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2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20节第220章
“你个大‘淫’贼,大半天的想着这事。()真是流氓。你先乖乖地坐在这,菜马上就好了。你累了就在这睡一会吧,好了我会叫你的。”张云佳害羞的样子有种说不出来的‘诱’‘惑’,刘伟名只能用楚楚动人来形容,不过张云佳没有给刘伟名继续耍流氓的机会,转身便进了厨房,只见里面传来砰砰砰的声音,响个不停。
刘伟名看着张云佳的背影笑了笑,然后打开电视,直接拖了鞋子躺在沙发,开始‘抽’着烟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他现在是真的累了,前面从大山镇回来,看到大山镇苦成那个样子是身也累心也累。但是现在看到这充满爱的小屋和一个温顺的‘女’人只剩下身累了。
没过多久,张云佳便把一桌子的菜都煮好了,这还是刘敏强第一次吃张云佳煮的菜,他曾经记得自己在林阳当秘书的时候张云佳约过自己一次只是最后还是因为工作被自己给放了鸽子。当然,刘伟名并不是没吃过张云佳做的东西,起码张云佳煮的挂面自己就记忆犹新。
“快尝尝,味道怎么样?”张云佳看着刘伟名有点紧张地催促着刘伟名。
“不用尝也知道这是人间美味呐,你煮面的水平一流,这煮菜的水平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www.qlprint.com”刘伟名调笑着说道,然后夹起菜开始品尝着。
“怎么样?会不会咸了一点?”张云佳紧张地盯着刘伟名。
刘伟名皱着眉头把菜在嘴里嚼了老半天,就是不说话。
“到底怎么样啊?是不是咸了啊?”张云佳一看刘伟名的样子就更急了。这桌菜是她今天准备了一天特意为刘伟名准备的。做一顿自己亲手烹饪的菜给自己的男人,这是‘女’人最常见的一种爱的表示。所以张云佳很在意自己这第一次做的菜会不会合刘伟名的胃口。
“不咸。”刘伟名终于吐了两字出来,这两个字让张云佳放松了下来。不过刘伟名接着又用半死不活的声音说道:“不过淡了。”
“淡了?不可能吧?我记得我放了比较多的盐了啊?要不这道菜你别吃了,吃其他的。”张云佳很沮丧地说着。
刘伟名突然哈哈大笑地伸出手在张云佳笔‘挺’的鼻子上面刮了一下,然后道:“骗你的,傻瓜。味道很不错,真的,看来你还真有这种天赋。你不会告诉我这是你第一次煮菜吧?”
“不是,我经常自己做饭的。我喜欢做菜,觉得做菜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只是我不知道你的口‘吻’,不知道自己做的合不合你的口味。”张云佳又夹了一大块排骨放进了刘伟名的碗里。然后自己也盛了一碗饭开始吃起来。
“这是你用爱做的爱心大餐怎么会不合我的口味呢?就算不合我的口味也会合我的心。()”刘伟名有点感动地道,他这人最受不了别人对他的好。只要人家对他一点点的好,他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始感动起来。
“你什么时候学的一肚子的甜言蜜语了?以前认识的刘伟名可是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哦。”张云佳虽然口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很受用,心里甜滋滋的,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我说的是真心话罢了。你这几天干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你底下那些人没给你出什么幺蛾子吧?”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问起了张云佳的工作情况。
“没有,大家都知道我是县委书记的老同事,有几个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而且我还是他们的上司呢,你放心吧,这些事情我能够应付下来的。我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你啊,就别替我担心了。你这个县委书记当的本来就够辛苦的了,还为我‘操’心那就真的会累死了。”张云佳对于刘伟名的关心感到很幸福,拿起刘伟名的碗又帮刘伟名盛了一碗。
“哎,我也是没办法啊。为公,为官一任就得造福一方。作为清泉的父母官看到清泉的老百姓过着这样的生活我真的‘挺’揪心的,很想让他们能够生活的好一点。为‘私’,清泉这个劳什子的县委书记就是我的一个跳板,也算是我的一个试金石。我的资历还浅,要想继续往上爬很难,最少还得等上十年。但是只要我在清泉把成绩干出来,这个所谓的资历就有了。()有了这个当一把手的资历年龄就不是问题了。这算是我自己的一个捷径吧。再者,我自己心里也确实是想干出点名堂出来,不要等到老的时候自己回想起自己这一生除了耍心机玩手段一件像样的事情都没做那时候后悔就晚了。人总要做出点事情来体现自己的价值吧。所以清泉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给治理好,虽然不敢说让他翻天,但是起码也要让他有起‘色’。但是现在发现真的很难,清泉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刘伟名想到了自己今天到过的大山镇,不禁有点气緌了。
“别灰心嘛,什么时候都不是一下子能够干好的。不说别的,自从你来清泉之后清泉还是有很大的起‘色’的。如果按照你的计划把纺织厂和冶金厂这两个包袱甩掉,再把路修好。清泉基本上可以走上持续发展的道路了。只要不出大的方向‘性’错误,清泉的蒸蒸日上是指日可待的了。”张云佳看到刘伟名灰心的样子忙着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但是我有预感,王卫国那只老狐狸绝对不会这么轻松地让我得逞的。”刘伟名有点感叹地说着。确实是的,自从王卫国上次那次异常之后刘伟名就感觉自己的背后时常发冷。王卫国是什么人?玩了一辈子‘阴’谋诡计的人,他会这么容易让自己骑在他头上拉屎?刘伟名绝对不相信王卫国会这么温顺,既然他一点都没有急那么只能说明他正在对自己使着什么暗绊子。只是刘伟名现在什么都猜不出来,只能暗中对王卫国盯紧点罢了。
“别灰心啊,伟名。他王卫国再厉害这次还不是败在了你的身上吗?伟名,我不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喜欢看那个意气风发的你。()”张云佳真的聪明,而且安慰人鼓舞人也很有一套。不来正面的来侧面,而且还用‘激’将法。
“你啊,还真是会安慰人。不过你说的没错,再狡猾的狐狸它也斗不过猎人的,我就不信我压不住王卫国这次千年狐狸。不过我灰心不是因为王卫国,他王卫国还没这个能耐,我是在为清泉的情况担忧啊。我今天去了一趟大山镇,也就是清泉最苦最偏僻的一个镇。那里就是清泉县里的另一个缩小的清泉县,全是原始森林,我都怀疑那山上说不定还有土著人。”刘伟名开始一边吃着饭一边慢悠悠地把今天的见闻说给张云佳听。他没想张云佳能够想出什么好办法,只是单纯地想找个人说说话,诉诉苦,发泄一下。以前这个人是江映雪,现在这个人换成了张云佳。而且刘伟名发现和张云佳聊天比和江映雪聊天更加的舒心。第一因为张云佳更懂得这么和刘伟名说话,她从来不会说出一点打击刘伟名的话,总是在‘激’励着刘伟名。第二,也是刘伟名的心理作用,张云佳级别比自己低,而江映雪的级别却比刘伟名高太多了。这无形地就给了刘伟名一道沉重的心里负担。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只要自己的‘女’人比自己强就会自尊心受损。当然,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像刘伟名这样的有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身上。一些以吃软饭为荣的男人就另当别论了。
张云佳放下手中的筷子,安静认真地听着刘伟名的诉说,越说张云佳的眉头就皱的越紧,最后张云佳不仅发出感叹道:“我的天呐,清泉还有苦到这种境界的地方啊。”
“可不是嘛。”刘伟名应和道,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对张云佳问道?:“云佳,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常规的脱贫致富的方式是什么?”
“常规的脱贫致富的方式?”张云佳‘摸’不准刘伟名是想问什么,因为她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语,暗道这个词语估计是刘伟名自己自创的。
“就是正常情况下的脱贫致富的方式。”刘伟名也知道这个词语是自己‘乱’掰出来的,所以换了个词问道。
“脱贫致富哪有什么固定的方式啊,这要结合实际情况来说啊。如果说当地有矿产就开矿,如果有特产就打出特产的品牌大力的种植这种特产。总之一条,就是当地有什么可以换来财富的可以促进经济发展的就选用什么方式啊。”张云佳还没有明白刘伟名到底要问什么。
“这个我知道,可是大山镇有什么?除了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和野生动物。虽然这些也可以换来财富但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大山镇的那条路根本就修不进去,造价太昂贵了。如果受益面广的话倒可以在其它地方省点把这条路修进去。但是受益面太小了,紧紧就是一个大山镇。为了一个大山镇而把整个清泉修路的资金分出去一小半这样实在是说不过去。”刘伟名在路上就就计算过,如果要修一条贯通大山镇和外界的路的话起码要几千万的资金,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大山镇有什么值得大力扶植的东西没有。如果大山镇里面真的有什么值得投资的东西这条路不需要政fu出资有想法的投资人自己就能够把路修起来,政fu只要稍微引导一下,给点优惠的政策就行了。问题的关键还是大山镇本身有什么可以带来丰厚收益的东西没有?”张云佳就事论事的道。
“大山镇有什么,前面和你说了,除了山还是山,最多还有点野生动物。”刘伟名觉得张云佳说了句废话。
“原始森林?野生动物?这种原生态的东西未尝就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张云佳一边仔细地想着一边说道。
“能干什么?难道还能建个生态公园啊?哎,别想了,大山镇确实是个一穷二白的地方。靠山吃山吧。”刘伟名丧气地说道。
“也不尽然啊,伟名。早两天你不是还说和你的一个朋友一起吃饭,说那个朋友正在拍一个电影吗?原始森林,大山镇那里不都是现成的吗?”张云佳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后说道。
“对哦,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找到拍摄的地点了没有。”刘伟名也是大喜,不过随即又暗淡了下来道:“可是这个也是治标不治本的,拍摄组不可能为了拍摄一个电影‘花’几千万去修条路吧?再者说这个电影一拍完大山镇不又回来了原点了吗。”
“你就是自己钻进了死胡同里了。照你说大山镇的原生态保持的这么好那就大有可为。现在随便找个电影电视剧都是上亿的大制作,很多就需要特定的场合。许多电影为了迎合剧情都需要特意建景。你想想,现在的大电影是不是几乎都是古代的,而且还有一些都是在大山里面的。咱们完全可以在大山镇建造一个影视拍摄基地啊,而且不仅仅是这个,现在打猎不单单只是一种职业更多的是一种爱好活动了,大山镇这么多的野生动物专‘门’建立一个供人打猎的小山庄不是轻而易举的吗?甚至于你还可以在那里建一个休闲山庄,让人们体会一下原生态的生活。还有,你说那里四季如‘春’可以想着往避暑山庄避寒山庄方面想嘛。关键问题就是这些能不能够带来大收益,会不会有有实力的公司或者老板看上这个计划和大山镇这个地方。”张云佳脑袋一转就把问题给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