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23节第223章
“记得别和太多的酒。www.weibogg.com”张云佳急急忙忙地‘交’代了刘伟名一句。然后自言自语地道:“你放我的个子何止两次?我这一生都让你的那次鸽子给放了,你偿还的起吗?就算是你偿还的起你愿意偿还吗?”说完张云佳把包扔在‘床’上,身子直接倒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头上,不知道在干什么了、
刘伟名慢慢地走回招待所,当然,大半天的他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大摇大摆地从宿舍大院走了出来,有些认识刘伟名的都上前打着招呼。就这么走了一圈刘伟名手上就多了十几根烟,这很正常,遇见领导谁不会抓住这个机会上前去‘露’个脸啊。
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打了个电话给田汉军,让他马上把车子开到招待所‘门’口来。当专职司机就是这样,只要领导一个电话你就得立马赶到,根本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和休息时间。领导在休息的时候就是你的休息时间了,不过比起秘书的没日没夜司机还是好些,而且待遇也不低。当刘伟名在招待所大‘门’口等了一下下之后田汉军把那辆捷达开了过来,刘伟名上车直接让田汉军把车子开到清泉酒店。
话说刘伟名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几分钟,当然,作为主人的林军早就在包间里面等着了,同林军一起等在那的还有武装部长史俊伟。()刘伟名一进去看着两人就大概知道了这两人的用意,只是笑着和两人热情地打着招呼。几句寒暄之后开始上菜,当然,这就少不了酒了。
林军举着酒杯敬了刘伟名一杯,然后说道:“刘书记,您来清泉这么久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宴请你,这是我的不对。不过我也有我的苦衷,我也是不情愿的。”
刘伟名看着林军那位虚伪的‘摸’样就想笑,明明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却偏偏含沙‘射’影地把责任全部推到王卫国身上,说的好像是王卫国绑架了他一般。如果他真要是想对自己示好王卫国能拦的住他吗?王卫国虽然是县长但是他的头衔按照级别上来界定的话也不比王卫国低什么,最多只是权力大小的问题罢了吧。
“这杯酒我喝了,道歉的话咱也就不说了。林书记,我先干为敬。”刘伟名没有回应林军什么,说了两句之后直接仰头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不紧不慢地给自己的酒杯中倒满酒,把酒杯递向林军和史俊伟两人,然后说道:“这杯酒我敬你们两位,一表我个人的感谢之情。我是晚辈,你们两位是长辈也是前辈。但是你们两位却没有看轻我刘伟名,上次那件事情多谢你们两的帮助。对我刘伟名好的人我刘伟名都会在心里记住的。这杯酒我也先喝了。”刘伟名在酒桌上向来都是勇者,没办法,谁叫他的胃比别人好的太多了呢?
林军和史俊伟看着刘伟名熟人意料的回应方式都有点转不过弯来了。()这官场上说话大家都讲究隐晦,有些话即使是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但是还是会用些修辞手法来隐暗地说出来。常用的有比喻,借代的修辞手法,说到底也归咎于一种,那就是话里有话。但是刘伟名这上来的两杯酒两句话不管是说的还是做的都太过于直白了。这让林军和史俊伟两人都有点不习惯了。史俊伟还好点,他本来就是军人出身,以前就习惯了说话直爽做事雷厉风行的方式,但是林军确是实打实的官场油子,说话做事那都是圆滑到了极点,虽然顶着个纪委书记的头衔,每天见着人都得摆出一副威严的‘摸’样。但是他肚子里面却全都是‘花’‘花’肠子。只是他这样圆滑的一个人也被刘伟名出人意表的行为给‘弄’了个措手不及,端着酒杯呆呆地望着刘伟名仰头喝了两杯酒,半响后才呆呆地回过神来和史俊伟两人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两位是不是感到很惊讶?其实两位不需要太惊讶的。我并不是一个官场中的愣头青,坐在这个酒桌上该怎么说话怎么做事我都懂。但是今天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是真心想和两位‘交’朋友。在场就我们三人,我想我们说的话应该也不会传到第四个人的耳朵里面去了,所以今天咱们说话都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刚刚这杯酒是我感谢两位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持,虽然两位并没有直接支持我的工作,但是就前段时间我的地位来说,这已经算是支持了,所以我真心的感谢两位。()但是一码归一码,我想问问两位今天来找我的真实意图。”刘伟名看着林军和史俊伟眼里奇怪的表情笑了笑,放下酒杯后慢慢地说着。
“刘书记,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就直说了吧。你知道,我们两个原本是支持王卫国的,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们和王卫国有着共同的利益,能够做到各取所需。你知道,千里当官只为财,我们也都只是凡人罢了。但是前段时间你找我们,虽然我们很想‘交’你们这么一个朋友但是我们也不可能不顾及我们自己的利益。但是现在却不同了,我们和王卫国已经没有了共同的利益,我们得寻找新的伙伴,所以我=我们找到了你。虽然话说的太直白了,但是意思却是这个意思。”史俊伟见刘伟名这么说了不顾林军闪烁的眼神提示,还是有点直爽的说出了两人的意图。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史部长果然是爽快人,林书记,你看,这么说是不是直接点了?要是按照咱们平时说话的方式今天这个事情不‘花’上两个小时还真说不清楚,你说是不是?”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嚼了嚼然后道:“话说清楚了咱们心里才都有底吗,是不是。你们需要我这么一个朋友,同时,我也需要你们这样的朋友,大家都是各取所需。我可以承诺你们,你们该拿多少拿多少,这个我不管,但是多余的就不要拿了。现在的清泉正是多事之秋,你们两位也知道我的意思。()你们能同意吗?”
“同意同意,我们都是为人民为党工作的。”林军连忙举起酒杯对刘伟名说道。他们两也是没办法了,以前和王卫国同流合污那是因为王卫国那里有油水,大家的利益有着‘交’集。但是现在刘伟名来了,王卫国再也不是在清泉说一不二的人。而且刘伟名直接把纺织厂和冶金厂给‘弄’没了,这就断了两人的念想,加上刘伟名在上面的关系他们不得不选择放弃王卫国走上刘伟名这条路。开始他们两还在徘徊,但是今天下午他们得到了点小道消息,所以便直接抓紧机会找到了刘伟名示好。
刘伟名当然明白两人的心思,所以才这么直爽地说着话,这叫有恃无恐。今天的事情完全在刘伟名的估计之内,但是唯一出了刘伟名的意外便是政法委书记职张永亮却没有现身,这让刘伟名有点遗憾。后来刘伟名仔细想了想,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意外的,张永亮要是来了才更加的奇怪。张永亮和林军以及史俊伟不同,政法委书记这个职务本来一般都是又公安局局长兼任的,但是清泉却没有,为什么刘伟名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本来张永亮是林军和史俊伟三人中最先提出要找刘伟名的人。只是后来刘伟名提出让李军进常委他就开始非常不乐意了。政法系统在常委里面有两个人这事可不常见,这让原本一人独大的张永亮怎么会心里舒服?再加上张永亮本来就和王卫国有点亲戚,虽然这店亲戚在利益为先的官场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多少还是和王卫国有点‘交’情的,于是彻底地又回归了王卫国的怀抱,直接和林军史俊伟两人划清了界限了。虽然觉得遗憾,但是刘伟名却也不感到后悔,要是现在他也还是会这么做的。
三个人一起碰了杯,大家都是在不言而喻。一个纪委书记和一个武装部长,两人的权利说大不大,但是在有些时候没有这两个人的支持有些事情你还真的就搞不定。更何况这两人还在常委会上面占了两个席位,刘伟名得到了这两个人的支持更感觉自己如虎添翼了,虽然大家只是互相利益罢了,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试问在官场上谁不是互相利用呢?三个人吃了一个小时之后史俊伟直接倒下了,刘伟名让外面的司机把史俊伟送了出去之后便和林军两人坐在桌子前面,望着林军道:“林书记,我昨天去了一趟大山镇,算是去暗访吧,主要是去感受一下那里老百姓的生活状况的。但是我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情况。据当地的老百姓介绍说大山镇的极个别或者说是一部分的镇干部存在贪污的嫌疑啊。”
“哦?有这种事?怎么不见有人举报啊?刘书记,你放心,这件事明天上班我就安排人下去查,要是真的查到了有这回事我们绝对对涉案人员进行严格的处理。”林军一听刘伟名这话立即恢复了他纪委书记那一副“铁面无‘私’。”的表情。
“嗯,对于违反了组织规定甚至牵涉到犯法的同志我们当然要严肃处理,但是林书记,我听说这个涉案的人员仅仅只是大山镇镇委书记一人,其余的哪些人都是受这个镇委书记蛊‘惑’和强迫的。而且一个大山镇这么大还是需要人管理的。所以我想这个大山镇就只要查一查这个镇委书记就够了,尽量不要牵涉到其它的同志,这样的审查会对同志们的心里造成负担的,这样便会影响到工作。当然,这个镇委书记可能也会冤枉一些人,但是还请林书记不要理会。”看着林军刘伟名便想起昨天在大山镇听到的事情,于是便直接对林军说了。当然,刘伟名不是和胡远博那样的青涩,他要动那个大山镇的镇委书记是有原因的。第一,大山镇的镇委书记对于大山镇的现状采取不作为的政策这令刘明奇那个很气愤。第二,他带头组织贪污者更是令刘伟名不能忍受的。第三,这个镇委书记是王卫国提上来的,现在刘伟名正打算要在大山镇打动手脚不把这个镇委书记换成自己的人刘伟名如何安心呢?所以他便直接让林军想办法把这个镇委书记给查了。做这种事林军是行家,刘伟名是知道纪委的厉害的,只要刘伟名点头同意,就算是这个镇委书记没罪他也会想点办法让他有罪的。
“刘书记,这个你放心,我代表纪委向你表个态。这个大山镇的镇委书记既然有疑点那么我们就绝对不会让他逍遥法外。我明天就会派人到大山镇去,立即对他进行隔离审查,然后开始明察暗访,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证据让他伏法。”林军当然听懂了刘伟名的意思,所以便很是强硬地说道。人家那位可怜的大山镇镇委书记还没怎么着,人家有没有罪都不知道他这里就直接给人家盖棺定论了,最后连伏法都说了出来。刘伟名暗道这样的纪委书记可能不常见吧。
“好,林书记,党和组织都会全力支持你的。但是你千万记住这件事情不能‘波’及太广了,另外你们查的方向可以往下发的低保款和五保款这边加重一点。当然咯,如果这个当面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个大山镇的民政办主任是肯定无法避免的。这事你比我懂我就不多说了。希望咱们以后合作愉快吧。林书记,以后没事的时候可要来我办公室多坐坐哦。”刘伟名我这林军的手亲热地说着,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手握着手亲热地说这话要是让外人看见了保证恶心的想吐,但是他们两人却是那么自然的‘摸’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