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目录 241.第24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41节第241章
赵俊没想到两句话自己在刘伟名那就成了se狼了,还非常郁闷地背了一个专‘门’拱好白菜的猪的称号,心里那个郁闷啊,在心里骂道:“好你个刘伟名,明明知道这颗白菜是想让你这头猪拱的却硬要栽赃给我,我招你还是惹你了。()-叔哈哈-”不过看到旁边一直和刘伟名很亲热的张云佳在他也算是大概明白了什么。但是还是郁闷地说道:“我是那种人嘛。我看拱了白菜的那头猪是你吧。”
“伟名哥,你是在关心我吗?”范滨滨岂会罢休,挑衅地看了一旁的张云佳一眼后有妩媚对刘伟名道。从来不管在上面场合只要是有她在场,场上所有的男人焦点都是她,这让她养成天下的男人都是她的奴隶般的感觉,但是今天却不一样,这个张云佳在这‘弄’的她范滨滨却变成无人问津了,而且这里面就有她日思夜想的刘伟名。这让一度好像的范滨滨如何受的了。她心底暗道,今天非要和这个张云佳拼个高下来。
“呃,这个…这个…呵呵…。www.zqlsj.com”刘伟名没想到范滨滨今天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gou引自己,而且自己边上还坐着个张云佳呢。刘伟名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开始支支吾吾地道。
张云佳从范滨滨一看见自己和刘伟名进来就对自己不善的眼神中才出了什么,而且她也可以感觉的得出范滨滨发现了自己和刘伟名之间的某些事情,有时候‘女’人看‘女’人比男人看‘女’人更加的透彻。男人看‘女’人最多只能看到衣服里面罢了,而‘女’人看‘女’人却可以看到心里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之间的直觉吧。或者叫做第六感。
张云佳看到刘伟名尴尬的样子在心里笑了笑,暗骂道:“真是个风流的种。”然后替刘伟名解围道:“伟名肯定关系你啦,我听伟名说起过你,说你是他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哈哈,我先告辞一下,去下洗手间。”、张云佳当然不是那种喜欢争风吃醋的‘女’人,这不能说是她的大度,再大度的‘女’人也不会看着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gou引的,只是张云佳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去阻止这一切。自己最多只能算是刘伟名的情人,连个正当拿得出手的身份都没有拿什么去约束刘伟名呢?而且她对范滨滨按chi‘裸’‘裸’的挑战也根本没什么兴趣,张云佳直接认为这是件很无聊的事情。()两个‘女’人为了一股男人在那明争暗斗的,这不就是像两个男人争一个‘女’人的时候谁把谁打死‘女’人就鬼谁一样的无聊和滑稽吗?但是她也见不得范滨滨看着刘伟名那副‘骚’狐狸的‘摸’样,所以直接选择眼不见为净,起身对刘伟名笑了笑去了洗手间。
等张云佳一走,刘伟名直接把脸黑下来,也没把赵俊当外人,这几问范滨滨道:“滨滨,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尽说些稀奇古怪的话。”
“我怎么了?我那句话说错了吗?谁叫你都只和那个张云佳说话不和我说话。我真的不如她吗?”范滨滨直接坐回座位上嘟着嘴说道,那样子很倔强。
“什么不如她啊,云佳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事,我们正在谈事情呢。你这么说她我可不喜欢哦。”刘伟名故意板着脸说道。
“切,伟名,你就别装了。这个叫张云佳真的是你的朋友吗?我看不像吧?你真以为我是个傻子啊,我看不出来啊?我告诉你,我可是学过心理学的。()”范滨滨对刘伟名的话嗤之以鼻的道。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之间还真有什么似的。”刘伟名笑着回答道,以掩饰自己回答的毫无底气。
“从心理学上讲人和人之间是有种安全距离的,就拿坐电梯来说。如果是两个陌生人同进一个电梯的话大都会选择各自潜意识的站一个角落,因为这样的距离是最远的,人们会潜意识地拉开和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假如这个时候电梯停下,又上来一个人,他会很直接地选择另外一个角落站下。如果上来的这个人和其中一个人认识的话那么他就会很自然地和他认识的那个人站的近一些,和他不认识的那个人站的远一些。这是第一种假设,第二种假设那就是上来的那个人和这个两人都不认识,都是陌生人。那么就按第一种的假设来说,假设前面上来的两个人是男人,中间上来的那个人是‘女’人,他会自动站在离两个男人最远的距离的地方,而且会直接用背对着两个男人。如果开始上来的两个人中间是一男一‘女’,那么中间商电梯的那个‘女’人会自动地站在离‘女’人进的那个地方。这件异‘性’之间的安全距离。这只是打个比方罢了。()当然,同样,朋友之间有朋友之间的安全距离,情人之间有情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这个距离是经过千万次的实验后的出来的,绝对准确。你和阿俊是多年的好友吧,算是铁哥们了,你应该没有比赵俊包好的朋友了吧,但是结果呢?当张‘玉’张云佳先坐下之后你选择坐在了她的身边近的位置坐下而不是靠近赵俊近的位置坐下,这就说明了你和张云佳的关系比和赵俊的关系更加的紧密,试问这是什么关系比朋友关系更近一步呢?”范滨滨显然是真的学过心理学的,说的一套一套的,但是就那前面那个坐电梯的例子来说,还真是有一定的科学‘性’的。不过刘伟名怎么可能承认,这种事情能承认吗?刘伟名争辩着道:“你这话我可不认同哦。就按你说吧,假设我和云佳之间真的有什么,所以我选择坐在离她近的位置而不是离阿俊近的位置。那么我为什么选择坐在你和云佳的中间而不是云佳和阿俊的中间呢?这难道是说我和你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这个有道理,说说,为什么为什么?”赵俊像是看猴戏似的催着范滨滨。范滨滨没好气的瞪了赵俊一眼后道:“这个有另外一种解释了。就依旧以前面电梯里的那个例子来说吧,第二种架势中说的是先前上电梯的两个人中是一男一‘女’,假设中途上电梯的是一个男人的话他的选择就会多样‘性’了。当然,前提是他都不认识电梯里的那一男一‘女’。假如电梯里面那个‘女’人是长得很漂亮的让这个男人心仪的那种男人会情不自禁地站在离‘女’人近的地方,而假如‘女’人是那种奇丑无比的话男人会主动地站在离男人近的地方。如果男人对那个‘女’人没有半点感觉的话他会自由地站立,这里面就没有任何距离感的。这里面就存在了一个所谓的喜爱距离了。来这个来解释你为什么选择坐在我和张云佳中间而不是坐在张云佳和赵俊中间就再合适不过了。因为你对我有好感所以你选择坐在离我近的地方,但是呢你和张云佳的关系比和我的关系更加的亲近所以你看看你现在坐的位置,本来是间距一样的位置你现在坐的几乎和张云佳做过的凳子靠在一起了,而立我这么远这就说明你对张云佳不仅仅只是有好感那么简单,所以我才断定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对不对?当时拒绝我的时候说的那么义正言辞的,现在还不是一样的‘露’出了狐狸尾巴,我就不明白我哪点比不上这个张云佳的。”范滨滨显示耐心地解释着,然后直接‘逼’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那个苦啊,心里暗中埋怨着这个范滨滨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什么狗屁心理学。你说你学了就学了吧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干嘛呢?刘伟名都快晕菜了,这个话题还真不好回答。自己当初拒绝范滨滨时是怎么说来着的?好像是说为了自己的家庭不能和你在一起,而现在自己和张云佳的事情被她看出来了又怎么解释呢?刘伟名的思绪转的飞快,却偏偏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伟名,你拒绝过滨滨啊?我说你脑袋秀逗了啊?你为什么要拒绝啊?你啊你,真是身在福中不是福啊?”赵俊一听范滨滨说刘伟名曾经坚决地拒绝过她当即痛心疾首地埋怨着刘伟名是身在福中不是福。
“你闭嘴,‘乱’说什么啊。我和云佳真的没什么,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和云佳真的只是朋友关系。”刘伟名白了赵俊一眼,一副无赖的‘摸’样对范滨滨说道。反正我打死都不承认看你怎么说,你又没就在‘床’上抓住现行你有什么证据呢。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刘伟名,我早晚要让你爱上我的。男人都虚伪。”范滨滨看着刘伟名那无赖的‘摸’样,气的直接走了出去。
刘伟名在心里暗道现在这‘女’人是一个比一个大胆了啊。见包间里面只有他和赵俊两个人了刘伟名一点都不客气地对赵俊数落道:“阿俊啊,我说你傻啊,我叫你喝酒你带他来干嘛?”
“这不是让她听到了你打给我的电话吗?我的说的话她都听到了我能说不让她来吗?”赵俊委屈的说道,“你不知道撒个谎啊?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嘛,怎么现在连个‘女’人都摆平不了了。你看看现在这事给闹的。”刘伟名把一肚子的火气都发在了赵俊的身上了。
“我说这能怪我吗,我哪知道你带着云佳过来呢?你又不早说。你早说你带你小老婆过来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带她过来啊。”赵俊直接翻着白眼道。