。他们吃老百姓的喝老百姓的,却从来没见他们干过一分钱的事。就说那栋楼里面的那些镇干部吧,每天都是打牌喝酒,从来就没见干过一件正事,我听小道消息说,这些人最会贪污了。国家每年都会拨钱下来,但是基本上都被这些人给贪污了。我们这些老百姓可是一分钱都没看到。”老板娘一说起这些当官的就用手横指竖指的,很是气愤。但是说完之后立即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把低声对刘伟名道:“老板,我刚刚说的话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了。我可还指望这些镇干部来我这里吃饭呢。”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然后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五保户低保户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