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29节第229章
“那个不好意思哦,我不懂这个。()能不能告诉这个第四号特殊服务到底是个什么服务?”刘伟名心里暗道自己今天倒是真的开了眼界了,现在连卖yin的都开始向数字化方向发展了。
“这个服务的名称叫做红‘色’双飞燕,您点的还加了一个全套。”“林志玲。”被问到这个还有点害羞地说道。
“红‘色’双飞燕?”刘伟名是彻底郁闷了,他对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对于这些比较生僻的专业术语他不懂,更何况这个词本就是这里的独创刘伟名就更加的不明就里了。“那个,两位小姐,我确实是第一次来这里。在你们工作之前能否先向解释一些这到底是个什么服务啊?也让我心里有点底是不是?双飞我知道,但是那个红‘色’我就不太明白了。”,刘伟名有点尴尬地问道,他觉得自己有点老土了。
“林志玲。”和“章子怡。”互相对望了一眼,她们也是第一次出来接客,虽然被训练很久了,已经没有了那份羞涩,但是和客人‘交’流还是第一次,虽然很难为情但是还是得回答刘伟名问题,谁叫这里就是以顾客就是上帝为宗旨的呢?两人眼神对望了一下,最后还是“章子怡。”开口说道:“先生,红‘色’就是破chu的意思。”章子怡一说完就勾下了头,脸上还是红红的。()“破chu?你说你们两个都是chu‘女’?”刘伟名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望着两个‘女’孩子道。
两个‘女’孩子这次都红着脸点了点头。刘伟名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心里却是不知道上是高兴还是什么了。刘伟名对这个两个‘女’孩子的感觉很好,也很冲动了。但是刘伟名始终认为妓‘女’的身体时无比的肮脏的,这感觉就像是在用一个已经被无数人用过的避孕t一样,谁不恶心啊?但是现在这个两个是chu‘女’,chu‘女’就不一样了,虽然依然是公用的避孕t,但是这两个却是个没开封的避孕t,所以感觉来说就没有那么的肮脏了。所以刘伟名就没有了心理‘阴’影。但是一下子破两个处,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不需要负责的处刘伟名就有点慌张了,虽然知道是在买‘春’,但是心里还有优点忐忑。男人都有这样的特点既想当‘花’‘花’公子,又怕负责任。
“现在,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请问您是先做全套还是直奔主题呢?”见刘伟名半天没有动静“章子怡。”问道。
“先做全套吧。”刘伟名心里还有点纠结,对于是不是奔这个主题他还在犹豫,所以想都不想的选择了做全套。
“先生,请您到后面的浴室来一下。”两‘女’接着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猜想着应该是洗个鸳鸯浴之类的吧,于是很冲动地起身跟着两个‘女’孩走进了浴室里面。()与想象中的浴室不一样,这个浴室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可以与外面的房间相比了,只见于是立马有一个淋浴,还有一个浴白,只是这个浴白非常大,起码可以在里面坐下四个人。还有就是在浴室中间还有这一张单人‘床’,在‘床’边放着许多的瓶瓶罐罐,刘伟名一看这个就明白了,感情这个全套就是来个“马杀‘鸡’。”啊。对于这个刘伟名可不陌生,不同程度的“马杀‘鸡’。”他可是都做过的,当了也有一年多的官了,不管是自己请别人还是别人请自己都无法避免会进入这样的场合,但是刘伟名却一直都对妓‘女’有心理‘阴’影,但是在哪个场合你又不得不上,不上第一是‘露’了怯,第二就是对别人的一种不尊重了,所以刘伟名每次都会选择做按摩或者推油“马杀‘鸡’。”了。
“先生,您请躺下。”“林志玲。”走过来很是亲昵地牵着刘伟名的手把刘伟名带到‘床’上,然后“章子怡。”也走了过来,两个‘女’孩一左一右地挽着刘伟名的手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刘伟名的身上‘摸’索着。刘伟名那个爽啊,有几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不是有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呢?
“先生,请问您是需要至尊服务还是自然服务呢?”“章子怡。”一只手开始缓慢地解着刘伟名的上衣一边问道。
“至尊服务吧。”刘伟名当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至尊服务和自然服务是什么了,但是在‘女’人面前多次问为什么总是有点掉面子,于是刘伟名就随便选了一个,很明显,无论是谁在碰到这个选择题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至尊服务,为啥?就冲着至尊这个两个字呗。()你说,让你选你会选哪个?
“好的,先生。从现在开始您躺下不用动了,一切都将由我们向你服务““章子怡。”一边把刘伟名的上衣脱下来,四只手在刘伟名chi‘裸’的上身抚‘摸’着,让刘伟名爽到不行了。不过听了“章子怡。”的话,刘伟名很是配合的躺在了‘床’上,“林志玲。”非常体贴地拿了个枕头放在刘伟名的头下。刘伟名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案板上的一块‘肉’似的,任凭着两个‘女’孩摆布。用一个古语形容,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是越是这样刘伟名就越觉得刺‘激’兴奋。以往的做ai刘伟名都是当仁不让地掌握着主动权,向个急先锋一样一路猛冲猛打,突然这么被动一下心里确实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就像很多人明明可以在家里做但是却非要在野外的树林里或者是人烟稀少的公园里面做一样,图的就是这份刺‘激’和兴奋,刘伟名觉得和自己现在的感觉有异曲同工之妙。
……
刘伟名喘了喘气,看来‘床’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两个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晕了的‘女’孩没有过多的停留便直接起来,到了浴室里面洗了一下身子,然后便穿好衣服走了出来,由于他更笨没有用力,所以虽然是干了两个多小时,但是却一点疲敝感都没有,依旧生龙活虎地走了出来。而当他走到大厅的时候,唐华和李军两人早就在那等着了,看两人满面‘春’风的样子几乎和来时判若两人刘伟名就知道这两人刚刚应该也是非常的爽的。()最先出来的是唐华,估计是没坚持多久。李军稍微强一点,本来他一位他是最后出来的人,但是两人在大厅里等了一个来小时才见刘伟名悠闲悠闲地走了出来,两人心里暗叫佩服,这人比人果然是要气死人的。李军本来还想上去夸一句您真厉害呢,可是立马想到这人是刘伟名便马上住了口。
刘伟名看到李军和唐华两人便马上把脸沉下来了,在下属面前始终都要保持适当的的威严的,即使是刚刚一起**出来而且这钱还是别人出的,但是这该摆的领导架子还是要摆的。“咱们走吧。”刘伟名看着两人淡淡地说了一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当先走出了大厅。
“刘老板,您看看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吃顿饭才走啊?”李军连忙追上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也觉得自己腹中果然是饿了,于是点了点头。这时唐华连忙上前说道:“老李,刚刚这是你请的客,这吃饭说什么你也别和我抢了。”,说着对刘伟名‘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刘伟名难得理这两人直接往广场正前方的所谓的餐厅而去。一进去也是一个大厅,唐华便立马上前台去了,没多久三人就由一个服务员带领着进了一个包厢,包厢倒是和外面酒店的包厢没什么两样,三人齐刷刷地点着餐。最后是点了一桌子稀奇古怪的菜,这里有蛇‘肉’,鹿‘肉’等等,对于这些东西刘伟名倒不避讳,来这里吃不就是图着吃个新鲜吗?三人对着两瓶茅台喝着,李军由于要开车只能喝一小杯。刘伟名觉得这些味道这能算一般,要是说起来还不如大山镇的那家野味店味道好,这里的生意好可能大部分都是来这里嫖娼和赌博的人顺便在这里吃的吧。
三人吃的正酣的时候,李军的电话响了起来,李军看了看号码,态度立即恭敬了起来,然后微笑地接听电话说道:。”喂,何老板,您好啊“。也不怪他这么的客气,这何老板虽然在这里做这种生意像他这种地头蛇当然是要收买的,虽然只是隔壁的地头蛇。但是李军也得对人家客气不是,人家的父亲可是省委秘书长,真的惹起来了,人家稍微用点人脉他李军就得滚下台了。
“哦,对,我还没走呢。对对对。啊?你来看我?不必了吧,您太客气了,那个好的,我在九三二号包间呢,好的好的,再见再见。”李军抱着电话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大通。刘伟名好奇地望着李军问道:“这个何老板和你说什么?不会是说要过来敬酒吧。”
“正是,我已经拒绝了但是他非要来,我也不好说让他不来。刘书记,你看等下介绍你的时候你看……。”李军有点害怕地望着刘伟名,他知道他们官员出来嫖娼这种事情都要做的很低调,刘伟名前面让他叫他刘老板就已经表态表的很明显了。自己现在又让个外人过来,他可是很怕刘伟名生气的,于是非常小心地问着等下介绍刘伟名的时候应该介绍什么。
“不需要顾忌什么,该怎么介绍就怎么介绍,如实说就行了。”刘伟名低头喝了一口酒后淡淡地说道。这个回答让李军和唐华都有点意外,本来以为刘伟名最少都会骂李军两句或者让李军叫他刘老板,但是没想到刘伟名倒是非常直接的让李军如实说,这让两人都‘弄’不明白刘伟名到底是在想什么。不过虽然很好奇,但是两人也没这个胆子,见刘伟名喝着酒,两人也只好闷着头喝酒。
没过多久敲‘门’声响了,随即‘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西服长的还蛮英俊的男人出现在‘门’口,看模样也就最多二十七八的样子,但是眼睛里面透着一丝的‘精’明,刘伟名看这人第一眼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厉害的角‘色’。当然,这个男人就是所谓的何老板了,他后面还跟着几个跟班的,但是这个何老板低头对他们说了声你们该干嘛干嘛去然后便自己动手把‘门’给关上了,走了进来。
“哎哟,何老板,你可太客气了。非要亲自来一趟。”李军一看何老板来了立即站起来去迎接。听了李军的介绍唐华也知道这个何老板的身份,当即也站起来对着何老板一个劲的傻笑。唯有刘伟名继续喝着自己的小酒,仿佛没有看到何老板进来一样。
“李大哥,你说咱们两什么关系。你来我这里吃饭我能不过来看看吗?我的这点小生意可还得靠着你们这些人们的保护神来保护的啊。”这位何老板虽然很亲热地和李军握着手说着话,但是眼光却一直盯着坐在桌子上吃饭毫无动静的刘伟名,眼神里面还有着一点疑‘惑’。
“何老板,你这声大哥我可担待不起啊。你这里可是正当的生意,我们警察是干什么的?不就是保护你们这些合法老百姓的人生和财产安全的吗?”李军也很亲热地说着。
“李大哥,你这句话可说的对了。对了,还有两位朋友在,李大哥,也不介绍介绍?”何老板口里说着话眼光确实一直望着刘伟名,问着李军指了指唐华和刘伟名两人问道。
“哦,你看看我,都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同事,我们清泉县的县委办主任,常务委员唐华唐主任。”李军指着唐华对何老板介绍着,唐华一听这个介绍立即恢复了那副谄媚的‘摸’样走了过来主动我这何老板的手道:“何老板你好,我早就听李局长说过您的大名了,但是难得有缘一见,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何老板果然是一表人才,仪表堂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