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第2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19节第219章
“你是说吃五保吧?有,不过吃五保的人都是和这些干部有关系的人,不送礼就‘弄’不到那个名额的。()真正的没有儿‘女’的孤寡老人可没见过几个拿到钱的。至于低保是个啥玩意那就从来没听说过。哎呀,你看我这张嘴,怎么又说了,你们先吃,我进去忙去了。”这个老板娘可能又觉得自己说多了,而且也觉得刘伟名老这么问可能她也发现了有点不对了。说完就立即跑也似的跑到厨房里面去了。
“这些大山镇的镇干部太可恶了,明明大山镇的老百姓都穷成这样了,他们竟然还这样的贪污,真不知道他们良心都到哪去了。刘书记,我觉得这个事情要查。”胡远博比刘伟名还冲动,当即拍着桌子道。
“远博,你什么时候成愤青了?你还记得我办公室里面的那幅字吗?水至清则无鱼的,你要是眼睛里面‘揉’不进沙子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圈子。美国那么民主的制度不照样还有人贪污更何况咱们中国这种一党专政的体制呢?要我说啊,大山镇的这些镇干部贪污一点算是正常情况,但是问题是这些人都贪到了什么地步了、要是只贪污了一部分那完全就是清理之中的事情。现在的公务员才多少钱一个月?这些政fu的官员也要养妻生子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当领导?有一种人是为了权,有一种人是为了自己的抱负,还有意中人纯粹就是为了钱的。()为什么国家打击贪污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但是下面的贪官却一年比一年多呢?就是这个原因。看待这个问题咱们要分辨来看,贪这几乎成为了官场里的一种潜规则,只要你不贪的太多,不要贪出问题就没事。但是千万不要太过火了。就拿大山镇的这些政fu官员来说吧,要是不是为了那一点钱你说谁会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呢?不给他们一点好处谁还会帮你干事?当然,这些也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的。另外,大山镇问题的根源也不在这些政fu官员的身上。五保金加上低保金才多少钱?难道可以解决了大山镇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吗?很显然是不能的。有一句话叫做越穷的地方官越贪,并不是说这些穷的地方官员反而贪的多,而是说这些地方的官员贪的‘露’骨了些。富裕的地方的那些官员谁不必这些大山镇的干部贪的多?但是为什么没人说他们?因为从他们手里经过的钱多,他们只要这里拿一点那里拿一点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而穷地方不同,从他们手里过手的钱少,他们要拿就会很明显。就拿整个大山镇来说吧,国家能够支付下来的就只剩下低保和五保了,加起来才多少钱?最多三十万。三十万几十个人没人能够分到多少?这还是在全部被他们贪污的情况之下,他们不可能全不发的,起码要发下来三分之一吧。二十万几十个人去分,没人分个几千块,你觉得要是放在其他的地方这叫贪吗?”刘伟名是很了解这些基层的弯弯绕绕的,基层的干部不想上层的那些干部,为的都是权,有权就自然有力了钱。但是这些基层的干部手上没有多权,他们能动的心思就是那么点钱。这种事情已经是一种半公开的秘密了。(),只是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的无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胡远博和天汉军两人听过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的怒火也消失殆尽了。只是胡远博还是有点不甘心的道:“那就不办他们了?”
“办,谁说不办了?要是不办的话大山镇的这些人就真的会无法无天了,今年发三分之一自己那三分之二,明年说不定就全部给拿了。但是怎么办办到什么程度这里面都是有学问的,不能太鲁莽。而且现在手上还没有证据,这事需要回去从长计议。而且解决大山镇政fu贪污的最好手段不是查处,而是让大山镇富起来。”刘伟名点了一根烟后站了起来,往车子边走去。现在已经不早,要是还不回去晚上就得在山里过夜了。
从刘伟名走上车开始,这趟所谓的大山镇之行就划下了句话。整个行程来的路上‘花’了三个多小时,回去同样需要三个多小时。这样在路上就‘花’了将近七个小时,刘伟名真正所谓的视察其实就只是吃了一顿饭,‘花’了了一个小时。虽然如此,但是刘伟名依然觉得这趟大山镇来的还是很有收获的,起码刘伟名对整个大山镇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也基本找出了大山镇贫穷的问题所在。已经对与大山镇老百姓的生活状况都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印象。
又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刘伟名到达清泉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外面的天已经开始有点昏暗了。刘伟名一进招待所就倒在了‘床’上,怎一个累字了的啊。在车上上下颠簸了将近七个小时,这感觉比坐拖拉机还爽快,刘伟名感觉自己的这一身老骨头都快散架了。本来明天还要去另外一个比较贫穷的乡镇的,但是经过这么一颠簸刘伟名直接让胡远博把行程安排到了下个周末。他明天无论如何都决定去休息一天了。想到这,刘伟名拿着衣服就准备去洗个澡,把自己这一身的灰尘给洗一洗。但是恰巧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刘伟名暗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无奈地还是接过手机,上面显示着张云佳的名字。
“喂,云佳,干嘛?”刘伟名有点疲惫地道。
“怎么了?伟名,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累啊?是不是太辛苦了啊?”张云佳一听刘伟名的声音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忙着问道。
“没事,今天下乡了一趟,确实是累了,但是还没到被压垮的地步。对了,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刘伟名假装着轻松地说道。
“哦,本来想今天晚上约你一块儿出去吃个晚饭的,既然你这么累了那就算了。改天吧,你早点休息得了。”张云佳有点失望,但是还是不忍心让刘伟名这么辛苦。
“别,不就是吃个饭嘛,又不是农忙,辛苦什么?说吧,在哪吃?我现在就叫司机送我过去。()”刘伟名笑了笑,不忍心扫了美人的兴。
“不用叫司机的,就在我家里。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做了很多菜,今天刚好是周末嘛,所以想让你放松放松,不过你要是真的累了就算了,真的。明天再吃也是一样的啊。”张云佳还是担心着刘伟名的身体。
“你这么说我就更要去了,我怎么可能‘浪’费了佳人的一片美意呢?再说我今天晚上也想去你那睡的。你等一下,我现在就过去。”刘伟名调笑了张云佳一句后便挂了电话,然后把脱下来的衣服又穿上,心里暗道,反正去张云佳那也是要洗澡的,何苦在这又洗一次呢?刘伟名笑着关了‘门’出去。
罢出‘门’就碰见真推着餐车过来的钟丽,钟丽是按照刘伟名前面进‘门’时的吩咐把饭菜送到他房间里来的。一看到刘伟名像是要出去的样子,钟丽忙问道:“刘书记,您要出去啊?”
“哦,钟丽啊,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了。我突然有点要紧的事要出去一趟,真不好意思了。这样吧,你也没吃晚餐吧,这份你吃了吧,别‘浪’费了。就在我房里面吃,没人敢说你的。好了,我走了。”刘伟名看着送餐过来的钟丽有点歉意,微笑着说了几句,然后走了下去。他对钟丽到底还是没有多少感情的,又岂会太在意钟丽的感受呢。
钟丽看着刘伟名走远了的背影,有点落寞,低着头沮丧地把餐车推进刘伟名的房间。细心地把刘伟名丢散在地的衣物一件件的叠起来放在‘床’边的柜子里面。一条‘裤’子有了一丝的褶皱她便收在一旁,准备等下拿到下面去烫一下,又把房间干干净净地拖了一下,虽然地面根本就没有上面灰尘,但是她还是坚持每天这么做着。如果说她是对工作负责,这未免也太过于敬业了。
刘伟名下了楼往楼后面走去,他最近发现了一条小路可以直达单位的宿舍大院,而且是直接从宿舍大院的后‘门’进去的,这样可以避开很多人,只是张云佳的房间是在三楼,总是不太方便。好在整个宿舍大楼基本都是空的,大部分当官的都在清泉自己买了房子,有些甚至是在常阳买了房子的。住在这里的人很少。刘伟名‘花’了几分钟时间就从招待所赶到了宿舍大院,从宿舍大院的后‘门’进去然后拐了个弯便到了张云佳的那栋楼。爬到三楼刘伟名开始敲‘门’,幸好,这一路没碰到什么人。刘伟名感觉自己这真的有去偷情的感觉了。虽然刺‘激’但是也未免太提心吊胆了,刘伟名在心里暗道,看来还是的让唐华给自己在这里安排一间房子。不为别的,只为和张云佳幽会的时候方便点。最近这段时间由于有张云佳的存在刘伟名感觉自己的心态都好了很多。一个男人,身边有个‘女’人,有个贴己的人总会感觉特别的安心,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是这样子的。
张云佳也是急急忙忙地开了‘门’,刘伟名这几天已经锻炼出来一身的好本事,张云佳一开‘门’他就立即闪身进去了。动作之快几乎只是在‘门’外留下一道残影然后‘门’就关上了。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啊。
“瞧你那样,怎么像个做贼的一样啊?”张云佳白了刘伟名一眼后道,随即把刘伟名的外套给取了下来,放在沙发上。她身上还围着围裙,这神态这‘摸’样还真有点家庭主‘妇’的味道。
“我不是怕被人抓‘奸’在‘床’嘛。”刘伟名捧住张云佳的脸就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色’‘迷’‘迷’地说道。他最近脑海里想的基本上都是张云佳,由于张云佳的存在让他对金倩的思念又减退了那么几分。前面就说过,刘伟名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这段时间和谁在一起他的脑子里就会出现谁的次数多一些,爱也浓一些。虽然感觉有点怪异,但是刘伟名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最开始和江映雪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每天都只有江映雪,后来和金倩结了婚,他的脑子里每天都只存在着自己的老婆。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偶尔和江映雪的幽会偷情。后来来到清泉身边没了‘女’人了,他就开始处于纠结和矛盾之中,因为他觉得对谁都下不了狠心也绝不了情。刚好这个时候金倩的病危加上小金哲的出生这犹如一剂猛‘药’让刘伟名觉得自己要断绝所有的关系只对自己的老婆孩子好。结果便出现了早段时间的那一幕。但是天不遂人愿,张云佳歪打正着的跑到清泉来,并且酒醉后的那一次挑逗让刘伟名的绝情计划完全土崩瓦解,最后不了了之。现在身边每天都是张云佳在细心地照料着他,刘伟名顿时觉得自己对张云佳的爱又浓烈了起来。有时候刘伟名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最爱的是谁。最开始因为自己最爱的是江映雪,后来发现自己同样爱着金倩。现在发现,自己竟然对张云佳也有着这么割舍不掉的爱。刘伟名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博爱。
“什么抓‘奸’在‘床’啊,说的这么难听。”张云佳脸蛋一下子被刘伟名给逗的绯红,然后埋怨地说道:“你不是很累吗?怎么现在看你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
“这不是看见你了嘛,我一看见你就是这么生龙活虎的,难道你还没体会过?要不咱们现在就试一试?”刘伟名说着就准备上前去抱着张云佳。却被张云佳直接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