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36节第236章
“是吗?我是你的英雄吗?你真是个小妖‘精’。(),最新章节访问: 。”刘伟名被张云佳一连串的暧昧称呼给‘弄’的心里痒痒的,当即忘了这里是办公室了,一只手直接从张云佳的专业套装裙下面悄悄地伸了进去在张云佳的滑腻的大‘腿’上抚‘摸’着,而且还是一路往上。
“啊…”张云佳没想到刘伟名这么大胆,惊呼了一声,一只手连忙隔着裙子摁住刘伟名在裙子里作怪的手。
“我的宝贝,你可别叫的这么大声哦,这里的隔音效果可是不怎么好的。”刘伟名笑了笑,底下的手一点都没有放松,依旧在张云佳的阻止下一点一点的开始接近张云佳的‘私’密地带,手指还不停子啊张云佳光滑的大‘腿’上画着圈,这个简单的动作逗的张云佳面红耳赤,或者说是惊慌失措更为贴切。张云佳慌‘乱’紧张地望着随时都有可能被打开的‘门’然后一边用手摁住刘伟名作怪的手,另一只手想挣脱刘伟名的怀抱站起来,一边对刘伟名说道:“伟名,我求你了。你要是想了今天晚上去我让,我一定让你好好满足。你想玩什么‘花’样我都满足你。但是现在正的不行,要是被人看见了那可就是件大事了,我倒不怕,不过那样你的前途就毁了啊。”。
“放心,不会有人进来的。()”刘伟名‘淫’笑着……
刘伟名一阵强过一阵的冲击直摇的桌子不停地向前移动,连带着桌子上的文件随着刘伟名每次向前撞一下就掉下几份。外面把风的胡远博一个劲地朝刘伟名办公室‘门’里看着,还不是地看着手上的手表,心里埋怨着道:“刘书记今天是怎么了?两个老同事也没必要聊这么久吧?这都快十二点了,我还没吃早餐呢,真是饿死了。”
当然,刘伟名今天没有让外面的胡远博等的太久,可能是今天格外的兴奋加上第一次在办公室里面真枪实弹地做这个事情非常的刺‘激’,刘伟名今天只坚持了五十多分钟就在张云佳泄了两次之后与张云佳的的第三次gao‘潮’一通迸发了出来。当时间停止之后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和满地的文件。
张云佳是几乎昏厥了过去,每次和刘伟名昨晚之后她都不想动,直到睡了一觉之后才会有点力气。但是今天没办法,张云佳推了推依旧站在自己身下不肯出来的刘伟名,嗔道:“怎么还不肯出来啊?快点啦。我进来这么久不出去会让人怀疑的。”
刘伟名这才从gao‘潮’的余味中回过神来,一个劲的拿着纸在自己身上和张云佳的身上擦拭,然后两人有点慌‘乱’地穿着衣服。其实也没什么好穿的,本来两就是为了方便行事什么都没脱。刘伟名把‘裤’子给提起系上皮带拉上拉链就ok了,而张云佳更加方便,由于刘伟名什么都没脱她的他直接把内‘裤’稍微拨一下放下套裙就ok了。()刘伟名开始整理着满屋子的文件,并且把办公桌给移回原位,心里埋怨着自己真蠢,怎么不知道直接在沙发上做呢?干嘛硬要到办公桌上做‘弄’的这满屋子的狼藉要收拾。张云佳却站在一旁从自己的小口袋拿出一面镜子开始整理自己散‘乱’的头发,衣服因为刘伟名有先见之明几乎没有动过手所以根本就没有上面褶皱,只是裙子上会一点,不过还好,起码不会让人联想到什么。当两人整理还这一切之后刘伟名看了看时间,暗叫不好,都十二点半了,当即叫过张云佳一起出‘门’,叫上正在隔壁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把风的胡远博一起去了食堂吃中饭,这顿刘伟名吃的很开心,也吃的很多,起码胡远博就从来没见过刘伟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有这么好的胃口。只是他不知道刘伟名是因为饿的,开玩笑干了一个小时的这种体力活能不饿嘛。当然唯一知道真相的当时张云佳同志却低着头一个劲的吃饭,她当然是明白刘伟名这么饿的原因的,因为她也饿了。
下午刘伟名直接叫过黄耀华到了办公室,关于这个组建修路临时的管理部‘门’的事情和黄耀华商量着。最后刘伟名给这个部‘门’起了个名字,叫着“清泉县‘交’通工程统筹处。”,名字虽然一般但是刘伟名给予这个部‘门’的权利倒是很大,基本上这次工程上的事情这个统筹处可以全权负责,当然,刘伟名还是给了黄耀华一些硬‘性’的规定。就是主干道必须在明年年初也就是二月份的样子修好,其余的乡村道路也要在明年年底之前修好。另外钱就只有先前预算的那么多,多了一分都没有。至于怎么省钱那是黄耀华的事情,而且还必须得保证质量过关。()当然,刘伟名还是给了黄耀华许多便利的,比如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对刘伟名提,只要可以的,刘伟名都会答应,另外刘伟名也下发了文件到各个部‘门’已经道路经过的乡镇,让各级部‘门’和政fu必须要以修路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其它的一切事情只要不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都的暂时给修路让道。并且把修路情况的完成程度当做道路经过乡镇的一把手的考核标准。当然咯,最后一个肯定是没话说的,那就是这个筹备处的人员由黄耀华自己挑选。有了这些便利的条件黄耀华那是笑的一个开心,当即拍着‘胸’脯对刘伟名道保证完成任务。
不过黄耀华倒是开心了,刘伟名倒是开心不起来。为什么?钱,还是钱的事。修路的筹备工作都开始‘弄’起来了,可是钱是一分钱都没到他手上。他也急了,今天在会上不惜和王卫国当场翻脸也要把变卖纺织厂和冶金厂的事情定下来就是这个原因。等王卫国走了之后刘伟名叫了负责矿权出售的几个部‘门’领导叫了过来,直接给每个人定了时间和工作量。每个人必须筹齐到文件上面规定的数额,至于出售多少矿区的矿权他不管,他现在要的就是钱和时间。等这几个部‘门’的领导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刘伟名又拿出电话拨了金清平的电话:“爸,您在忙没有?”
“哦,正在办公室。等下还有个会要开。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别每次都和我绕弯子。”金清平一看刘伟名的号码就知道刘伟名是有事找自己。
“嘿嘿,爸,是这样的。我上次不是和您说过关于贷款的问题嘛,我就是想问问您什么时候方便。www.cqhtg.com”刘伟名被金清平的直白‘弄’点有点尴尬,说的好像自己不是有事就不打电话给他一般,但是事实上确实是如此。
“哦,这个事啊。我这两天就打电话给各个银行的老总吧,我下给你打好招呼,剩下的事情就是你自己来林阳办了。”金清平想了一下后继续说道。
“行,谢谢爸了。我过几天就回林阳。”刘伟名得到了金清平的肯定答复很是开心。
“伟名啊,倩儿和你说了要进你妈公司替下你妈的事情没有?”金清平好像有点什么似的问着刘伟名。
“这事倩儿和我说了,我也同意了。她说是因为妈看好的那个总经理贪污的事情让妈很生气才下定决心让要让自己人进去公司的。其实上次回家妈找我说过,她的意思就是让我辞了政fu的这份工作去接受集团,不过被我拒绝了。为了这事我到现在还有点怕见到妈。觉得对不住妈。从结婚到现在,您和妈从来没要求我什么,第一次让我做点什么我就拒绝了,我…。”刘伟名说着说着就想起了刘少芬,确实如他所说,他觉得‘挺’愧疚的,从他到林阳开始,几乎就是刘少芬而后金清平两人一个在工作上提携教诲他,一个在生活上照顾关爱着他,这让刘伟名一直都非常的感恩,而且金清平和刘少芬两人也从来没有要求过刘伟名什么,即使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刘伟名的时候也没对刘伟名说过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结婚该怎么办都是根据刘伟名的意思。好不容易刘少芬找到自己开口了但是刘伟名却没有办法直接开口就拒绝了这让刘伟名真的‘挺’难为情的,早些天即使在林阳刘伟名也是有意无意地躲着刘少芬,除了有上述说的原因外还有刘少芬上次不知道是有意还无意的那一番有警示意义的话让刘伟名看到刘少芬的时候觉得有点心虚。
“你别听你妈的,她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从商有从商的好处,从政有从政的优势,这要因人而定,看看究竟适合干什么。你天生就是个当官的料,是个好苗子,以后大有前途。去集团当个总经理或者是董事长岂不是‘浪’费了?你妈也是怕她爸爸留下来的那点心血不能传承下去,你别往心里去知道吗。更不必要有什么隔阂和愧疚,咱们做父母不就是想着你们好吗,你们好了我们就高兴。其余的事情你回林阳的事情再说,倩儿那这事你多和他沟通过通,你们是两夫妻,你说的话比我们说的管用。”金清平安慰了刘伟名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刘伟名笑了笑,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别人家为了一份工作愁的想哭,自己却在为了是当县委书记还是当集团董事长的事苦恼,真是讽刺啊。
刘伟名想了想自己手头上的事,得先把手头上的事办好才能会林阳,而且这事也不能拖了,想着想着便打了个电话给谢建国,和谢建国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工作。两人现在的关系是像上下级又像是同级,反正是很怪的关系,本来刘伟名是要今天过去常阳向谢建国当面汇报工作的。毕竟自己在清泉‘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让谢建国知道,但是一来今天被王卫国‘弄’的心情确实不怎么好,二呢,他得赶时间回林阳去商量贷款的事情,所以最后决定不去常阳了,这一去到那又是晚上了,还得陪着谢建国吃啊喝啊,最后还得‘弄’点娱乐活动。等自己坐车回到清泉的时候至少都是凌晨了。刘伟名所以大部‘门’时间向谢建国汇报工作都是电话,没办法,谁叫太远了呢?这个原因谢建国也能够接受,所以他对刘伟名总是电话汇报工作也没什么意见。
终于向谢建国汇报完了,刘伟名开始处理一些事情,他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赵俊,好久没和这哥们联系了。
“阿俊啊,在哪呢?”刘伟名笑着问道。
“我还能在哪?陪着这个龟儿子的制片人在外面忙呢,可累死我了。”赵俊一肚子的气道。
“哟,火气好不小啊,好了,的了。今晚上我做东请你吃顿饭吧。就在那个什么清泉酒店吧,到时候我下班了直接过去,电话联系,没问题吧?”刘伟名笑着说道。
“行啊,没问题,正火大想找你喝酒呢,那行,到时候电话联系。拜拜。”赵俊没好气的说了两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想了一下,刘伟名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张云佳的电话号码。电话响了两下就直接被挂断,然后隔了两分钟张云佳又打了过来。
“喂,伟名,怎么了?”张云佳压低着声音说着。
“你在干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刘伟名笑着问道。
“我正在开会呢,一个部‘门’会议了。怎么了,什么事情?我现在在会议室外面打呢。”张云佳忙着问道。
“哦,没什么事,就是今天我请阿俊吃饭。你跟我一起去吧。”刘伟名直接说道。
“我去?我是以什么身份过去呢?是以朋友?同事?还是情人啊?”张云佳有点好奇,带着酸酸的味道说着。
“这是个什么问题啊?以什么身份过去有什么区别吗?”刘伟名显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打着别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