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第2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32节第232章
“你问的是这个哦,你早说嘛。()刘书记虽然没对我说过他的构想是什么但是我平时看他说话做事,还有从他秘书那里了解了一些大致可以看得出来。刘书记的整体思路当然就是让清泉的老百姓生活水平整体都提高,而且让gdp都‘弄’上去这样才是最显而易见的政绩。所以嘛,刘书记第一步要做的就是修路,至于修路之后的构想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按照刘书记说的,只要路修好了其它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在修路之前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这个你前面也听刘书记说了,这个就是明天的议题。修路要钱,所以刘书记千方百计地想了一些筹钱的办法。其中之一就是把纺织厂和冶金厂进行改革。至于最终是完全卖出去还是公‘私’合营只卖出去部‘门’股权这就得看刘伟名明天怎么说了。”唐华也点了根烟说道。
“也就是说刘书记现在的重点就是放在修路这件事情上对吗?”李军白了唐华一眼,心里暗道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啰嗦。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硬要‘花’上一大堆的口水来说。自己又不是体制外的人,难道这些分析自己会不懂?
“对的,其余的事情等你进了常委你就会很清楚了。老李,我们两个各尽其责好好的帮刘书记把事情‘弄’好吧,只要他上去了咱们两的好日子就来了。()你想想,刘书记那是什么人物?他是我这些年建过的最有前途的人,有关系有能力。我当时是没有办法才跟着他,你算是半个被‘逼’的吧。但是这件事情对我们是好是坏咱一眼就看的出来了。王卫国在清泉是个一等一的厉害人物吧,结果呢,半年不到,被刘书记这年纪比他小了一半的人给‘弄’的灰头土脸。所以嘛,咱们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得跟着刘书记,这可是条升官发财的康庄大道啊。”唐华眼睛里面放着光道。
“你的梦就别在这个时候做了,你没听清楚刘书记刚刚说的话吧。刘书记就是在告诉我们两,不要一味地只知道捞钱,要做点正事,不做正事他也没办法帮咱们。你小子怎么话都听不明白呢。好了,你家到了。回家记得先洗个澡,别被你老婆闻着了一身的香水味,最好再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什么‘女’人头发之类的。对了,你最好这两天别脱衣服睡觉,免得被你老婆看到你那一身的皮鞭伤痕,到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李军哈哈大笑,然后把唐华推下车一脚油‘门’开走了,剩下唐华吃着车子的尾气大骂李军。
当然,虽然李军刚刚表现的毫不在意,但是其实他比唐华看的更加透彻,现在这个局势他只有叶只能跟着刘伟名的脚步。他年纪也不小了,在清泉县公安局长这个位置呆了很多年,一直没再往上动过。为什么?上面没人,清泉有一个王卫国压着谁都别想动,即使你对他暗送秋‘波’也是一样。李军平时对外人都说在清泉这么悠闲的生活就是给他一个省wei书记来换都不干,可是实际上他真的不想升吗?那是不可能的。()当官的谁不上往上爬?只是他自己知道没有机会罢了。但是看到刘伟名之后他便看到了一丝的曙光,他这个人比唐华要聪明,看东西也看的更加的透彻。对于刘伟名当前要什么他比唐华更懂,只是他不说罢了。上次摆了组织部长一刀的事情没有李军的帮忙刘伟名能够搞定吗?当然不然,如果不是因为想讨好刘伟名,帮刘伟名改变目前的处境他李军会傻的因为这件事情却得罪王卫国甚至是市wei书记彭东阳吗?当然,这些事情他做了,刘伟名就肯定可以看得到他的用心。所以李军进了常委,而且刘伟名今天还特意对他说了那句话,李军懂刘伟名的意思。刘伟名其实就是在告诉他以后做事稍微保守点,不要一味的贪钱,多做点实事给自己‘弄’点政绩这样他才好找机会提拔自己。想到这里李军突然觉得充满了斗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有斗志,因为,他知道刘伟名是绝对有能力说提拔自己的那个人。
刘伟名进了自己的房间,本来以为钟丽那个丫头又会在的,但是很意外的,钟丽并不在。刘伟名和衣倒在‘床’上。想了想,然后拿起手机拨了张云佳的号码,响了几下之后被张云佳接了起来。
“喂,干嘛?”张云佳显然有点生气的样子。
“哟,怎么了?美人。生气了啊?瞧这语气,怎么像是我欠你钱似的啊?”刘伟名开始耍赖皮了。
“你欠没欠我钱我不知道,但是你自己数一数,你这是第几次放我鸽子了?你什么时候改行进军养殖业了我的刘大书记。()”张云佳嘟着嘴在电话那边说道。
“我不也是没办法嘛,我今天下午是真的有事去了,我一直都忙到现在才刚回来了,都累死了。”刘伟名一般实话一般假话的说着。
“行了,我又没怪你,解释什么。你啊,也别整天都这么忙,工作是重要,但是也别累坏了自己的身体。虽然你是县委书记,但是这清泉当官的又不只是你一个,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知道吗。我不想看到你这么辛苦的样子。”张云佳变得很温柔的说着,她本来也没生刘伟名的气,只不过故意逗一下刘伟名罢了。自从她来到清泉之后就只看到刘伟名每天都在为了公事从早忙到晚的,所以她早就猜到了刘伟名肯定下午是忙公事去了,只是她没想到,这次她猜错了。
“有些事情也是迫不得已的,我也是在为我自己啊。对了,你现在在干什么?这个时候还不睡?”刘伟名听着张云佳的话有点汗颜,自己确实是在干工作,但是却是在干‘床’上工作,而且一干还是俩,不能不说不辛苦。刘明奇那个赶紧避开这个话题说着。
“我在看组织的文件呢,以前没干过类似的工作,所以关于组织部很多具体的事情都不是很了解,所以在想多了解了解。”张云佳用她一贯温柔的语气说着。
“你刚刚还说我呢,自己这么晚了还在忙这个。www.js518.net我也和你一样,看见你为了我这么辛苦我也很心疼的。”刘伟名安慰着说道。
“瞎说,谁说是为了你了,我这是为了工作。我是睡不着才看的。”张云佳在电话那边红着脸说着,只是隔着亮丽来路的距离,刘伟名无法看见罢了。
“睡不着?是不是在想我了?要不要我现在过去抱你睡?”刘伟名‘淫’笑着说道。
“真的?”张云佳一听立马兴奋着说道,随即又打住了说着:“还是别了,你都忙了一天了,就别过来了。而且明天还要上班,你晚上一来这我们俩可都别想睡觉了。”
“你是说你吧,我每次晚上去你那后第二天‘精’神都特别好,不过你我就不知道了。哦,对了,说到这了我和你说一下,明天你记得去开常委会,每周一都会有个例会的,平时召开常委会会临时通知你。另外明天在开常委会之前你先来我办公室里开个会,到时候唐主任会通知你的。”刘伟名心里暗道好险,要是张云佳真的说好的话那自己今晚上可就真的悬了,开玩笑,今天下午才‘交’了一次作业,晚上要是去了张云佳那自己那什么给张云佳‘交’作业呢?到时候让张云佳发现了端倪自己可就惨了。
“嗯,我知道了。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张云佳显然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所以一点也没觉得意外。
“行,你也早点睡吧。干组织工作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你干一段时间就什么都明白了,没必要这么辛苦的翻资料的。早点睡吧,‘女’人熬夜可是会变丑的哦。呵呵,晚安吧。”刘伟名最后调笑了一句之后挂断了电话。然后脱了衣服就睡在了‘床’上,今天虽然没用什么力,但是到底是干了两个多小时的活,这铁打的身子都会疲惫的。那时候出来不觉得累那是因为太刺‘激’太兴奋了罢了,其实在车子里他就有点想睡了。这一夜刘伟名睡的很安稳,而且睡着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梦见了自己一个人和几个‘女’人在‘床’上。依稀记得这些‘女’人中有金钱、有江映雪、有张云佳甚至还有范滨滨和钟丽,还有一个‘女’人刘伟名最后才想起来那是许岚。另外还有两个‘女’人刘伟名叫不出名字,因为她们的脸蛋很模糊。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刘伟名还对这个梦记忆犹新,他很奇怪自己怎么做了一个这么匪夷所思的梦,不过随即又意yin地想着如果真的能够这样那就好了。
刘伟名实在八点一十的样子进办公室的,刚进办公室不久唐华就敲‘门’进来了,然后用着他那副对着刘伟名时永远都不变的谄媚笑脸道:“刘书记,您早。”
“哦,是唐主任啊,你也早。人都通知了吗?”刘伟名抬起来看见是唐华便问道。
“已经都通知到了,我让他们八点半之前来您这里开会。”唐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嗯,快了。”刘伟名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然,没过几分钟,黄耀华等人便一个个的都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刘伟名看了看,黄耀华、张云佳、林军、史俊伟、李军、唐华几人是一个都不少。刘伟名招呼众人都坐到沙发上,然后让胡远博每人倒了一杯茶,等胡远博忙完了出去之后刘伟名才开口说道:“各位,不好意思了。由于我的疏忽今天临时叫大家过来开了个会,让大家一大早心情不好了。好了,在座都是自己人我也不是客套话了。我今天叫大家过来也就是让大家就等下常委会上要议的几件事和大家一起统一一下意见,在座的除了李军和唐华两位同志没有提前收到这次常委会的文件外大伙在前两天应该都看过了,想必各位心里都有了自己深思熟虑的想法了,大家不妨都说出来,然后咱们几个先议一下,拿出最好的方案,统一一下认识。咱们先从第一个开始吧,关于咱们清泉这次修路应不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的临时负责部‘门’以及这个部‘门’由哪位同志来负责的问题大家都发表一下看法吧。”刘伟名喝了一口茶后说道。说完之后看了看众人,见大家都有点犹豫的没有说话,刘伟名笑了笑后又道:“这里没有外人,大家不必有什么顾虑,有什么就说什么。大家都为了工作所以不存在什么得罪人不得罪人的。林书记,这里就你资历最高,你先说说你的看法吧。”
林军见刘伟名这么说了,便清了清喉咙,然后说道:“我觉得临时组建一个专‘门’负责这次全县范围内的修路工程是很有必要的,起码可以对工程质量和资金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监督。也能起到统一管理的作用,比让‘交’通局自己管理要好的多。”
“我也赞同林书记的意见,一旁的史俊伟也点了点头说道。很显然他们两个在来之前就已经先谈过这个事情了。刘伟名看了看,然后望了望黄耀华问道:“黄县长,你呢?”
“我没意见,这个事情显然是好处比坏处要多的多。清泉以往‘弄’工程是个什么样子的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工程款一下去就有一半不见了,最后每个工程要么不是质量不过关就是个烂尾工程,所以我觉得成立一个这样的部‘门’很有必要,而且还应给赋予这个部‘门’一定的权利,让他真正能够把全权地负责起这次的修路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